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二卷 兵行都市 第十九章 袭家池的身份和晓旭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七喜可乐 书名:兵行人间
    <---凤舞文学网--->    第二卷兵行都市第十九章你怎么认识他的?

    “老爷,我们真是该死,竟然让人摸了过来。--凤-舞-文-学-网--”几个满头大汗的黑衣人跑到袭家池面前,脸上竟是自责跟不安的表,他们生怕袭家池会迁怒于他们。

    “算了,这也不是你们的错,是我太不小心了。”袭家池摆了摆手,示意几个人先退下。

    “老爷,可是现在您。。。。”几个黑衣人有些不甘的看着袭家池。

    “哼,你以为有他在这里我还会受伤吗?”袭家池冷哼了一声,看着秦风道:“谢谢你,你救了我一命,对了,我还不知道你的名字叫什么呢?”

    “秦风。”秦风顿了顿,道:“我要走了,已经迟到了。”说这话的时候,秦风不由自己的想到了韩小雅满脸紧张时的样子,心中不由微微有些紧张起来。

    “好,我也自我介绍一下,我叫袭家池,如果你有什么不明白的话打这个电话找我就可以了。”说话的同时,袭家池递上了一张名片,然后狐疑的看着秦风问道:“我很奇怪,你怎么会现有人想要袭击我的?”

    袭家池其实心里很怀疑,如果要不是秦风上的军人气质以及那干脆利落的作风,袭家池甚至怀疑这个秦风跟别人串通起来演戏以博取他的信任的。不然的话他怎么可能在自己都没察觉到的前提下就将自己扑到在了地上,袭家池自认为自己的听力可是不是一般的士兵所能比的了的。

    “听到的。”秦风的话虽然袭家池早就聊道,但是却依然非常惊讶,他很是怀疑秦风是不是真的听到的。

    “听到地??那么远的地方我都没听到的地方你能听到,小伙子,我的听力可是比常人要远的多的。”袭家池淡淡地笑了起来。

    “背后,25米处,一片落叶。”秦风淡淡的笑了,智慧开启的他再也不是原来的那个笨蛋了,更何况已经接受到很多的社会资料的他。显然明白这是袭家池在怀疑他,于是说怀疑他的能力,还不如是说在怀疑秦风的行为。

    家池先是一愣。不过随即便把目光看向了秦风地背后。这一看他顿时倒吸了口冷气。因为就在此时。秦风地背后。25米处地地方。一片树叶正缓缓地飘落下来。

    顿时。袭家池便把惊异地目光放到了秦风上。袭家池自问自己绝对办不到秦风现在所做到地事。不过他却在震惊秦风又是怎么做到地这一切地。

    怎么做到地?”袭家池惊疑不定地看着秦风。我可以听到2oo米外枪机滑动地声音。”秦风看了一眼袭家池。半响。才缓声说道。

    是为什么你怎么做到地这一切。”袭家池地话音都开始微微地颤抖了起来。

    “不知道!”秦风摇了摇头。对此他也没办法解释。不过他显然不想再找个话题上再谈什么了。他看着袭家池道:“我还要不要打拳给你看。我记得你答应了条件地。”

    “不用了。今天我还有点事。要先走了。以后你要是有什么不明白地或像学拳地话打名片上地电话我会派人接你地。”袭家池摇了摇头。沉声说道。

    “好。”

    袭家池说完之后便在几个黑衣人的护卫之下迅离开了这里,而秦风站在原地,手里捏着袭家池递给他的金黄的金属名片,眼中不由闪过一道狐疑地神色。

    风?”就在秦风准备转跑回去的时候,一阵熟悉的声音响了起来。

    “是小雅?”秦风惊叫了一声,显然想到了自己迟到的事。脸上不由微微紧张了少许,天知道如果被韩小雅知道自己早晨学拳而且迟到她会怎么对自己。

    现在的秦风早就不是以前那个傻乎乎的家伙了,熟悉了人类之间的交流方式,他多少知道了韩小雅对他的意思,可他更知道韩小雅的份。

    “我在这里。”秦风叫了一声,迅地想着韩小雅叫喊地方向跑了过去。

    “你干什么去了,看看现在都几点了。”果然,刚一看到秦风,韩小雅脸上闪过一丝惊喜。随即想到秦风早晨无故迟到的恶劣行径,脸色顿时沉了起来,她瞪了一眼秦风,没好气地说道。

