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一百一十九章 鸳鸯yu

    <---凤舞文学网--->

    过了年,宁青敏终于注册了公司,因为成立凤对办各种手续比较熟悉,也认识有关方面的人,有她出面,很快就批了各种证件下来。--凤-舞-文-学-网--

    宁青敏在新王牌商场六楼重新租了一间大点的写字楼当办公室,正好在杜护家的驻外办事点隔壁,杜护家打电话过来说:“选的地点不错,以后我们结了婚,想合并公司的话,打通起来也方便。”

    “我还没正式开张呢,你就想着要兼并我的公司呀?”宁青敏正让人装修办公室,小声说:“我可是舍下重本,让专人设计装修的,希望效果能好些。”

    “既然是专人设计,就应该相信得过,没必要在那里闻油漆味。”杜护家淡笑说:“你要装修成什么风格的?”

    “装修的风格就是简单,实用,大方,色彩明朗!”宁青敏吁口气说:“装修费好贵!对了,你还欠我工资没还呢!”

    “什么工资?”

    “你还假装忘了,就是过年前.我到你们公司上班的工资,虽然还没半个月,可是也应该有工资吧!”宁青敏哼哼着说:“我做的事不少,还老加班,给工资很应该呀!”

    “哦,想要工资,自己过来公司拿!”

    “你以为我不敢过去呀?应该我得.的,我就要过去拿,按我的职位,不够半个月也有一千多元的。”其实也是有几天没见杜护家了,有点想他,宁青敏表,公司里的人都快要下班了,过去了正好跟杜护家一起吃晚饭去。

    “哈,你要拿工资,怎么等会计们.都下班了才过来拿?”杜护家见宁青敏来了,让她进了办公室,把门关上说:“想见我就直说嘛!”一边说着,拿摇控器把办公室的温度调高了一些。

    宁青敏被看穿心事,瞪眼说:“你是老板,我直接跟你.拿也可以吧!”

    “我上没钱,可以偿吗?”

    宁青敏虽然没以前那样容易害羞了,一听这种赤.的,脸还是发烫了,嘴里却强硬的说:“偿也可以考虑,但要看看货色怎么样!”

    杜护家嘴角浮起一丝暧昧的笑,当着宁青敏的.面缓缓解开衬衫上边的两个扣子说:“请验看货色!”等宁青敏假装一探头,已经被他紧紧抱住了,低声说:“看仔细些!”

    宁青敏伸出手,.探进杜护家口,轻轻抚摸了一下,红着脸说:“结实的,货色还可以!”

    “欢迎试用!”杜护家被宁青敏手指一触,不自,在宁青敏耳边呢喃了一句,就狠狠的吻住了她。--凤-舞-文-学-网--

    良久,良久,杜护家松开宁青敏,有点狼狈的说:“我去洗一下脸!”说着进了办公室后的私人休息间。

    宁青敏捂着脸,怎么每次都这么惊险呢?

    “小敏,小敏!”

    宁青敏听得杜护家在里面叫她,只得走了进去。

    休息间另一边是一间浴室,杜护家在里面说:“我洗了一个澡,忘记拿衣服进来了,你帮我在衣柜那边拿条内裤递进来。”

    宁青敏忙打开衣柜,随便拿了一条内裤,走近浴室门口,门忽然“哗”的打开了,宁青敏吓得尖叫一声,杜护家一伸手就拿了她手里的内裤,关上门,得意的笑着说:“我披着浴巾呢,你叫什么?”

    等杜护家又披着浴巾出来时,宁青敏怯怯说:“请问这位壮男,里面可有穿衣否?”

    “有,小内裤一条!”杜护家作势要拿掉浴巾,宁青敏一急之下,忙要跑出休息间,被杜护家从背后搂住了,低声说:“我刚刚洗了一个冷水澡,可是,还是想,怎么办?”

    宁青敏只觉全的血都涌往脸上,又是甜蜜又是为难,一动也不敢动,小声说:“再洗一个冰水澡吧!”

    “要不,我们一起洗,来个鸳鸯浴,一起降温!”杜护家轻啼宁青敏的耳垂,双手不安份起来。

    “你的浴巾掉地下了!”宁青敏还是不敢动,眼角瞥见披在杜护家上的白色浴:巾掉在地下,小声提醒说:“还是去穿上衣服吧,小心着凉!”

    “盖上被子就行了!”杜护家一把抱起宁青敏抛向上,扑在她上,很快速的扯过被子盖在自己背上。

    宁青敏一惊,知道杜护家只穿了一条小内裤,挣扎着想要推开他,却被他压得紧紧的,动不了,又害羞又害怕,很是慌乱。

    “我就亲亲,别的不会干,别担心!”杜护家吻着宁青敏的脖子,越吻越下,用嘴巴解开宁青敏上衣的扣子,被冷水洗过的子又火烫起来。

    宁青敏也有点意乱迷,胡乱扭动着,既想迎合,又想推拒,很是矛盾。

    过了一会,杜护家很艰难的从宁青敏上滚到另一边,喘着气说:“没有预防措施,要是有了小孩,对你不好!”

