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46章 一呸做终了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常书欣 书名:黑锅
    “放下枪……”

    一队整装的警察冲进了,自动沿门成了半圆形包围,当先一人虎背熊腰,虽未挟武器,不过气势端得不可小觑,一声虎吼,却是直朝许向南而来,许向南手微微一颤,软软地垂下胳膊来了,一脸愕然地盯着,都是不认识的同行,却是不知道生什么事。()

    偏偏这时候有不懂事的,王平阳指着商亚军叫嚣着:“兄弟们,就是他,他就是商大牙,把他抓起来……”边说边回头看着一干警察都是睥睨的眼神瞧着自己,生生刹住了嘴,话像鱼刺卡在喉咙里,看看一下子气馁了的许局长,又看看和自己一样懵然的众人,愣了愣,瞠目地、小声问着:“这…这…怎么回事?”

    “傻眼了吧王总,都说了你们不见棺材不掉泪。”会议主座上的商大牙嘿嘿笑着,贬了王平阳一句。王平阳不清楚这究竟是怎么一回事,惊讶地看向许向南,许向南也懵了,现在心下有点惊讶无比了,信号是给治安队的,直到现在警笛还在响着,可上来的人,却都自己不认识的人,瞬间意识到了生了什么事,回头再看商大牙,却是几分得意的抹着嘴,谑笑一脸地看着自己,那笑刺激得许向南有点怒火上头,持枪的手臂,略略地换了一个姿势,微微往起抬了抬。

    “许分局长,再错下去,可就没有救得了你了……”

    有人在门外说着,门口的警察自动让路,进来了一位便衣,中等、削瘦的个子,不用说是这干警察的带队人。很普通的长相,唯一有所不同的眼睛看上去格外犀利,许向南一惊,紧张地问着:“你们……那个单位的。”

    “刑侦四队,我是大队长郭元,北深坊非法拆迁致死人命案由我们全权处理。这里我们接手了。”

    郭元背着手,笔直地站着,瞥见了许向南有点控制不住绪,这才站出来提醒了一句,犀利的眼光直向刚刚持枪着嫌疑人的同行,那眼光里多有几分复杂,如果说收点黑钱、和官商沆瀣尚可理解的,那么已经突破一个警察的底线就无法原谅了,看着许向南还在僵持着,手死死地握着枪,斟酌着语句,尽管平缓地说着:“往你后和楼下看看……”

    许向南应声,狐疑地侧头,跨了一步,眼睛朝窗下一看,登时闭了闭眼,是督察,是白盔整装的督察,那辆专门带走警察的督察车就停在自己带来的两辆运警车边,自己的人恐怕现在都被压制到车里不许下车了,一刹那间知道一切都无法挽回了,再抬眼,瞥眼却见得对面矮楼楼顶也有人,正架着摄像机,此时明白了为什么选在12层,这一层和对面的贵宾楼顶恰恰平视,视野开阔,房间里的一举一动尽落眼底,可惜的是在房间里找来找去,却没有现手脚做到了外面……慢慢地回头,看着面无表的同行,又看到商亚军脸上,商大牙这货已经是乐得快呲掉大牙了,随手一掏上衣口袋里的手机一亮,谑笑着:“……许局,你还是不够聪明,我还用整什么窃听么,只要把****开着,您老的威风凛凛可都传出去了,对面还有录像的,您要是开了枪,说不定要赔我这条烂命了啊……哈哈……”

    “老实点,没你说话的份。”有位警察作势叱了句,商大牙立马一整笑容,点点头,装模作样地喏喏应是:“是,不说话……不过我不说话他们都不敢说了,多闷呀!?”

