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二卷 兵行都市 第二十章 乡巴佬和男人的事业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七喜可乐 书名:兵行人间
    <---凤舞文学网--->    第二卷兵行都市第二十章乡巴佬?

    “哈哈,杀我,开玩笑嘛?”秦风此言一出,路野像是听到了这个世界上好笑的笑话似的,他上下打量了秦风一眼,眼中的不屑愈的浓烈了起来,盯着秦风嘴角闪过一丝嘲讽的笑意,道:

    “一个乡巴佬也敢这样威胁我,你知不知道我是谁,本大少只要动动手指就可以碾死你这样的1oo个。--凤-舞-文-学-网--”

    秦风早晨晨跑过后根本没来得及换衣服,脚下穿的还是一双平常的运动鞋,由于晨跑鞋子上还粘满了泥土,这不由让路野认定了秦风不知道是晓旭从哪里找来的乡巴佬,一时间,路野甚至认定了这个人也许是晓旭的那个乡下的穷亲戚而已。

    “才不是呢,秦风哥哥是s市大学的老师,你少在那里说风凉话,路野,我告诉你,我最讨厌你这样的人了,你赶快走吧,这里不欢迎你。”还没等秦风开口,晓旭顿时就恼了,她瞪了路野一眼,凶巴巴的说道。

    其实晓旭说这话也不无原因,在晓旭的印象里,秦风始终都是一个凶狠的人,虽然秦风给了他一个白马王子英雄救美的梦想,但是秦风当时的所作所为却深深的烙在了晓旭的心里,从头到尾,晓旭都对秦风怀着一丝惧怕的心里,不过少女思,英雄救美的狗血桥段足以遮掩住白马子上的任何缺点,更何况秦风长的脸庞棱角分明,一双浓眉大眼虽然看似平静无波,但是却深邃的令人悸动,少女见多了顽劣和嬉笑的神光。当看到深邃成熟地目光之后,总会不自已的对这样的男人产生意。要不人都说成熟地男人杀伤力是最强大的武器。

    当有了足够多地正面形象展露在外面,就算是再有着千般的错误。少女始终都是少女,她们依旧会盲目的上这样地白马王子。不过这样的结局有两种。一种是美好的,另外一种就是残酷的,当被地人根本都不懂得什么叫的时候。无疑是最痛苦的,晓旭现在还不知道这一点,当她明白了这一点的时候真正的抉择就开始了,但是无疑那是最残酷的。

    一句话足以概括这一切。单相思最是伤人。

    秦风这话一出口,晓旭顿时就紧张了起来,她可清楚秦风说的杀你是什么意思,亲经历过秦风杀人的场面,让她根本不去怀疑秦风话里有假。

    “s市大学地老师,哼,我看是门口的保安吧?”路野闻言不由嗤笑的看着秦风讥讽道,对于晓旭竟然为了这样一个乡巴佬赶他走。这让路野很是不忿。

    “才不是呢,是老师,懒得理你,秦风哥哥我们走。”自始至终,晓旭的手都一直紧紧的抓着秦风的手。

    “哼,估计是体育老师吧?”路野愣了一愣,暗道:什么时候s市大学竟然也招这样的乡巴佬当老师了。他打量了秦风一眼,并没有从秦风上看到任何特别的地方,不过当他看到对方脚上那双运动鞋的时候,心中不由一动。大笑了起来。

    “咦。你怎么知道秦风哥哥是体育老师?”晓旭惊奇的问道。

    “哼,看他那样估计也就只能当体育老师。土包子而已。”路野不屑地撇了撇嘴,晓旭对秦风地维护让他怒火中烧,早已失去了理智。

    不过路野对秦风的警惕倒是少了许多,他可不认为一个体育老师有跟自己这个富家大少所能比地,即便他是s市大学的一个体育老师照样也只有那点可怜巴巴的工资罢了,就那点工资,路野自认还不够自己吃一顿饭的。

    穷人用什么办法对付,钱,路野不信只要自己拿出足够多的钱眼前这个人会不离开晓旭,而且他打定了主意让秦风离开晓旭,而且还要在晓旭在的时候看清楚一个穷人的真正面目,想到这里,路野看了看秦风,蔑视着说道:

    “你只要离开晓旭,我给你1oo万!”

