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一百二十二章 定情物

    <---凤舞文学网--->

    宁青敏与杜护家在外面吃了饭,两个人手牵手去逛古玉一条街。--凤舞文学网--

    “累不累?”杜护家温柔的询问,怕宁青敏忙了几天,这会儿再逛街,会累坏了。

    “累倒不是很累,就是这高脚鞋走路有点不舒服。”宁青敏忙了几天,其实是很累的,可见杜护家,整个人又活力起来。

    苏络这次跟宁妈妈结婚,各送了宁外婆和宁青敏一块很珍罕的古玉。宁青敏知道黄金有价,好的美玉却无价,想起苏络喜欢古玉,就拉了杜护家逛古玉一条街,想看看能不能碰到好的货色,买下来送给苏络。

    “上来吧,我背着你走!”杜护家蹲下子,示意宁青敏趴在他背上,一边笑着说:“我以前看别人背着女朋友在路上走,还想着那个女朋友是不是病了,后来才明白,那是趣。”

    “哈哈……”宁青敏不由乐不可支,.也不客气,搂住杜护家的脖子,趴上他的背,等他背了起来向前走时,小声问:“重不重?”

    “嗯,就你这重量的,我应该能背起四个!”

    “你还想着要背四个啊?”宁青敏戳.戳杜护家的脖子,假装恶狠狠的说:“只准背我一个!”

    “这不是只背着你一个吗?”杜护.家大步向前,一看古玉街到了,放了宁青敏下来,扶了她上台阶,笑着说:“冷吗?晚上有点凉了!”没等宁青敏说话,就脱下外披在宁青敏上。

    宁青敏只觉从心上直温暖到上,挽住杜护家的.手,把头靠在他肩上,轻轻叹息一声说:“护家,我觉得很幸福!”

    “你要是嫁给我,会更幸福的!”杜护家笑着,眼睛亮晶.晶的,轻轻在宁青敏唇上印了一下。

    古玉街在广场尽头,有铺子,也有各式各样的小.摊子,摆着各种玉雕饰物,还有古董字画等,一见有人过来了,都的推荐自己认为好的东西。

    杜护家拉着宁青敏,一个摊位一个摊拉的看过去。

    看了好一会,宁.青敏有点失望的说:“都只是一些普通货色,没想像中很好的玉呀!”

    “你真懂得鉴赏玉?”

    “不是很懂,但是听就喜欢的玉,就是好玉!”宁青敏嘻嘻笑:“我其实是外行在充内行!”

    “这位先生,要买玉雕吗?”一位摊子见杜护家拥了宁青敏上前,满面笑容的拿出几场玉印章说:“这几块都是家传之宝,普通人我不拿出来给人看的,见你们气质不凡,这才拿出来的。--凤-舞-文-学-网--”

    杜护家和宁青敏忍不住相视一笑,家传之宝怎么会在小摊子上卖?还一下子这么多块,真是家传之宝的话,那么,这小摊子家传之宝也太多了。虽然知道对方说假话,可是宁青敏也不去拆穿,看得中就买,看不中就走,也没必要较真。

    接过小摊子老板递过的一块玉,宁青敏假装行家,拿了玉石朝灯光下看,想看看它的通透程度,可惜路灯不是很亮,看的不清楚。杜护家也笑着帮宁青敏乱看。

    小摊子老板见他们看的仔细,笑着对杜护家说:“我其实真的珍藏着一块好的玉石:印章,你要有心的话,就买下来送给女朋友,比送其它什么都好!”

    “哦,拿来看看!”杜护家有点感兴趣,看小摊子老板从上摸出一个用布做成的旧袋子,又摸出一场玉印章来,看他那郑重的样子,倒真有点诧异了。

    小摊子老板抚摸着手中的玉印章,脸上有不舍的表,过一会才拍在杜护家手中说:“这块真是家传之宝,鸡血冻,你好好看看吧,整个古玉街,再也找不出第二块这样的了。”

    杜护家举起看了看,路灯虽然不是很亮,还是看得出这块玉印章晶莹剔透,通体血红。再要看印章上的字,字体太小了,根本看不见,只在旁边一只印泥上印了一下,盖在小摊子老板提供的纸上,纸上一下子出现几个很有派头的小字,只是看不出什么字。

    宁青敏是系的,刚学过古代汉语,对古代的一些字体还知道的,轻声说:“这是小篆吧,只是这几个字却认不出是什么字。”

    小摊子老板嘿嘿笑了几声说:“七个字,玲珑骰子镶红豆。这种印章用来做定物,那是最好的了。”

    宁青敏知道“玲珑骰子镶红豆”的下一句就是“入骨相思有还无”,不论这古玉印章是真是假,一下子倒真的是喜欢上这印章了。

    “嗯,印章看不出真假,但是这刻的字不错,多少钱?”杜护家一看宁青敏有点喜欢,笑着说:“不要乱开价。”

    小摊子老板比比五个手指头,很是壮烈的说:“看在你们真心喜欢的份上,便宜卖了。”

    “哦,五百元呀!小贵了,不买了!”宁青敏摊子老板比起五只手指,心里觉得便宜,嘴里却还在说:“也不知道真假,五百元就买这么小一块石头回去,不划算吧!”