    是够闷的,许向南一脸沉得没有血色,渐渐听明白了事由的几人面面相觑着,江区长,刘主任战战兢兢互视着,不知道该说什么,雷涵洋弱弱从座位上站起来,也同样紧张地看着堵门的警察,愣着眼,无言以对了,这几个人,最终还是把目光投向许向南,不过许向南也乱了方寸,握着枪的手一会紧,一会儿松,一会儿紧张地看这队刑警,一会儿又是恶狠狠地看商大牙,目光游离着,一会儿颓废,一会狠色,狠色过后又有点万念俱灰……

    “放下枪……你总不至于当着刑警的面杀人吧!?再说你杀得了吗?”

    郭元冷声说道,进门的一队八人,虎视眈眈,手放在随时可以拔枪的位置,许向南黯然看了一眼,这当会恐怕已经成了同行的敌人了,没有多想,叹了口气,手一扔,咚声响起,枪直扔到了会议桌上,郭元侧示意着,门口站着俩位督察现了,许向南黯然地看看了商大牙,似有不甘,又看了看同伙,似有几分埋怨,不过说什么也晚了,一下子像苍老了十几岁,低着头,慢慢地踱出了房间,一前一后俩位督察跟着,消失了……

    就在此时,刺耳的警报声音,骤然停了………

    “嘿嘿哈哈……哈哈……”商大牙的笑声越来越喜、越来越大,指着如丧考妣的江区长、指着脑门秃顶的王平阳,指着尴尬一脸的雷涵洋,还有掏着手绢直抹额上细汗的刘主任,边笑边编排着:“……傻了吧!?吃屎了吧?我他求爷爷告,你们谁都不理我,好啊,那咱们公事公办,看谁他栽得惨,我还告诉你们,老子三进宫了,一多半兄弟现在还没出来呢,进了监狱那是老子的天下,整死你们几个………”

    越说越不像话了,训得江区长、刘主任几人是冷汗涔涔,听得一干刑警面面相觑,这号投案自还这么拽的嫌疑人倒是少见,郭元像故意给商大牙说话机会一般,几句过后,插进来叱了句:“闭嘴,老实点。”

    “是,哥们听警察的。”商大牙立马闭嘴了,不吭声了,很配合警察的工作似的。

    郭元踱着步,挨个看过房间里的人,一个区长、一个拆迁办主任、一个开商、还有俩个拆迁老总,每逢眼光来都下意识地回避着,斟酌了片刻开口说着:“……北深坊拆迁引的人命案凶手何亮已经落网,此案涉嫌幕后组织的嫌疑人商亚军已于一个小时向刑侦四大队投案自,根据他提供的录像、实物证据,对于此案我们将延伸侦察,现在需要几位配合回刑侦四队做例行询问,几位没意见吧?”

    “这……没…没有……”

    “没有……”

    “………”

    除了说没有的,就是不说话的,郭元眼光每投向一个人征询,没说话的也紧张地点点头,看到了江沁兵区长,这位区长刚刚从惊魂中省过来,嗫喃着,好容易重聚起了几分官相官威,稍带着客气地说着:“……这个,这位警察同志,我……和什么拆迁案子扯不上关系吧?这个……我……”

    “呵呵……是吗?江区长,忘了告诉您了,刚刚我们截获了一个给嫌疑商亚军提供资金的嫌疑人,好像是您的司机,人和钱都在四队,这件事……总得说清楚吧……对了,您的事我们已经上报了市局,现在我们的领导估计把证物已经交接给了纪检委……您是让我客气地请呢,还是让我不客气地,那什么……”郭元隐隐晦晦地说着,一个客气,一个不客气,说得江区长紧张兮兮,看着一个挨一个都跟着警察出门了,这倒没的选择了,一脸苦色地跟着一位刑警,也出门了。

    笑了笑,郭元目光投向了最后一位,商大牙知趣,起,整整衣领,迈着稳健的大步直走到门前,两手平行,往前一伸,表很郑重且肃穆,而且颇有英勇就义的豪气,就差说上一句:来,给哥戴上!