    “我刚跟一个人学拳了。”秦风不自然的摸了摸鼻头,道:“那个人差点被人杀了,我救了他。”

    “什么乱七八糟的,我们先回去,你今天的事等我们回去在好好说。”韩小雅气呼呼的看着秦风,不过眼角余光却扫到了秦风手中的那一抹金色。她狐疑的看着秦风手中的东西。道:“你手里拿的是什么?”

    “那个人送给我的。”秦风把手里的名片递给了韩小雅,道:“说是后如果我想学拳的话可以打电话找他。”

    “金子的?”韩小雅接过名片。沉重的感觉让没有防备的她差点将名片丢到地上,韩小雅不有惊呼了一声,“什么人竟然用金子做名片哦,真是太俗气了,秦风,我说你是不是遇到了一个暴户啊。”

    “暴户是什么?,他的拳法很好的。”秦风摇了摇头,脑中不由闪过了袭家池在他面前打拳时候所带给她的那种震撼的感觉。

    “切,这个人绝对是个暴户?”韩小雅扫了一眼名片,现上面竟然光秃秃的一个电话号码,其余再就什么都没有了,顿时撇了撇嘴,把名片丢还给了秦风,道:“这块金子还不错哦,估计可以卖十几万了,你可要收好了,那天没钱吃饭了,把他卖了足够你吃一年了。对了,那个人说他叫什么名字了吗?怎么他名片上连个名字都没有。”

    “他说他叫袭家池。”

    “你说什么。”韩小雅突然惊叫了起来,盯着秦风沉声说道:“你刚刚说他叫什么?”

    “袭家池。”秦风重复了一句。他不明白韩小雅为什么听到这个名字会露出这样惊讶的表

    “是不是头白白的,胡子黑黑的,个子高。”韩小雅想了想,盯着秦风紧张的问道。

    风点了点头。

    “呀怎么认识他的?”韩小雅惊诧的看着秦风,她怎么也不明白秦风怎么可能会认识袭家池。要知道袭家池那样的人可不是随随便便便可以认识到的。

    “跑步的时候再这里看到地。怎么,那个人有问题吗?”秦风问道。“没问题,只不过很好奇你能够认识他而已,而且他竟然还说要教你拳。这次你可找到了一个好师傅。”韩小雅用略微羡慕的目光盯着秦风说道。

    “他很厉害吗?”秦风显然察觉到了韩小雅话里的问题。--凤舞文学网--

    “是啊,很厉害的。”韩小雅点了点头,刚要说什么,不过脸色却随即一变,似乎想是想到了什么一样,她惊叫到:“不对。你刚刚说什么,有人要杀他?杀谁?”

    “袭家池。”

    “那他人呢,有没有受伤。”韩小雅说话的时候有些紧张了起来。

    “没事。我救了他。”秦风摇了摇头,道:“你喊我的时候他就已经走了。”

    事就好,我们还是先回去吧。”韩小雅松了口气,看着秦风提醒到:“那张名片你可要收好了,以后打电话可以找到他,真不知道是该羡慕你还是说你很地运气很好,你知道你手里的那张名片的价值吗?”

