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又见中山狼

    <---凤舞文学网--->

    不管是穿越前还是穿越后对巴月来坐轿子都是件新鲜事。--凤舞文学网--轿子和电视里常见的青布小轿几乎没什么区别只不过真坐上去才知道坐轿子并不是件享受毕竟是人抬的不是四个轮子哪儿有那么稳当而且抬轿子的竹杆是有定的弹的轿夫抬着轿子走的时候整个轿就随着他们的走动而上下颠簸碰上不太平坦的路况还会左右颠簸颠得巴月头都快晕偏偏轿子从上到下又用厚厚的青布蒙着半气都不透还没有走出多远就把闷得不行。

    于是巴月也不管三七二十直接就将面前的轿帘给掀起来打个结搭在边。虽然被张府的丫环看到更瞧不起但才不管些样来不仅透气还让看到街上的人流。过年之前街上就是人多基本上都是大包小包的提着虽然气已经十分寒冷但是被人群涌反而在寒冷中添出无数的闹。

    路边的店铺大多已经挂上红色的灯笼巴月闲着无聊多看几眼现有些是红布蒙着的有些是红纸糊成的有些做得极精致在上面还绣图案有些就极简单圆圆个灯笼连个穗子都没有大抵也可以看出哪家比较有钱哪家比较没钱。

    正观察得起劲呢万安寺已经到。

    巴月从轿上下来转头就见方秀娟在那个叫儿的丫环的搀扶下也已经下轿。

    看看被巴月打成结的轿帘方秀娟只是笑笑没什么转和巴月起将娘请下轿来却见娘脸色有些白看样子已经被颠得不轻。

    下得轿来娘深深的呼吸几下才道:“菩萨保佑回去时可不坐轿老骨头经不起颠哟。”

    巴月噗哧笑道:“那娘就走着回去。”

    方秀娟也想笑却忍住道:“都是些轿夫不好回头扣他们工钱。”

    正好被轿夫听见连忙喊冤道:“老太太不经颠簸可不干们的事是那街上人多挤来挤去咱就是神仙下凡也稳不住啊。”

    “算算是无福享受不干他们的事。”娘也笑随口求句

    便在笑中娘也缓过来方秀娟和巴月左右扶着进庙门把老太太高兴的只:“可不敢当啊怎么能让们扶。”

    方秀娟笑道:“亲娘离得早打小就和月儿都叫娘的当初没少承照顾如今和月儿都没娘在们眼中便和亲娘般无二。--凤舞文学网--”

    巴月在边上连连附和把老太太乐得眼睛都眯成条缝。

    进庙门便有知客僧人迎上来合掌作什只念阿弥佗佛。方秀娟取出二两银子捐作香火钱那知客僧人拿香火薄来问清来历便在薄上写下:x年x月x常安城氏捐银二两。

    巴月看着明晃晃的银子有些心疼可不打算把钱么浪费可娘不让进香不捐银香都得白烧硬是从巴月的钱袋子里扣出二十文钱给知客僧人。

    那知客僧人倒是很有佛家众生平等的觉悟捐多捐少不在乎没因为方秀娟捐得多就给张笑脸也没因为娘捐得少就给个黑脸还是那副出尘肃穆的表又在香火薄上写下:x年x月x张家村张王氏与林氏捐银二十文。

    巴月时才知道娘原来姓王。

    银钱也没有白捐知客僧人各给们三柱香方秀娟嫌香少又花钱买些让丫环们拿着才往庙内走去。

    庙内香火鼎盛每走几步便见个大香炉香炉里面烟雾缭绕旁边个铁制的蜡烛架子上面插满红烛方秀娟拿柱香凑到烛前燃然后插进香炉里面默默的合掌拜起来。

    巴月本不打算烧香奈何被娘推把只好也拿起柱香学方秀娟的样子凑到红烛前面燃然后插进香炉里。却不料时候风向突然变原本往西吹的突然转到北边来那香炉里冒出的烟雾也就跟着风向起转过来恰恰正对着巴月。

    闪避不及下子被烟雾给熏着眼睛睁不开来手上又被香灰给烫下上头上更是落满香灰。方秀娟正好拜完回猛见狼狈不住轻笑起来。

    晦气巴月也不拜赶紧跑离几步边拍着上浏 览 器上输入.$.c'n看最新内容-”的香灰边在心里直骂晦气。正拍着背后猛的被人推把耳边也传来骂声。

    “人长不长眼睛香灰都拍到家娘子上。”

    “吴妈算位大姐也不是故意的。”

    “对不起对不起……”

    虽然被推把巴月也不是不讲理的同志把香灰拍到人家上确实是自己有错在先于是边揉着被熏着的眼睛边转道歉。

    “哟不是大娘子吗?大郎快来呀大娘子在儿呢。”

    咦?

