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赢家是谁

    <---凤舞文学网--->

    巴月的信心自然是满的因为她对未来的展已经有了计划只要搞定了石匠她的计划也就可以展开了至于邵家哼目光短浅的家族展到现在这个地步在她看来已经是极限了。--凤舞文学网--

    不久之后邵家还是把无赖形象一做到底充分向巴月展示了这个家族的浅薄之处也让她切体会了一回什么叫做背信弃义。

    巴月到底还是被休了邵家没有来收回休书而是公布了巴月被休的事实。

    究其原因只为了两个字:利益。

    不可否认蓝印花布的市场是一块非常可口的大蛋糕邵家本想独吞这块蛋糕但是巴月却不甘心将这块蛋糕拱手相送就算她自己吃不下也绝不会让邵家一家独大所以她做了一件事硬生生从邵家口中将这块蛋糕的大部分利益给挖了出来。

    从表面来看她做的这件事真正是损人不利己所以邵家暴怒之下以公开休书做为报复。不过对巴月来说这样的报复还不如被蚊子咬一口来得疼。现在的她可没有时间去计较这种事

    巴月在忙的正是让邵家暴怒得用休书来报复她的事。这一场反击战她打得相当漂亮但是说白了其实不过是后世很常见的一种销售推广模式就是加盟。

    当然说起来简单做起来并不容易加盟是一个企业迅扩大规模、占领市场的好方法但是并不是随便一个人就可以把这种模式给搞起来的。这个时代的商人行事多半还是以信义和声誉为准说实话除了给李府送布出了一回风头之外百陵州的地界内谁认得她是谁呀现在她出来冒冒然推出加盟的模式加盟是要收加盟费的谁会把钱给一个谁都不认得的人就算借着眼下蓝印花布大受欢迎的东风人家交了一回钱技术一拿到手转就翻脸不认人巴月又能怎么办?

    所以巴月从石匠那里回来以后就去了镇国公府求见府里的少夫人也就是白家大小姐。也许门房早得了吩咐见她来了也不曾为难便叫了人领着她进去了。

    镇国公府内气派非常层层进进七拐八绕让巴月有种刘姥姥进大观园的眩晕感她是心里装着事来的不想为眼前这片富丽堂皇而分了心干脆就不看了只低着头看脚下的路再不四处张望。

    白大小姐见她如约而来喜不自甚拉着她的手在屋里坐下道:“妹妹可算来了打从过了年我就盼着你来继续说说上回没说完的事呢。--凤-舞-文-学-网--”

    巴月连忙道:“这不是怕姐姐这里家大业大年尾年头都帮忙吗?我哪儿敢为一点小事就来打扰姐姐呢。”

    “看你说的我能忙什么这家里外面有公爷做主内宅有老夫人做主我一个当媳妇的每天除了晨昏定省便没别的事可做早就闷得慌了。”白大小姐的话里不无诉苦的意思。

    巴月不方便接口只得做倾听状心里却思忖着:怪不得说一入侯门深似海看这白大小姐典型地被闷坏了。

    说话间白三小姐便被丫环请了来。却原来早几前她便被白大小姐接进府来小住了几可以说巴月来得也巧倒不用再等白大小姐派人去常安府接她马上就可以谈正事了。

    白三小姐尚不知白大小姐突然派人把她从闺房里请过来是为了什么事此时一见巴月脸色便有些难看若是在别处她说不定转就走但是眼下是在镇国公府她看在自家姐姐的面子上也不好太过随意只得坐了下来却是再没正眼瞧过巴月一眼。

    “三妹我来跟你介绍她是……”

    白大小姐正等介绍两人相识白三小姐却冷哼一声道:“大姐你不用介绍了我认得她。”

    白大小姐一怔。

    巴月却笑嘻嘻地附和道:“是呀是呀我与白三小姐已有四面还是五面之缘了都说一回生二回熟三回就是老朋友我虽不敢高攀白三小姐但也混了个脸熟吧。”

    白三小姐的脸色更难看了似乎是想起跟巴月大部分见面都是在石匠的家门口。

    白大小姐似乎并没有注意到亲妹妹难看的脸色对两浏 览 器上输入.$.c'n看最新内容-”人之间怪异的气氛也一无所觉闻言便笑道:“这可真是巧了莫不就是佛家讲的缘分?”