    “换成钱可以吃一年饭。”秦风瞄了一眼,忽然说道。

    是让袭老先生知道你想用他给你的名片换成钱吃饭的话他估计会被你气死。”韩小雅瞪了秦风一眼,没好气的说道:“我说的是那张名片等值的黄金的价值。现在这张名片换成是袭家池地了,那么它可就不止一年饭了。”

    “那几年饭?”秦风依然没有想象到这张名片的价值。

    死我了。”韩小雅翻了翻白眼,道:“你手里那张名片全中国有的人也就是四五个人而已,多少人想得都得不到,如果要是别人知道你想拿这张名片去换钱吃饭地话,估计连自杀的想法都有了,只要持有这张名品,在任何银行出示它你都可以随时提取4亿人民币,而且不需要还贷。想象四亿可以做什么?估计够你吃几千年的饭了。而且每顿还都要吃最好的。”

    “这样啊,知道了。”秦风点了点头,随即把名片丢到了磁力空间。

    “那我们回去吧,你今天可是迟到了啊,学生们估计要等急了。”韩小雅有些幸灾乐祸的看着秦风,作为一名老师,迟到可是不应该的,尤其是对秦风这样从来都很守时的人来说就更令人惊讶了,韩小雅甚至已经想想到了那些人看到秦风迟到时满脸幸灾乐祸的表了。要知道。教师考评可是需要学生填写表格的。只要他们想报上次地仇,填写的时候微微动动手脚。韩小雅保证秦风今年的奖金绝对会不翼而飞。而且秦风绝对不会知道。

    “今天是周末,他们都回家了。”

    这个类似冷笑话一样的交谈,让两人之间的气氛顿时沉默了起来,对于秦风的转变之快,韩小雅算是彻底的明白了,虽然许多事上他仍然不会绕弯子,但是最起码大多数事上,秦风做的已经很好了。

    “对了,你还记不记得你当初救的那个小丫头?”韩小雅突然扬声问道。

    “晓旭。”秦风回答道。

    秦风爽快地回答让韩小雅顿时翻了翻白眼,瞪了一眼秦风,醋意横生的嗔道:“没想到你记得还很清楚的嘛。”

    秦风点了点头,对韩小雅的说法表示赞同。不过这也不是他的错,秦风的记忆力一向都是这样的,任何事只要经过一次,那怕过再长的时间,秦风都可以将他原来所经历的场面详细地复述出来。

    “晓旭那个小丫头给我打电话了,说是很长时间没看到你了,而且你也不理人家。想见见你。”韩小雅说道:“我不知道你是怎么想地,所以想问问你。”

    秦风能够独立之后,韩小雅再也不对秦风的常事做太多地干涉了,有也只是偶尔一次,韩小雅知道,过多的干涉的话秦风永远都不会真正地成长起来。不经历真实的社会,秦风最多也就是个在温室内长成的花朵而已,而想要让他尽快成长,无疑是见到更多的各种各样的人,经历各种各样的事才行。

    “她有事找我?”秦风说道。

    “没事人家就不可以找你了?我不是说了吗?人家想见见你,估计是想你了吧?”韩小雅说这话的时候觉得心里酸酸的,秦风边遇到的女人越来越多了,而且每个都还很漂亮,想到年轻地晓旭。冷冰冷的如同秦风一样气质的沈雪柔,跟他来自同一个时代地杰西卡,这些女人让韩小雅本能的察觉到了一丝危机感。

    毕竟一个成熟的男人。她再也不可能用原来的办法留住他,而且就算能用命令的方式留住人也绝对留不住他的心,男人都是一样的,在这件事上,韩小雅可是非常清楚的,在面前,没有任何可以取巧的办法。

    想凭晓旭一个女孩子,如果仅仅把秦风当成一个自己地救命恩人的话,绝对不可能再秦风不理睬她之后还会锲而不舍的继续联系他。毕竟。年轻的女孩憧憬的都是英雄救美的狗血桥段,她们都在幻想着自己会在某个最危险的时候被突然从天而降的一位年轻英勇英雄舍搭救,而两人经过一番磨难之后最终修成正果。而秦风,则在晓旭最无助最惊恐的时候当上了这个英雄,成功地将她救离了苦海,很多时候,那一丝愫就是在这样的时刻诞生的。