    “路野你太无耻了,我以后再也不想看到你,现在从这里给我滚。”晓旭杏眼怒睁,她怎么也没想到路野竟然用这种低劣的手段来对付她的救命恩人兼少女怀的对象。

    不过路野的话也让晓旭紧张了起来,她不安的看着秦风,似乎生怕秦风会选择钱似的,毕竟1oo万对一个只拿着固定工资的人来说实在是太多。很多人在得到1oo万之后都可以去做自己以前只在梦中才敢去想的事。

    “1oo万很多吗?”秦风头随口问了一句,对钱而言在秦风心里根本没有任何印象,他依旧保留在钱是战利品,而战利品则是需要上缴的,现在就连秦风的工资每月都交到了韩小雅的手中。

    路野听到秦风的话不由鄙夷的看了他一眼,心道:土包子就是土包子,竟然连1oo万都没见过。不过看到秦风似乎有选择钱的迹象,路野急忙说道:“多,当然多了,1oo万你可以回到乡下,盖一栋别墅,娶个漂亮的村姑,买个小轿车,过着不错的子。”路野说完之后紧张的看着秦风,耳朵竖的直直的,似乎生怕漏掉了秦风做出选择的话来。

    “不!”秦风摇了摇头。他对钱没有任何印象,只知道钱不够了可以去找韩小雅拿。

    路野闻言心中不由暗骂:妈的,嫌钱少吗?今天我一定要让晓旭看到你的真面目。想到这里,路野又道:“2oo万,不行的话你随便开个数目。”

    晓旭听到秦风选择说不的时候,心中不由暗暗窃喜,不过当路野再次开口,她终于忍不住了,张嘴便道:“路野你太无耻了。赶快滚,这里不欢迎你。”

    野冷笑了一声,道:“你说不欢迎就不欢迎啊。这里又不是你们家开的,再说了。我可是这家店里的会员卡,谁也不可能撵走我。”

    路野可清楚这家大型商场的底细,这可是朱家的。朱家地连锁市开遍了全国,没有朱家人的点头,谁也不可能从这家商场里赶走任何人,那怕是最平常的一个客户。而他更是这家店里地会员,即使是商场的总负责人来了也没有撵走他地权力。

    “你…………”晓旭不由气结,她从来没想到路野竟然会是这样无耻。

    “这位小姐的话没错,我们这里的确不欢迎你,路公子,我想你还是离开这里比较好。”就在这时,一个中年人地话从秦风的背后响了起来,此言一出。不但是晓旭,就连路野也不由惊呆了,他怎么也没想到竟然还有人敢在朱家的店里说出这样的话来。

    路野看了来人一眼,中年人地穿着很朴实,一眼望去,很像个保安的份,冷笑道:“你当你是谁啊?你说让我走就走啊,你有这个权利吗那里的保安啊?”

    在路野跟晓旭目瞪口呆的目光中,中年人并没有回答他的话,反而走到了秦风的旁。--凤舞文学网--微笑着说道:“秦先生。您怎么来这里了,您要是需要什么东西说一声就是了。干嘛还要亲自跑一趟呢。”

    “买个手机。”秦风怔了怔,随即想到了晓旭刚刚说的话,不由轻声答道。

    年人闻言一愣,随即笑道:“秦先生想要什么样的手机,我马上让他们给你们办。”

    野愣了愣,突然笑了起来:“装地还像的,大家都来看看啊,这里有骗子,两个骗子合伙欺骗一个小姑娘。”

