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二卷 兵行都市 第二章 谈心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七喜可乐 书名:兵行人间
    韩小雅站在原地神色复杂的望着不远处呆坐在草地上的秦风,她怎么也不明白,就在刚刚之前还对她的话言出必行的秦风为什么突然会有这么大的转变。 自 我 看 書齋

    虽然说这一切都是她带来的,但是这巨大的差距仍然是韩小雅最不希望看到的,她自己的本意其实是让秦风变成一个正常人,而不是一具整天浑浑沌沌的人型机器,可没想到在她的努力下秦风终于向着一个正常人转变了,但是他却逐渐的在漠视她,忽略了对他的关怀,这种截然不同的转变让韩小雅心里说不出的难受。

    呆立良久之后,韩小雅幽幽的叹了口气,咬了咬牙,最终还是向秦风走了过去,轻轻的坐在了他的面前,直直的望着秦风柔声道:“秦风,你不认识我了吗?”

    秦风抬了抬头,看了韩小雅一眼,眉头紧锁,似乎心中有着难以解开的烦恼,最终,他还是轻轻的点了点头,用略显生硬的声音开口道:“认识,我的上司,指挥官,守护人。”

    “你。。。。你忘记了你的使命了?”韩小雅脸色苍白的看着秦风,用近乎是质询的语气盯着秦风重重的问道。

    “我的使命?”

    秦风昂起头,望着天空,冷冷的说道:“我的使命,守护你的生命,不惜自己的生命,来守护你。。“这么说你认识我?”韩小雅皱了皱眉,她突然觉得自己不太习惯跟现在的秦风说话,她觉得自己还是比较喜欢之前的秦风,嗯。。。最起码那个人不用自己跟他这样嗦。

    “是。”

    “那你刚刚为什么不理我?”韩小雅带着哭腔望着秦风吼叫了起来。

    “理你?难道再让你们给我进行那种脑记忆清除试验吗?”秦风说起试验的时候脸上依稀带着一丝心悸和恐慌的表,这一切看在韩小雅眼里让韩小雅更是恶狠狠的诅咒了杰西卡几句。

    “那个。。。其实刚刚那个实验是为了给帮助你获得记忆地。”韩小雅神色复杂的看着秦风急急的解释道。

    “是的。。。”秦风冷冷的笑了起来,“呵呵。。。把你们之前抹除我的记忆还给我就是你们所谓地帮助我获得记忆?”秦风的言辞凌厉的让韩小雅一时间竟然不能接受。她怎么也无法相信,眼前这个言语犀利并且咄咄人地人竟然就是一个小时前那个一言不发,严格遵守命令的秦风,这种极大的反差让韩小雅心里忐忑不安,目光闪烁的盯着秦风,心里一时间天翻地覆。

    其实话一出口。秦风顿时也愣了,他也不明白自己为什么会这样说,他不想把这些话说出来。但是却不知道为什么,他一张嘴,这些话就像是无法控制似的自己蹦了出来。之前虽然在他是一部机器的时候,他也对这种试验恐惧害怕,但是却从来没有像今天这样抱怨、逃避甚至是质询上司地话,要知道。军人守则规定。下属冲撞上司是需要被清楚地,想清楚这条,秦风脸色猛然惨淡了下来,他懵懵懂懂的望着脸色惨白的韩小雅,不由自己的低声说道:

    “对不起,我接受任何处罚。”

    “不。你没有错。。。你说的是对的。”韩小雅沉思良久,这才幽幽地望着秦风,柔声道:“是我们错了,是我们太残忍了,为了达到自己的想要目的而不择手段对付别人。”

    韩小雅顿了顿,望着依然不语的秦风继续道:“不过那一切都过去了,再也不会有人给你进行那样的试验了,我保证,刚刚那次是最后一次。 自 我 看 書齋是为了让你获得记忆的最后一次。以后这样的事再也不会发生了。”

    “从此以后,你可以过你喜欢的生活。再也没人能那样折磨你了,忘记那一切吧,好吗?”说到最后,韩小雅不仅低声哀求了起来。

    韩小雅的话让秦风地心中不由一动,他不明白自己地为什么听到韩小雅的话会突然内心激动,但是无疑,他现在地心告诉他,自己非常需要这样的生活,可是。。。当他看到韩小雅那张落寞的脸上时候,心中却又似乎不想要这种生活了,这种强烈的反差和巨大的刺激让他本来才刚刚形成的思维突然有种即将要崩溃的迹象,突然的刺痛让秦风不由抱紧了脑袋,脑中依然残存着上百次试验叠加出来的各种记忆和无穷无尽的探索手段让秦风在这一刻突然以为这突如其来的疼痛正是眼前这个女人控制他的一种手段。

