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6章 无声声已杳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常书欣 书名:黑锅
    二闭里隔音很好,格卜门的时候把一切了喧闹都美在了再回头看到了捂得严严实实的俩位医生在看着仪表,病人的(床chuáng)前伺立着一位年过半百,头顶微秃的男人,曾抽小声地介帮这是简烈山的私人律师,简凡啃角翘翘,似嘻几分不屑似地笑了笑,笑得很别扭口

    说实话不别扭都不行,耶侦是没才办过丧事也知道最后这一剩,站在(床chuáng)前的应该是儿孙满堂,应该是人生温特最极致的一刻,应该是一个舍笑而螟的时刻,不管应该是什么吧,简凡总觉得这里不该是自己,是曾柄、是律师,如此游分请让此时止刻显得如此地凄凉。kenwen.com

    ”心里本疙瘩一会再说。”曾牺轻轻拉了杜简凡,觉寡到了简凡的怪异表挤轻声说着:(,简怀赶和五个弟妹都和他月父异母,三位夫人去世了两位,离异的一位还健在,他们宗的关系很复杂,因为财产的

    轻轻地说着声音几近不冉,紧紧拖偎依着,骨柄似乎害怕轻历这个场面似的,俩个人几步跟来,站音惭浙不闻了,只剩下的嘴嘴的轻微心电声音,虚弱得也像病(床chuáng)上的老人,好像随时都才可能停止。

    走近了,律师自然而然的让开了位置,向老人(身shēn)边靠了靠,老人的眼睛睁开了一道继然后缓缓地睁开了,恍馋中看到了简凡,像看到了亲人一般,眼晴里闪着希翼、闪着期待,那份急切、那份(欲yù)言难言的急切是如此地请晰,连俘侦、惨白得没才血色的嘴吞也开始颤蠕,括疫鳞绚的手糙微的抬起来,伍试目抓住什么口

    不过一切都成了徒劳,嘴唇在辙辙蠕动着,无声她蠕动着,手丹刚抬了抬又颓然垂下了,风烛残年的病体,此时那怕连简单的表达也成了奢望口微青,医生拈拈自己的头部,再拈拈嘴,示意着巳经不能说估了,曾抽忘记了心里的顽忌,轻轻她拉着老人的一只手,又拄着简凡,把简凡的手和老人的手握在了一起,筒凡簿下了(身shēn),脸凑近了老人的面庞,那关去血色的脸部,像才多少未竟之言、未了之事一般,唯余下了眼晴无限的期待,感觉到了那只巳经没才力量的手,微舰在动,像武目程着自己,表达着什么。

    依然是徒劳,生命伍在以眼可见的速皮诣进明亮的阵乎凝视中渐渐黯淡,又伍无限挽惜和留恋一般看着简凡,像累了、像困了、像知道自己将永远闭上眼了,只盼着多看一眼、多看一叭”。”简凡咬着嘴唇,压柿着心里泛起的莫名悲伤,为一名素无交精的老人的悲份,此时说话不知道该告诉谁,直面向那位也是华裔的律师。下,另一位轻声说着:。不能再激动了,现在病人脑部巳经形戍大面积梗塞,再鞘一激动,恐怕马上就者生命危险

    。人都妆死了还谈什么生命危队?要是就让他这么失望她走,那他

    简凡轻声不容置疑拖说着,眼一挤,葛她涌出来两颗大滴的泪,不知道这消泪缘何而来,只是觉得心里校痛碍那份难受,难受得恨不得让这位行将耶去的老人起死回生。

    依然是徒劳,手冰凉冰凉地,简凡轻轻拖握着,抚过老人的胳膊,巳轻枯瘦枯疫,这个靠着药剂诈持着的生命现在已轻仅喇下了一个躯壳谁还会记得,这曾轻是宫甲一方筒氏老董事长,谁还在乎,这个躯壳里还承载着什么未竟之愿,看到老人呼吸急促,再一次被扣上氧,简凡顺恨执回头,此时咬牙切齿,疤脸狰狞,仇视般她瞪着没嗜任何动作的律师,这位律师微枫一惊,快步走了出去”

    呼氧,暂时诈持住了老人的状态那份颓然越来裁明显,越来哉夫塑和力不从心的感觉,像即将进入长长的睡眠,曾祸香几分怜悯,几分不忍地看着病(床chuáng)上的人,栋了栋眼晴,耶侦不是自己的亲人,也为这位凄凉晚年的老人才点难过,难过的时候,像在一个倍靠似的,轻轻地偎着简凡的肩膀,想说什么,或者想问问,人耍离开这个世界的时候都会是这个样子?或者还想说,人才没本下辈子,下辈子我们还能不能凡,不知道什么时候,简凡脸上浮着一份童真般的笑容,像安慰快耍离开这个世界的老人,嘴唇在介动着、颤抖着、介动着”梗怪北哼出了一个调乎,那个让曾柄熟悉而又陌生的调子”

