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马车

    <---凤舞文学网--->

    虽然巴月几乎是扯下脸皮威了但是算命先生死活没答应差点就拿脑袋去撞墙装伤病员了面对这老骗子的无赖举止巴月也没什么办法毕竟非亲非故的人家不肯拿钱干活她也不能拿刀硬只能怏怏的罢手。--凤舞文学网--

    还是要去找石匠帮忙啊巴月垂头丧气的往石匠家走的时候并没有注意到算命先生躲在摊子后面笑得像只老狐狸。

    “一个是心有顾忌一个是懵懵懂懂老夫不在后面推一把怎么成……”

    石匠倒是一贯的好说话巴月才提出要求他只沉吟了片刻便答应了甚至连巴月要去哪里、做什么都没有问详细。

    巴月心里一高兴也就不管之前的不自在了让石匠等她两天然后就骑上驴背径自往百陵州找邵十六要邵九的跑商路线图去了。

    她一走石匠便沉下脸走到算命摊前道:“胡先生你这又是何必?”

    别说他这一沉下脸居然气势人很有些不怒自威的味道。

    于是算命先生也坐直体收了笑脸色一正道:“当青兰姑娘剃之时你为还债曾在佛前誓十年不娶如果十年之约将满难道还不为自己打算一些么?你真甘心就在这常安府里一辈子当石匠?”

    石匠气势一顿降了三分只得习惯的扯了一把胡子苦笑一声道:“她不合适。”

    算命先生撇撇嘴角不屑道:“那谁合适?老夫第一眼看到这姑娘的时候就知道她是最适合你小子的老夫相命算运识人无数唯有这姑娘眉宇之间别有一番风与目下女子大是不同要不然老夫会把她往你那里引?还有别跟老夫说你没那个意思是谁雕个石像一雕就是大半年。--凤舞文学网--”

    石匠被他说得一噎气势又往下降了七分迟疑了半晌才叹息道:“顺其自然不必你再多事。”

    算命先生见不得他气妥猛一拍桌子道:“老夫若不多事你到手的美人就得被别人抱回家中了这事你不急老夫急可不想在这里摊子里跟你小子再浪费十年光滚滚滚这趟出门你若搞不定她就别回来见我。”

    “胡先生……”

    “滚再不滚老夫拿鞋底抽你。”

    最终石匠落荒而逃回到家中又见灰雁自空中归来落在石上啼叫几声倒在嘲笑他一般。石匠一眼瞪过去见着灰雁便想起毛驴想起毛驴眼前便似又见那女子坦率直白的笑容虽然心中有些沉重他仍是微微扯起了嘴角旋即连心也上扬几分不似方才那般沉闷。

    那女子不是天香国色也不温柔体贴更无诗韵才不过是市井一普通女子而已精明计较贪利甚至有时还会失于礼数但是却也有爽利坦率乐观积极的一面与之相处能会心一笑已是难得。

    只是……难呀!

    且不说石匠心潮起伏思量许久也未曾有决定倒是巴月到了浏 览 器上输入.$.c'n看最新内容-”百陵州直冲进铺子对邵十六百般盘问终于从邵十六口中问出邵九的跑商路线最后软磨硬缠的让邵十六把路线图画了出来。休息了一晚第二天便头也不回的又去找石匠倒是让想找她说正事的邵十六扑了个粉然后惊得目瞪口呆心里直纳闷:这又是上演的哪一出千里追夫呀?

    虽然心里疑惑但是邵十六也不好随意泄露这种事只得自己跑了一趟张家村从娘手里收了一批花布期间几次想问娘终究没好意思张口。

    巴月再赶到石匠那里的时候石匠已经把出行的准备工作全部做好不知道他从哪里弄了一匹马来了一辆简陋的马车车上放了些干粮和水看得巴月心花怒放。

    “石匠到底还是你最可靠我找你真是找对人了你就是那天上的太阳总在我需要的时候放光放……”

    一大串赞美的话脱口而出听得石匠直起鸡皮疙瘩听惯了巴月半嘲半讽的直白话乍一听这些赞美之词让他上直寒。这女人说好话的时候往往表示她求的更多。

    “这是你闺女交给你了。”

    巴月直说得自己嘴巴都干了才把小毛驴往石匠手里一塞自己爬上了马车盘膝坐着笑的等着石匠上车充当马夫。

    石匠一脸黑线的把小毛驴系在马车后面转将自家大门关好才上了车一挥马鞭简陋马车便缓缓前行。

    经过算命摊子的时候算命先生对着石匠拼命挤眉弄眼石匠假装没看见径自催着马走了。巴月这时正喜滋滋的在车厢内摸上摸下除去上次跟着白大小姐坐了一回马车外这还是她第一次坐马车而且跟上次完全不能比上次是在白大小姐的马车她得规规矩矩的坐着不能乱动也不能乱看这次可是随她怎么动怎么看要不是车厢太小在里面打滚也不会有人管这份自由自在上哪儿找去。她甚至都在盘算以后有钱了也置办一辆马车车厢要大一点再铺上羊毛毯子就可以随意滚来滚去了。再放马随意在野地里走着走哪里算哪儿停下来就可以欣赏风景反正这个时代对她而言真是无处不是风景无处不是古迹呀。

    巴月正憧憬着美好的未好猛的车厢一颠她不提防一脑门撞在了车厢上直撞得头晕眼花忍不住大叫一声:“停下怎么回事?”

    石匠拉住马一回头就见车厢里探出个气鼓鼓的脑袋额头上一抹红肿嘴巴气鼓起来一张美丽的瓜子脸变成了小圆脸。

    “出城了。”石匠忍住想笑的**淡淡的解释。

    巴月迷惑的眨了眨眼慢了一拍才反应过来出城了所以路不好走了。城内是青石铺就的平坦道路所以马车也走得平平坦坦城外是泥道时不时有一些碎石从泥土里冒头还有很多地方坑坑洼洼刚才马车就是在一个坑里颠了一下。

    想明白这一点巴月脸都青了颠一次两次无所谓可是这路还长着呢颠上三天五天那不是要连命都颠没了。

    “那、那……怎么不走官道?”

    她想起上次坐白大小姐的马车可没有颠得这么厉害一是因为车内垫了一层厚厚的地毯很大程度上减缓了震动二是因为走的是官道虽然没有青石铺路但是修得比较平整至少没有这么多坑和碎石。

    石匠道:“你没告诉我要去哪里。”

    “啊……差点忘了……”巴月连忙把邵十六画的路线图拿出来“顺着这条路走我们去邵九他跑商走走停停度肯定不快这还不到一个月他最多跑出二三百里……”

    听得是去找邵九石匠微微一愣却也没说什么接过路线图看了几眼然后闷中吭声的挥起马鞭有意无意间却是将马放缓了直到上了官道才加快了度。

    饶是如此仍是把巴月颠了个七晕八素瘫在马车里一动不动誓以后再也不坐这种没有任何减震措施的马车了除非她能明出弹簧来。

    ------------------------------------------凤舞文学网--------------------------------------------

    凤舞文学网为众多读者免费提供各类小说,作品涵盖了玄幻小说、武侠小说、科幻小说、军事小说、恐怖小说、言等,并提供可电脑和手机阅读的TXT、CHM、UMD、JAR格式的电子书下载。

    http://www.fengwu.net

重要声明:小说《又见穿越——恨嫁下堂妇》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