    是的,她给予了自己思想,但是她依然控制着自己,只不过改换了一种控制方法而已。

    “不。。。我不离开你。。。我要保护你的安全,求你了,不要这样对我。”突然醒悟的秦风抱着脑袋惨叫了起来,脑部传来的强烈刺痛让他不由自己的把脑袋狠狠的撞向了草坪,试图依靠外界的疼痛来缓解他大脑深处那犹如燃烧灵魂一样的强烈刺痛楚。

    “秦。。。秦风,你。。。你怎么了?”突然的变化让韩小雅顿时紧张万分,她轻轻的抚摸着秦风的脑袋柔声关切道。

    “我没事,我不会离开你的,我会一直守护你,这就是我的答案。”韩小雅柔软的小手抚摸在秦风的脑袋上让他感受到了前所未有的温馨和柔软,但是随即想到这个女人刚刚给自己带来的疼痛,秦风猛的摇了摇头,他深吸了口气,站起来,背对韩小雅,嘶哑着声音冷冷的说完之后毫不犹豫的大步向外走去。

    “等等。。。哎。。。你要做什么去啊?”韩小雅似乎没有发现秦风说话语气的冰冷,她紧跟着站了起来,焦急的喊道。

    “去训练,我不想再有昨天晚上的哪一幕发生,那是我的耻辱。”秦风顿了顿,冷冷的说完一步不停地走了出去。

    “等等。你体还没好呢,过几天再训练也不迟啊,现在我们还算安全的。”韩小雅紧张的说道。

    “不。”秦风摇了摇头,拒绝了韩小雅的好意,在他的脑中,深深烙刻在脑海里的军人守则永远都是无法替代地崇高法则。

    “等等我啊。”韩小雅不依不饶的追了上来。

    “您应该去休息。我不会偷懒的。”

    秦风顿了顿,张口说道,按照军人守则规定。韩小雅可以在他训练地时候监督他,但是自从秦风来到这里之后韩小雅从来都没有监督过,而现在却在自己获得思想的第一天突然要监督他,突然的转变让心中下意识的对韩小雅产生警惕的秦风很是反感,现在的秦风就犹如一个小孩子一样,他根本分不清到底谁是好地。谁是坏地。他心中的好坏厌恶只能凭借以前的本能和以前的一些记忆胡乱推测出来。

    不得不说的是,杰西卡的试验是十分成功地,邵翔军的思维体虽然没有按照她的预想成为秦风的思维,但是它也成功的激活了秦风脑中原本就形成的那一团混沌的记忆体,最终,邵翔军的思维体激活了秦风的本源思维。而秦风地本源思维最终战胜了外来地核心思维,并且依靠秦风顽强的意志和强大地生存能力将外来的核心思维吞噬了,形成了一团全新的思维,不过这团思维却因为最后的自爆而极其不稳定,时刻都有崩溃的危险。

    而这样的吞噬导致的最终坏处就是,邵家遗传的核心思维中的多疑在没有压制以及秦风单纯的思维存在的况下,彻底的暴露了出来,没有了任何的压制,多疑的格被现在智力犹如孩童一样秦风完美的表现了出来。而这一切。显然不是韩小雅跟杰西卡想要的,可。。。她们并没有发现这一点。

    “好。。好吧。你不要太累了,其实我们现在很安全。”话说到这里,韩小雅隐约发现了秦风似乎对她并不怎么友好,她站在无奈的点了点头,朝秦风的背影低声说道。

    “是。”

    “靠,小军,你姑姑喊你做什么了,呆了这么长时间?”范松良眼神怪怪的看着满脸郁闷的邵翔军,悄声问道。

    “别提了,又被她了。”邵翔军抓起一只红彤彤的苹果,狠狠的咬了一口,似乎想这样发泄出心中的烦躁。

    “到底怎么了,给哥几个说说。”邵翔军满脸颓然的表让范松良等然顿时好奇了起来,几人丢下手里的牌,不约而同的凑了上来。

    “还能怎么了,我一进门就被她敲了闷棍。”邵翔军没好气的嘀咕了一句,然后歪着脑袋,指着后脑勺上那个巨大的包哭丧着脸说道:“看看,这么大个一个包,下手真狠啊,用比赛用的棒球棍给我来了一下,而且还是在背后偷袭,最可笑的是她竟然告诉我说是为了检验一下我的警戒本能。”

    “嗯。。”范松良闻言皱了皱眉,并没有向旁人那样幸灾乐祸的去摸摸邵翔军脑袋后面那个大大的血包,“她没说这是谁让她检测的吗?”

    “还能谁啊,估计就是秦风那个王八蛋。”邵翔军一说到这里顿时咬牙切齿的叫道:“以前虽然我姑姑也喜欢整蛊我,但是却从来不会使用暴力,这次却是用的棒球棍,后来还说什么检测我的防偷袭能力,我看这事八成就是秦风让我姑姑干的。”

    “不是八成,是十成。”范松良摇了摇头,看着大家严肃道:“我估计秦风就是利用我们看到韩老师不起防备之心这才让她出手修理我们的呢,看来我们要小心了,等下次韩老师叫谁去的时候大家都小心点,对了,小军,你在什么地方被人打了闷棍啊?”