    小摊子老板一听宁青敏的话,作痛心疾首状,惊叫着说:“五百元买这块鸡血冻?你有没有?有的话,我加双倍价钱跟你买!”

    “难道不是五百元?”宁青敏疑惑的摊子老板,“刚才在另一摊上也看过印章,人家三百,我还不买呢!”

    “怎么一样啊?”小摊子老板摇头叹息了:“我这块鸡血冻五千元,铁价不让了!”

    “什么?”这回轮到宁青敏惊叫了,“这块小石头五千元,这跟抢劫有什么区别?护家,我们走!”

    “回来吧,四千五百元卖给你们好了!”小摊子老板见宁青敏拉了杜护家要走,只得忍痛说:“我让一步好了。”

    “三千元好了,难得我女朋友喜欢。你要高于这个价,我也没法买,上没钱了!”杜护家摸摸上,只放了几张卡,现金还真的只有三千多元。

    “三千元也贵了,不买了,走吧!”宁青敏拉了杜护家就假装要走,小摊子老板悲伤的说:“卖给你们了!”

    杜护家忙拿钱付给小摊子老板,把玉印章递给宁青敏,笑着说:“定物,别丢了!”

    宁青敏这块鸡血冻,疑惑的说:“要真是鸡血冻,这个价钱又不算贵。”

    “只要你喜欢,它就值这个价钱!”杜护家笑着帮宁青敏把垂向额头的碎发拨向后面,“要是想知道真假,回去让人鉴别一下就行了!”

    “是哦!”

    两个人回到酒店,杜护家一手拿了宁青敏给他的房间电子卡打开房门,另一手紧拉着宁青敏不放,笑着说:“我人生地不熟的,你要带我熟悉一下房间的环境啊!”

    “呃!”宁青敏作无语状。

    杜护家见扯不动宁青敏,看看周围没人,干脆一伸手,拦腰一抱,把宁青敏抱了进去,左脚一抬,把门关上了,跟着背在门锁上一顶,直接锁上了。好了,清静的两人世界了!

    宁青敏挣扎着下地,一碰上杜护家那眼神,不知怎么的,呼吸就急促起来,慌慌张张说:“对了,我的衣服还放在这里没拿过去呢,我拿过去洗澡了。”说着打开放衣服的衣柜,还没拿衣服出来,就被杜护家从背后搂住了,只得站着不动。

    “没洗澡是吧?在这边洗完再过去!”杜护家的呼吸拂在颈间,隔着衣服,也能感觉到他有力的心跳声,男子气息瞬间淹没了宁青敏。

    因为杜护家从飞机下来就直接来找宁青敏,胡子还没刮,有点胡子渣,吻着宁青敏脖子时,胡子渣就扎的痒痒的,宁青敏忍不住躲闪,笑着说:“扎的我脖子好痒!”

    “那我刮完胡子再来!”杜护家松开宁青敏。

    宁青敏赶紧拿了自己的衣服想出门,却被杜护家再次搂住了,嘿嘿笑着说:“想走,没那么容易!”一把抢下她的衣服扔在一边,打横抱了就进了浴室,放在浴盆里,开了花洒,把水洒在宁青敏上,“洗完澡再走!”说着还要帮宁青敏解衣服。

    看着杜护家漾的样子,宁青敏脸上也发了,天人交战,心里挣扎个不停,不知道要怎么做才好?在商场上,她渐渐的得心应手了,但是在感上,她还是措手无策的。

    “怎么?怕我吃了你?”杜护家见宁青敏紧紧护着口,不让他解衣服,干脆也进了浴盆,搂了宁青敏说:“你要让我等到什么时候啊?”

    “等我大学毕业……”宁青敏话还没说完,嘴唇就被杜护家堵住了。

    花洒里的水还在流出来,注满了浴盆,杜护家把宁青敏的头按在浴盆边上,狠狠的吻着,趁着宁青敏意乱迷,腾出一只手悄悄解开她装上衣的扣子,又悄悄褪下她的裙子,等把手伸向宁青敏的小内裤时,宁青敏浑一激凌,想要推开杜护家,却哪里推得动。

    “宝贝,大学毕业就大学毕业,我不会把你怎么样,我就帮你洗澡而已!”杜护家在耳边呢喃,整个人半伏在宁青敏上,不自的又吻又揉。

    “铃铃……”放在外面桌子上的手机响了起来。一声接一声,停了一会,又再度响起来,坚决要响到有人听为止似的。

    “我的手机响了!”宁青敏伸手要推开杜护家,这才发现他上的衫衣都脱了,自己的外衣也被抛在浴盆外,羞得要命,不敢看杜护家。

    “我去帮你拿手机进来听!”杜护家皱着眉咕哝:“是谁这么不识趣,偏要这个时候打电话来!”

    ------------------------------------------凤舞文学网--------------------------------------------

    凤舞文学网为众多读者免费提供各类小说,作品涵盖了玄幻小说、武侠小说、科幻小说、军事小说、恐怖小说、言等,并提供可电脑和手机阅读的TXT、CHM、UMD、JAR格式的电子书下载。

    http://www.fengwu.net

重要声明:小说《重生之窈窕薯女》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