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是个美人

    <---凤舞文学网--->

    “各位夫人祈福仪式已经开始我家少夫人请各位夫人前去观礼。--凤-舞-文-学-网--”

    一个匆匆赶来的大媳妇一句话将这些侃八卦正侃在兴头上的贵妇们都喊走待她们走远了巴月才打开门走出来深深吸了一口新鲜空气然后一拽可人。

    “老实交待你跟石匠什么关系?”

    虽然对感是迟钝了些但是巴月可不笨一点点的触马上就让她联想起所有的破绽。

    可人料不到她竟然问得这么直接顿时又惊又羞垂下头声音细若蚊蝇:“婢子是……夫人派去服侍大少爷……”

    “贴侍婢还是通房丫头?”巴月紧追着又问了一句。

    其实这两个称谓没有太大的区别只不过后者是上了的前者就不一定了。

    可人脸涨得跟红苹果似的窘得几乎快要说不出话来。

    “婢子……还不曾服侍过大少爷……”

    那是才到常安府呢就被拉去干苦力其实可人跟石匠压根儿连话都没说过。

    “那就好……”巴月的牙根儿磨得咯吱响“一个破石匠也敢要你这么漂亮的姑娘服侍美死他……”

    踩着重重地脚步她径直往园子的大门方向走去。

    “林、林娘子您这是要去哪儿?”可人踩着碎步战战兢兢地跟在后面。

    “回去。”巴月恶狠狠道。

    “可、可是二少夫人还在园子里……”

    巴月蓦然停脚低下头想了一会儿转过对着可人一笑:“对哦现在就走太失礼了刚才不是说有什么祈福仪式嘛走瞧瞧去。”

    她的笑容堪称是温柔无比但是可人看了却浑一颤正当头顶的太阳照在上也感觉不到暖和。--凤舞文学网--

    祈福仪式在一个池子边举行池水清澈无比东面有只巨大的石龟□伸得老长从口中吐出一汩泉水落入池中。龟背上有座小亭子一个灰衣尼姑正坐在那里手持佛珠高声颂经。亭子外面数十个贵妇和千金小姐静坐听诵。每个人的面前都摆着一个香案插着香旁边一只托盘里放着一壶雄黄酒和三把艾叶。

    巴月走近了仔细看了那灰衣尼姑几眼对可人道:“她就是慧圆师太?”

    可人支支吾吾:“婢、婢子记不清了。”

    听她这回答巴月就知道那灰衣尼姑定是白二小姐了若不是可人又怎么会支支吾吾。

    “倒是个美人。”

    冷哼一声巴月妒心大起。

    什么见鬼的尼姑以为戴着顶僧帽就看不出这白二小姐是带修行吗?就这模样还出什么家呀分明是凡心未死等着石匠把她接出佛门吧。

    有心想上前找碴儿可是巴月又不甘心凭什么她为要一个三心二浏 览 器上输入.$.c'n看最新内容-”意的石匠干出争风吃醋这种难看到极点的事儿虽然她不是什么大家闺秀、名门千金但是穿越女也有穿越女的尊严。

    可人提心吊胆低声道:“林、林娘子……”

    “干什么?”

    “您别再扯帕子了快要破了。”

    这时候灰衣尼姑念经已毕起走出亭子那李家大少夫人亲手端上一盆清水跟在边那灰衣尼姑随手折了一根柳枝沾着水洒在香案上的那些艾叶上便洒一下便有一个贵妇或是千金小姐合掌拜谢然后递上一只亲手做的香囊挂在灰衣尼姑的腰间。不大一会儿灰衣尼姑的腰间就挂满了香囊。

    巴月注意的当然不是这祈福的仪式而是那尼姑的姿虽然裹在宽大的僧袍下可是那一举手一抬足真是应了风姿卓绝这四个字既有大家闺秀的典雅又有方外之人的空灵直把自己这竹竿材给比下去了。

    处处都比不上对方巴月这心火儿啊越烧越旺可是却硬生生忍了下来脑袋一昂对可人道:“仪式也差不多了咱们回车上等着吧。”

    可人大喜连忙应是。她可就怕巴月冲上去闹出一场争风吃醋的丑闻也怕她气不过拂袖就走自己回去没办法交差这会儿巴月肯主动避开慧圆师太也没有拂袖就走真是再好不过。

    “怪不得大少爷看中林娘子平时有些不着调关键时候还是识大体。”

    可人对巴月的评价平白就高了一层。若是让巴月知道她在想什么恐怕要笑抽过去。她哪儿是识大体呀要难也不是这个时候毕竟白大小姐还在那儿坐着呢不看僧面看财面巴月还不想得罪自己的财神爷。

    她已经打定了主意在这园子里她不闹事算是给白大小姐面子等出了园子回镇国公府牵回小毛驴哼哼巴月龇龇牙咧嘴露出一个冷笑。

    臭石匠你给我等着不收拾了你本姑娘就枉为穿越女。

    可人又是一个寒颤抬头望望天太阳亮得晃眼怎么她就总感觉一阵阵冷呢。

    “不好了……不好了……”

    算命先生一溜小跑冲到镇国公面前一巴掌挥掉镇国公手中的茶盏“老不死的你还有闲工夫在这里喝茶儿媳妇都快跑了啊。”

    “什么?”镇国公一头雾水。

    “老夫可给你那宝贝儿子算过一命他这几有一劫过去了就儿孙满堂过不去可就一辈子没媳妇儿了啊。”

    “等等等等到底出什么事儿?”镇国公一听到自己的宝贝儿子有劫马上就紧张起来。

    原来今天是端午节城里闹算命先生是个闲不住溜达到街上买了一壶雄黄酒一边喝着一边闲逛逛了半天累了就跑回镇国公府准备蹭饭。还没走到门口就见一辆马车在大门外停下巴月从车上下来。

    “哟八……呃……”

    算命先生正准备打招呼不料又从车上下来两个女子一个是白大小姐另一个是个尼姑饶是算命先生再镇静也傻眼了。

    老骗子眼尖清清楚楚地从巴月的眼底深处看到了一抹让人不寒而栗的杀气当下把酒壶一扔算命先生就冲进来找镇国公拉救兵了。巴月那姑娘聪明得很《$http://》只怕白大小姐一介绍她马上就能猜出石匠的底细而且那姑娘的脾气他领教得还少吗?

    石匠这次死定了。

    “你是说我那儿媳妇还不知道我儿子的份?”镇国公总算弄明白了。

    “现在肯定已经知道了。我说你别儿媳妇了那姑娘认不认你这个公爹还不知道呢。”

    镇国公笑笑捋捋胡子道:“不打紧我亲自出面为我儿解释这总成了吧。”

    算命先生白了他一眼:“你去你去可别怪我没提醒你那姑娘是个倔脾气惹毛了她六亲不认。”

    “她能跟我这个公爹计较。”镇国公不信慢条斯理地整整衣冠准备正式跟那未来的准大儿媳妇好好谈一回。

    算命先生转了转眼珠子带着一脸看好戏的表跟了过去。

    ------------------------------------------凤舞文学网--------------------------------------------

    凤舞文学网为众多读者免费提供各类小说,作品涵盖了玄幻小说、武侠小说、科幻小说、军事小说、恐怖小说、言等,并提供可电脑和手机阅读的TXT、CHM、UMD、JAR格式的电子书下载。

    http://www.fengwu.net

重要声明:小说《又见穿越——恨嫁下堂妇》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