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石匠的名字

    <---凤舞文学网--->

    算命先生今儿可不在睡觉老远就看见巴月拖了石匠过来连忙清了清喉咙坐正体面带微笑一副仙风道骨的模样。--凤-舞-文-学-网--

    “八姑娘今可是来求姻缘的?”显然看到石匠和巴月一起来还手拉手的算命先生误解了。

    “啊呸……你个老光棍先给自己算姻缘吧……”巴月冷不防被这话给臊了一下终于知道不好意思了连忙放开了石匠的手顺口将算命先生骂了一下。

    算命先生也不生气捋捋山羊胡子笑道:“那姑娘是来求什么的?”

    “求你做个中人。”提到正事巴月立刻正经起来“我要和石匠订个契约以后石匠的琉璃冻只是卖给我不能卖给别人当然我保证每个月从石匠这里至少收购三罐琉璃冻。”

    算命先生愣了一下看看石匠。

    石匠扯扯胡子无奈道:“胡半仙你就照她说的帮我们写份契约吧。”

    这份契约写不写在石匠看来根本就无关紧要反正除了巴月也没别人来买琉璃冻人家都是来找他雕石头的。算了她怎么着就怎么着吧一个女人让着点就是了。

    “哎等等再加一条石匠不许把制作琉璃冻的方法泄漏给别人。”巴月又补充了一条。

    石匠无可奈何的看着她忍不住道:“八姑娘这样吧干脆我把制作琉璃冻的方法告诉你以后你自个儿做。”

    “我不占你的便宜做生意……呃做买卖讲究的是双赢。”巴月思考了一下然后挥挥手直接否定了石匠的提议接着又凶巴巴的警告“听好了不许把琉璃冻的制作方法教给别人否则……”

    她眦眦牙齿牙尖在阳光下泛着寒光。虽然没有把话说全但石匠仍觉得背心一凉连忙用力点头。

    巴月笑了道:“听我的话包你不吃亏像我这么有良心的商人你打哪儿找去。别说我不照顾你给你留退路以后要是石匠这一行干不下去了你上我的染坊来我算你入技术股给你分成当然前提条件是这琉璃冻只有你一人能做要是有第二个人会我可就不管你了。”

    石匠目瞪口呆这女人可真是会打算啊……

    说话间算命先生已经把契约写好了道:“来你们两个都看看没有问题就签名画押吧。--凤舞文学网--”

    签名画押?

    巴月一脸黑线她这是订契约又不是画招供状忍不住腹诽了两句她才有气无力道:“我不看了你念吧这些字我看着吃力。”

    她正说着却见石匠已经拿起契约看了起来。

    “你还识字啊……”她惊奇不是说古代文盲特多吗?

    石匠看了看她道:“我刻的碑文多了自然就识得。”

    还带这样认字的?这下子轮到巴月目瞪口呆了。

    算命先生把契约念了一遍巴月没听出有什么问题就和石匠各自把契约签了一式两份一人一份收到怀中。

    这时候巴月才知道原来这石匠还有个秀气的名字叫做沐文秀把她逗得差点没笑趴在地上。

    “你爹娘咋给你起这么个名字我知道唱戏的里面有个叫何文秀的可是人家好歹是个秀气书生你看看你……”她使劲戳着石匠手臂上比石头还硬几分的肌“你哪里秀气了……哇哈哈哈……”

    石匠嘴角有些抽筋只是被一脸毛茸茸的大胡子掩盖了。不跟女人一般计较不跟女人一般计较他在心里不停的转念着。

    搞定了琉璃冻巴月像吃了一颗定心丸一样终于稍稍有些放松牵着毛驴又滴溜到张记成衣铺跟张掌柜谈了一会儿讨了五个裁缝娘商定好从下个月开始每逢初一十五她送布和图样过来原本和张掌柜商定的每月提供十件成衣这一条自动作废改成提供十匹蓝印花粗布和五匹蓝印花帛布。

    和张掌柜谈完了她又巴巴的赶到张员外府和东家娘子见了一面表达了谢意被东家娘子留下吃了一顿饭才脱离开。

    回到家里她什么也不干翻出自制的鹅毛笔顺手牵了块树皮在上面哗哗哗写出了一份事业展计划书。

    巴月知道凭着蓝印花布她的事业一定有展开浏 览 器上输入.$.c'n看最新内容-”来的那一天只是她没有想到会这么快按她原本的计划是需要半年到一年的时间来打开常安府的市场也许时间还要长一点毕竟她在这个世界上半点根基也没有唯一能帮到她的只有娘。

