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一百四十七章 女人的承诺你也信?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七喜可乐 书名:兵行人间
    <---凤舞文学网--->    灯火通明的训练场内,一众被紧急喊起来的大少们用满脸莫名其妙的目光望着站在他们前面怒气冲冲、满脸愤怒的韩小雅以及不顾他们在睡觉把他们一个个的从上拎起来的侩子手秦风,脸上挂满了狐疑的表。--凤舞文学网--

    “阿嚏!”黎明时分空气中的凉意让大少们忍不住集体打了个寒噤,浑更是不由自主的轻颤了起来。

    “md,这鬼天气真***古怪,一点都不如我们s市好。”大少们集体在心里咒骂起了印尼的鬼天气,白天的要死,晚上冷的要死。

    大少们此时无一不怀**他们的温暖被窝,只希望快点搞清楚眼前生的事,然后回去继续躺在温暖的被窝里面美美的睡上一觉。可大少们现事并不像他们想象中的那样简单,都已经站了十多分钟了,站在他们面前的韩小雅丝毫没有任何要解散的意思。

    这群大少虽然自知自己没惹什么事,但是也没胆量在这个时候上去问问为什么,一看就知道韩小雅是在气头上,可她偏偏不说话,沉默的气氛感染了每一个人,大家就这么大眼瞪小眼的互相观望着。

    久而久之,韩小雅满脸怒容以及时不时瞥向他们充满愤恨的表让这群大少们心里开始没了底气,他们左顾右盼,互相观望着,企图有人能站出来问下为什么。

    “靠。是不是谁惹事了?”站在队中地邵翔军皱着眉头悄声对旁的陈元问道。

    “没有啊,我们下午谁也没闹事啊。”陈元狐疑的目光左右瞄了一眼同样脸上挂满一无所知表地人,摇了摇头不解的说道:“吃完饭的时候韩老师对我们还好好的呢。吃完晚饭我们就都散了,现在才过了几个小时,况且天都还没亮呢,不应该有人得罪她了呀。”

    “松良,你去问问。”邵翔军向后缩了缩,从前排人的背后韩小雅看不到的地方朝范松良努了努嘴。

    “我才不去呢,你没看到韩老师在生气啊。”范松良一副你想拿我当傻瓜的鄙夷表,不屑的摇了摇头。

    “靠。今天怎么一个个地都学聪明了。”邵翔军懊恼的摇了摇头,自言自语的说道。

    “邵老大,不如你去问问吧。”范松良小眼一眯,突然悄声诡笑了两声,朝韩小雅的方向看了两眼,现对方并没有注意到自己,这才朝邵翔军站的地方挪了两步,笑眯眯的说道:“邵老大,我想你应该去问问。

    “为什么是我啊?”邵翔军听到范松良的话犹如被踩了尾巴的兔子一样,当场差点蹦起来。他撇过头恶狠狠的瞪着范松良质询道。

    “您不是我们的老大么,这是老大地义务啊,老大的任务就是想法设法为我们这群小弟谋求幸福,这是我们的规则,我想你应该不会忘的。”范松良笑眯眯的看着邵翔军得意的笑了起来。

    显然,范松良此言一出,大少们纷纷把期盼甚至是祈求的目光瞄向了满脸不自在的邵翔军,不约而同的朝他眨起了眼。

    “大家要是承认我说的对地话就眨眨眼如何。”范松良火上浇油的继续挑拨到。

    大少们闻言拼命的眨起了眼,在这一瞬间无视了韩小雅的满脸地愤怒。

    “嘿嘿,邵老大。请吧。”范松良此时心里得意的紧,刚刚就是这货想要他,不过可惜的是邵翔军没成范松良,反而让范松良了邵翔军一把。

    “靠。我不去,大不了老子不干这个老大了。”邵翔军翻脸不认人,光棍的低吼道:“你们想把我架在火上烤啊,没门。”

    “老大是兄弟们推举的,你说不干就不干啊,况且你还救过我们大家伙的命呢,您以后永远都是我们的老大,兄弟们说是不是啊。”范松良显然不想放过邵翔军。他笑眯眯的继续说道。同时不忘从背后用手向后地一派大少们打起了手势,“所以说遇到这样地事你必须得上。”

    “是啊是啊。范松良说的对!。”朱彪等人见状急忙犹如小鸡啄米般猛点头。

    “老大得为兄弟出头。”

    “邵老大,快点上啊。”

    邵翔军翻了翻白眼,没好气地嘀咕道:“,有好处的时候一个个都自己藏着掖着独享,现在有麻烦了,想起我这个老大来了?想问你们自己去问,让我问门都没有,我才不给自己找别扭呢!”

    “靠,小气!”