    “谁跟她有缘。”白三小姐又是一声冷哼。

    “咱们还是说正事吧。”巴月也不想跟这位高傲的白三小姐有什么缘分。

    “我跟你也没有什么事可谈。”白三小姐斜眯着眼睛鄙视地看着巴月份地位的差距在那儿摆着呢能有什么可说的。

    又被鄙视了。

    巴月暗自翻了一个白眼这位白三小姐似乎总喜欢鄙视别人虽然这样想着但脸上却笑容依旧她是来做生意求展的不是来跟人呕气的。再说了这世上总是有一种人自视甚高永远都看不起别人。白三小姐估计就是这号人物她也犯不着跟这种人置气拿出本事来压服她才是道理。

    于是巴月也不管白三小姐有没有在听直接就开门见山了。

    “今儿我要说的事呢是件新鲜事我敢保证是前人未曾做过的。”她轻咳了一下在脑中组织了一下措词“事能不能办成我心里也没底儿姐姐和白三小姐都是有见识的人不妨听听指点一二我便感激不尽了。别的我不敢说这事儿要是真的能做成了恐怕天下商人都要高看咱们一眼。”

    白三小姐又冷哼了一声:“大言不惭。”

    “三妹听她说下去。”白大小姐轻轻地拍了她一下总算是意识到自家妹妹的不耐烦“大姐跟八姑娘聊过有意思的你不妨听听或有所获也不定。”

    “我这里有两个想法第一个想法上次与姐姐聊天的时候已经大致说过具体要怎么做还得看姐姐的意思这会儿就不多说了我这次主要想说的是第二个想法就是加盟。”

    巴月说出加盟知道这两姐妹肯定是听不懂的于是又花费了一番口舌解释了下加盟的意思以及这种商业模式的优点所在。说得口都干了确定两姐妹都听明白加盟的意思之后她喝口茶水润润喉咙似乎没有注意到白家两姐妹若有所思的表继续道:“我的蓝印花布你们应该都听说过以此为例如果用加盟的方式扩张的度将是非常可观的。我调查过百陵州治下各府共有大小染坊一百多处便是只要有二十处肯加盟由我们提供技术他们负责生产产出的布我们统一收购每个月的产量便足以供应整个百陵州当然这便需要借用白家的名义相信大多数商家对白家肯定是信服的。”

    说到这里巴月顿了顿:“白三小姐加盟这种模式并不仅用于生产上销售也一样适用白家这块招牌金光闪闪相信很多布庄成衣铺都会愿意在自家的门牌上写上白家两个字……”

    说白了这就是一种品牌效应虽然巴月并没有说得很明白但是白大小姐之前就已经接受过她的品牌意识教育巴月这么一说她很快就反应过来了看巴月的眼神都在光。

    “妹妹你这法子并不仅只用于染坊上其他行当都可以适用是吗?”

    巴月欣然点头不愧是数一数二的顶级商户出这白大小姐的悟没说的。

    早在她准备选择白家做为反击邵家的合作对象的时候她就对白家进行过详细的调查说实话原来她只想着白家能比邵家稍强一点便可以了却不料这一仔细打听才知道这白家不简单呀。

    别看邵家占据了百陵州而白家只处于是常安府看上去白家似乎比不过邵家但是事实上论生意规模邵家差了白家不是一点半点要说邵家在百陵州是屈一指的商家那么白家就是在全国范围内都排得上前三的顶尖商业家族这是世界福布斯排行和上海福布斯排行的区别怪不得白家的女儿能嫁进镇国公府而邵家连个知府家的大少爷都不敢得罪差别太大了。

    白三小姐没有受过品牌意识的教育但是她的商业嗅觉绝对是姐妹中最强的因此虽然慢了一拍但是很快便琢磨出其中的味道沉吟了片刻突兀地问道:“你下这么大的本钱透露出加盟的方法那么你想得到什么?”

    法子不错但是说出来就不值钱了白三小姐不相信巴月会干这么傻的事白白将这个前所未有的新鲜法子透露给她。

    巴月一笑十分狡黠。

    “我不要什么只要你们能从蓝印花布开始使用加盟的方法布染得越多越好然后卖遍大江南北甚至是……”她昂起头伸出手向着窗外远远地一指“卖得越远越好我要这全天下的人都知道有这样一种蓝色的花布。”

    白家姐妹愕然。

    似乎到目前为止除了邵家之外还没有人知道染制蓝印花布的关键之一是一种叫做琉璃冻的东西。

    在巴月与白家姐妹规划蓝图的时候邵家人正在那间卖琉璃冻的铺子里下单子一下子就定下了足够邵家染坊用上三年的琉璃冻。这个时候邵家人还不知道用不了多久蓝印花布的染制方法就不再是秘密。

    这场斗争最终的赢家到底会是谁?

    ------------------------------------------凤舞文学网--------------------------------------------

    凤舞文学网为众多读者免费提供各类小说,作品涵盖了玄幻小说、武侠小说、科幻小说、军事小说、恐怖小说、言等,并提供可电脑和手机阅读的TXT、CHM、UMD、JAR格式的电子书下载。

    http://www.fengwu.net

重要声明:小说《又见穿越——恨嫁下堂妇》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