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百陵州

    <---凤舞文学网--->

    百陵州和常安府个在张家村南个在张家村北从直线距离来看其实两边的距离都差不多也就十来里地的样子但问题是常安府到张家村那是条官道马平川而百陵州到张家村中间就隔着那座被整个张家村人赖以为生的大山。--凤舞文学网--

    山有个很好听的名字因为山中有只白鹿村民们视为山神般所以就叫白鹿山。从白鹿山上翻过去走熟路的猎人到百陵州也就半工夫但巴月那双走不多少路的脚翻山越岭对来显然是个大难题就算有只小毛驴代步也不敢从山上走万半路上被只吊睛白额虎拖去找谁理去虽然张小虎同志信誓旦旦的山里没有老虎最多就是有熊啊狼啊的。

    巴月听直翻白眼难道熊和狼就是吃素的?果断的拒绝张小虎同志的护送牵着自家的小毛驴石头顺着邵九的那只商队走过的路往百陵州去。条路虽然连着官道但却沿着山脚绕好大个圈子十几里地的直线距离愣是被拖成几十里地骑着小毛驴也得走上整整。

    大早出到到达百陵州的时候已经是黄昏经过城门口看到出城的人远比进城的人多。不急着考察的事反正已经打算在百陵州停留三四便赶着在黑前找家小客栈先落脚。

    第二起个早梳洗完毕向店伙计打听百陵州内最闹的几处坊市便牵小毛驴出客栈门。

    大街上已经有很多小商贩摆开摊子捡个看起来还算干净的包子铺坐下来要两个菜包子碗豆浆吃饱才拍拍肚子径自往坊市寻去。

    百陵州有三条专门的布制织品街三条街紧紧相邻在交接的地方形成个奇怪的三岔口名称倒是和常州府的样都叫衣坊区别只是在后面多个缀头分别叫衣坊左街衣坊右街衣坊后街。

    从表面来看里的衣坊和常安府的没有任何差别样的门面样的建筑风格样的店面布局样的招牌布幌甚至连招揽顾客的吆喝声都没有任何区别但是等逛几家店面之后还是瞠目结舌。--凤舞文学网--

    什么都没有区别唯的区别就是里的布料种类更多档次也明显高些成衣的风格更趋向多样化不像在常安府观察到的那样所有的成衣都是同种风格按理常安府和百陵州相距并不算太远别的不至少在衣裳上面不应该出现样的区别。

    巴月怎么也想不通倒不是的脑袋不够用而是作为个穿越者对古代那种十里不同风、百里不同俗的社会形态还没有太多的体会很多古代人也许辈子也没有走出自己出生地方圆十里的范围而现代人飞机飞的工夫就到百里千里之外去种差别现在还没有意识到。

    当然巴月并不是个喜欢追根究底的人想不通的问题就不想把全部注意力都放到那些商品上面。于是现云锦、蜀锦缂丝等等曾经让垂涎三尺的名贵布料甚至有些看上去十分珍贵的布料连名字也叫不出来些对来都是真正的古董哪里是学设计的时候用的那些晴纶、棉布能比的除此之外更让瞠目结舌的是四幅成的屏风屏面是用丝绸制成的色彩鲜亮五彩斑斓让人吃惊的是屏面上的图案凹的凹凸的凸居然呈现出浮雕般的立体感。

    难、难道就是传中已经失传的堆锦?