    “还能是那啊,刚进门的时候呗。”邵翔军哭丧着脸,没好气的说道。

    “好倒霉啊。”某渣幸灾乐祸的偷笑道。

    “来,兄弟再摸摸,估计我是没机会碰到别人砸我脑袋上一个大包了。”这是典型的落井下石之徒干的事

    “是啊是啊,我们得到防砸秘笈了。”又一只黑手摸向了邵翔军地脑袋。

    “对啊。小心门后。”一旁朱彪猛点着硕大的头颅符合道。

    “混蛋,你们肯定是故意的。”屋子里突然响起一声惨叫,邵翔军怒骂着追赶着几个得逞之后嘿嘿怪笑着乱跑的家伙。

    青城派山门。

    传承了数百年的青城派山门肃穆庄严,大内人头攒动,奇怪的是虽然大内人数众多,但是却丝毫没有一丝生气。却回着一丝肃杀地味道。正北面,宽大的红木太师椅上,一个白发红颜的老人面沉入水。双目微合,淡淡地望着下面一众连气都不敢大声喘一下的徒子徒孙们。

    这个人就是青城派的掌门人,杨爽的师傅,沈三万,就在今天早晨,门下的几个负责打扫山路的徒孙们在山门外发现了一张签名让他亲自观看地光盘。徒孙们看到这个奇怪地东西自然不敢大义。冒着被沈三万处罚的危险敲开了沈三万卧室的房门,然后将这张奇怪的光盘送了进去。

    可就是这张不起眼的光盘,让沈三万怒了,他没想到自己的徒弟竟然被人抓了,从画面上眼见是活不成了,沈三万相信。就算杨爽能活下来,他地功夫也算废了,没有任何一个人能在双臂被人废掉之后还可会是个高手的。虽然那个徒弟他并不是太喜欢,但是毕竟是他的徒弟,怎么能要一个外人来帮他杀呢,最让他愤怒的是哪个年轻人竟然还在虐杀了他的几个徒孙之后向杨爽问门派秘笈,要知道这在武林中可是令所有人不齿和无法容忍的卑鄙行径,只这条,就足以让沈三万、甚至让整个武林中人都师出有名了。就算他的门下偷袭干掉秦风。也不会有人说什么的,毕竟秦风问一个古老门派的武林秘籍了。对于一个敢于问别派秘笈地人,武林人从来都不会心慈手软地。

    当然,这些仅仅都是沈三万对外人说的,最关键地是,那件令所有习武人都垂涎不已的刀枪不入的黑色宝衣,这件宝衣的出现让沈三万惊喜不已,虽然常年习武,心境一向平和,但是他在面对这样一件只在传说中存在的衣服的时候他依然心动了,他从来没想到这个世界上竟然还有这样近似传说一样的东西存在。

    想想,一件轻薄的根本都不算的上分量的完美宝衣,再加上他现在冠绝武林的功夫,他相信,只要自己拿到防护服,绝对可以一统武林,实现百年前自己的祖师爷爷没能实现的梦想和愿望。

    而且,最终要是哪个送光盘的人把秦风的份和现在所住的地方描写的一清二楚,这一切虽然让沈三万感到谋的存在,不过当他看到秦风的份和画面上那不堪一击的招式的时候,他毫不犹豫的就下定了决心,干掉秦风,得到宝衣。至于上面其他的要求,沈三万自然而然的忽略了,他还没傻到帮助那个送来这些东西的人完成其他的要求,他的目标仅是秦风上的那件衣服而已。

    当然,想要获得衣服的途径只有一个,那就是,干掉秦风,扒下他的衣服。

    “师傅,弟子认为我们应该立即组织高手,前往海外杀掉那个杀害师弟的凶徒。”台阶下,一个约莫六十的白发老人站了出来,望着沈三万恭敬的说道,说到师弟的时候,老人眼中不由流露出了一丝的悲哀。

    “师傅,弟子赞成大师兄的话,那个贼人竟然觊觎我们师门传承秘笈,并且杀害我门派内人人敬仰的二师兄,真是凶残之极,为天理所不容,罪当立即诛杀。”一个四十多岁的中年人也走了出来,满脸沉痛的表直直的望着沈三万,似乎是在为他的二师兄死而伤心,不过说到那个人人得而诛之的贼人的时候目光却悄悄的斜向了刚刚说话的白发老人上。

    “嗯。”沈三万不可置否的哼了一声。人是一定要杀的,不过怎么杀,由谁带队去杀,沈三万还得琢磨一下。

重要声明:小说《兵行人间》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