    “不讲义气。”

    “鄙视你。”

    一群大少们听到邵翔军的话,顿时不约而同的翻起了白眼。--凤-舞-文-学-网--之后邵翔军不论范松良等人怎么说,就是不开口了,双眼微闭,一副老神在在的样子让众人看着恨不得上去抽他一个大嘴

    良久,等的这些少爷们在阵阵凉风中开始混混睡的时候,韩小雅终于开口说话了。

    “秦风。”

    “是。”

    大少们听到韩小雅说话,顿时一惊,急忙抬头睁大眼睛向韩小雅望去,满眼希冀的望着她,期待着她说出可以回去的词句来。

    “去搬给椅子来,顺便把你那本孙子兵法拿来。”韩小雅望着下面昂以待的大少们笑眯眯的看着秦风一字一顿的冷笑道。

    “是。”秦风答了一声飞快的向后跑去。“韩。。。韩老师,我们什么时候可以回去啊。”一个大少有些不识趣的举起手来看着韩小雅小心翼翼地说道。

    “等我给秦风讲完了孙子兵法你们就可以回去了。”韩小雅冷声说道。

    “啊。。。”大少们闻言差点没当场晕过去。心道:你给秦风那个笨蛋讲完孙子兵法我们还不得冻死啊。“

    “韩老师,似乎你给秦风上课跟我们没什么关系吧?”心高气傲的大少们这次没能忍受住韩小雅咄咄人的气势,一个家伙终于愣着脑袋站了出来。斜着眼睛盯着韩小雅哼哼道。

    看到此景地大少急忙悄悄的向后集体退了一步,犹如看白痴一样看着那个站出去的人,满脸惊愕和怜悯的表

    “你有意见?”韩小雅嗤笑一声,淡淡的语气中带着一股随时都会爆的怒火。

    “我。。。我只是有点冷,想。。。。。想回去拿件衣服穿。”迷迷糊糊的大少终于现了自己脑袋一做了什么,他向两旁一瞥,却现刚刚还和自己站在一排的兄弟们现在跟自己离地远远的,看到前面韩小雅笔直望向自己的目光中充满冷意。不由讪讪的笑道。

    “哦,这么说你们也冷了?”韩小雅把目光转向了后面的大少们,轻声问道。

    “是啊,是啊,上课就上课,能让我们先换件衣服吗,这实在是太冷了。”韩小雅的话仿佛就像是在一个平静的湖面上投入一块石子一样,引来了众多大少们的抱怨。

    “真的冷了?”韩小雅笑眯眯的接过秦风拿来地孙子兵法,脸上的笑容很开心。

    “是啊,真的很冷了。”众大少们夸张的跺着脚。满脸哀怨的叫了起来,想借此博取韩小雅更大的同

    “冷啊,多跑几圈就不冷了。”韩小雅突然脸色一变,冷声说道。

    “啊。。。。。”韩小雅的话让大少们傻眼了,他们面面相觑的望着她,嘴巴张的甚至可以塞进几个鸡蛋去。

    “为。。。为什么啊,冷了可以穿衣服的。”几个还翻着迷糊地大少不依不饶的喊了起来,不过更多人的目光却聚集在了韩小雅手中的书上。

    “靠,现了?”卫龙瞥了邵翔军一眼,低声问道。

    “大。。。大概吧。我想。。。我想我们地麻烦马上就来了。”邵翔军的的苦笑甚至比哭还难看,因为他现韩小雅的目光总是有意无意的落在自己上,犀利的目光让邵铭锋觉得浑隐隐作痛。

    “不是马上来了,是已经来了。”卫龙的笑容很是苦涩。

    “为什么你们应该比我清楚。”韩小雅把书翻的哗哗作响,她笑眯眯地看着邵翔军说道:“小军,麻烦你能给我解释一下你做地好事吗?”韩小雅一个重口音的好字让邵翔军忍不住打了个激灵。

    “这个。。。这个不是你让我们给他找地吗,他。。。他就是。。。就是这样给我们说的,我们也。。。也就只能。。。只能这样找呗。”邵翔军畏缩不前,他闷声闷气的低头哼哼了起来。

    “哦。。。。。。”韩小雅拉了个长音,不怒反笑,“这么说我应该感谢你给秦风找的那些书了?”

    “不。。。不。我。。。我当时没想明白。也许。。。也许是我送错把。”邵翔军语气不是很肯定,求助的目光望向了其余众人。不过大少们却纷纷把头低了下去,也不吭声,就连刚刚那几个闹的人都把头扭到了一边,看到这一幕的邵翔军差点没气死。

    “嗯,你是说你送错了?”