    不料郭元眯着眼笑了笑,俩位同行的警员看这货这个得,都笑了,可没想到左躲右藏找不着人的商大牙最终却是自己投案自了,手下拎着铐子要戴,被郭元拦住了,笑着说了句:“算了,人多,给商哥个面子大大方方从这儿走出去。”

    “谢了……”商大牙抱拳回礼,几分感激。

    “不用谢,要谢,谢谢你自己吧,那一位呢?”郭元道。

    商大牙笑了笑,悄悄指指隔壁的房间,大大方方抬步而走,前面走着,后面的刑警跟着,像随行而不像抓捕,拐过甬道进了电梯,几位刑警早知道其中的原委,得到了消息提前一个小时就埋伏到了这里,还真没有想到钓到了这蛇鼠一窝,此时倒对这个形迹落拓、相貌丑恶的嫌疑人没什么恶感了,直领着人,上了警车,呼啸而去………

    …………………………………

    …………………………………

    郭元轻轻地敲敲隔壁的房间门,应声而开了一条缝,尔后是门开了,直把郭元拉了进来。

    是简凡,标间的铺有点零乱,看样在这儿窝了不少时候了,看样习惯地又躲在幕后看到了整个事件的经过,拽着郭元进门,本来是一脸笑意的,不料郭元瞪着眼,像瞪嫌疑人一般看着简凡,简凡这倒纳闷了,摸摸郭元脸蛋问着:“哎,郭队,别这个得啊,经费给你了,在逃嫌疑人给你了,幕后指使人也给你了,你丫等着升职吧啊。”

    “蛋糕够大,我四队这么个小庙,怎么消化,你这是给我找麻烦。”郭元撇着嘴不屑地句,别说区长,拆迁办的,就那仨老总四队都未必处理得了。

    “别得了便宜卖乖啊,什么人呀!?”简凡斥着。

    “别管我是什么人?你是什么人,自己清楚不?”郭元问,直拽着简凡要出门,边走边说着:“你个王八蛋,我说商大牙怎么变聪明了,搅得我们团团转,敢背后有这么位狗头军师呀!?你让人直接通知的伍书记,现在老伍都坐镇我们四队等消息,让我领你什么?……走吧,老伍让把你也带回去。”

    “带我……带我干什么?我可除了劝服嫌疑人投案自,什么也没干啊。”

    “心虚了吧,吓死你小子,回去给你上手段……”

    “吓唬谁呀,就你们那俩下,条条框框限制的那么死,能有多大创意呀?看哥们这手靓不靓,一下给了弄了一窝。”

    “呵呵……这下子倒是确实不错,四队要出名了啊……哎,对了……你咋劝得商大牙投案自呀,这货可是个老炮,顽固得很,今儿还蛮配合的……”

    “嘿嘿……我晓之以理、动之以,用我伟大的人格魅力感化了他呗……”

    “呸……人格!?格还差不多,我都怀疑昨晚柔软时光西餐厅打砸抢你参与了啊……”

    “不可能,我搁旁边看着呢……天太黑,我一个人也不认识。”

    “啊!?…………”

    郭元一愣,哭笑不得地看着侃侃而来、丝毫无滞的简凡,知道这货肯定在背后冒坏水,可现在看来,不但冒了,而且就搁旁边看着事态展呢,想了想,不知道是心里气愤昔战友怎么就成了这得,抑或是对这们哥们的行径十分不齿,瞪了两眼,抬腿朝着简凡就踹,简凡一弓,一缩躲过去了,气咻咻地郭元转就走。

    “嗨……郭队,你生什么鸟气,又不把你的车砸了,再说砸了保险公司赔呢,和你相干呀?”简凡在背后追着,嘻皮笑脸说着。还拽着郭元坐到了自己车上,郭元直看着简凡依然像平时见到的那样不当会回,心里暗暗地叹了口气,无语了。