    中年人闻言不由脸色一变,抬头不屑的瞥了路野一眼,冷声说道:“路公子,既然你这么不知趣,就别怪我不客气了。”中年人照了照手,几个游弋在附近的保安急忙跑了过来,“带路公子去办理一下注销会员的手续,以后他不再是我们朱家名下任何产业中的会员了。”

    到底是谁?”路野闻言神色不由一慌,显然,能指示动这所级商场里的保安的人来头显然不小,据他所知,上次有一个公子在这里调戏女孩闹事,最后不但被那群保安给揍了一顿,而且还把他给丢了出去。朱家名下商场里的保安不接受任何人的指派,那怕对方地来头再大。

    “我就是你刚刚说地保安。”中年人冷森森的笑了起来。

    路野闻言不由一愣,什么时候朱家名下地市里竟然连一个保安都有说话的权力了,这让他不由很是狐疑去了中年人份,顺带连秦风的份都开始怀疑了起来。

    其实这个中年人说自己是保安也不算过分,他本就属于保卫质的工作人员,只不过是专门负责保护朱家内部直系人员的,上次印尼生的黑天鹅杀手组织的事的时候,中年人作为一名负责人前去支援过。秦风在印尼的所作所为,以及朱家公子越来越成熟的种种事都让中年人对秦风怀着敬畏的心理,更别说秦风还不止一次的救过朱大少的命。

    有什么权利,我要投诉你,向你们上司投诉你。”被几个如狼似虎的保安架着的路野大喊大叫道。

    “让他闭嘴。”中年人皱了皱眉,看着路野笑道:“投诉我,好啊,要不要我亲自给你拨通朱董事长的电话啊?”说完扭头说道:“去把这里的经理喊来,让他在这里给这个什么路公子马公子的把会员亲自注销了,然后让他滚蛋。”

    风哥哥,他是谁呀?”显然,突然冒出来的这个中年人让晓旭心中不由有些担心,路公子的份她可是清楚的,对方有着官方的背景,而这个人就在就敢得罪他,显然这一切让她很是惊讶。

    “不认识。”

    “真的?”晓旭顿时不信,这个时候任何人都可以看出那个中年人绝对认识秦风,似乎还对秦风还很尊敬,可秦风却说不认识他,这怎么能让晓旭相信。晓旭下意识的认定秦风在说谎,脸色不由暗淡了下来。

    “秦先生,您想要部什么样的手机。”中年人说着话的时候不由偷偷地瞄了一眼晓旭。心中不无羡慕的暗道:秦先生还真厉害啊,一个韩小姐还不够。现在竟然又勾搭了这么清纯的一个学生妹,似乎他还抓了一个让自家少爷都心动了地女杀手的。

    “什么样地?”秦风扭头询问着晓旭。

    便啦。”晓旭的心思显然没有放在这里,她正在琢磨秦风刚刚为什么会对她说谎。显然中年人肯定认识秦风,而且应该还很熟,不然的话他干什么对他这样尊敬。

    “随便。”秦风扭头道。

    年人闻言顿时一怔,不过随即便醒悟了过来。他急忙叫道:“小七,马上给秦先生包一部最好地手机来,办齐所有手续,要快!”一个保安闻言飞快的跑了出去。

    “秦先生,您要不要先上去坐坐。”中年人恭敬的看着秦风试探道,这里生的事让周围关注在这里地目光不少,中年人多少也知道,秦风似乎并不喜欢人多的地方。所以她才会有此一问。

    “不了。”秦风四下张望了一眼,皱了皱眉头。

    不多时间,一个一正装的女人飞快的走了过来,路野看到来人顿时一喜,急忙叫道:“小姨,快救我啊,他们欺负我,还想给我注销这里的会员资格。”

    年轻女人看清路野的脸庞的时候顿时一愣,听到路野的求救声眼中更是闪过一丝恼意,心中暗恨道:笨蛋。你不说话会死啊。被眼前这位听到了,就算想给你说也没机会了。

    她不由瞪了路野一眼。给他打了一个眼色,随即脸上挂满微笑走到了中年人地边,满脸赔笑道:“王副总今天要来怎么也不提前打个招呼啊。”