    “大概。。。大概吧。”邵翔军擦了擦额头上的冷汗,他现自己这么一会非但不冷,反而浑开始冒汗了。

    “那么你可以告诉我这些东西是从哪里来的吗?还是说你送给秦风的那些书都是你自己的。”韩小雅说到这里顿了顿,“当然,如果你说你自己的我也没意见,不过我想郭巧儿应该会对这件事更感兴趣的。”

    “这个。。。。”邵翔军一听韩小雅说起郭巧儿顿时傻眼了,他刚刚还想坚持一下,现在一听韩小雅说到郭巧儿这个名字,顿时没了脾气。郭巧儿虽然是邵天和给邵翔军订下地娃娃亲,但是邵翔军却并没有对此反感,反而十分喜欢这个跟自己一起青梅竹马长大的女孩。最重要的是郭巧儿聪明伶俐,不但在商业上有着非凡地才华,而且更是深的邵天和的喜,不过郭巧儿有个脾气不太好,就是。。。按照邵翔军的话,就是对他比较严一点而已,不过邵翔军却知道,要是这些东西真的被韩小雅传到郭巧儿的耳边。再添油加醋的描绘一番,他不死也得被拔层皮。

    想明白其中的厉害,邵翔军不顾众大少们此时哀求地目光,急忙抬起头来说道:“这个。。。是我们。。我们大家一起拿出来的,一人两本。”“这么说你们都有份喽!”韩小雅笑眯眯的看着众位此时后背直冒冷汗的大少们笑的很开心,不过浓浓的笑意中却夹带着一丝逐渐壮大的怒气。

    邵翔军心想反正都已经卖了,况且这也是他们自己找的,谁让他们刚刚看到自己有难不帮自己说话了,不由头脑一硬,不顾众大少咬牙切齿的怒火。道:“哦。。。我们大家都有份。”

    “你有份?”韩小雅笑眯眯的看着站在最前面地那个人问道。

    “。。。是。”

    “你也有?”

    “有吧。”厉害,众人对邵翔军怒目相视,边跑边抱怨道。而跑道的一边,韩小雅惬意的坐在秦风搬来的沙上给秦风讲着那本他还没看过的孙子兵法,不过语气却不怎么好,因为她现给一个什么都不懂甚至没有思想的人讲孙子兵法这种深奥的谋略简直是对牛弹琴,虽然他已经能在这么短的时间内把孙子兵法倒背如流了。

    “王八蛋,都是你害的我们。”

    “是啊,邵老大。你这次做地太不地道了!”朱彪哭丧着脸叫道:“我们好不容易休息了一天,结果时间还没过24小时,就得起来加班了。”

    “就是,昨天这个时候我们在玩命。现在呢?我们加班了。”

    “靠,你们自找的,刚刚看到我遇到麻烦了一个个的都躲了起来,谁也不肯出头,不要忘了,这事是我们大家一干的,我们谁被逮住其余人都没得跑,你们倒好。不但不替我说话。反而一个个地躲到一边看我出丑。”邵翔军幸灾乐祸的笑着说道,因为他在韩小雅宣布让他们跑圈的时候现自己并不寂寞。因为还有22个人陪着他一起跑。

    “靠,没义气的家伙。”

    “就是,老大当的不称职。”

    虽然邵翔军的话很在理,但是大少们却还是不满的抱怨了几句。

    “***,韩老师说过这些书是她让秦风跟我们要的,现在突然翻脸不认人了,真是岂有此理。”范松良不服气地嘀咕道。

    “嘿嘿,有种你去跟她讲讲道理啊。”邵翔军幸灾乐祸地看着满脸不服气的范松良笑道。

    “我才不去给自己找麻烦呢,这也不知道跑到什么时候才算是个头,估计秦风学会孙子兵法了我们早已经累死了。”范松良深深地叹了口气,懊恼的说道。

    “嘿嘿,你还信女人的话,难道你忘记了你自己曾经说过什么话了吗?”陈元突然插嘴说道。

    “什么话?”范松良一愣。

    “女人的承诺最不可信!”陈元嘎嘎怪笑两声,甩开范松良冲了上去。

    “我们先讲走为上计。”韩小雅看着秦风耐心的说道。

    “何谓走呢,走就是跑的意思,这里的意思就是说当你遇到比你强的敌人,你打不过他的时候你怎么办?”

