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公府来人

    <---凤舞文学网--->

    几之后算命先生从百陵州回来了给石匠带回了一好一坏两个消息。--凤舞文学网--

    好消息是镇国公同意了石匠自立的要求甚至让算命先生带回了不少财物以及十二个家仆和两个贴侍女另外还有两处田庄地契和一栋位于百陵州的房产。

    坏消息是算命先生拐弯抹角地试探着问镇国公关于石匠婚事的打算甚至自告奋勇要保媒才提及巴月的名字就被镇国公一口回绝。

    “我的儿子岂能娶那被人一休再休的女子。真是个孽子还不给我早些滚回来尽在外面招惹不三不四的女人。”

    显然随着蓝印花布的大放光彩巴月的名字也响彻百陵州只是那名声却完全是负面的邵家的所作所为直接抹杀了巴月的精明能干留给世人的是一个不安于室、不守妇道的形象。

    算命先生也没再多费口舌拿了石匠应得的那些财产就这么打转回到了常安府将镇国公的话如实转告石匠甚至连语气都学了个十足十。

    石匠轻叹一声习惯地扯扯胡子。

    算命先生拍拍他的肩膀:“别把公爷的话放在心上老夫阅人无数那姑娘的本瞧得清清楚楚明明白白只要你喜欢娶回来便是公爷难道还能吃了你?打小儿公爷就没拿你有办法过要不然十年前也不会眼看着你走出家门一点法子也没有。”

    难怪算命先生走得那么干脆却原来早就知道国公爷不过是只纸老虎根本就管不了石匠。他去镇国公府一趟不过是提醒一下镇国公该准备准备聘礼了。

    换句话说其实镇国公就是个“孝子”对儿子孝顺的那种孝子石匠的生母是镇国公的贴侍婢打小儿一块儿长大真正的两小无猜青梅竹马虽然迫于压力最终还是迎娶了一位大家小姐为正室但是镇国公的心始终在侍婢的上其宠程度只看石匠这个长子份就可以知道其他公侯府第中除非是正室不能生养否则哪曾有过长子不是嫡子的况出现。--凤舞文学网--

    后来侍婢死于产后血崩镇国公的一腔意就全部转移到长子上偏偏石匠的长相和那侍婢又极像真正是含在嘴里怕化了捧在手里怕捂了只要是儿子要的天上的星星也会想办法给摘下来别说石匠是想娶个被休的弃妇哪怕是想娶个女只要石匠坚持恐怕最后会让步的也还是镇公国。他自己在婚事上委屈了一辈子断断是不肯让自己最喜的儿子再为了那什么狗世俗礼法去娶一个并不喜欢的女子为妻的。

    只听镇公国说的那话便明白了话里的重点绝对不是指责巴月不三不四而是“早些滚回来”这五个字。简单的说是当爹的想儿子了早点滚回来让他看看才是正理至于石匠想娶个什么样的女人那也要早点滚回来才有得商量嘛。

    石匠哪里还不知道自家老爹的意思除了叹气也没别的办法总之镇国公府他是不会回去的那些财物和房地契他一声不吭地收下了因为他知道如果不收恐怕不出两天自家老爹就会带着大队人马杀过来将他拎回去。不过看着那些家仆和两个贴侍女却是一阵头疼。

    财物好收可是这些人怎么安置才好?

    正在石匠头疼的时候巴月又寻上门来。

    “石匠前儿那三大缸琉璃冻又卖光了这两你做了多少赶紧拿出来救急……咦?怎么这么多人?”

    “呃……”

    石匠沉默了他突然觉得沉默是金这四个字绝对是最正浏 览 器上输入.$.c'n看最新内容-”确的一种处世方式尤其是在他不知道怎么向巴月解释这些人的来由的时候。

    “啊难道是……”

    巴月惊呼一声听得石匠心头一跳。

    “石匠他们是你找来做琉璃冻的吗?”巴月惊呼过后却鬼鬼祟祟将石匠推到一边压低了声音“琉璃冻的方子可是咱们的命根子这些人可靠吗?”

    “呃……”

    石匠一阵无语这女人真行他还没想好怎么解释她就已经主动给出答案。

    “可靠很可靠他们都是胡先生的亲戚。”

    顺着巴月的话说下去石匠顺手拉上了算命先生谁让这些人都是算命先生给带过来的。

    我的亲戚?算命先生指着自己的鼻尖一脸愕然。

    巴月像是刚现算命先生也在人堆中一样惊讶道:“老骗子你怎么在这里?刚才没瞧见你呢。”

    算命先生气得胡子都翘了起来没好气道:“八姑娘怎么瞧得见老夫呢打从一进门你的眼神儿可就没离开过这个臭小子。”

    “胡、胡说八道!”巴月大羞跳着脚指着那些家仆“他们我可都瞧见了偏就没瞧见你你怎么不说你长得尖嘴猴腮没进人群里就不见了。”

    “什么尖嘴猴腮老夫这是仙风道骨!”

    “是喝风啃骨吧怪不得这么瘦呢风一吹就直接上天了。”

    巴月恼他口无遮拦当着这许多人的面打趣她和石匠忍不住就说一句抬一句顶得算命先生直翻白眼珠儿脸上迅充血看样子再这么下去便要有脑溢血的风险了。

    “咳!”石匠连忙轻咳一声“八姑娘这些人怎么安排就听你的吩咐了。”

    他一边说一边冲那些家仆使眼色好在这些家仆都是镇国公精挑细选的个顶个的又机灵又忠心打头的那个便上前一步大声道:“我等就是来听使唤的。”

    巴月绕着他转了两圈点点头:“膀大腰圆看样子有把力气不比石匠的小不过……”她狐疑地看向那两个贴侍女“怎么还有女的?”

    细皮嫩的模样儿也出挑十指尖尖看打扮怎么不像是来干活的。

    “男的干力气活女的心细正好负责熬制。”石匠擦一把冷汗。

    “你们两个去灶台那边生个火看看。”

    巴月还是狐疑她虽然偶尔有些粗心但不代表她笨疑心一起她就现了许多破绽。这两个女子不像是能干活的不算就连那十来个男的也是一个个精神抖擞上的青衣短褂都是制式的布料明显比石匠上穿的布衣还好。

    那两个侍女犹豫了一下看向石匠旁边算命先生却插了进来呼喝道:“愣着做什么没听见你家娘子吩咐吗?还不快去生火。”

    巴月横眉竖目:“谁是你家娘子?”

    算命先生嘻嘻一笑:“你听错了老夫说的是林家娘子。”

    巴月:“……”

    被这一打岔那两个侍女却是听明白了眼前这个对自家主子呼来喝去的女人将来会成为自家主母呢赶紧去灶台边生火动作熟练自然看得巴月一点儿错也挑不出来。又指挥那些家仆干了一些活儿试手个个听话得很动作俐落也不多嘴多舌实在是再好使唤不过了。

    ------------------------------------------凤舞文学网--------------------------------------------

    凤舞文学网为众多读者免费提供各类小说,作品涵盖了玄幻小说、武侠小说、科幻小说、军事小说、恐怖小说、言等,并提供可电脑和手机阅读的TXT、CHM、UMD、JAR格式的电子书下载。

    http://www.fengwu.net

重要声明:小说《又见穿越——恨嫁下堂妇》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