    看到黄菲的举动,路野脸上顿时一慌,显然,这个人并不是什么冒牌货,而是真正的朱氏集团的高层人员,不然的话他小姨绝对不会用这样的口吻跟对方说话。想到自己刚刚的所作所为,路野心里不由更加慌乱了起来,不过望向秦风的目光却多了几丝狠辣的神色,妈的,要不是你们两个人,老子今天也不会惹到这么大地麻烦。

    “呵呵,我只是路过而已。”王伟摆了摆手,道:“你现在马上给那个路公子注销会员手续,以后他不再是我们朱家名下任何消费场所地会员了。

    “这个。。。王副总,我们。。。。。”年轻人女人闻言不由迟疑了下。

    “怎么,黄经理有什么不方便吗?还是对方是你的亲戚,你不好意思动手?”王伟看到年轻女人地做派心中不由冷笑了起来,暗道:既然敢得罪秦先生就要知道面临的后果,在他看来,这个级商场经理人已经不合格了,为了亲人的私利而迟疑的人根本不适合担任这样一个重要的位置,因为一旦这种心态萌,那么她会一不可收拾。

    菲急忙摇了摇头,赔笑道:“我是。。我是问王副总我们到底以什么样的名义来写注销报表,毕竟注销一个会员的资格可不是一件小事。

    王伟皱了皱眉,再看看平静无波的秦风跟满脸不忿的晓旭,沉吟道:“实话实说,就写路公子故意扰乱级市场内的正常购物秩序,侮辱客户,并且引起严重纠纷。”菲闻言脸色一变,如果真的要是按照王伟说的这样写的话,那么路野以后就算完了,只要这张表格挂到公司内的资料库上,路家以后的信用等级就算是彻底废了,以后那怕任何一家银行也不会给路家贷款,而且任何一个供货商也不会给路家赊欠货物,如果真的这样了,那么路家以后就再也没可能再有展的机会了。

    “小姨,根本就不是这样的,是那个土包子先抢我女朋友,然后我才跟他起纠纷的没侮辱他。”路野听到王伟这话脸色顿时也苍白了起来,他也知道如果自己档案真的

    副总,我们能不能商量一下。那个人是我的外甥,这样是不是太严格了,我看注销他的会员资格就算了。”黄菲拉着王伟走到了一旁。满脸赔笑着说道:这要是真地这样做了,以后外甥就孙是彻底毁了。

    黄菲来之前并没有看到王伟对秦风刚刚的态度。不然的话她是绝对不可能说出这样地话来的,仅仅一眼,她便把秦风跟晓旭当成了两个普通人。而王伟也只不过是路过而已,黄菲这样认为并没有什么错,因为王伟显然穿地不是正装,她相信如果自己说出这番话来的话王伟应该可以给她个面子。再说了。黄菲太过于骄纵她姐姐的这个儿子了,当私占据了更大地位的时候,很多人的主管判断意识都丧失了原本的真实。

    王伟脸色顿时沉了下来,声音也凌厉无比,“黄经理,马上按照我地话去做,而且我认为你不太适合担任级商场的主管人员了,我会亲自向董事长建议的。”

    菲显然没想到自己的话竟然引起了王伟这么大的反应。而且也绝没想到王伟的语气是这样前所未有的凌厉,她能爬到现在这个位置上也算是没少为朱家集团出力,可她怎么也没想到,王伟竟然会为了这两个看起来很普通的人迁怒于她。

    难道这两个人有什么蹊跷。黄菲不认识秦风这实在是太正常了,秦风地份虽然众多豪门家族都知道,但是那也仅仅是最高层人员而已。想到这里,黄菲不由刻意的打量了秦风两眼,现对方并没有什么能辨别份的地方,先说那个女孩,虽然长得漂亮。但是也仅仅是普通人家的女孩罢了。她可一点也没从对方的上看出什么问题。而那个男人更奇怪了,如果说唯一能辨别出来的也就是对方的气质上很像个军人。

