正文 第七百三十六章靶子(下)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小桥老树 书名:官路风流
    <---凤舞文学网--->    接了段穿林的电话,侯卫东特意地在党校图书馆去找了那份“xxx思想”的杂志,看过杂志,他骂了一句:“,龟儿子。--凤-舞-文-学-网--”

    还书之时,他问图:“这本杂志借阅的人多吗?”服务员知道眼前之人是市局级班的干部,态度自然不错,道:“这杂志是赠送的,基本没有人借阅,这一期,你是第一个借阅的。”

    听说影响范围如此之小,侯卫东也就不在意了,暗道:“见怪不怪,其怪必败,这等自我欣赏的小杂志,只有少数专业人员会看,不理也罢。”

    侯卫东的想法确实有道理,十天过去,到了九月中旬,这篇杂志就被束之高阁,没有人再理会了。

    九月二十上午,侯卫东接到了通知,在下午两点陪同周昌全到省民政厅听取工作汇报。

    在往常,周昌全有事找侯卫东,都是由楚休宏打电话,而此次是由省办公厅直接打的电话。

    他挂断电话,暗道:“以前楚休宏打电话都是私人关系,这次看来是公事公办了。”

    想通了这一点,他对于进入省政丶府又增加了信心。

    当省民政厅办公室看到了省政丶府办公厅传过来的名单,几个人就凑在了一起,开始议论了起来。

    此时,侯卫东的份仍然是沙州市副市长,陪同副省长到民政厅去听汇报就显得不合常规,“侯卫东是沙州副市长,怎么会陪着周省长到厅里来,这种陪法不太对啊,肯定有名堂,莫非他要到省政丶府来工作吗?”另一名女干部是从沙州民政局调到省厅来的,对侯卫东况倒是清楚,道:“侯卫东以前是周昌全的秘书,现在是沙州副市长,他曾经是全省最年轻的县委书记,最年轻副市长,在沙州很牛的,也是我们广大机关女青年的偶象。”

    几位年轻干部议论了一会,他们在省级机关锻炼了好几年,识人见人的本事都不差,一份名单,就让他们看出了一玄机。

    常务副厅长黎洪与几位年轻干部比起来更是老狐狸,他掌握的资讯更多,看了一眼通知,便看出了其中关键,道:“省政丶府副秘书长现在还空缺着,很明显嘛,这位副市长十有**要调到省政丶府,你们打座牌时要注意排序,要把侯卫东按照省政丶府副秘书长来对待。”

    中午一点三十分,省办公厅派车来到了党校,接到了侯卫东。

    恰好此井,省办公厅副主任石小磊开着车出门,见到了办公厅的车,便停了下来,问道:“小陈,你怎么在这里,等谁?”石小磊在是办公厅副主任,管着这些司机,小陈就拿着烟,下了车,来到石小磊窗前,道:“我来接侯市长,然后陪周省长到公安厅。--凤-舞-文-学-网--

    听了此事,石小磊马上意识到了问题的严重,省政丶府如今还缺两名副秘书长,目前虽然还没有任命,可是竞争对手无处不在,侯卫东作为周昌全的原秘书,沙州的副市长,具有极强的竞争能力,今天陪着周昌全到公安厅,就是一个极为不利的信号。

    他神不宁地回到了自己的办公室,随手拿起了《岭西文摘》,这是一份在岭西行量大的文摘类报纸,信息量比较大,视野也比较开阔。

    翻了几页,他突然被一篇小文章所吸引,上面有一句话:“……有一位叫做侯卫东的地级市副市长迫不及待地跳了出来……”看罢文摘报,石小磊连忙到图书馆里去找《岭西报》,很快就找到了侯卫东的文章。

    “侯卫东这家伙不简单,能在岭西报理论文章,有资格当副秘书长。”

    “文摘报有些意思,居然直接点了侯卫东的名字,看来文摘报的立场也有自己的立场,不知朱省长是什么观点,如果观点与侯卫东不一致,那么他想进入省政丶府就不那么容易。”

    “从这亡点来看,侯卫东是搬起了石头碰了自己的脚。”

    石小、磊梳理了自己的思路,又借阅了整本的《岭西报》,他想认真研究省长朱建国的观点,如果与侯卫东的观点相左,那么机会就来了。

    同为党组成员,省政丶府办公厅副主任与副秘书长还有不小的差距,石小磊在省政丶府办公厅多年,他明白,仕途最关键的就只有几步,如果他混不上副秘书长,从某种程度上来说,再往上走的几率将变得更小。