    谁知道会突然冒出一个林八月的姐妹淘好死不死居然还是张记成衣铺的便让她有了一步跨上几个台阶的机会更还有一个邵记商行能带给她多大的利益现在还无法估计。

    鹅毛笔在树皮上点了几点滴下一大块墨汁。

    巴月挠了挠后脑勺扔下笔转头喊道:“娘明天你帮我看看村里有没有闲置的人手要有点力气的人又忠厚听话的聪明的不要。”

    现在她最缺的就是人手了总不能老是压榨张小虎同志一个再说现在也不是一个张小虎就能帮得了她的。娘本来就是张家村出去的对村里的老一辈的人比较了解年轻一辈的就不想了都是家里的主要劳动力她就是想要也不可能要得到。反而是一些老人或者因为年纪大了或者是因为打猎受了伤一个个在家里只能做点粗活大多时间都无事可干她这也算是提供劳动岗位为张家村做贡献了。

    “月儿你又打算做什么了?”娘担心的过来问。

    “请人回来帮我割草制作染料还有染布。”

    巴月答到当她明白琉璃冻才是致富的关键之后染料的制作就不再需要保密她完全可以雇佣人手帮忙制作。邵九说得明白他见过同样的蓝布特殊是蓝布上的白色印花别人做不出来但是她能做出来。所以说掌握了琉璃冻就等于掌握了一棵摇钱树。

    其实当时石匠说要把改良后的琉璃冻的做法教给她的时候巴月真的是无比心动但是她还是拒绝了不是她不想掌握这棵摇钱树而是她知道今天石匠可以教她明天石匠就可以教给别人就石匠那比石头还僵的脑子恐怕不管是谁跟他去求琉璃冻的做法他都会无偿教会。所以与其掌握琉璃冻还不如掌握住石匠只有把石匠给绑到共同利益的战车之上她才能放心。

    娘见巴月一脸兴奋不忍泼她冷水可是有些话不说又闷得难受磨蹭了很久才对巴月道:“月儿你要做买卖娘虽然觉得不好但也不会反对只要你开心娘愿意尽力帮你。但是……你前买了那么多坯布和水缸回来家里的钱……已经不多了……”

    “我知道……”巴月挤出一张大笑脸“娘我已经算过了这个月咱们省吃俭用一点雇两个人手等这一批布染出来收到货款之后就能周转过来了。”

    “但愿吧……老爷夫人在天之灵保佑月儿……”

    娘嘀咕了一声不再说什么但眼底的担忧之色并没有消失。以前月儿虽然也掌过家业但是那时候到底是靠忠心的老掌柜给撑着其实月儿根本就没怎么亲理过现在她干得风声水起的看起来前途一片大好但是天知道会不会血本无归。

    巴月见她嘀咕着什么虽然听不清楚但也知道娘的担心不偷偷笑了一下道:“娘有件事我忘了跟你说了。”

    “什么事?”

    “那个张记成衣铺的东家娘子就是秀娟姐姐。”

    “秀娟?方家那个秀娟儿?”娘惊讶的道。

    “是啊。说来真是巧啊秀娟姐那去铺子一眼就看中了我做的衣裳因为大小不合适所以让我去她家中给她量订做我们就这么相认了。”

    “是这样啊真是巧了我还记得小时候你们两个最是要好可是嫁人之后李家那个混蛋嫌弃她嫁给一个老头子当了填房不肯你跟她来往结果就这么断了消息……”

    娘还在伤感的时候巴月又拿起鹅毛笔在树皮上画了几笔构勒出一件衣服的大致图形然后拿起来递给娘。

    “娘你看这件衣裳秀娟姐会不会喜欢。”

    娘看了两眼其实她哪里看得懂服装设计图可是脸上依旧跟笑开了花儿似的道:“嗯好看月儿做的衣裳哪有不好看的。”

    “秀娟姐还送了我五个裁缝娘以后啊我把染制好的布料直接送过去就让这些裁缝娘给我做衣裳了也免得娘再劳累。”

    说到这里巴月就真的开始怀念缝衣机这个时代再好的裁缝娘一天也不过就缝制完成一二衣裳如果有一台缝衣机一天缝制几十衣裳也不在话下。要是能有这个度她都有信心把自己设计的衣服卖遍全天下。

    唉没办法了只能将就将就。谁让她没那个本事把缝衣机也给搞出来呢。

    ------------------------------------------凤舞文学网--------------------------------------------

    凤舞文学网为众多读者免费提供各类小说,作品涵盖了玄幻小说、武侠小说、科幻小说、军事小说、恐怖小说、言等,并提供可电脑和手机阅读的TXT、CHM、UMD、JAR格式的电子书下载。

    http://www.fengwu.net

重要声明:小说《又见穿越——恨嫁下堂妇》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