    军人?想到这里。黄菲不由一愣,再看了看王伟,想到他之前的份,这不由恍然,是了,王伟之前也是军人,他对自己的同类抱有好感很正常,可你抱有好感就抱有好感呗,可为什么偏偏拿我外甥开刀啊。

    想明白这点,让黄菲不由心中有些耿耿于怀,可她却又不敢出声反抗,毕竟刚刚王伟的话摆在那里,她可真地不想在董事长那里落下什么不好地名声。

    “啊什么,怎么,你没听懂的话吗?”王伟似乎不耐烦了,催促道。

    菲站在原地神色复杂了呆了片刻,望了望王伟,再看了看路野,脸上表复杂,显然是在抉择着亲跟利益之前到底那边才占先。许久之后,才终于下定了决心。

    “很好!”王伟看到黄菲最后地选择满意的点了点头。

    而这个时候,那个叫小七的男子也跑了回来,手里捧着一个大大的盒子,在黄菲满脸诧异的目光中跑到了王伟的旁。

    “嗯,是最好的么?”王伟抓过盒子,随口问道。

    “是,王总,是最好的,号码什么都上齐了,花费也预交过了。”那个保安人员点了点头答道。

    “很好,兄弟,辛苦你了。”王伟拍了拍那个保安的肩膀,赞赏道。

    “不辛苦,这是我应该做的。”那个叫小七的保安有些受宠若惊的看着王伟摇了摇头。

    黄菲一眼就看出来了,那是这所级商场里所销售的手机中的最顶端的手机,每部售价都高达几十万上百万,并且每个商场里也仅仅就那么一两部而已,要知道,好多人都已经预约买这种手机了。可现在,王伟竟然提出来了一部手机,他要干什么?黄菲心里不由狐疑了起来,她决定先等等,看看王伟到底想要做什么,想到这里,她对旁的秘书道:“你去调来所有关于路野的会员资料,度要快。”

    接下来,令黄菲更加不解的事竟然出现了,王伟三下五除二便将手机的包装打了开来,然后令黄菲目瞪口呆的事生了,王伟。。。王伟竟然将那部手机递给了刚刚看起来仅仅是命军人的男子手中,而且似乎还对对方十分尊敬,这一反常的现象令黄菲异常惊讶,王伟的脾他多少也知道一点。大家都说他是宁肯死也不会弯腰地汉子,黄菲猜想这大概也许跟他原来是名军人的份有关。可他现在竟然。。。竟然对一名比自己小多了的人这样尊敬。

    难道。。。。。黄菲心中第一时间就有了猜测,对方是名将军地亲人。而这个将军或许还正是王伟当初所在部队的长。想到这里,黄菲不由释然了。是了,如果自己地外甥得罪了这样的人,王伟这样做到也不算过分。毕竟军方的人一向都是很难得罪地。

    “秦先生,您要不要试试。”王伟道。

    “不,把作手册给我就好了。”秦风摇了摇头。

    “秦先生如果想要回去的话要不要我们派车送您回去?”王伟继续道。

    “不。我还有事。”秦风接过王伟递上来的纸袋,看了一眼晓旭。道:“我们去

    旭显然还沉浸在秦风为什么要骗他的事里,即便是刚刚王伟递给秦风手机地事也都没往心里去,此时听到秦风问他去哪里,不由一愣,随即却神色莫名的摇了摇头,幽幽叹到:“我想回家了。”

    “回家?”秦风闻言不由一愣点了点头,道:“我送你。”

    晓旭无声的点了点头。却乖巧的接过了秦风手中的纸袋,一只小手更是紧紧的抓着秦风的大手,似乎生怕秦风会突然消失似的。

    秦风走了,黄菲不解地凑了上来,看着王伟好奇的问道:“王总,刚刚那人是谁啊?”