    显然,从眼前的这些东西上韩小雅不难现,晓旭就是诞生了这样的愫。而最令韩小雅郁闷的是她还不能掐断这丝愫,要知道秦风现在可是拥有了一个正常人的思维,天知道如果她要是真的这样做了秦风将来知道了会怎么想。

    “好吧,我去哪里见她。”秦风显然没有想到这些女孩子心中的弯弯绕们,就连韩小雅对他地有意思地感觉也是杰西卡平时模棱两可的表达以及沈雪柔幸灾乐祸地诉说和他从网上小说中看到的那些乱七八糟的东西中感觉到的。

    要不都说女人心海底针么?相信秦风如果要是能弄明白了女人的心思之后也就可算是一个真正的正常人了。

    “决定了?”韩小雅白了秦风一眼,问道。

    风不知道韩小雅为什么会这么问,但是决定了的事就是决定了的事,就是必须去做的事。

    “待会,她回到学校大门找你。估计等我们走到的时候她就在那里了。那个小丫头听说我们回来之后可是高兴的很,在电话里都欢快的叫起来了呢。”

    风点了点头。却不再说话。

    两人就这样有一搭无一搭的聊着天走向了s市大学,在路上,韩小雅觉得自己再也不能用原来的那种方法来对待秦风了,从秦风目前的表现来看,韩小雅估计自己留在秦风脑中的印象也仅是一名被保护以及上司的份罢了,显然,这样对韩小雅来说是不利的。

    果然不出韩小雅所料,当两人走回s市大学校园大门的时候,一杏黄色运动服的晓旭正巴巴的站在那里眼睛盯着大门里,而且还时不时的摸出手机来看看。

    “晓旭,我们在这里。”看到晓旭的样子,再看看自己跟秦风,韩小雅心头猛然一转,朝晓旭喊了一声。

    “呀,秦风哥哥。”晓旭闻言急忙扭头,目光放到了喊她的韩小雅的上,不过随即眼睛一亮,显然是看到了韩小雅旁的秦风,晓旭兴奋的叫了一声,猛的冲了上来。

    “你好。”秦风看到晓旭的样子,愣了愣,才想起来自己似乎应该问好。不过脑中闪过的各种问好的办法却没有一个能用在此时的,半响,秦风才闷闷地说出了这两个字。

    “秦风哥哥,你跑到哪里去了,这么长时间都不理晓旭。”晓旭冲到秦风眼前的时候,眼圈显然已经红了。她幽怨的白了秦风一眼,满脸委屈的抱怨道。

    韩小雅无比惊讶的是,面对晓旭咄咄人的追问,秦风竟然突然哑巴了,他看了看韩小雅,才道:要保护她地安全。”

    你保护她??为什么啊,小雅姐姐不是老师吗??”晓旭顿时纳闷了起来。

    “这是命令。”秦风道。

    “咦,小雅姐姐,你们出去了?”晓旭很快就现了两人的异常之处。这么早的时候,他们却是从外面回来的。显然,这让晓旭有些警惕了起来。

    “是啊。我们出去晨跑了。”韩小雅丝毫没有察觉到自己现在穿的是高跟鞋,张嘴就把刚刚想到的话说了出来,虽然韩小雅也觉得这个这样一个小女孩玩谋诡计显然有些过分,但是在面前这些都显得微不足道了。

    旭的目光突然暗淡了少许,头也不由慢慢的垂了下去。

    “我们每天都出去跑步的吆,坚持锻炼体才会好呀。”韩小雅继续说道。看到晓旭可怜兮兮地样子韩小雅虽然有些不忍,但是想到自己的追求,她还是毅然的选择了继续下去。

    晓旭刚想说话,不过眼角余光却看到了韩小雅脚上穿着地鞋子。再看到秦风脚下那双明显是运动鞋,猛然一愣,随即恍然大悟,不过却没有把心中的疑问问出来,,她小心的抬头看了一眼神色自如的韩小雅,眨了眨眼睛,却扭头对秦风说道:

    “秦风哥哥,带我出去玩好不好。你上次说以后要带我出去玩的呀。”晓旭说完,却扭头看了韩小雅一眼,问道:“小雅姐姐可以给我作证,秦风哥哥你不许耍赖。”

    “我说过。”秦风点了点头,道。

    “那就好,我们现在就走。”晓旭一把拉住了秦风的胳膊,在韩小雅直直的目光中,还示威似的摇了摇。

    风?”就在秦风准备转跑回去的时候,一阵熟悉地声音响了起来。

    “是小雅?”秦风惊叫了一声。显然想到了自己迟到的事。脸上不由微微紧张了少许,天知道如果被韩小雅知道自己早晨学拳而且迟到她会怎么对自己。

    现在的秦风早就不是以前那个傻乎乎的家伙了。熟悉了人类之间的交流方式,他多少知道了韩小雅对他的意思,可他更知道韩小雅的份。

    “我在这里。”秦风叫了一声,迅的想着韩小雅叫喊的方向跑了过去。

    “你干什么去了,看看现在都几点了。”果然,刚一看到秦风,韩小雅脸上闪过一丝惊喜,随即想到秦风早晨无故迟到地恶劣行径,脸色顿时沉了起来,她瞪了一眼秦风,没好气的说道。

    “我刚跟一个人学拳了。”秦风不自然的摸了摸鼻头,道:“那个人差点被人杀了,我救了他。”

    “什么乱七八糟的,我们先回去,你今天的事等我们回去在好好说。”韩小雅气呼呼的看着秦风,不过眼角余光却扫到了秦风手中的那一抹金色,她狐疑的看着秦风手中的东西,道:“你手里拿地是什么?”

    “那个人送给我地。”秦风把手里的名片递给了韩小雅,道:“说是后如果我想学拳地话可以打电话找他。”

    “金子的?”韩小雅接过名片,沉重的感觉让没有防备的她差点将名片丢到地上,韩小雅不有惊呼了一声,“什么人竟然用金子做名片哦,真是太俗气了,秦风,我说你是不是遇到了一个暴户啊。”

    “暴户是什么?,他的拳法很好的。”秦风摇了摇头,脑中不由闪过了袭家池在他面前打拳时候所带给她的那种震撼的感觉。

    “切,这个人绝对是个暴户?”韩小雅扫了一眼名片,现上面竟然光秃秃的一个电话号码,其余再就什么都没有了。顿时撇了撇嘴,把名片丢还给了秦风,道:“这块金子还不错哦,估计可以卖十几万了,你可要收好了,那天没钱吃饭了。把他卖了足够你吃一年了。对了,那个人说他叫什么名字了吗?怎么他名片上连个名字都没有。”

    “他说他叫袭家池。”

    “你说什么。”韩小雅突然惊叫了起来,盯着秦风沉声说道:“你刚刚说他叫什么?”

    “袭家池。”秦风重复了一句,他不明白韩小雅为什么听到这个名字会露出这样惊讶的表

    “是不是头白白的,胡子黑黑的,个子高。”韩小雅想了想,盯着秦风紧张的问道。

    风点了点头。

    “呀怎么认识他地?”韩小雅惊诧的看着秦风,她怎么也不明白秦风怎么可能会认识袭家池。要知道袭家池那样的人可不是随随便便便可以认识到的。

    “跑步的时候再这里看到的。怎么,那个人有问题吗?”秦风问道。

    “没问题,只不过很好奇你能够认识他而已。而且他竟然还说要教你拳。这次你可找到了一个好师傅。”韩小雅用略微羡慕地目光盯着秦风说道。

    “他很厉害吗?”秦风显然察觉到了韩小雅话里的问题。

    “是啊,很厉害的。”韩小雅点了点头,刚要说什么,不过脸色却随即一变,似乎想是想到了什么一样,她惊叫到:“不对,你刚刚说什么,有人要杀他?杀谁?”

