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二十七章 包扎

    <---凤舞文学网--->

    杜护华见宁青敏在杜护家怀里挣扎,有点不忍卒睹的说:“二哥,让她自己走吧!”

    “她那个小碎步,太慢!”杜护家不让宁青敏乱动,挟紧了她,自顾自和杜护华说:“我爸我妈在外地赶不回来,只剩你爸妈看着爷爷,今天晚上也累坏了。--凤-舞-文-学-网--”

    “爷爷每回心脏病发,一醒来就是念叨说:‘老天怎么不收了我,让我去见宛宛。’要是见了小宁,会不会反而吓一跳?”杜护华跟在杜护家边,脚步也飞快。

    “刚刚送来医院,已是醒来了,就是念叨着那句老话,还说世上没了小姑姑,他也不活了。”杜护家看一眼怀里的宁青敏说:“让她劝劝爷爷!”

    “放我下来!”宁青敏被一双铁钳似的手紧紧抱着,挣扎不动,羞怒交加。

    “别吵!”杜护家见宁青敏尖叫,大手一把捂住她的嘴巴。

    宁青敏想也不想,张开嘴,一把就咬在对方掌腹上。

    “啊!”杜护家闷叫一声,松开了手掌,却不放开宁青敏,快走两步,用手肘推开一扇门,把宁青敏抱了进去,扔在病前一张椅子上。

    “宛宛……”病房内一对夫妇同时惊叫,又及时止了声,知道认错了人。

    病上一个老爷爷本来半闭着眼,听到惊叫,张开眼,对上宁青敏的脸,一激凌,“宛宛”两个字却没吐出来,怔怔看一会宁青敏,“你不是我的宛宛。”话音一落,老泪纵横。

    宁青敏见一个老人家倚在病上这样哭法,总是令人心酸,却不知说什么好,只能接过杜护家递过来的手帕子,帮杜爷爷擦去了眼泪。--凤舞文学网--

    “爷爷。你别这样。”杜护华上去安慰。

    “要是宛宛还在……”杜爷爷深深叹息一声。

    “宛宛不在。还有其它人在。”宁青敏伸出手握住杜爷爷地手。轻轻摇了摇。“爷爷不要伤心了!”

    杜爷爷略怔一怔。反握住宁青敏地手。转悲为喜。“上天收走了苑苑。现在把你送来。是打算给我一个安慰奖吗?”

    杜爷爷三个儿子。但最疼女儿宛宛。自从宛宛去世后。经常感叹说杜家女儿缘薄。四个孙子。就是没孙女。老天连个安慰奖也不肯给他之类。所以一听见宁青敏唤他爷爷。不由大喜。“你做我孙女吧!”

    “爷爷!”杜护华见宁青敏一脸尴尬。只得说:“人家也有自己地爷爷地。”

    “喔,我老糊涂了。”杜爷爷看一眼杜护华,以为自己猜中了某一件事,“不做孙女,做孙媳妇也行!”

    宁青敏被闹了一个大红脸。

    护士推开门走了进来,柔声说:“病人要好好休息。”

    宁青敏忙抽回手,笑着说:“爷爷休息吧!”

    杜爷爷不舍的说:“你还会来看我吗?”

    “她明天再来看爷爷,爷爷先休息。”杜护家见爷爷不再嚷嚷不活了,松了一口气,代宁青敏答话。

    服侍杜爷爷躺下后,大家都松了一口气。

    “爸,妈,你们先到隔壁的加护病房躺一躺,这里交给我和二哥就行了!”杜护华见爷爷安静了下来,看一眼满脸困倦的爸爸妈妈,有点心疼。

    “宁小姐……”杜护华的妈妈想说什么,杜护华摆手说:“妈,你去休息,小宁有我们看着,不用你安排。”

    “我明天还要上班呢!”宁青敏看看手表,都凌晨一点了,今晚发生的事也实在太多了。

    “闹了一晚,你明天还有精神上班吗?”杜护华看看宁青敏,“要不,我帮你请假一天!”

    “你别忘了,厂里是因为忙不过来,才招了我们几个兼职的,说明只干十天,除了不可抗力,不能请假。”宁青敏笑一笑,“我没事,以前高中时,经常一天只睡五个钟头。”

    “我送你回去。”杜护家帮着杜爷爷掖好被子,站直了子,看向宁青敏。

    宁青敏想起杜护家刚刚强势的动作,心有余悸,看一眼杜护华,杜护华领会了她的意思,笑着说:“二哥,我开你的车送小宁回去好了!”

    “不用,我送她就行!”杜护家推开了门,示意宁青敏一起走。

    宁青敏无奈,只得跟在他后出了门。

    “刚刚,心急爷爷的事,所以……”杜护家见宁青敏走在后,有点怕他的样子,想起可能是刚刚来时,吓着她了,便想解释一下。

    宁青敏暗暗翻翻白眼,小碎步跑过他边,“你说清楚些,我可能跑的比你快。”

    出了医院门口,杜护家开过车子,打开前门,对宁青敏说:“进来!”

    “我坐后边!”宁青敏用手去扳后门。

    “坐前边,随便帮我缠一下纱布!”杜护家打开了车内的灯,从车柜中找出一瓶碘酒,又找出棉花签等物。

    他受伤了吗?宁青敏看看杜护家,没什么不妥呀!

    杜护家说完话,见宁青敏还站在外面,皱眉说:“你不怕冻坏?”

    宁青敏这才觉得寒风侵骨,忙进了车,关上车门。

    “手要接触方向盘,缠着纱布没那么痛!”杜护家把手举到宁青敏面前,另一只手抛过一包纱布。

    “为什么不让医院的护士帮你包扎?”宁青敏看清了,杜护华接近大拇指的手腹上,几个深深的,红红的齿印,正是被自己咬伤的,不由感觉很窘。

    “其它人看到,可能要解释这个伤口的由来。”杜护家看一眼宁青敏,“小姐凶猛!”

    “噗”,宁青敏忍不住笑了,没刚才那么窘了,拿过棉花签,醮了碘酒涂在杜护家手掌上。

    “牙齿很利!伤口很深!”杜护家被碘酒一涂,痛的咧咧嘴,作了客观评判。

    宁青敏脸一红,想分辩一下,“刚才,……所以……”

    “我明白。要是忽然来个美女强抱住我,我也是会一口咬下去的。”杜护家语调平平,嘴角却分明在,“刚才,我心急了!”

    “呃!”宁青敏抬眼看一下杜护家,对方表严肃,但是,好像有什么不对劲嘛!拿着棉花签的手狠狠的涂了下去。

    “啊!”杜护家闷哼一声,“轻点!”

    宁青敏翻翻白眼,迅速帮杜护家包扎好纱布,手指尽量不接触到他的手指。

    杜护家看看缠好的手,试活动了一下,不妨碍开车,点头说:“你很有包扎天赋!”说着车子呼的开动了。

    ------------------------------------------凤舞文学网--------------------------------------------

    凤舞文学网为众多读者免费提供各类小说,作品涵盖了玄幻小说、武侠小说、科幻小说、军事小说、恐怖小说、言等,并提供可电脑和手机阅读的TXT、CHM、UMD、JAR格式的电子书下载。

    http://www.fengwu.net

重要声明:小说《重生之窈窕薯女》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