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实验品出炉

    <---凤舞文学网--->

    等到跑远了再也看不见自家小染坊的时候巴月才噗哧一笑道:“张家弟弟你别理我娘她同你玩笑呢。--凤-舞-文-学-网--”

    却原来是她见张小虎直到现在耳后根子都是红的走了这一路竟连头也没回过这才出言解释。

    “那、那个……你叫我张小虎就好了。”张小虎嚅嚅了几声还是没敢回头看巴月一眼只是闷着声音道。

    “连名带姓的叫不好听我就叫你小虎吧你也别见外叫我月儿好了。”巴月无所谓道其实她倒是想听一声“月儿姐”呢不过那样未必有调戏小弟弟之嫌把小弟弟吓跑了就没人送她进常安府了。

    “嗯。”张小虎又闷闷应了一声脚下却跑得更快了。

    巴月知他还在害羞不住咧着嘴直乐想了想又开始没话找话的打时间。

    “小虎听娘说你去山里打猎刚回村里都打了些什么说来我听听。”

    “也没什么就是一些野兔野鸡野狐狸的对了还打了两只獐子我爹说等腌制好了让我给婶娘送只獐子腿……刚进山那会儿什么都没打着真是邪了门儿平里在树上窜来窜去的松鼠都不见了影到了第六天头上牛二哥去挖陷阱的时候碰上一只白鹿他屏了气好久没动等白鹿走了哈哈那些野兔野鸡都笨得跟没长眼睛似的一个劲儿的往我们的陷阱里钻……”

    这个张小虎同志说起打猎来真是眉飞色舞哪儿还见一丝刚才的羞涩。

    巴月听得有趣却又有些疑惑道:“有白色的鹿啊真没听过那个牛……牛二哥为什么不打白鹿?剥了皮一定很值钱吧。”

    得她根本就是钻钱眼去了半点稀有动物保护的概念都没有。

    张小虎猛的回过头来瞪了巴月一眼声音沉闷沉闷的道:“这话可不能说白鹿是我们山里的守护神不能打连惊扰都不能。”

    “呃……”

    巴月被他瞪得吓了一跳这臭未干的小毛头瞪起人还真有那么点威势当下也不说什么迷信思想要不得的话只在心里暗自嘀咕:少见多怪不就是一头基因变异鹿嘛长了一白毛就把它当神仙了改天我染一蓝毛会不会也成了神仙。

    想是这么想却也不敢真那么做当不当得成神仙她无所谓要是被当成妖怪可就划不来了。

    男人牵驴跑起来就是快这次不到半个时辰就抵达了常安府。

    柴米油盐买起来很快上一次来常安府她可不是白来的不大会儿就都搞定了因带着这些便便留张小虎在城门口看着她自去城内寻找。

    只不过她要的那种胶一连跑了好多家杂货铺问了许多人都没个头绪。--凤舞文学网--这可不怪人家不告诉她实在是她自己比手划脚说也说不明白自己要的到底是哪种胶。

    难道近在眼前的赚钱捷径却怎么也不让她抓到手吗?就好像是眼前明明堆着一座金山偏偏脚下是万丈深渊一步也不能往前看得着吃不着的滋味实在是让人忍不住要抓狂啊。

    其实巴月不知道她要找的不是什么胶而是一种防染浆只不过她以前见到的防染浆比较粘着所以她直觉就认为是一种胶状物所以像她这么没头没脑的问什么胶人家根本就不知道她要的是什么所以问不出来才是正常的。

    就在巴月几乎要绝望的时候却有个在杂货铺旁边摆摊算命的老头儿见巴月急得快要跳脚的模样插了一句嘴:“莫不是要找琉璃冻?杂货铺里哪会有大嫂且往东走第三个弯道左拐有个做石雕的尽管去问。”

    做石雕的跟她要找的胶有什么关系?巴月摸不着头脑但已是穷途末路也只能去一试了临走还对算命先生道:“老先生我若是寻到了要找的东西回头来给你算命钱。”

    算命先生哈哈大笑道:“不过是举手之劳怎好收卦钱大嫂若是真寻着了便来我这里算上一卦便是。”

    巴月遁着算命先生的指点果然找到了那处做石雕的所在却是一个敞着大门的院子院子里面堆满了大大小小的石材一角还摆了几个雕刻到一半的螭吻像却是一般人家放在屋顶上的镇宅之物。

    “有人吗?”

    她才喊了一声便有人掀了门帘从屋里走出来。

    “客人要雕些什么?”那人一边走一边问下了台阶一抬头看见巴月却是一愣。

    巴月瞅了他两眼见是个胡子拉渣的男人有些眼熟寻思了一下便指着那个人道:“原来是你上次差点撞着我娘的那个……”

    那人有些尴尬似乎也想起那天的形当时被一句“你才大嫂你全家都是大嫂”给吓得一愣一愣后来又看了一出闹剧所以他对巴月实在是印象深刻。

    “大……呃……客人所为何来?”

    他转口转得快看样子那句“你才大嫂你全家都是大嫂”真的是威力无穷。

    巴月拧了拧眉头哟看样子是读过书的说话文绉绉的怎么后来当了浏 览 器上输入.$.c'n看最新内容-”石匠这个念头只在她脑中一恍而过便不理了转而问道:“石匠我问你你这里可有一种胶水融不化晒不裂事后又很轻易能刮掉的?”

    石匠一听便道:“大……客人说的是琉璃冻么?”

    “快拿来我看看?”巴月连忙急道。

    石匠转从屋里拿了一只小罐出来还未来得及说话就被巴月一把抢过凑到眼前看了看却只见一团果冻似的透明胶状物散着一股说不来的味道却哪里知道到底是不是自己要的那种胶便又问道:“真的能水融不化晒不裂晒干以后又能轻易刮落?”