    都是吃的乌龙的彼面、亚米窝窝、石辗粳米,河柑米养,都是这次乌龙之行尝过的,简凡边轻轻她哼着,边沫到了老人的面庞煎,那扣着氧具的脸,就像尝到了家乡美食一样,舒损着,放和着,露着一份久违了的释然和笑意,仿佛和面前这位月乡月姓都回到了童真的时代,正躺着熏得暖烘烘的(热rè)炕上,看着炉膛里劈劈叭叭的火星,闻着锅贴鱼和小米的香味,幢保着个寡坐在一起,好吃的端上桌的那一刻”那是人生最美的一剩。声音开始拉长了,杜碍银长很长,像小时候走在坑蜒的山路上,随心而(欲yù)的曲调是那样自然,那样的寇转,那样怪异”

    白格生生的丰卜水汪汪、人个高高的亚菱绿秧秧、亲亲个姐姐回

    唱着哼着,并不悦耳的乡音,却是医治游子盼归心特的最好良药,简凡从简烈山老人的脸上看到了惭渐她安静,惭惭地在静谈着露着一份辙笑,只觉得心里嗜一份葡杜绥缓地放下了口

    能做的恐怕只割下了这些,只剩下了让这位将迸者听听六十年未闻的乡音,这是一位生者能给予将逝着的最后的尊重了。

    不过,一切依然是徒劳医生看着已经黎定,但惭惭在放缓的心丰,轻轻地拇了拇头,挽借地看了一眼,转牙向外走去”

    门开了,俩位医生搀着一(身shēn)条纹病服的何盼回进来了,不知道那里凭生出来的力乞,老人一毒躺在病(床chuáng)上的哥哥直甩下医生扑了上来,拉着那被子下栋着手,声音急促、贾咽、惊惶,惭惭她带上了菲心的苦痛:

    。哥”哥”哥”你醒醒”你醒醒”我是二娃,你答应娘了出息了就回来,看我和娘,娘临死都在喊你的名宇,哥,你醒

    何盼回悲喜交加着,老泪横流着心痛如狡地苦喊着,拇晃着病(床chuáng)上已经再无法表达亲特和思舍的兄长,哭声凯来越垂”六十年积郁的悲喜交集已径让俩个风烛残年的老人都不堪重负,哭声,月样积郁了六十年的悲伤,在这一时刻恢哭中迸发出来,让观者和听者都不忍侧目。

    医生侧过了脸,曾抽忍不住心里悲恢,征她捂住了嘴小声拖嗅咽着,简杯征夫妇奔进来了看到了这景后的一幕,直极开人群,筒怀爷扑通一声跪在病(床chuáng)前,脸上悲痛着在喊着:。爸”邑”我对不赵你”,那位夫人伺立在文夫(身shēn)旁,才点手足无猎,可同样一脸悲

    哨”哨”哨的心丰声音在哭声中淹没了,在哭声渐渐她馆失了只剩下了何盼回这位老人在汐哑地哭着,呼唤着哥导的声音,医生梗(性xìng)她取下了扣在病人嘴上的氧罩,病(床chuáng)躺着简烈山眼睛还微糙北睁着,脸上浮着恬静的笑容,那么安详、那么自然。简凡爆了句不和楷的声音,随着声音踢了跪在(床chuáng)煎的简杯鞋一脚,筒杯狂像愿症一般,双膝着地榔了几下直附到父亲耳边,同样紧张、同样惊您放心去吧”

    儿利们,穿着花花绿绿的儿孙们挤着门此时进来了,一刹那房间里的景像让众人惊呆了,不过看来郁已戍外黄内白的香蕉人,对于大跪之礼并不认月,都傻站在房间里脐拥着,你看看我、戒看看你只才相伤过度再也支持不住了,头一歪、抱着哥哥的遗体昏撅了,医生搀扶着何盼回要出病房,这些才血簿的关系的亲戚像陌路人一般,让开了通道,目无表特的看着医生把乡下叔叔带出了病房。

    。告诉你爹耍把他葬回鸟龙,就埋在亲娘(身shēn)边,生前没能尽孝,死后也能守坟。

    ”简凡抿了下眼栋了一袖子湿迹,又上前一步踢了简杯枉一脚,

    简怀鞋帐然不觉,又是机械她附在父亲耳边痛哭流涕她:”爸爸,

    简怀狂哭着抱着已经冰凉的遗住在怖哭着,只嗜他一个人能如此痛楚地哭出来,简凡轻揽着曾插,俩个人缓缓向外走,简氏家族进门的七八个人男男女女,几分敬畏、几分疑感拖看着这俩人,都下意识地让开了一务路,俩个人轻轻走着、骨抽还在哎泣着,临井门的一刹那,简凡再回头看病(床chuáng)上那位迸去的老人,依然是请墅、削痘、病态的遗容,衣咱,一二知道知道时候凡经妄然闭上了,显得遗容是如此削心型、安详酬

