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石头

    <---凤舞文学网--->

    毛驴还是半个月前买回来的个头比村长家的小很多都没成年二两银子就买回来成年毛驴得四两五钱呢想来想去琢磨着反正现在都是张掌柜自己来取布又不用毛驴拉车只是代个步小毛驴和成年毛驴样的骑度也未见得慢而且自己骨头竹竿似的都没几两骑着小毛驴也不算虐待动物最后还是买那头小毛驴。--凤舞文学网--

    给小毛驴起个名字叫石头为什么叫石头呢?因为毛驴别看它小脾气倒硬的巴月刚把它买下的时候它还理不理牵着也不走做势要打它居然直往后退把巴月气得直跳脚冲到石匠家里拿把锤子要敲它的脑袋。

    跟出来的石匠看连忙把锤子抢回来哭笑不得道:“小家伙是怕生哄哄它便成何至于要拿锤子砸它。”

    “没听过毛驴还要哄的……”

    巴月稀奇脑子自动浮现出个老动画片子叫曹冲称象那外国友人送来的大象赖在船上不肯下来曹冲那小毛孩子就把串香蕉吊在竹竿上自己爬上象背将香蕉吊在大象的眼前引大象往前走。

    难道自己也要抓把青草吊在小毛驴的眼前哄着它往前走。想到那幅景象怎么想怎么觉得傻巴月直皱眉。

    石匠从屋檐下面抓把刚刚冒绿的嫩草走到小毛驴边抱着它的脑袋边轻轻的抚摸边低低的呢喃过会儿把青草递到小毛驴嘴边小毛驴张嘴就啃啃完还冲石匠出声驴叫。石匠往边指小毛驴就乖乖的走两步。

    巴月看得眼都直忍不住问道:“都跟它什么看它乖得跟儿子似的唔干脆就给它起个名字叫石头跟姓。”

    会儿又忘石匠不姓石。--凤舞文学网--

    石匠脸黑线道:“没什么就是夸它的毛很顺颜色又好看……”然后低声咕囔句“不姓石”不过巴月没听见也没在意。

    “那是也不看看是谁挑的。”

    巴月得意头小毛驴可是千挑万选才挑中的那毛色很罕见居然是青白色的估计十有**也是头基因突变驴放到山里去张小虎同志准也把它当神仙。唔小毛驴么听人家夸它漂亮不会是只母驴吧刚才买的时候倒忘问问。

    石匠看看忍不住笑道:“照刚才的样子哄它几下它就听话。”

    别石匠的法子真的奏效当巴月就骑着小毛驴晃悠悠的回张家村。今还是自买小毛驴之后第次骑着去常安府呢。

    石匠见来连忙搬出做好的五罐子琉璃冻用绳子绑好给挂在驴脖子上小毛驴不适应晃着脖子想甩下去石匠连忙又抓把青草边喂它边抚摸它的头顶总算把小毛驴给安抚住安安静静站在那里冲着石匠直眨巴那双水汪汪的驴眼。

    巴月在边偷笑道:“知道它不是儿子是闺看眼神多水灵。”

    石匠扯着胡子不接的话茬以免给提供挥下去的空间。他算是看出来人有机会就欺负他怪不得老听人什么马善被人骑人善被人欺看他老实好话是不是。

    巴月见他不接话知道没什么搞头失望的数钱放在桌上然后牵小毛驴就往外走刚走到门口猛见面前抬小轿停下从里面出来个人环佩叮当的居然又是那个白三小姐。

    白三小姐瞅眼就转过眼神副不搭理的模样让丫环扶着浏 览 器上输入.$.c'n看最新内容-”从边走过走两步突然顿又回过头来仔细看巴月两眼冷冷的开口问道:“是那个……做花布的……八姑娘?”

    感先前白三小姐没搭理压根就是忘。

    巴月心里泛着嘀咕脸上却带着笑道:“白三小姐好记。”

    人家是集团老总的千金小姐自己是个小手工作坊的老板娘能不得罪当然是不得罪的好指不定哪就有求到人家门上的时候做生意嘛和气生财才是王道虽然觉得白三小姐副拽样很欠揍。

    “没记错的话……是们第二次在里撞见吧……”白三小姐的脸色很不好看。

    第二次?巴月愣下然后才想起来确实是第二次上次还听到白三小姐威胁石匠来着什么不放过他难道石匠欠白家的钱?那得欠多少钱啊才能让白三小姐三番五次的上门还扬言威胁。

    么想着巴月居然就当着白三小姐的面走神。

    “喂家小姐问话呢。”旁边的丫环尖声道。

    巴月猛的回神见白三小姐的脸色已经变得更难看不赔着笑道:“是是第二回……白三小姐是来要帐的吧石匠在里面呢跑不还有事先走……咳石头石头别回头瞧爹挡着白三小姐的路跟爹回麻烦咱别被牵连走走……”

    故意提高声音算是给院子里的石匠提个醒儿要帐的上门想跑趁早。

    个人……石匠在院子里听得分明顿时脸黑线。

    依依不舍、步三回头的小毛驴被巴月死拉活拽的拉走。

    石匠从院子里走到门口看看白三小姐沉着声音道:“三小姐请屋里坐。”

    “好很好……都副样子边还不缺人姐直惦记着是瞎眼……”白三小姐冷冷的瞪着他从怀里取出封信扔到他上然后头也不回的转上轿就么走。

    石匠抓抓胡子无奈的叹口气然后从地上捡起信转进屋。

    有活儿干的时间过得飞快转眼又到邵九来取货的子。

    巴月早把上回亲他口的事儿给忘到九霄云外去哪里还记得当时的尴尬十分的接待他陪他验布又招呼人手帮着把布都帮到车上。只是批布挣的钱比上次少整整千八百文全亏在那两车蓼草上其实蓼草本不值什么钱关键是邵九路拉来运费倒比蓼草本的价钱还多出半去。

    疼啊数着手里的银子巴月同志第次知道疼是什么样的滋味都是事前准备不充分才造成么大的损失。

    “咳……”见死死攒着钱袋脸痛的表邵九忍着笑轻咳声“八姑娘邵某还有桩事想与商议番。”

    “啊?什么事?呃……邵管事咱们屋里谈。”巴月脱口问道问完才现不对连忙把邵九让进屋里。

    “邵管事要与家月儿谈什么?”娘端茶水进来放下来就不走眼神直勾勾的盯着邵九切得好像丈母娘看婿越看越喜欢的那种。

    “娘……”巴月哭笑不得恨不得立刻把娘给推出门去。

    邵九倒是坦然笑笑端起茶水抿口才慢条斯理道:“是桩买卖希望能与八姑娘长期合作。”

    娘听很失望巴月却很兴奋现在对做买卖的兴趣最大。

    “邵管事指的是?”

    ------------------------------------------凤舞文学网--------------------------------------------

    凤舞文学网为众多读者免费提供各类小说,作品涵盖了玄幻小说、武侠小说、科幻小说、军事小说、恐怖小说、言等,并提供可电脑和手机阅读的TXT、CHM、UMD、JAR格式的电子书下载。

    http://www.fengwu.net

重要声明:小说《又见穿越——恨嫁下堂妇》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