    西餐厅的打砸、丽华酒店的讹诈、再加上汾阳别墅区里的吸毒窝点曝光,还要加上今天早上刑警被袭和江区长的送钱,其实这些动静有点大的事都是表像,真正地实质内容却是从这些事里一点一滴搜集商大牙和这些人串谋的证据,一俟证据到手,又以商大牙做饵把这涉案的一干人都引到了四队已经设好的埋伏圈里,让这些人自曝形迹、自投罗网,结果虽好,可这个过程和这些黑幕一样,同样是无法见光的……

    “哎,你又把个警察毁了啊,还是个分局长………”郭元想着其中的事,那些官、商都不值得惋惜,只不过印像很深的是许向南被刑警围住那份难堪和绝望,此时还有心有不忍。

    “切……都说放饵的可恶,可就没想想,自己为什么上钩么?”

    简凡驾着车,不屑地说了句,噎得郭元无话可说了,骂了简凡句什么,保持着沉默了。

    一路驶四西郊的四队,俩个人争辨说叙旧少,恐怕这份迥异了,这隔阂也大了,快到四队的门口了,反而都不说话了,驶到了刑侦大队的门口,一瞧阵势不小,几辆挂着警牌的桑塔那、奥迪、现代、三菱警车停在院子外,估计是四队消化不了,上头来人了,车停到门口,郭元拍门下车,直奔回了队里,简凡迟一步,下车刚刚锁门,回头的功夫却见得队门口站着曾楠和唐大头,这就笑着打了招呼了,快步走了上来。

    事,是一个多少小时通过曾楠向伍辰光详细说了过程的,几样关键的证据也是通过曾楠送给伍辰光手里的,这是一个必须的选择,也是自己唯一的选择,这事涉及到区长、拆迁办主任,甚至于还有雷涵洋凭单回执上那些人,恐怕自己一个人也惹不起………

    笑着趋步上来,刚到了面前不远愣了愣停下了,曾楠脸色有点难看,一个多小时前匆匆见面还没有难看,此时像是生了什么事一般,让她左右为难的紧,旁边的唐大头却是二话不说,拄着拐,一瘸一拐怒气冲冲地朝着简凡走过来,简凡霎时明白了,把老唐惹了。

    果不其然,唐大头直到面前,顾不上边不远还有警察站着,直揪着简凡的衣领直问着:“……你你你……你把老商送进去了!?……你你……你……”

    摇着简凡,两眼气得冒火,说话几乎失声,简凡一下子无言以对了,从来没见唐大头过这么大的火气,这个大大咧咧的半路大哥,最忌讳的就是出卖别人和被别人出卖,此事生在最信任的兄弟上,岂能不让他痛心疾。

    一见势头不对,曾楠一紧张快步跑上来,拉着唐大头,唐大头被曾楠拉开了,气得话不成一句,轮着拐要敲,又被曾楠伸手捞住了,唐大头语成不声地边撕扯边骂着:“什么东西!?老商把你当朋友,当哥们,当兄弟,你看不起他也就算了,这背后捅一刀算什么意思……B的,你还算人么?…呸…”

    撕扯中,已成残废的唐大头被曾楠挡着,几次近不了简凡的急之下重重一呸,一口唾沫直呸到简凡脸上,这下子,稍稍一愣,动作停止了,拉着唐大头的曾楠慢慢回头,那口唾沫正中简凡腮上,半晌简凡只是愣着眼,一动也没动。

    呸……唐大头干脆又来一口,直唾到了简凡的另一侧脸颊上,唾完了,这丫没啥动静,好不兴味索然,气咻咻地拄着拐,一瘸一拐扭头就走,看样是不屑和简凡为伍了。

    出卖,是唐大头眼里,这是出卖,对于这个眼里揉不进沙子的江湖莽人恐怕简凡永远解释不清自己的所作所为,直看着老唐一瘸一拐的影上了车,绝尘而去,还是傻傻地站着……

    “别怪他,老唐是个直人,事过了想通了就没事了……”一双芊芊玉手伸过来,捻着纸在帮简凡擦着脸颊,简凡顺手拿到了手里,悻然自己擦着,看了曾楠一眼,叹了口气说着:“我没怪他,他唾得对。”