    石匠点了点头疑惑道:“这种琉璃冻只在打磨时用得平常人是用不上的客人要它何用?”

    “你不要管我用它做什么我只问你这琉璃冻怎么卖?”虽然不知道是不是能用但巴月还是决定先买这一小罐回去试验。

    “这是我自做的不值什么钱客人若要拿去便是只是用时记得一勺琉璃冻兑十勺水方才最好。”石匠见巴月眼睛瞪得极大大有不卖就抢的架势忙忙的送上小罐。

    白送?哈有便宜不占王八蛋。

    巴月一把抢过将小罐抱在怀里嘴上却道:“我也不知这是不是我要寻的那种胶你既不收钱我先拿回去试试若是能用后自要常来大量采买若是不能用改我还给你送回来。”

    那石匠哪曾见过她这样的不想笑却又惧了她那句“你才大嫂你全家都是大嫂”的凶悍强忍了笑意只喏喏道:“你拿去便是……拿去便是……”

    巴月见他如此识相心下满意之极抱着小罐姗姗而去走路都带着飘恨不得立时长了一双翅膀飞回家去马上就拿白布试验。

    却哪里知道石匠站在门口目送她远去见她走路都带着跳实在不像个嫁过人的妇人终是忍不住还是流露出一丝强忍了许久的笑意。

    到了城门口见了张小虎。这个虎头虎脑的小子已经等急了一见巴月便道:“怎的才回来我都以为你出了什么事要不是还要看着东西便要去寻你了。”

    巴月笑道:“小虎弟弟你是怕不好向我娘交代还是真的关心我啊?”却是终于寻到了胶心里高兴忍不住便要逗逗这个张家弟弟。

    张小虎刚才还急得团团转呢这一下子脸色涨得通红不再说话把巴月买的柴米油盐一把拎起差不多七、八十斤重的东西他轻飘飘一只手就拎起来了往肩上一扛腰都不带弯一下的。

    亏得是带了个男人来要是带了娘来恐怕这些东西都得往驴背上放了她只能撒丫子走回去。巴月爬上驴背抱紧了怀里的小罐子想像着蓝印花布制作出来后的美好前景她满眼都是金光金子的金。

    她只顾着想金子倒把要往算命先生那里去算一卦的事给忘了半路上突然想起来哎呀了一声十分懊恼却也不可能再打转回去了只想着下次来常安府再去算一卦算还了算命先生的人

    最关键的胶寻到了巴月的致富计划也终于可以再进一步她也不知这胶究竟是否合用但听那石匠说的言之凿凿心里早有了七八分的把握。

    制作蓝印花布上面的印花原是要用塑料板刻成印花模型压在白布之上将胶涂在缕空的地方待干了以后将整块布放平浸入染料中去这样染出来的布被胶涂过的地方就不会染上颜色把胶刮掉以后那块地方还是白色其他地方却都染成了蓝色如此蓝白相衬呈印花状极富美感。

    可惜这里哪里寻得到塑料板便是寻到了巴月也没那个本事在上面刻出花儿来不过她见那琉璃冻兑了水化开以后形成的液体胶十分像墨汁只不过是白色的便灵机一动取了自己的眉笔沾了胶液把试验用的白布摊平直接在上面画起花朵儿来。

    巴月本来就是学服装设计的虽不精通但多少还有些美术功底尤其是服装上的花饰都是画熟了的因此这时画起来倒也顺手得很。

    很快就画了十来块巴掌大的白布各种花形流纹都有然后小心翼翼的把这些画了胶的白布浸入了染料缸中。然后她就整天围着染料缸转悠三不五时的取出来再瞧瞧看上面的胶化开了没有又看那胶里面有没有染料渗进去。

    浸了三五后把布捞出来又拿到棚子底下里晾干她搬了个小板凳坐在边上半天不动弹就盯着那布一点点干透等布晾干了她一块一块的检查过去看那胶有没有干裂开来等现上面的胶十分完美的跟布贴合在一起几乎已经粘为一体而且一点染料也没有渗进去。她兴奋得绕着棚子又蹦又跳还嗷嗷叫了几声惹得娘十分担心她是不是魔怔了。

    隔天娘拿了一杯加了香灰的茶水让她喝说那香灰是村长家的大婶过年的时候去常安府白衣寺烧香的时候从菩萨前的香炉里取的最能驱邪镇魔定惊安神。

    巴月对着娘哭笑不得拉着娘的手解释了半天才说明白自己是想染布若是成功了或许能卖了出去赚些钱补贴家用否则坐吃山空的她那点离婚赡养费早晚会用完的。

    不知道是蓝印花布的工艺没有在这个时代出现还是巴月所处的这个地方没有这种工艺所以娘对她的染布计划听得并不太明白既然听不明白也就更谈不上什么信心了虽然对巴月花钱搞这个看不出能不能赚钱的东西有些微词但娘见巴月的兴致这么高也就不愿打击了她只想着好不容易月儿终于振作起来连子都变得不同了她愿意浪费钱财做什么就做什么只要开心就好不管怎么样总有她这个娘照顾着。

    如此折腾了差不多一个月巴月的第一批试验品终于出炉了。

    ------------------------------------------凤舞文学网--------------------------------------------

    凤舞文学网为众多读者免费提供各类小说,作品涵盖了玄幻小说、武侠小说、科幻小说、军事小说、恐怖小说、言等,并提供可电脑和手机阅读的TXT、CHM、UMD、JAR格式的电子书下载。

    http://www.fengwu.net

重要声明:小说《又见穿越——恨嫁下堂妇》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