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有原则的圣母

    <---凤舞文学网--->

    石匠极其无辜地被拉上了战场答也不是不答也不是求救的目光频频往墙头上那两堆“草”扫视可惜毫无效果。--凤-舞-文-学-网--

    “咳……咳……咳……”石匠只能用咳嗽来表示自己的无可奈何。

    巴月一个冷眼马上就瞪了过来:“咳什么你怕别的女人伤心就不怕我伤心?石匠我告诉你以前你和白二小姐的事我可以不管但是从现在开始你要是还敢跟别的女人纠缠不清我就要你好看。”

    石匠一个哆嗦马上就道:“月月月儿……得饶人……便饶了吧……”

    答案是什么不用他说只听这一句话便谁都听得明白。

    白三小姐气白了脸白二小姐哭得几乎快要断肠。

    “心软是吧见不得女人哭是吧那你娶她好了二小姐不算还能捎个三小姐左搂右抱姐妹花这艳福别人求都求不来……”巴月拍拍股扭头就走。

    石匠什么都好就是心肠太软这一点让她看了生气。现在巴月已经有些明白了为什么白二小姐都出家了还一直盯着石匠不放这是吃准了他心肠软早晚有一天会低头认输娶她。还有上次白三小姐为什么扑到石匠怀里哭?这是吃准石匠心肠软不会忍心推开她要不是自己闯进去坏了好事指不定回头白三小姐就要石匠负起责任了。再想想自己刚认识石匠的时候就敢压榨他也不正是因为看出石匠是个好欺负的。

    这是一股歪风现在不刹住了将来还有得纠缠呢。石匠有什么地方这么吸引这些女人她不知道但她知道沐家大少爷这个份一旦暴露就算石匠丑得像妖怪笨得像蠢猪也有的是女人愿意扑上来。现在才只是白家的两个女人将来还不知道有多少个蓝家黑家红家的……

    要是换在现代石匠他就是个圣母。--凤-舞-文-学-网--

    不过这不要紧石匠要是个圣母她就是个母夜叉那些女人敢扑上来来一个她斩一个来两个她斩一双。

    石匠这下明白了不该沉默的时候他沉默煮熟的鸭子也照样会飞了。赶紧拉住巴月的手眼巴巴地道:“我谁也不娶只娶你。”

    这话一出口巴月笑了却仍用下巴对着白家那三个女人一抬问道:“那她们你准备怎么办?”

    白家三个女人都看着石匠。白三小姐站在原地不动只是脸上一阵红一阵白似羞愧又似怨怼;而白二小姐也停止了哭泣睁着一双微肿泛红的眼睛望着石匠似幽怨又似诉泣;只有白大小姐往前走了几步。

    “大郎你要娶哪个女人做妻子按理说我这个当弟妹的没有置喙的份儿但是无论如何你都要给我二妹一个交待她为你出家为你断了父母恩义为你受人非议她一个黄花大闺女为你做到这种地步难道你就真的忍心吗?”

    石匠沉默了半晌才缓缓道:“弟妹你嫁入沐府这么多年关于我亲生母亲的事想必也知道一些。”

    “二娘已过逝多年……”白大小姐似乎不太明白石匠的意思语气里充满疑惑。

    墙头上有一堆“草”突然抬高了半寸露出一双充满怀念与追忆的眼睛。

    “我的亲生母亲虽然受尽父亲的宠但是她并不快乐最终还是郁郁而闷你知道是为什么吗?”石匠虽然问的是白大小姐但目光却落在白二小姐的上。

    白二小姐却只是如同她的大姐一样疑惑地望着他。

    巴月却是有些明白过来对着三个迷惑的女人微微摇头她们不懂是因为她们没有把自己放在石匠亲生母亲这个位子上去考虑问题而自己却是明白的因为如果石匠真的抗不住压力娶了白二小姐那么现在自己就跟石匠的亲生母亲面临同样的处境。

    是容不下第三个人的。

    “因为我的亲生母亲太父亲所以她必须劝父亲去娶一个门当户对的女人为妻她必须劝父亲在正妻房里留宿二十天然后才能分出十天给她即使父亲忍不住思念半夜来敲她的门她也只能狠心拒之门外父亲出外游玩要带着她她必须拒绝只因为她是妾甚至父亲想扶她为平妻她也必须拒绝因为这不合规矩她的出太低扶她为平妻会让父亲成为别人的笑柄。母亲所做的一切都是为了父亲好可是当父亲真的按她的意思去做了她又痛苦她思念父亲却不能放纵父亲所以母亲最后郁郁而终。”

    石匠的声音很低沉眼里弥漫着悲伤他是眼睁睁地看着自己的亲生母亲一天比一天消瘦最后终于承受不住痛苦而死。那时候石匠还很小可是已经很懂事了正是从自己的母亲上他体会到了的沉重。

    墙头上一堆“草”中渗出了“露珠儿”。

    “我曾经对着母亲的灵位誓将来绝不让我的女人承受跟母亲一样的痛苦。”石匠声声钪锵“我的妻子只能有一个她必须是我心中所。弟妹我无法对二小姐做出交代因为我的承诺已经给了我的妻子。”

    他对着巴月伸出手巴月微微一笑然后握紧了石匠又用力捏了捏。刚才她想错了石匠不是圣母他是有原则的圣母。

    白大小姐愕然却无言以对。

    “你们……请回吧。”石匠终于下了逐客令。

    白二小姐走了过来低着头哽噎了许久才轻声问道:“沐郎我究竟哪里不好?你的心中便真的从来没有我吗?”

    石匠苦笑虽然巴月在一边瞪着他不许他答理白二小姐但是他终究还是心软道:“二小姐无什么不好之外只是……当年我便说过我视二小姐如妹。”

    巴月乐了这张妹妹卡得好。她半点不同白二小姐这张妹妹卡石匠当年就了是她自己认不清现实而已。

    白二小姐神色黯然一张美丽的面孔如同失了水分的鲜花瞬间枯凋。十年等待一朝成空怪谁?

    白大小姐走上前将自己的妹妹抱住低声道:“走吧。”

    可是白三小姐却仍是心有不甘指着巴月大声问道:“她又有哪里好?我二姐又有哪里不如她?”

    巴月一听耳朵竖起来了这个问题她也想知道虽然她觉得自己没哪里不好但是石匠到底喜欢她哪里呢?

    石匠温柔地看了她一眼答道:“我离家十年父亲来劝浏 览 器上输入.$.c'n看最新内容-”过我二弟来劝过我弟妹也来过你也来过有许多人都来过可是你们总只是劝我回家却从无一人肯留下陪我……便只有月儿一人会在年节时来陪我。”

    他依然记得那时巴月提着年货笑眯眯地出现在面前时的景。尽管这个女人嘴巴不饶人他却明白她是怜他孤单。

    那时他便上了心懂得怜他的人他亦愿加倍怜之。

    无关财富无关地位无关容貌无关无关她是否曾许过人仅仅只是出于那一瞬间的感动他便轻易动了心。

    ------------------------------------------凤舞文学网--------------------------------------------

    凤舞文学网为众多读者免费提供各类小说,作品涵盖了玄幻小说、武侠小说、科幻小说、军事小说、恐怖小说、言等,并提供可电脑和手机阅读的TXT、CHM、UMD、JAR格式的电子书下载。

    http://www.fengwu.net

重要声明:小说《又见穿越——恨嫁下堂妇》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