    古人云,一失足成千古恨,现代官场云,一步领先步步领先,一步慢则步步慢。

    如此形势,让石小磊在不自觉中变成一个灵敏的雷达,凡是有关官衔的风吹草动,都逃不过他的眼睛。

    而众多石小磊们最初是防御自保,慢慢展下去,就会变成了攻击的自保。

    侯卫东此时哪里料到背后会多了一双眼睛,他跟着周昌全来到了省民政厅,受到了厅领导的烈欢迎。

    此时的他做惯了领导,早已见惯了各式欢迎,与省厅几位领导握了手,便按着座牌坐到了自己了位置之上。

    民政厅办公室的同志坐在角落里,看着主席台上年轻的侯卫东,即羡慕,又嫉妒。

    常务副厅长黎洪用普通话道:“欢迎尊敬的周省长、欢迎卫东市长等一行来省民政厅检查工作由于高厅长在国外出差,就由我来汇报执行《城市生活无着的流浪乞讨人员管理救助办法》的执行办……第一,厅领导高度重办……”在正式场合上用普通话,这是省政丶府定下的规矩,周昌全来视察,就是标准的正式场合,黎洪的普通话就如出土的文物,锈迹斑斑,让人觉得刺耳难耐,又充满了喜剧色彩。

    至于内容,由于别志刚事件早就在全国引起了轰动,国务院制定了新的管理办法,省民政厅自然会认真执行,所谓检查其实并不是太重要。

    在z年,别志刚是绝对舟新闻人物。

    别志刚”男,27岁,湖北武汉人,2oo1年在武汉科技学院艺术设计专业结业。

    他因未带份证,被作为三无人员送往收容遣送站。

    当晚,剁因体不适被转往广州市收容人员救护站。

    2o凌晨1时多,别遭同病房的8名被收治人员两度轮番殴打,于当上午1o时2o分死亡。

    此次事件,经媒体宣传以后,导致了收容遣送办法的废除,《城市生活无着的流浪乞讨人员管理救助办法》取代了《城市流浪乞讨人员收容遣送办法》。

    同时,媒体的作用进一步显露出来,特别是网络的力量得到了充分展示,侯卫东作为副厅级干部,虽然没有在网上言,却时刻关注着别志刚事的进展,可以这样说,他对此事的熟悉程序远远过了正在汇报工作的黎洪,以及听汇报的周昌全。

    他一边听着汇报,一边暗道:“以后当了省政丶府副秘书长,要时刻警惕着网络,网络的力量太大了,而网民素质差异太大,加上躲在屏幕后更容易暴*暗的心理,如果用得好网络,可以将好事办得更好,用得不好,则把小事变大,坏事变得更坏。”

    汇报完工作,周昌全带着人去参观了几个救助站。

    一路上,报社记者和电视台记者都跟随前往,忠实地向全省各地出了要做好救助站工作的信息。

    吃过晚饭,侯卫东和楚休宏一齐将周昌全送到了小区。

    “周省长,我在岭西报表了一篇文章。”

    侯卫东这才有机会向老领导汇报工作。

    “嗯,我看到了,写得不错,符合沙州现实,也符合岭西的实际。

    “我现在遇到一件事,跳思想对我的尖章进行了批评,还点了我的名字,我担心受到影响。”

    周昌全脸色郑重起来,皱着眉毛想了一会,在门口停了停,道:“别理这些事,恐怕等不到市局班结业,调令就会下来。”

    他又补充了一句:“以后多专注做实事,别在理论上较争,摸着石头过河,在河里是不能多说话的。”

    听到了周昌全的态度,侯卫东心便静下来了,不再去想点名之事。

    在上海,郭兰在宿舍里化妆,她已经答应要同平凡一起出去吃饭。

    张永莉正准备写国有企业展的论文,在图书馆借了一大堆资料,摆了满满一桌子,恰好翻到那本跳思想,这本杂志虽然行量小,里面内容还是不错,她经常杂志里借一些观点出来。

    “哈,哈,郭兰,你们岭西省被点名了。”

    “点年么名?”“你是否认识一位叫侯卫东的人。”

    郭兰听到侯卫东的名字,手抖了抖,然后镇定地道:“侯卫东,你怎么知道他?”“他被点名批评,说是伙同资本家瓜分国有财产。”

    “有这样的事,我看看。”

    郭兰走到张永莉桌前,拿起杂志,站着认真了,脸色变得有些白。

    “你认识侯卫东吧。”

    张永莉看着郭兰的表,有些好奇。

    郭兰很委婉地道:“侯卫东是沙州副市长,分管南部新区,沙州大学就搬至南部新区。”

    说这话时,她脑中不由得浮现起那一串熟悉的电话号码。

    平凡站在研究生大院门口,耐心地等着郭兰。

    ------------------------------------------凤舞文学网--------------------------------------------

    凤舞文学网为众多读者免费提供各类小说,作品涵盖了玄幻小说、武侠小说、科幻小说、军事小说、恐怖小说、言等,并提供可电脑和手机阅读的TXT、CHM、UMD、JAR格式的电子书下载。

    http://www.fengwu.net

重要声明:小说《官路风流》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