    巴月同志自打看到四幅屏风起就挪不动脚步蹲在四幅屏风面前直流口水。堆锦不适合做衣裳但是做装饰却是再好不过的尤其是那种浮雕般的立体感在整个世界上也是独无二的。

    自打穿越之后第次觉得穿越并不完全是件坏事。

    要学会……要学会……定要学会……正在拼命流口水的巴月同志似乎并没有注意到自己副好像馋猫儿见鱼腥的模样已经引起不少人的注意。

    好在里的店伙计素质不错虽然见个样子并没有上前赶人的意思只是好心的咳嗽声压低声音道:“位客人……咳……挡着别人的道……”

    或许是声音压得太低所以巴月同志也没有听见依旧对着四幅屏风流口水。

    时店堂里突然响起阵清脆的笑声才惊动巴月有浏 览 器上输入.$.c'n看最新内容-”些茫然的把眼神从屏风上面移开还没有找到笑声的来源便听到背后传来个脆脆的声:“大哥看个姐姐好傻……”

    “小妹不得无礼。”又个声响起。

    巴月时才彻底清醒过来不好意思的抹抹嘴角站起来转过看却只见衣着光鲜的站在离四五步远的地方。的大概二十二三岁的模样长玉立气质洒脱是个水准以上的帅哥孩子明显要小得多才十五六岁的模样双黑白分明的眼珠子在眼眶里滴溜溜的转动十分活泼可

    既然嘲笑自己的不是什么面目可憎的人不过是个可的小姑娘巴月也就不跟计较反而大大方方的对笑笑道:“乡下人没见过么鲜艳华丽的屏风时看呆眼让小妹妹看笑话。”

    小姑娘嘻嘻笑道:“才没有笑话呢刚才那样子是好傻是实话实……”

    “小妹……再无礼以后大哥不带出来。”

    帅哥在脑袋瓜子上敲下小姑娘才抿住唇不笑也不话躲到帅哥的后又不甘心的探出半个脑袋来对着巴月偷偷扮鬼脸。

    “位姑娘小妹无礼在里代致歉。”帅哥风度翩翩的拱手。

    按理巴月应该福回礼不过哪懂个啊随便挥挥手句“没事没事小妹妹的”倒也符合自称的乡下来的份。

    个意外事件展到里按双方应该挥手拜拜偏偏小姑娘眼尖鬼脸扮着扮着就现巴月所穿的衣服上面印花的特别之处只能只要是人不管多大的年纪对衣服打扮什么的都有定的敏感

    于是小姑娘在自家大哥要拉着走的时候又跑回来拉着巴月的衣服问道:“位姐姐衣裳的料子哪里买的?”

    “个?”巴月愣下才反应过来拉拉自己上的衣服笑道“小妹妹喜欢上面的印花?”

    “对啊很少看到么生动的花色看上的衣服花色都是织出来的死气沉沉的家绣娘绣的花色倒还好比个还鲜艳可是却没有上些印花来得野趣。”小姑娘的手在印花上面摸来摸去又皱眉“料子好粗摸着刺手不好。”

    巴月脸黑线是粗布做的衣服怎么能跟小姑娘上的绸缎比喜欢花色还嫌布粗典型的千金大小姐。

    那帅哥看到自家小妹拉着人家的衣服不放手有些尴尬但他个人又不好近前盯着人的衣服看只得走开几步装做观赏那四幅堆锦屏风任凭自家小妹和个陌生人讨论衣服他只竖着耳朵听只要小妹的言辞不过分他就不准备管。

    “小妹妹布料是自己染的衣裳也是自己做的别处可没有。咱乡下人买不起好的坯布只能穿粗布衣裳。”巴月解释下。

    小姑娘听好多次乡下人但显然并没有完全明白哭穷的意思反而更进步道:“姐姐想要样的印花布料子要好的能给做吗?”

    有生意上门自然没有推之门外的道理巴月立刻笑容可掬道:“家中还有几匹细布染制而成的小姐若是不嫌弃过几给送到府上?”

    听听连称谓都变。

    ------------------------------------------凤舞文学网--------------------------------------------

    凤舞文学网为众多读者免费提供各类小说,作品涵盖了玄幻小说、武侠小说、科幻小说、军事小说、恐怖小说、言等,并提供可电脑和手机阅读的TXT、CHM、UMD、JAR格式的电子书下载。

    http://www.fengwu.net

重要声明:小说《又见穿越——恨嫁下堂妇》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