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原来是姐妹淘

    <---凤舞文学网--->

    张掌柜见她犯迷糊的样子乐了道:“这张青色贴子东家留下的前儿东家和东家娘子来铺子里东家娘子一眼就看中了你做的衣服只是穿着不大合因此东家留下这贴子请八姑娘来了便往东家府上一行替我东家娘子量做上两新衣。--凤-舞-文-学-网--”

    “那这张素色的呢?”

    巴月晃了晃另一张名贴这张贴子虽然素净但是上头画了一枝凤仙花映着用凤仙花汁熏染的斑斑红印还带点花香气上面的字也秀气得很她猜可能是个女子留下的。

    “常安白府八姑娘可曾听说过?”

    巴月眨巴眨巴眼睛很诚实的摇了摇头。

    张掌柜有些意外便笑道:“白府在城南八姑娘一打听便知这素贴是白府三小姐留下的。”

    “哦。”因对白府一无所知巴月也不好说什么只将这两张贴子收下然后眼睛星星亮的看着张掌柜“张大伯那个帐……我过五再来取?”

    张掌柜笑了笑拿出一个钱袋递给巴月道:“虽说原定的是五内结清但既然这衣服销得快便先结给八姑娘就是除了五件成衣的利润分成之外还有我东家预结的两新衣的订金至于白三小姐那里似乎并非是只做衣裳这么简单因此这订金暂时也不好支付不如八姑娘约个时间小老儿陪你一同往白府走一趟如何?”

    “那便今吧。”

    巴月盘算了一下这次买了布回去她可就要拼了命去染制了估计至少一个月之内也没什么闲工夫再往常安府跑虽然两地也不过才隔了十几里地但来来回回总是要耽搁工夫的。

    “八姑娘倒是干练成就今请八姑娘稍候小老儿去去就来。”

    说着张掌柜叫过铺子里几个伙计嘱咐了几句又安排了一下就出来了。

    这里巴月已经又盘算了一会儿到门外把等着的张小虎给支应出去打听白府的事儿然后才见张掌柜安排好了出来便又道:“张大伯我们先去贵东家府上再往白府。”

    张掌柜微微一愣便笑应了。

    张府在城东离张记成衣铺也近所以巴月才有了这个决定否则先去城南白府回头又得绕远路去张府白浪费时间。张府并不大巴月原听着这东家是个员外可是她并不清楚这员外到底真的是当过官的还是根本就是个地主老财的标准称呼不过待到了张府之外她就知道这位张员外肯定不是什么地主老财而是个标准的商人。

    商人就有商人的市侩气这一点就从家宅的布置和品味就看得出来有点像个暴户怎么豪华怎么来以巴月从事服装设计的非专业角度来看至少张府内堂的布置仅颜色这一块就没搭配得好看上去富丽堂皇的可是你这又不是多大的一块地方而且还是内堂弄这么富丽堂皇做什么。--凤-舞-文-学-网--

    不着调。

    这是巴月的评价不过出来迎客的东家娘子倒是和善端庄的一个人听说张员外都六十多了这东家娘子才二十来岁的模样比她也没大多少呃……又是老牛吃嫩草算了算了这是人家的家事她瞎琢磨什么眼下把买卖顾好才是正经。

    张掌柜因是男人不好进内堂但在外堂候着独留巴月一个人在内堂里坐着。

    “啊……原来是林妹妹……”

    东家娘子一出场这招呼声就把巴月给骇着了什么林妹妹你才林妹妹你全家都是林妹妹等腹诽完了巴月才恍惚记起自己占据的这具体真的是姓林来着。

    “东家娘子你叫我巴姑娘就好了。”她勉强挤出一个笑容却疏忽了东家娘子话里的意思。

    “你叫我什么?”东家娘子一怔然后疑惑的看着巴月。

    “东家娘子啊。”巴月眨巴眨巴眼睛脑子里飞快的转动着难道这古人在称呼上还有别的什么讲究?

    “林妹妹我是你秀娟姐你忘了我吗?”东家娘子眼圈一红简直快要哭了。

    巴月脚下一软差点摔倒在地上感这东家娘子跟林八月是姐妹淘啊。也对都是商家的女人又都在这常安府内认识也不奇怪。

    她的眼珠子飞快的转啊马上就转出一说辞先偷偷拧了自己一把挤出几滴眼泪道:“那个……你是我秀娟姐姐……姐姐莫怪不是妹妹有意忘了你自被李家休弃之后妹妹我终神思恍惚前些子还落了水虽然侥幸未死但是自那以后脑子里就有些含糊似乎以往许多事都被那井水给洗去了都记不起来了……”

    “我可怜的妹妹啊……”东家娘子一听那泪珠儿跟下雨似的就落了下来死死抓着巴月的手道“那我自得知你被李家大郎休了原想接你来家里谁知待我去时你已经和娘不知往哪里去了……”

    她这里一边哭一边说着说了许久才止住眼泪不好意思浏 览 器上输入.$.c'n看最新内容-”的笑了笑道:“看我如今妹妹这般安好我该笑才是哪能哭着惹妹妹心烦还害妹妹也陪我掉眼泪。”

    却是巴月见她哭得厉害自己不好无动于衷只好偷偷的把胳膊都掐紫了一块才挤出一些眼泪。这时听东家娘子这样说她连忙道:“不怪姐姐是我的不是不该把姐姐给忘了不然早就来探望姐姐了。”