    “继续打。”秦风毫不犹豫的说道。

    “怎么打,你打不过人家,会被被人家杀了的。”韩小雅翻了翻白眼,没好气的说道:“在某些时候,打不过就得跑,等跑到安全的地方了,再想别的办法跟他们打。”

    韩小雅现自己讲这个走为上计是对的,因为她面前这个人无论何时脑子都是地。她不明白为什么这样的军人有什么用,虽然他很强,可这样的军人在这个社会根本没有前途地。他只能被被人利用,帮人去杀人,她觉得自己有必要详详细细的给他讲一遍,嗯,还要夹杂一些实例,很快,韩小雅就下定了注意。

    “逃兵是可耻的。”秦风板着脸说道:“军人守则第…………”

    “闭嘴,没让你说军人守则。现在我在言。”韩小雅瞪了秦风一眼说道:“比如说有一天我遇到危险了,被人抓住了,你去救我,现自己打不过人家,你怎么办?”

    “你不会被人抓到的,因为我会保护你。”

    “我是说假设,比如。。。。”韩小雅气结。

    “没有假设,按照deF-2腕表测算,假设不成功。”秦风认真的摆弄着手中的腕表,输入了一堆东西之后。抬起头来看着韩小雅说道:“我拥有联邦地球最强悍的武器,按照deF-2腕表反馈的信息,在我使用配属武器况下,没人可以打败我。”

    “混蛋,我说有就有,我说了,这是个假设,是个比方,你就当这是真地,你打不过人家。你怎么办?”韩小雅气的朝秦风嚷了起来,“还有,不许你以后再说你那些武器,那些武器不许在外人面前显露出来!”

    “继续打。”秦风脑子一根筋的说道:“战士就应该在死在战场上!”

    “你死了我怎么办?你的任务怎么办?”韩小雅无语了。她瞪着秦风嗔怒的说道。

    “按照守则会有人接替我继续执行任务的。”秦风楞了一下,才继续说道。

    “谁去救我啊,等接替你的人来了我早被他们杀了。”韩小雅没好气的白了秦风一眼。

    “那。军人应该战。。。。。”秦风这次的话明显有些不利索了,他之前从来没有接触过这样的事。

    “笨蛋啦,在那种时刻你打不过人家就不能跟人家打了。”

    “那我怎么办?”秦风难得一次问出自己心中地疑问。

    “找救兵,或者想其他的办法。”

    “我无法跟我的上级联系,没有文职军人,我没有其他的作战指令。按照我需要遵守的命令。我应该继续战斗,直到战死。”秦风歪着脑袋说道。

    “哎呀。你可以找你所能认识的人和朋友,让他们想办法一起帮你。所以说,在遇到危险的时候不能光顾着打打杀杀的,你要先想办法保住自己再跟别人打才对。”韩小雅耐心的引导着秦风。

    “可是我的。。。

    “没你地什么,你必须这么做,还有,你要把你不明白的地方告诉我,我好给你讲清楚。”韩小雅现自己如果一直这样下去的话会被秦风气死。

    “逃跑是要受到处罚的。”秦风说道:“逃兵按照军人守则是可以就地处决地。”

    “就你自己,你处决谁啊?”韩小雅翻着白眼没好气的哼哼道,她觉得自己再讲一个会被秦风气死。

    “我不能跑,我要保护你。”秦风固执的坚持着自己需要遵守的命令。“你都打不过人家,你还怎么保护我?”韩小雅紧抓着这条不放,盯着秦风咄咄人的问答。

    “我应该。。。我没有作战指令,我。。。战斗。。。跑。。。战死。。。”秦风迷茫了,他愣愣的看着韩小雅,嘴里反复**叨着几个关键词。

    “你应该自己制定作战指令,然后再救我。”韩小雅看到秦风的表非常欣喜,因为这标识着他可能在思索,她望着秦风用最轻柔最缓慢的声音说道:“这才是你应该坚持地。”

    “我。。我不能指定作战指令,我是战斗人员,战斗人员是不会指定作战指令地,文职人员才可以指定作战指令。”秦风迷茫的眼神望着韩小雅,脑中凌乱地闪烁着以前自己所接到过的所有作战指令。

    “那是因为你有同伴,有文职人员,现在你没有了,你只有你自己。”

    “你是文职人员,你可以指定作战指令。”秦风看着韩小雅说道。

    “笨蛋,我被被人抓到了,你得自己想办法才行。”韩小雅气结,不过此时她还得耐心的给秦风解释,因为她从秦风的表里看到了一丝迟疑。

    “我不会指定作战指令,我应该找谁?”秦风下意识的问出了一句话。

    “找你的朋友,你的伙伴。”

    “朋友是什么,伙伴又是什么?”

    ------------------------------------------凤舞文学网--------------------------------------------

    凤舞文学网为众多读者免费提供各类小说,作品涵盖了玄幻小说、武侠小说、科幻小说、军事小说、恐怖小说、言等,并提供可电脑和手机阅读的TXT、CHM、UMD、JAR格式的电子书下载。

    http://www.fengwu.net

重要声明:小说《兵行人间》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