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理由

    <---凤舞文学网--->

    “石匠石匠……起了没看我给你带什么来了。--凤舞文学网--”

    第二天早上巴月跑来敲石匠的门不料门一推就开了石匠正在收拾院子边上三只缸装满了还没有凝固成胶的琉璃冻其中一只缸口上还飘着气明显是刚刚出锅。

    “带什么来了?”石匠直起腰来看她的眼带着笑。

    巴月这会儿哪里顾得上听他说话绕着三只大缸转了十几圈惊讶道:“石匠你不会一夜没睡

    吧?”

    石匠挠了挠后脑勺憨憨一笑:“睡不着索就把活儿都干完了。”

    “真是胡闹现在琉璃冻是卖得好活儿是干不完的怎么能不睡觉呢?”巴月责骂了一句但看看那三大缸琉璃冻实在也不好再多说只得把买来的大饼油条往石匠怀里一塞“先吃着吃完了去补个觉我去铺子里喊人来拉走琉璃冻。”

    “我不困喊人做什么我送过去便好。”石匠喊住巴月。

    “让你睡就睡先说好只许睡两个时辰晌午后我再来喊你干活儿。”

    巴月冲他横眉竖眼最讨厌不听话的男人了尤其是这种干起活儿来不要命的不知道有一种死亡方式叫做过劳死吗?钱是赚不完的命可就只有一条。

    “可是……我真的睡不着……”

    石匠望着巴月不由分说离去的背景心中有种莫名的无力感。一夜不睡没什么大不了的啊他以前读书还有雕石头的时候经常通宵不眠早就习惯了这个女人是不是紧张过头了?

    “臭小子窝心了吧多好的姑娘啊这回抓紧了可千万别松手……”

    算命先生的脑袋突然就从墙头上探了进来对着石匠挤眉弄眼。--凤舞文学网--

    “胡先生……”石匠哭笑不得“您能不能走一回大门若让别人瞅见了又要说您为老不尊了。”

    算命先生从墙头上滑了下来因刚收拾了院子原来垫脚的石料都挪到一边去了石匠怕他踩不稳摔倒连忙上前扶了一把。

    算命先生站稳之后才笑嘻嘻道:“名士刘伶脱衣形在屋中人见讥之他言天地为栋宇屋室为裤衣问诸君为何入我裤中?一句狂话名传千古。老夫不过爬爬墙头活动筋骨小事尔。若有人讥之我便言登高而望远可穷天目诸君站于低处鼠目寸光矣。”

    石匠嗤笑明知是一通歪理却也不与辩说。

    “赶早不如赶巧一来便有得吃哈哈……”

    算命先生正饿着一见石匠怀里的大饼油条立时便抛却了咀文嚼字的恶趣味伸手取过一半啃吃啃吃地吃了起来。

    “慢些吃。”石匠怕他噎着连忙去倒了一碗水来。

    算命先生狼吞虎咽地吃完了抓起碗一口喝尽这才长舒了一口气:“家里有个女人知冷知地疼着真是好啊。”

    石匠脸色一红道:“胡先生不要胡说我家中哪有女人。”

    “有没有还不就是你一句话的事。”算命先生嘿嘿地笑了起来笑完了脸色突然一正“二少就在我那儿他让我来问问你昨儿晚上他问你的事你到底应不应?”

    石匠轻轻哼了一声半晌才沉着声音道:“你去告诉浏 览 器上输入.$.c'n看最新内容-”他自打十年前我走出家门起便算是自立门户了我仍是沐家儿子只是那地方我不方便回去住了。”

    “这就是你想了一夜的结果?”算命先生摇了摇头“公爷怕是要伤心了。”

    “儿子大了总是要自立的这世上可没有不许儿子自立的爹。”石匠笑了起来。

    算命先生一怔拍着大腿笑道:“臭小子你连理由都想好了啊。也是你不是嫡子不能继承公府家业如今年纪也不小了出来自己过顺理成章。”

    “可惜十年前我没有想到这个理由。”石匠淡淡地叹息一声眼神间有些愧疚。

    算命先生知他是想起了以前的事这桩事上他是外人不好多说什么只是道:“你既然拿了主意我如实转告给二少便是不过到底是亲父子没有抹不开的事你这几还是得回公府走一走莫要生分了骨。”

    石匠顿时苦笑:“这是应当的可是……”他在院子里环视一周“你也看到了这会儿忙得恨不得连睡觉的工夫都省了哪儿还有时间回去给父亲请安。”

    算命先生哈哈大笑:“你呀这辈子就栽在女人上了以前是公府少爷时也还罢了如今不过是个小小石匠也不得安闲。不过眼下这个老夫喜欢说不得便帮你一帮陪二少去公府走一趟。”

    石匠眼睛一亮一揖到底:“那便有劳胡先生了。”

    “这事若成记得要送老夫一坛子谢媒酒。”

    “嘎?”

    石匠一怔还未想得明白算命先生却大袖一挥摇晃着走了。片刻之后石匠才琢磨过味儿顿时苦笑起来他的意思不过是请算命先生跟自己的父亲解释一下不能回家的理由罢了算命先生却扯到谢媒酒上这都是哪儿跟哪儿啊。

    八字都还没一撇呢。

    算了这些事以后再说。肚子咕噜噜叫起来石匠揉了几下抓起剩下的一半大饼油条开始填济自己的五脏庙。

    刚刚吃完便听到门外车轱辘响然后那女人喳喳乎乎地声音便响了起来。

    “脚步放轻些里面有人睡觉呢别吵醒了他。手要重那三只缸子可不轻抓稳了千万别摔着碰了一个角儿本姑娘就扣你们的工钱。”

    两个新请的伙计喏喏地应着推门进来。

    “石匠你怎么还没进屋睡觉?”巴月进得门来一抬头便见石匠还杵在院子里忍不住便瞪起了眼睛。

    “帮你搬了缸就走。”石匠扯扯胡子这女人管得真宽。

    不过有人管着的感觉暖暖的有些麻有些酥还有些痒。

    “去去去进屋睡去这里不用你你当他们两个是死人呀搬个缸还要人帮快进屋去再不进去小心我拿扫帚抽你。”

    石匠一不留神扯两几根胡子怕巴月这会儿真要拿扫帚抽他连忙扭头回屋里去了。

    两个伙计不知道巴月和石匠之间的关系直接当成小俩口了此时见石匠被管得死死的样子顿时捂着嘴直偷笑。

    巴月现了不知怎地脸上有些骂道:“笑什么笑还不赶紧干活铺子里的琉璃冻都卖空了再不运过去小心被人掀了铺子没得工钱给你们。”

    伙计们连忙止住笑低头开始干活。

    ------------------------------------------凤舞文学网--------------------------------------------

    凤舞文学网为众多读者免费提供各类小说,作品涵盖了玄幻小说、武侠小说、科幻小说、军事小说、恐怖小说、言等,并提供可电脑和手机阅读的TXT、CHM、UMD、JAR格式的电子书下载。

    http://www.fengwu.net

重要声明:小说《又见穿越——恨嫁下堂妇》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