    “其实你是怕他陷进去,才站出来的补到他的位置上,其实你在帮唐大头,也帮了老商,其实这也是个最好的结果,我觉得你做得很好……唯一不好的一点就是把我撇过一边了,这说明,你心里还是有点担心我……”曾楠浅笑着,站得离简凡很近,温言细语地说着,有点崇拜或都眼似的暧昧眼神看着简凡。

    “这是以出卖和欺诈为代价的,老唐不会觉得很好的。”

    简凡说着,抬头看着郭元在二楼招手示意,摇摇头,不待曾楠再腻歪句什么,直奔着进了四队大院,循着郭元的示意直上了二层队长办,一进门,大马金刀坐在队长位置上的伍辰光黑着个人,又像欠了人八百吊似的,搞得简凡稍愣了愣,还没吱声,伍辰光拿着手包已经起,直走到简凡面前,很慎重、很严肃地看着,看得简凡好不懊恼,悻然说着:“又怎么了?我没做错什么吧?这帮人就是蛇鼠一窝,比打死拆迁户痞子还要坏,怎么,查雷涵洋又关系到警队的利益了?又关系到简氏企业的负面影响了?就没人想想,被打死的环卫工人可怜不可怜,被拆了房子没地儿安置的人可怜不可怜……”

    “你少给我讲大道理,别以为我不知道啊,你好歹也是个警察出的,怎么不明白利害关系,怎么能和商大牙这号流氓分子搅和在一块?你这是在玩火,这次是玩好了没烧着你,玩不好那就是自残下场,你都结婚成家了,不好好当你的大师傅,瞎掺合这事干嘛,你也当过警察,你还不知道这些人有多黑,稍有不慎就是惹祸上,波及家人,警察的事警察不会干,有你什么事,……真是吃饱了撑得。”

    伍辰光一如当年教训手下的小警,指头甩着,唾沫星飞溅着,那是一种气败坏的标志,几次指头咄咄看得简凡不迭地后仰脑袋,只怕这气急了巴掌就上来了,不过这么说,倒是让简凡无从辨驳了,能够侥幸把这伙几人拴到一起,那是因为这些人根本没有把商大牙放在眼里,要是知道背后有人这么支招,肯定不会这么简单就掉进坑了。

    “回去吧,以后少到警队掺合,少和那什么唐大头接近……好好当你的大师傅,不想当大师傅,回来穿警服,别弄得这不黑不白,迟早要出事……就这……”伍辰光看话压住简凡了,又是咄咄人几句,转要走,敢把简凡弄过来,就是这么训斥一番,不过这训斥里多有几分关怀,让简凡倒无处去拂这位老领导的好意了,缩头站着,来了一个很客气地动作,赶紧地给伍书记开门,恭送。

    门一开,眼界开阔直看到大门站着还等着曾楠,伍辰光又有话了,回头瞪着简凡,甩手一指仙人指路,训儿子一般压着声音教训着:“还有……别和曾楠勾勾搭搭,让你媳妇知道了能有好事呀?你才挣了多少钱,就开始犯了,比你有钱的人多了,大原还数不着你呢………现在越看你越和你老丈人一个得,当年他就是和李威老婆勾搭成,最后是弄得败名裂,这就是前车之鉴……”

    又是义正言词地教育了几句,甩手而去,看样是直下一层的滞留室,要指挥此次的事件的处理,不过教育的这话余音绕梁,听得简凡一会迷糊一会惊醒,惊醒过来时,对着伍辰光的背景迸了一个字:

    “呸!”

    #####.##s#h#u##、##n

重要声明:小说《黑锅》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