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这般如花

    <---凤舞文学网--->

    这个村子的村长为人还是不错的娘没有到林家当娘以前跟村长的媳妇就很好这次回来投奔小叔子村长也在一边说了好话的不然就阿禄嫂那势利脾气抢了林八月的衣服饰和银子以后一早把两个人都赶走了哪里还会留下她们。--凤-舞-文-学-网--

    毛驴很快就借回来了卖相还不错一黑毛额头间却长出一撮白毛来就是上不大干净左一块泥巴右一块草屑的巴月用水洗了一遍才敢往毛驴背上爬。

    “别怕这毛驴的子可温了。”娘见她小心翼翼便说了一句。

    好不容易在毛驴背上坐下来巴月转过头伸出手道:“娘你也上来我拉你。”

    “哪里驴背坐两个人的再说也坐不下。放心娘的腿脚有的是劲儿月儿你坐稳了。”娘笑了笑牵着毛驴往前走。

    巴月吓了一跳连忙死死抓住毛驴颈上的毛。因穿的是裙子自然不好跨坐而是横坐她又是第一次骑毛驴哪里坐得稳。好在这毛驴走得慢确实还算稳当走了一会儿巴月渐渐就习惯了。

    娘也没有说大话她的脚下确实比巴月有劲见巴月已经习惯了坐在毛驴背上她的度也渐渐加快即使不是健步如飞那也比昨天巴月绕村子的时候走得快多了。不过娘到底年纪大了走了大约二三里路便有些喘了。

    “娘停一停。”

    “咋了?”

    巴月从驴背上跳下来笑着道:“娘我瞧着牵毛驴怪好玩的你上去坐我来牵它走一会儿。”

    “月儿上去上去哪有小姐牵驴仆人坐驴的。”娘有些不乐意了。

    这话有点逗趣让巴月想起一个关于骑驴的笑话儿子和老子带着一头毛驴出门开始是儿子坐老子牵被路人看见了骂儿子不孝顺于是中途换了老子坐儿子牵又被路人看见了说老子虐待儿子父子俩个没办法干脆一前一后抬着毛驴走路结果路人看了又说他们有毛驴不骑标准的俩傻蛋儿。

    “娘月儿自小没了娘是你大了我你在月儿心里就和亲娘一样你若是不坐上去岂不就是月儿不孝顺了。”

    娘听了这话眼底顿时就红了一圈但却说什么也不肯上去。巴月跟她讨价还价了半天才终于商定两个人轮着坐毛驴。不过林八月这具体到底弱了些虽然巴月有心想多照顾点娘但这体不争气最后到底还是她坐的时间长。

    抵达常安府的时候已经快到晌午了有毛驴代步也足足走了差不多一个多时辰。

    这是巴月第一次近距离接触这个陌生的时代张家村毕竟太小了给不了她多少感受可是常安府却明显是个繁荣的大城市城门口进进出出的人几乎形成了拥堵挑担的叫卖的赶车的还有推着独轮车的也有像她这样牵着毛驴的闹极了。她甚至还看到了一匹马高高大大的看上去很神骏忍不住兴奋的叫了一声被旁边的人听到了怪异的连看了她好几眼。

    娘在她耳边低声解释:“那不是马是骡子月儿啊你怎么连骡子都不认得了。--凤-舞-文-学-网--”

    巴月当场闹了个大红脸。

    入城之后就看到一溜摊子全是吃食巴月这时才记起早饭没吃肚子里一下噜噜的叫了起来拉着娘认准人最少的一家就奔了过去连吃了两碗阳面才满足的打了个饱嗝。

    一转头却看见娘怔愣愣的看着她。

    “娘吃啊你看我做什么?”巴月奇怪的看看自己没什么不对啊就是衣襟上溅了几滴面汤。她连忙用手擦了擦擦不干净就放弃了回去洗衣服就是。

    “月儿你平常连半碗面都吃不了……”

    “啊……”

    巴月又红了脸原来娘是被自己的大饭量给吓倒了这不能怪她啊要知道这两天来她都没有吃饱过一直觉得饿啊。

    其实她平时也只吃一碗面的。

    现在她明白为什么这具体这么瘦弱了感林八月以前吃得这么少能胖得起来才怪呢难怪还有点营养不良的感觉。

    “体是革命的本钱。”

    “啥?”