    “袭家池。”

    “那他人呢,有没有受伤。”韩小雅说话的时候有些紧张了起来。

    “没事。我救了他。”秦风摇了摇头,道:“你喊我的时候他就已经走了。”

    事就好,我们还是先回去吧。”韩小雅松了口气,看着秦风提醒到:“那张名片你可要收好了,以后打电话可以找到他,真不知道是该羡慕你还是说你很的运气很好,你知道你手里的那张名片的价值吗?”

    “换成钱可以吃一年饭。”秦风瞄了一眼,忽然说道。

    是让袭老先生知道你想用他给你的名片换成钱吃饭地话他估计会被你气死。”韩小雅瞪了秦风一眼,没好气的说道:“我说的是那张名片等值地黄金的价值。现在这张名片换成是袭家池的了,那么它可就不止一年饭了。”

    “那几年饭?”秦风依然没有想象到这张名片的价值。

    死我了。”韩小雅翻了翻白眼,道:“你手里那张名片全中国有的人也就是四五个人而已,多少人想得都得不到,如果要是别人知道你想拿这张名片去换钱吃饭的话,估计连自杀的想法都有了,只要持有这张名品,在任何银行出示它你都可以随时提取4亿人民币,而且不需要还贷。想象四亿可以做什么?估计够你吃几千年的饭了。而且每顿还都要吃最好的。”

    “这样啊。知道了。”秦风点了点头,随即把名片丢到了磁力空间。

    “那我们回去吧。你今天可是迟到了啊,学生们估计要等急了。”韩小雅有些幸灾乐祸地看着秦风,作为一名老师,迟到可是不应该的,尤其是对秦风这样从来都很守时的人来说就更令人惊讶了,韩小雅甚至已经想想到了那些人看到秦风迟到时满脸幸灾乐祸的表了。要知道,教师考评可是需要学生填写表格的,只要他们想报上次的仇,填写的时候微微动动手脚,韩小雅保证秦风今年的奖金绝对会不翼而飞。而且秦风绝对不会知道。

    “今天是周末,他们都回家了。”

    这个类似冷笑话一样的交谈,让两人之间地气氛顿时沉默了起来,对于秦风的转变之快,韩小雅算是彻底的明白了,虽然许多事上他仍然不会绕弯子,但是最起码大多数事上,秦风做的已经很好了。

    “对了,你还记不记得你当初救的那个小丫头?”韩小雅突然扬声问道。

    “晓旭。”秦风回答道。

    秦风爽快的回答让韩小雅顿时翻了翻白眼,瞪了一眼秦风。醋意横生的嗔道:“没想到你记得还很清楚的嘛。”

    秦风点了点头,对韩小雅地说法表示赞同。不过这也不是他地错,秦风地记忆力一向都是这样的,任何事只要经过一次,那怕过再长地时间,秦风都可以将他原来所经历的场面详细地复述出来。

    “晓旭那个小丫头给我打电话了。说是很长时间没看到你了,而且你也不理人家,想见见你。”韩小雅说道:“我不知道你是怎么想的,所以想问问你。”

    秦风能够独立之后,韩小雅再也不对秦风的常事做太多的干涉了,有也只是偶尔一次,韩小雅知道,过多的干涉的话秦风永远都不会真正的成长起来,不经历真实的社会。秦风最多也就是个在温室内长成的花朵而已,而想要让他尽快成长,无疑是见到更多地各种各样的人。经历各种各样的事才行。

    “她有事找我?”秦风说道。

    “没事人家就不可以找你了?我不是说了吗?人家想见见你,估计是想你了吧?”韩小雅说这话地时候觉得心里酸酸的,秦风边遇到的女人越来越多了,而且每个都还很漂亮,想到年轻的晓旭,冷冰冷的如同秦风一样气质的沈雪柔,跟他来自同一个时代的杰西卡,这些女人让韩小雅本能的察觉到了一丝危机感。