    伟哪能不知道黄菲心里的算盘,他冷哼一声,道:“算你们运气好,没有惹恼那人,不然的话你们死定了。而且还会死在这里。”王伟的话让黄菲不由头皮阵阵凉。路野听到这话脸色顿时惨白了起来。

    他到底是谁啊?”黄菲不甘的追问了句:“将军的后代?”

    “哎,我们也不清楚。不过就算老爷见到他了也不敢像贵公子刚刚那样说话,他救过少爷的命。”王伟说话的时候无意间瞥了路野一眼,到:“这样的人不是你们能惹得起地,他要是起狠来杀人就跟你们吃饭一样简单,而且事后绝对不会有任何影响。”王伟说这话也并不是无地放矢,毕竟路野刚刚脸上的那丝狠辣地目光他都看到了,他可不信秦风会没看到。

    “谢谢王总提醒,我一定会好好管教路野的。”黄菲感激的看了一眼王伟,虽然她不知道王伟的话到底夸大了几分,但是毕竟就算是没有夸大,这样的人也远远不是他们所能惹得起的人物。

    “好了,记住按照我说的话去办,我可不想惹上他。”王伟意味深长的看了一眼黄菲,掉头便走。找你妈去反思去吧,记住,以后不许再惹上他跟他边那个小姑娘,不然的话别怪我不帮你,刚刚王总说的话你都听到了吧?”黄菲厉声呵道。路野点点头,却没出声。

    “回去吧。”黄菲有气无力的摆了摆手,冷哼了一声,心中有种说不出的怪异感觉,就这样,路家的将来就完了,她很不甘,可没办法,能让整个朱氏集团都惹不起的人是她绝对不敢动什么心思的,而且王伟刚刚的话也表明了这一切。

    “小姨野似乎依然心有不甘,强自喊了一句。

    “闭嘴,你难道还没听明白吗?那个人不是你能惹得起的,他杀你就跟杀只鸡一样简单。。说不定比杀只鸡还容易。”黄菲恨铁不成钢的瞪着路野沉声警告道:“如果你不想要你妈跟你爸的命了,你就继续去招惹他。”

    吧。”路野垂头丧气的点了点头。

    “很好,你先回去吧,剩下的手续晚上我给你带回去。”黄菲依然有些不放心的路野,还是决定亲自给她姐姐叮嘱一番。说话,秦风看着低头不语的晓旭,心中不由暗暗泛起了思量。秦风虽然现在还对大多数事上很糊涂,但是在某些事上的他地感知还是很敏锐的,比如看到现在的晓旭。秦风联系到自己从书上看到地东西,对比了半天。才得出了一个结论,那就是晓旭似乎生气了。

    她为什么要生气?秦风很是狐疑,不过从脑海中寻找了半天答案。却没有任何关于类似的描述。

    “你生气了!”许久,秦风突然开口说道。

    晓旭愣了愣,却没说话,脸上一红。挣开秦风地手,反而以更快的度向前走去,似乎想要甩开秦风。

    “为什么?”秦风脸上露出满脸的疑惑表

    “哼,为什么你不知道吗?”晓旭心中不由暗恨。

    “告诉我!”秦风愣了愣,随即追了上去,抓住了晓旭地胳膊,直直的盯着她命令道。

    放开我。”晓旭奋力的挣扎了几下,却现自己的力气跟秦风相比实在是太过渺小了。而秦风直直地盯在她脸上的目光让她有种很是慌乱的感觉,近乎命令似的霸道询问直击少女的心扉,让她的心房顿时失守,恍惚间,晓旭神色复杂的看着秦风突然问道:

    “你为什么骗我?我最讨厌别人骗我了。”

    “我骗你了?”秦风一愣,下意识的问道,他眉头微微一皱,道:“我是名军人,从来不说谎。”