    到了这个地步,他还能为我着想,忍住了……,宁青敏咬着唇,只觉心里暖暖的,软软的,非常奇妙的感觉。

    “再待下去,我可能又不理智了。我们还是出去吃饭吧!”杜护家自己爬了起来,走到衣柜前找衣服。

    宁青敏还躺在上,见杜护家找衣服,偷偷看着他。体肌很结实,两条又长又直的腿,宽肩细腰,肌肤呈蜜色,光是看着就让人心跳。

    杜护家换好衣服,稍稍平静下来,回头见宁青敏看着他,笑着说:“全被你看光了,以后要对我负责啊!”

    “放心吧,我不会始乱终弃的!”宁青敏也恢复了一点平静,揪开被子爬了起来,一看上的衣服,全皱巴巴的,惊叫说:“皱成这样,怎么见人啊?”

    “哈哈……”,杜护家温柔的说:“你把外衣脱下来,我帮你烫平它!”

    “你会烫衣服?”宁青敏不敢相信,“不要把我的衣服烫破了!”

    “嗯,以前在国外,帮自己烫过衣服,第一次确实烫破过一件,之后的都完好无损。”杜护家笑了,“我爷爷当时坚持让我们独立生活,不让请家务助理,看来是预备好让我们服侍老婆的。”

    等杜护家真把她的衣服烫好,帮她穿上时,宁青敏的心再次温温软软的,简直想自动请求献出子以表示自己的感动!

    杜护家拿过梳子,自己梳了一下,还顺手帮宁青敏梳了几下,感叹说:“你的头发这么细,这么软,估计我一条头发相当于你几条了!”

    “护家,我你!”宁青敏自动搂住杜护家。原来,不用经历什么生生死死的考验,也不用经历什么磨难曲折,就能确定自己在对方心中的份量。

    男人都想为女人做那些看起来很伟大的事,但是世上又有多少真正伟大的事让他们去做?自己要求的就是这些细小的温馨,就是这些细小的体贴入微,就是这些令人一颗心酥酥软软的柔。宁青敏鼻子酸酸的,非常温柔的踮起脚尖,把嘴唇印在杜护家嘴唇上。

    杜护家只浅尝了一下,就不敢深入了,闷声说:“你打电话说要来拿工资时,我已订好吃饭的位置了,现在去刚刚好!”

    “嗯!走吧!”宁青敏把头靠在杜护家肩上,偎依着他出了门。

    “对了,你妈要结婚,我送什么礼物好?”杜护家忽然想起宁青敏跟他说过,宁妈妈差不多要再婚了。

    “我还没正式介绍你见妈妈和外婆呢,不用送了!”宁青敏见杜护家很重视妈妈和外婆似的,知道他屋及乌,笑着说:“要送礼,以后大把机会。”

    农历三月中,宁妈妈终于跟苏络去领了结婚证,两个人请平时要好的同事们简单的吃了一餐饭,就坐了飞机到桂林度蜜月去了。

    送完机,宁外婆喜笑颜开的说:“小敏,终于把你妈成嫁掉了,她跟着苏络过,我是百分百放心。凭着我阅人无数的眼光,苏络就是那种会珍惜边人的稀有男人。:你妈中年转运了!”

    孙文用车子送了宁妈妈到机场,见宁外婆高兴,笑着说:“婆婆,嫁掉阿姨了,下一个就轮到老板了!”

    “去,不说话没人当你是哑巴!”宁青敏用手指敲敲孙文的头,扶了外婆上车,等孙文也上了前座,笑着说:“先送外婆回家,再到商场去。”

    “小敏,你要是忙,就让阿文先送你过去,再送我回家,反正路不远,我当游车河好了。”

    “外婆,这几天忙妈妈的事,你也累坏了,还是先送你回家休息一下好了。我的事也不用太赶时间的。”宁青敏看着孙文转了车头,车速平稳,伸过手帮外婆按了按肩膀,低声说:“苏叔叔要不是听了我的话有启发,只怕妈妈还没这么顺当就跟他结婚呢!”

    “什么话?”宁外婆笑着说:“我就还在奇怪上次还说要等你毕业她才结婚的,怎么这次又答应的这么爽快,难道是你捣鬼?”

    宁青敏俯在宁外婆耳边悄悄说了几句话,宁外婆“哟”了一声,笑呵呵说:“原来你悄悄的把你妈卖了,小心她知道了,找你秋后算帐。”

    “外婆,你要不说,她怎么知道?”宁青敏笑嘻嘻,“我等着苏叔叔感谢我呢!”

    “我是不会说,但是难保苏络不会漏嘴。”宁外婆也笑了,拧拧宁青敏的脸说:“听者有份,苏络到时给了你什么好处,记得拿来跟外婆分享。”

    宁青敏把头趴在宁外婆肩上笑了。

    推荐虫碧的雅希小姐》,非常温的书,值得一看,大家可以在下面直通车上点开看看。还有,声明一下,放直通车上的书,是我自己看过觉得好看才放的,不是友推荐。抹汗,直通车上的书名都有点不太吸引,但真的好看。

    ------------------------------------------凤舞文学网--------------------------------------------

    凤舞文学网为众多读者免费提供各类小说,作品涵盖了玄幻小说、武侠小说、科幻小说、军事小说、恐怖小说、言等,并提供可电脑和手机阅读的TXT、CHM、UMD、JAR格式的电子书下载。

    http://www.fengwu.net

重要声明:小说《重生之窈窕薯女》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