    巴月终于揉开眼睛睁眼瞧眼前个年轻少妇穿水红色的绸衣瞧着秀秀气气的正挥着手里的帕子对着庙门口招呼。旁边还扶着个三十来岁的妇人正横眉竖目的不用想也知道刚才推的就是个中年妇人。

    庙门口个书生打扮的人刚刚捐香火钱正拿着三柱香过来看那副小白脸的模样不是那只中山狼又是谁?

    巴月的脸色下子就黑退后两步低声问娘道:“就是那个如花?”

    “不是。”娘叹口气“是婉娘掉孩子的那个……”

    巴月目瞪口呆少妇看上去也就十六七岁的模样么小就怀上……靠要是搁在没穿越前那只中山狼就是个□犯呃……至少也是□。

    忘林八月嫁给李少东的时候也就十六岁跟眼前个婉娘差不多的年纪。

    方秀娟在边上瞧着听着略略有些明白只是生来便是个忍让的子跟以前的林八月差不多少于是道:“月儿里是佛门净土咱们不要惹麻烦走吧。”

    “是啊月儿咱们走吧婉娘以前对……还算是好的……”娘也劝道。

    巴月嫌恶的看那只中山狼眼也不想跟个人多做纠缠趁他还没有走近便听从方秀娟和娘的话转走。

    “哎大娘子……大娘子别走啊……”

    那婉娘想要追过来被李少东把拉住沉着脸道:“被害得还不够么追做什么?”

    那叫吴妈的中年妇人也在边加油添醋:“小娘子就是心肠好瞧谁都是好的却不知道那光鲜面孔下面藏着多少恶毒呢。”

    婉娘低下头眼圈儿红道:“不信大娘子会害……偏听如花的话那药还不知道是谁下在的汤里的呢……”

    “那时是急从屋里搜出那药也不曾多想……如今想来确有些破绽只是休都休还能怎么着……”李少东叹息声揽住婉娘的肩“知自孩子没后心里就直不舒坦为让宽心几个月来也少往如花房里去尽量多些时间陪今儿又带来给菩萨敬香刚刚以的名义捐足足两银子的香火呢会儿多拜拜求菩萨保佑明年给李家添个白白胖胖的小子到时再跟爹扶为正室爹准儿同意。”

    婉娘眉间稍展旋即又黯然道:“心里总觉得有些对不住大娘子。”

    “啊……”瞅着四周无人注意李少东刮刮的鼻子“顾好自己便是那药的事会继续查下去的若真是如花做的必不饶至于八月……已经休便罢只是和有缘无份反正爹也不怎么喜欢。”

    “那……们往边走吧免得再撞见又不高兴。”

    却巴月陪着方秀娟将万安寺里的菩萨罗汉拜个来回最后却到观音方秀娟用块绢帕裹几块碎银扔进功德箱里看得巴月直咂舌。

    “娘怎的捐么多银子先前那个菩萨罗汉不过才捐十几个铜板而已。”因方秀娟已经拜下去不好上前问只好问娘。

    娘笑笑指指上头道:“月儿没瞧出来么是尊送子观音秀娟儿捐些银子回头便要请尊送子观音像回去。”

    巴月顿时翻几个白眼生孩子事儿求菩萨有什么用那张员外把年纪还能生出得孩子才叫怪。虽然样想着却也不免在脑子里回忆着那啥安全期和排卵期的算法回头悄悄的告诉方秀娟让试试。

    种事儿求人不如己。

    拜完出来迎面又撞上那只中山狼携着婉娘过来。

    巴月又翻个白眼儿今果然晦气么大间寺庙占地简直和所大学校园样大的地方居然会两次碰上只中山狼。不理会头抬当做没看见样跟他们擦肩而过。

    李少东看到脸色也不好还用力拉住婉娘不让跟巴月话。

    待巴月走之后婉娘才跺跺脚埋怨道:“们做不成夫妻也不必做仇人吧。常安府就么大早晚还有碰上的时候。”

    “也许和上辈子是仇人。”李少东安抚着自己的人“见到就打从心里不高兴。”

    听他么婉娘也只能叹息不过的心里是否有丝喜悦却只有自己才知道。

    只有那吴妈是喜在脸上道:“大郎小娘子快给菩萨敬香吧保佑们来年得个大胖儿子。”

    有孩子婉娘在李家的地位自然就牢固看那如花还有老娘还敢不敢欺负人。吴妈的小算盘打得咣咣响。

    ------------------------------------------凤舞文学网--------------------------------------------

    凤舞文学网为众多读者免费提供各类小说,作品涵盖了玄幻小说、武侠小说、科幻小说、军事小说、恐怖小说、言等,并提供可电脑和手机阅读的TXT、CHM、UMD、JAR格式的电子书下载。

    http://www.fengwu.net

重要声明:小说《又见穿越——恨嫁下堂妇》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