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商队

    <---凤舞文学网--->

    “风轻轻吹云儿躺在蓝天下白雪开始融化草儿在芽……太阳升起来温暖阳光洒下来一阵轻风吹落了露珠儿想起我阿妈……”

    回程的路上巴月坐上了板车把那些坯布当做垫半躺在上面唱着歌。--凤-舞-文-学-网--这是一瑶歌歌词极其简单并无什么出色的地方她却是极喜欢的调子也缓慢流畅腔调可以拉得很长十分适合在这天高地阔的旷野里唱顺着风声音可以传出很远很远。

    张小虎同志牵着毛驴在前面走几次回头想提醒巴月这个姿势不太雅观但又忍住了他喜欢看到她这副无忧无虑的悠闲样子不像之前总是拧着眉头好像在计算什么的一天到晚忙得停不下来。

    渐渐的他又被她的歌声吸引住了。

    这个女子和村里的那些姑娘们不一样不是因为她比她们更标致而是她走路的姿势说话的神生气时的凶悍笑起来时那连猛烈的阳光也遮挡不住的灿烂这一切的一切都和他所见过的女子都不一样。

    虽然她是被夫家休弃的女人但是他并不觉得她有哪里不好读书人就是酸唧叭啦不许自己的女人做这个做那个连出门都不让规矩多得像牛毛看看她刚到村子里那会儿是什么样子现在又是什么样子可见她在夫家的时候得受了多大的委屈才把子憋屈到那种程度。

    显然张小虎同志是误会了不过巴月也不知道张小虎私底下为她抱了多少不平这会儿她心正好着呢就差手里没拽根狗尾巴摇来晃去了因为这会儿已经没有狗尾巴草了。

    咦不对?

    巴月猛的从板车上坐起来她突然从没有狗尾巴草这件事上意识到自己疏忽了一个大问题。那些用来做染料的野草过不了冬啊这样岂不是意味着她一个冬天都将面临着没有染料可用的境地。--凤舞文学网--

    不行得趁着那些野草还没有枯萎赶紧先练出足够过冬的染料来。

    “小虎小虎停下。”想到这里她不大叫起来。

    “咋了?”张小虎同志听话的拉住毛驴停下脚步。

    “掉头我们再回城里一趟。”

    “啊?”

    虽然惊讶但是张小虎依旧忠实的执行了巴月的命令。这一次回去板车上又多出了足足五个叠在一起的大号水缸占据了原本巴月所躺的位置于是她只好又爬回毛驴的背上。至于张小虎同志还是手牵毛驴走在11号公路之上。

    因为这一个来回耽误了许多工夫他们回到村里的时候天色已经完全昏暗下来。

    张小虎帮着巴月把车上的物品都卸下来以后再次受到了招待留他吃了晚饭才放他走。

    “月儿你这次买了这么多坯布回来真的是打算做这买卖了吗?”

    深夜在巴月整理完这些布匹之后娘拉着她坐在边忧心冲冲的问道。

    “娘自力更生不好吗?”巴月反问了一句。

    她知道她的一些观念和这个时代的女人不一样但这不浏 览 器上输入.$.c'n看最新内容-”表示她要屈服于时代不试一试她怎么知道不能走出一条属于自己的路就算失败了也有嫁人这一条退路嘛。

    “娘知道你是让李家那个混蛋给伤狠了但是为女人到底……还是安分点的好。”娘叹了一口气劝道。

    当观念生碰撞巴月一时间也不知道怎么应对好她一点也不想顶撞这个把自己当亲生女儿一样疼娘犹豫了半天只是道:“娘你放心月儿有分寸。”

    娘看她神色知道她是铁了心也不好再说什么轻声道:“夜了洗洗睡吧。”

    “哎。”

    巴月答应一声到屋外打了水正要擦脸却听娘又道:“晌午那会儿有支商队来了村子就在村子里宿下了明儿一早你去看看姑娘家应该有的胭脂水粉总得买点回来从商队手里买比进城去买要便宜一些你也别省这钱整天素净着一张脸该打扮的时候就要打扮。”

    “有商队来了?”巴月一听便来了兴趣还没来得及琢磨呢听娘后面的一番话便忍不住噗哧一笑“娘月儿就是不打扮也是村子里最标致的姑娘。”

    娘一听也笑了道:“这话你也敢说不害臊。”转而语声一顿却又道“不过我家月儿确实是村子里最标致的姑娘呢。”

    其实这里面有个审美观的问题巴月自己看自己标准的瓜子美人脸皮肤又白净材又标准当然是个美人胚子娘待她如亲女自家女儿自然是最漂亮的但是对于村子里、尤其是以村长大娘为代表的一帮子人来说巴月材纤弱手细皮肤细一看就不是能干活的料再加股上没下巴尖尖既不好生养瞧着又没有福相哪里当得上标致两个字不说她丑就是好的了。

    诸事不提第二天一大早巴月就往村子里去了她对那个商队真的好奇的很。不知道会是从多远的地方来的既然是商队肯定走过许多地方见多识广的一定能给她带来许多信息。

    刚走到村子口就看到了许多人大多是村民围着几个陌生的面孔旁边堆着许多兽皮、草药还有生纱看样子是村民们正在兜售自家的存货。

    巴月站在外围探头探脑望了一阵觉得不大有意思便走开了。一转头又看见边上停着几辆大车上面用防雨的帆布盖得严严实实还有几个人拿着绳子正在绑上看样子应该这支商队沿途收购的货物都在这里了。

    “这位大哥你们收的都有哪些东西啊?”巴月有些好奇就走过去对其中一个人问道。

    那人回过头对巴月微微一笑道:“大嫂想买什么?”

    巴月摇了摇头道:“我不想买什么就是长这么大从来没有出过远门所以有些好奇想看看你这里有没有远方的特产什么的。”

    她一边说一边打量这个人只见他大约三十上下的年纪嘴唇上方留着一抹小胡子中等材穿一青色布衣乍一看有点像李少东那种类型的读书人但是仔细看看却是十分精明干练不像读书人反而更像后世的那些高级白领她这才惊觉自己似乎是瞎猫逮着死耗子了这个人看上去并不是普通的伙计八成是个管事或者领队什么的。

    那人听她这么说也不嫌弃依旧面带微笑道:“在下邵九是邵记商行的一个管事打从东莱州过来这车上除了沿途收购的一些散碎货物之外主要都是东莱州特产的猴头菌。”

    “东莱州?”巴月歪了歪脑袋又是一个陌生的新地名。

    那邵九会意解释道:“百陵州再往南大约二百来里地中间隔着七八个府县百十来个大小村庄。”

    “那可远着了……”

    巴月想像了一下没穿越以前二百来里地根本算不上多远汽车一开几个小时就到了但是放在这个时代没有高公路连马匹都少见拉车的大多不是骡子就是牛再次点的是毛驴这样的度一天能赶个几十里就算是快的了像这样拉着货物走一阵停一阵的二百来里地估计得走上大半个月要是碰上道路崎岖或者突然下雨道路泥泞恐怕就更耽误时间了。

    ------------------------------------------凤舞文学网--------------------------------------------

    凤舞文学网为众多读者免费提供各类小说,作品涵盖了玄幻小说、武侠小说、科幻小说、军事小说、恐怖小说、言等,并提供可电脑和手机阅读的TXT、CHM、UMD、JAR格式的电子书下载。

    http://www.fengwu.net

重要声明:小说《又见穿越——恨嫁下堂妇》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