    两人坐着又叙了一会儿旧基本上就是东家娘子在说巴月在听然后说着说着话题才转到那蓝印花布上。

    “我前去铺子里还想着不知是哪家的八姑娘这般心灵手巧竟设计出这等好看的衣裳却未料到原来就是林妹妹你。”

    “姐姐你还是叫我月儿吧我听得惯。”巴月一听这林妹妹三个字就浑打寒颤赶紧道。

    东家娘子愣了愣又笑道:“好还是叫月儿显得亲近只是你以前老不让我叫说是只得你亲娘和娘才能这么叫你。”

    巴月赶紧近乎道:“姐姐便如我亲姐姐一样我以前不明白如今才明白了。”

    这秀娟她的母亲和林八月的母亲原就是闺中蜜友虽然林母早亡但是两家的关系一向好这方秀娟才比巴月大四岁打小就是姐姐妹妹的在一处玩。只是可惜方父好赌先把方母输了别人后又想把方秀娟卖到院去亏得这张员外当时正好准备续弦一眼相中了方秀娟花钱买了下来。因而虽是老夫少妻但方秀娟对张员外甚是感恩夫妻之间倒也甜蜜。

    未过两年林八月也嫁了两姐妹之间就少了往来如今这意外相见也难怪方秀娟一时绪激动便哭了这许久。她母亲不知所踪父亲又是个无无义的子还有个弟弟小小年纪跟父亲一样好赌成除了来借钱的时候还知道有她这个姐姐平里根本就不上门。丈夫对她虽好到底不是能说知心话的而且丈夫膝下的几个孩子也不是她生的整天防她跟防贼一样让她连个亲近的人都没有因而这几年来就分外怀念当初的姐妹。

    “难得我们姐妹又再相见你可要在我这儿住几才行。”巴月近乎的话让方秀娟心里一忍不住就想留人。

    巴月吓了一跳过头可不是什么好事忙道:“姐姐我这会儿过来是给你量材做衣裳的一会儿还要往白府去呢。再说了娘还在家等我若不回去娘会担心的。”

    方秀娟略有失望叹了一口气道:“罢了罢了只要妹妹以后有事能记着姐姐便成。”

    巴月连连点头不敢再多说什么替她估量了一下材便匆匆告辞了。出来见了张掌柜也没有说什么便往城南而去。

    到了白府所在那条街口张小虎同志已经等在那里看见巴月来了连忙迎上去闷声道:“月儿我打听着了白府是……”

    原来这白府在常安府还真是大大有名如果要在常安府里排出个福布斯财富榜这白府绝对能排前三。有钱非常的有钱有钱到连当官的都要看白老爷的脸色。要是白府突然破产估计这常安府里经济一下子要衰退至少一半。

    不过以张小虎同志的子让他去做包打听还是为难了点虽然他跟巴月闷声闷气说了许多听来的事但是巴月经过总结分析最终也只得出了以上一句结论。

    “张大伯这白家三小姐怎么会上你家铺子去的?”

    有了结论以后也就有了疑惑。张记成衣铺在天衣坊也只能算个中等规模的铺子以白家的财富家中的小姐想要添置衣服怎么轮也轮不上张记成衣铺啊。

    张掌柜先见巴月居然让张小虎去打听白府的底细已经有些惊讶这时巴月这么一问更是吃了一惊捋了捋胡子道:“八姑娘果然心思缜密其实上我家铺子里来的不是白家三小姐原是她家中一个婢女看中了你一衣裳买了回去未过两那婢女便送来了白三小姐的贴子请八姑娘得空往白府走一趟。”

    巴月点了点头没再说什么。心里却觉得有些不对那白三小姐恐怕不是要做衣服不为别的只看她的家哪里看得上这粗布和普通帛布做的衣裳。

    不会又是一个想要蓝印花布的染制方法的吧这些做生意的果然眼光一个赛一个的尖。

    白府的宅第可比张府大了不是一点半点门前两个石狮子瞧着就威风再有几个家丁往门一站腰背直那更是威上加威。

    巴月啧着嘴巴暗道:这哪儿是一个白府啊倒有点像电视剧里的王府那个等级的排场难道不怕会逾越犯事吗?

    不过再想想士和商都能通婚了有点钱摆点排场也许在这个世界里并不算什么大罪后世不还是有红顶商人一说嘛。再说了她还没见过这个世界里的王府指不定比白府还要威风百倍呢。

    递了白三小姐的名贴那些家丁也不为难立时便有人进去通报了略等了一盏茶的工会那又有个婢女出来将她领了进去。张小虎同志自然又被留在外面等着。

    那婢女走得极快带着巴月和张掌柜东绕西绕巴月连观察周围也来不及一溜小跑的跟在婢女后唯恐把人跟丢了那可就丢面子了。

    也不知绕了几个弯穿过几处回廊经过了几栋小院总之那婢女在一处月门前停下来的时候巴月已经是气喘连连差点没收住脚就一头撞到那婢女背上了。

    “等着一会儿叫你。”

    那婢女丢下一句话就径自踏进月门去了。巴月还想伸头探脑看看里面谁料那婢女一进去顺手就把门关上了。巴月撇了撇嘴角看旁边墙上有雕花窗格她便凑过去往里一看耶居然有个熟人啊。

    ------------------------------------------凤舞文学网--------------------------------------------

    凤舞文学网为众多读者免费提供各类小说,作品涵盖了玄幻小说、武侠小说、科幻小说、军事小说、恐怖小说、言等,并提供可电脑和手机阅读的TXT、CHM、UMD、JAR格式的电子书下载。

    http://www.fengwu.net

重要声明:小说《又见穿越——恨嫁下堂妇》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