    “我是说我要多吃饭吃饱了才有力气对吧娘。”

    “呃……对对……”

    总算把娘忽悠过去了巴月擦擦额间的汗招呼伙计结帐。

    “大嫂一共十二文钱。”伙计颠颠的跑了过来。

    因她还是做的妇人打扮因此伙计喊她大嫂巴月虽听着刺耳但也没办法谁让她穿到一个弃妇的上了呢。她拿出钱袋数了十二个铜板递过去。三碗面十二文钱嗯吃的方面似乎不算太贵再去看看衣服去。

    接下来又去转了几家布铺和成衣铺不过那个价格只能让巴月啧舌了档次最低的一尺粗麻布都得要十几文给一个成年人做衣服起码也得四尺吧贵贵死了。

    当然这个贵死了不是巴月说的而是娘说的。

    “唉要是有一辆纺车一辆织机咱自己就能做出布来。”

    巴月听了虽然有些心动但也仅仅是心动而已先不说找木匠做纺车和织机要多少钱光是那时间她就耗不起把麻纺成纱得要多少时候再把纱织成布得要多少时候一通下来想穿上新衣服怎么也得几个月以后吧。

    布虽然贵但是她咬咬牙还是捡略好一点买了一匹虽然浏 览 器上输入.$.c'n看最新内容-”是粗布但还是牢的做成衣服穿个一年两年也不会坏。又扯了几尺柔软的细白布准备做成内衣穿。

    至于成衣铺她问了几次价格就再不吱声了。这时候她也想明白了古代小农社会基本上都是自给自足像这些布啊成衣啊基本上都是卖给中产以上阶级的不是她这种温饱线以下的人能消费得起的。

    米价、油价、盐价等等一一都去问过了除了盐价比较高之外油价都还过得去至少吃得起米价最便宜这几年一定是风调雨顺农民家里有余粮就拿出来换东西粮食多了自然价格就低。

    坊市上还有瓜果铺子卖的都是时令水果现在是秋天所以大多是苹果桔子梨之类的巴月也去问了价格最终怏怏而去同时在心里暗下决定以后有了自己的房子房前屋后不种花草只种果树。

    娘跟在巴月后虽然她不知道巴月要做什么但看巴月东看西问不看别的看的都是柴米油盐、吃穿住行一类的用品已经流露出一副要好好过子的模样顿时就笑得合不拢嘴了心里直念阿弥佗佛都是老爷在天之灵保佑让小姐真正长大懂事了。

    才念了没两声阿弥佗佛娘蓦然脸色一变眼睛直盯着人群里又气又恨却什么也说不出来只把蹲在一个杂货摊前的巴月拉起来就走。

    “哎?哎哎……娘我还没问清楚那盒胭脂多少钱呢你拉我做什么?”

    娘不吭声只用力拉了她的手在人群里挤却一时不曾注意竟跑到车道上去了。这车道原是专门留着给推车行走的娘这冷不防走上去恰好迎面一辆绑着两只石狮子的板车过来石狮子足有一米多高挡了推车人的视线不曾看到车前有人竟直直向娘撞了过去。

    “娘……”

    巴月在后面瞧得清楚惊叫一声下意识的拼命拉娘的手想要把她拉回来不料这一用力居然就用力过度娘是被她从推车前面拉了回来不过也撞到了她的上。就她现在这副瘦弱板哪里经得起撞一股就坐倒在地上了。

    正在哎哎呼痛的时候那推车停了下来从石狮子后面转出一个男人来连忙把娘扶起来让她坐在推车的车板上。

    “大婶你没事吧?”

    “没事没事……”娘也被吓着了惊魂未定连自己在说什么都不知道了只摸了摸边的石狮子不敢想自己刚才要是一头撞上来还不得头破血流。

    “娘没事我有事……”巴月坐在地上爬不起来这一跤跌得太重股都快摔成八瓣了。

    男人伸手想扶却顾忌她年轻又缩回手去只是道:“大嫂还能站起来吗?”