    就是骗我了。大骗子。”晓旭看到秦风竟然不认账,顿时恼了起来。重新开始在秦风地手上挣扎起来。

    “我什么地方骗你了?”秦风追问道。

    刚刚说你不认识那个人。你不认识那个人人家干吗送你这么好的手机。”晓旭扬了扬手中的袋子,秀目紧紧的盯着秦风。质询道。

    “我真的不认识他。”秦风摇了摇头。

    “骗人,你不认识人家人家送你东西啊!”晓旭哼了一声,嘴巴撅的简直可以挂起油瓶。

    “他认识我。”沉默片刻,秦风突然开口说道。

    “他认识你?”晓旭啼笑皆非的看着秦风问道:“他认识你,而你不认识他?”

    “是!”秦风点了点头,晓旭的解释对他而言非常正确。

    “你觉得这可能吗!”晓旭摇了摇头,眼中闪过一丝雾气,看着秦风道:“你为什么就不肯告诉我实话呢,我知道。。。。我知道你把我当成外人了。”

    “我没有说谎,作为军人,说谎是最严重的违纪!”秦风缓缓的摇了摇头。

    “那他怎么可能会认识你啊,那家店可是朱氏集团地,而且那个人似乎还可以联系到他们地董事长。”晓旭这话换而言之就是,你一个老师,人家怎么可能会认识你呢。

    不过晓旭没想到的是秦风这个体育老师所教地学生是谁,如果她知道秦风这个体育老师教的学生是谁的话,她肯定不会问这样近乎愚蠢的问题。

    “不知道,如果你想知道答案的话可以去问小雅,她应该清楚。”秦风挠了挠头,显然,这样的问题对他来说还是有点过于难了。

    “为什么啊,我想让你回答我。”晓旭撒的拉了拉秦风的手。

    “晓旭,你说男人应该要什么?”秦风沉默不语,许久之后,突然盯着晓旭问道。

    “事业啊。”晓旭随口答道:“只有有了事业的男人才是一个真正的男人,没有事业的男人永远都不是好男人,秦风哥哥就应该努力去创造自己的事业。”

    “什么是事业?”事业这个词秦风不止一次的看到过,但是他不明白这个词语的意思,这个词太过笼统了。

    “那个。。。比方说吧,刚刚我们进去的地方,那个地方就是事业。。赚钱的。。。就算事业。”晓旭这个还是高中的孩子显然也不明白这个词的意思,她绞尽脑汁思索了半天,才勉强想到了一点。

    “秦风哥哥,你为什么要想这些东西呀?”晓旭疑惑的看着秦风,在她眼里,原来的秦风绝对不会想到这么多的问题的。

    “不知道。”秦风摇了摇头,对于自己上的问题,秦风也很是费解,他的灵魂深处并不需要这些,可脑中却总是若有若无的去想这些东西,而且他的思维还迫使他的大脑去记网络上那些在他看来没有丝毫用处的商业经济上的东西,在秦风的灵魂深处,他需要的不是这些,他需要的是血,是杀戮,而不是这些咬文嚼字的东西,可他却无法阻止自己的行为,甚至在某些时刻,思维竟然会战胜本能。

    邵氏未来掌门人的记忆核心终于开始了他之外的另一具体上显露出了它的不凡之处,虽然记忆核心并没有原主人的任何自主意识,但是记忆核心里存留的本能意识却是杰西卡跟韩小雅远远没有预料到的。不可否认的是,它的本能或许会孕育出一个天才。

    ------------------------------------------凤舞文学网--------------------------------------------

    凤舞文学网为众多读者免费提供各类小说,作品涵盖了玄幻小说、武侠小说、科幻小说、军事小说、恐怖小说、言等,并提供可电脑和手机阅读的TXT、CHM、UMD、JAR格式的电子书下载。

    http://www.fengwu.net

重要声明:小说《兵行人间》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