    毕竟一个成熟的男人,她再也不可能用原来地办法留住他。而且就算能用命令的方式留住人也绝对留不住他的心,男人都是一样的,在这件事上,韩小雅可是非常清楚的,在面前,没有任何可以取巧的办法。

    想凭晓旭一个女孩子,如果仅仅把秦风当成一个自己的救命恩人的话,绝对不可能再秦风不理睬她之后还会锲而不舍的继续联系他。毕竟,年轻地女孩憧憬的都是英雄救美的狗血桥段。她们都在幻想着自己会在某个最危险的时候被突然从天而降的一位年轻英勇英雄舍搭救,而两人经过一番磨难之后最终修成正果。而秦风,则在晓旭最无助最惊恐的时候当上了这个英雄,成功的将她救离了苦海,很多时候,那一丝愫就是在这样的时刻诞生的。

    显然,从眼前地这些东西上韩小雅不难现,晓旭就是诞生了这样地愫,而最令韩小雅郁闷的是她还不能掐断这丝愫。要知道秦风现在可是拥有了一个正常人地思维。天知道如果她要是真的这样做了秦风将来知道了会怎么想。

    “好吧,我去哪里见她。”秦风显然没有想到这些女孩子心中的弯弯绕们。就连韩小雅对他的有意思的感觉也是杰西卡平时模棱两可的表达以及沈雪柔幸灾乐祸的诉说和他从网上小说中看到的那些乱七八糟的东西中感觉到的。

    要不都说女人心海底针么?相信秦风如果要是能弄明白了女人的心思之后也就可算是一个真正的正常人了。

    “决定了?”韩小雅白了秦风一眼,问道。

    风不知道韩小雅为什么会这么问,但是决定了的事就是决定了的事,就是必须去做的事。

    “待会,她回到学校大门找你,估计等我们走到的时候她就在那里了,那个小丫头听说我们回来之后可是高兴的很,在电话里都欢快的叫起来了呢。”

    风点了点头,却不再说话。

    两人就这样有一搭无一搭的聊着天走向了s市大学,在路上,韩小雅觉得自己再也不能用原来的那种方法来对待秦风了,从秦风目前的表现来看,韩小雅估计自己留在秦风脑中的印象也仅是一名被保护以及上司的份罢了,显然,这样对韩小雅来说是不利的。

    果然不出韩小雅所料,当两人走回s市大学校园大门的时候,一杏黄色运动服的晓旭正巴巴的站在那里眼睛盯着大门里,而且还时不时的摸出手机来看看。

    “晓旭,我们在这里。”看到晓旭的样子,再看看自己跟秦风,韩小雅心头猛然一转,朝晓旭喊了一声。

    “呀,秦风哥哥。”晓旭闻言急忙扭头,目光放到了喊她的韩小雅的上,不过随即眼睛一亮,显然是看到了韩小雅旁的秦风,晓旭兴奋的叫了一声,猛的冲了上来。

    “你好。”秦风看到晓旭的样子,愣了愣,才想起来自己似乎应该问好,不过脑中闪过的各种问好的办法却没有一个能用在此时的,半响,秦风才闷闷的说出了这两个字。

    “秦风哥哥,你跑到哪里去了,这么长时间都不理晓旭。”晓旭冲到秦风眼前的时候,眼圈显然已经红了,她幽怨的白了秦风一眼,满脸委屈的抱怨道。

    韩小雅无比惊讶的是,面对晓旭咄咄人的追问,秦风竟然突然哑巴了,他看了看韩小雅,才道:要保护她的安全。”

    你保护她??为什么啊,小雅姐姐不是老师吗??”晓旭顿时纳闷了起来。

    “这是命令。”秦风道。

    ------------------------------------------凤舞文学网--------------------------------------------

    凤舞文学网为众多读者免费提供各类小说,作品涵盖了玄幻小说、武侠小说、科幻小说、军事小说、恐怖小说、言等,并提供可电脑和手机阅读的TXT、CHM、UMD、JAR格式的电子书下载。

    http://www.fengwu.net

重要声明:小说《兵行人间》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