    巴月本已准备让他把自己拉起来不料他竟又缩回手去任自己一个女人狼狈的坐在地上被周围许多人围观不由得一时气恼骂道:“你才大嫂你全家都是大嫂。”

    男人被她的凶悍吓了一跳瞠目结舌也不知道她这话到底是什么意思一时间竟然不知道怎么回应。

    这时旁边却有一个尖锐的声音斜插过来。

    “哟这不是李家大娘子吗……哎呀瞧我这张嘴是李家被休了的大娘子怎么坐地上了?多难看不是一会儿让李家大郎看见了怕又要骂大娘子了……”

    巴月一听靠是林八月之前的麻烦找上来了正愁没人出气呢这不是凑上来找骂嘛。她也不起了其实是股还痛着起不来干脆就双脚在地上一盘像个神婆一样坐着张口便道:“哪儿来的母狗汪汪叫会说人话不。李家跟我有什么关系休都休了他李少东还有什么资格管我……”

    她一边反击一边看去却见人群里走出个打扮得花枝招展的老妇人看年纪跟她娘差不多但是那打扮艳俗得可以简直就像是院里的老鸨子。

    可惜不是老鸨子。娘一看到这个妇人脸色就变了连忙走到巴月边把她扶起来替她拍了拍上的灰土顺势在她耳边道:“月儿算了别惹这个朝天辣子。”

    朝天辣子?巴月一愣低声道:“娘她是谁呀这么嚣张?”

    娘跺着脚低声道:“我的小姐啊你怎么忘了她就是陷害你的那个如花的娘那狐媚子如花和如花娘在李家不知给了你多少气受尤其是这个朝天辣子嘴里从来吐不出好话别惹她咱们该回去了。”

    如花娘?这个名字还真形象巴月差点笑了出来却不知那个陷害了林八月的如花又是什么模样。

    却说那个如花娘未料到一向软弱可欺的人突然强硬起来被骂得一时反应不过直当自己认错人了这时突见巴月强忍笑意的模样顿时怒火就上来了张口便骂道:“你这恶毒婆娘心如蛇蝎害了丈夫和小妾的孩儿如今被休也是报应还敢在这里耍赖大家伙儿来评评理啊……这样的恶毒婆娘被休是便宜了她真该浸了猪笼沉了塘才是……”

    这时周围瞧闹的人更多了却都是不明真相的人听如花娘这么一说那些人瞧巴月的眼神便都变了原还有些同她弱质纤纤的如今都变了不屑却原来这时人们讲究妻贤夫纲最嫌恶的就是大妇恶毒如花娘栽脏陷害的正在刀口上。

    巴月气结知道这种事她是百口难辩也就不在这个问题上纠缠冷笑一声道:“是非公道自在人心我巴月敢对天誓生平从不曾做过一件亏心事你可敢?你可敢誓说那些事不是你和你女儿陷害我的?”

    经阿禄嫂那桩事她已经现这时的人对鬼神都有莫大的敬畏一般人是不敢胡乱誓的除非是那种真的坏到了骨子里的人才把誓当放。

    如花娘脸色一变已是心虚却又强自道:“誓我要誓什么?那落胎的毒药不正是从你房中找出来的这事李家上上下下十几双眼睛都可做证……”

    她这里话还没有说完却猛听后一声暴喝道:“够了丢脸丢到外头来了!”

    这声音太响把如花娘生生吓了一跳一转头却堆上笑脸道:“大郎你怎么过来了?”

    大郎?这个人就是那只中山狼?

    巴月眼一抬就见一个长相俊朗做书生打扮的男人走了过来脸色一片青黑看也不看她一眼推了如花娘就走。

    那如花娘先前虽然嚣张却在这李少东面前竟然不敢多半句嘴被推着走了。

    巴月也没有再追过去只是嘀咕了一句:原来是个小白脸难怪林八月被骗得这么惨。现在又连一眼都不看可见真是只十足的中山狼薄寡义到极点了。

    这一天的兴致就这么败了看看天色也不早巴月就带着娘回转张家庄。

    ------------------------------------------凤舞文学网--------------------------------------------

    凤舞文学网为众多读者免费提供各类小说,作品涵盖了玄幻小说、武侠小说、科幻小说、军事小说、恐怖小说、言等,并提供可电脑和手机阅读的TXT、CHM、UMD、JAR格式的电子书下载。

    http://www.fengwu.net

重要声明:小说《又见穿越——恨嫁下堂妇》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