    走过长长廊道,侧立等待着的人都保持着肃穆的表恃,耶侦真才蝇营拘芍,此时此茂也只才对迷者的尊重。走过幽静的院落还能听到简杯征的恢哭,不过已径夹祟上了吵闹的声音,简凡听不懂,不过精得出恐怕胺下来将是兄弟姊妹间互扬互咬,即侦猜得出,北时也懒得理会,只是稳兢而才力她揽着曾袖,俩华人出了侧门,进了住鼎部,把一切都扔在了(身shēn)后。

    还在继续地走着才点感伤的曾抽拭着眼睛,不时地吸泣一声,直到了自己丰前,简凡没才说证把人放下似乎就耍走,不料被曹柄一把拉着不放手了,再回头时候,筒凡的脸上肃穆着,奇也怪哉她问了句:“我现在什么心恃都没才,咱们在一块又要吵架。”

    “对不丸那天我不该那样说你,“骨柄第一次怯生生地说了对不起仁宇似乎是才所感触,感敲到又凭生了一种楚楚可怜的神态,跟着生怕简凡走也似的双手抱着胳胁,头偎了上来。

    “吸”别这样,让人看见多不好说对不起的应该是我,明知道捎破这层窗户纸没什么好果乎可最终还是没嗜腔制的住“你都知道我这拿不起放不下的(性xìng)乎,说实姑,我都不知道该怎么对你筒凡轻轻说着,挣脱了曾桶的挽着,曾祸此时例不勉强了,站定了,抿了眠嘴,德在欣赏简凡,眼里蓄着柔特欣赏着,跟着不屑她说着:“载还没((逼bī)bī)着你娶戒,你害怕什么

    “你还不知道戒怡什么?怕老婆哑组一个家庭多不容易,可耍毁掉它就太容易了,其实我就真耍娶你,我估计你也得考虑考虑,像哉这号没出息的货迟早还是要犯错误,活这么大,就是在不断地犯错娱和不断改正,然后再犯中首进的”什么时候像老简这么两眼一闭,就万事皆休了。“简凡也心本感能,干脱竹肖倒豆子捉心置腹说了,曾抽一听,不置可否,只是又一次枕上了简凡,释然她说着:“那就在两眼一闭之前,不要委曲了自己”我们之间我想了很长时间,我知道我喜欢你,我也知道你并不讨厌我,我们在一起很快乐,这还不够吗?要是嗜一天你老婆把你赶出宗门了,我一定给你一把我家的门钥匙。”

    简凡心里哮嚼一下,价价的瞥眼瞧着曾抽那张白暂的俏脸上,几分幸福泛起,怎么说呢,男人这得(性xìng),只耍听到才女人愿意嫁给自己,那份略带满足和成就感的感觉很微妙,是一种既喜欢又害怕的撇妙,微妙得简凡不知道该怎么回答这份赤棵(裸luǒ)的表白。半晌没听到简凡的甜言蜜语,曾袖不径意侧仰着头看简凡时,他那如水如星如夜空深遂的脾乎正凝视着自己,于是曾栖很得意,很期崭她看着筒凡,期持着俩人重新冰释,期待着才一份片刻的安慰口

    却不料简凡憋了半天,憋了半天才咕啸她难她地说着:“载”我…我舍不得我老婆……我

    这汕卜男人的嘴脸让曾抽瞬间很生气、很生乞,腾下子,简凡觉得自己的手臂被重重甩开了跟着看到曾稻又耍抬腿,下意识地赶紧躲,不料还是躲得晚了点,胯部被曾抽的尖高跟鞋重重栋了一下,哎哟声疼得差点棒侄,还没等反应过来,曾抽恨惧她割了一眼,蹬蹬蹬几步到了自己丰煎,开着丰门,人坐进丰里,“鸥”她一声重响挟着黑烟,大油门倒回丰来了…”

    特人发腿,后果严重筒凡不迭她躲着丰,那丰呜声开出十几米,跟着又呜声开了回来,直停到简凡(身shēn)侧,车窗一下曾盾脸霞寒霖北叫着:“上来”

    “我,我”我去,筒凡瞬间没才想到很好的理由,回家?还是回店里?

    “你心里一定现在还才很多谜吧?想知道我为什么这么帮筒怀赶吗?想知道拆迁的事和惟窄关么?”想知道这件事背后还才很多事吗?提前告诉你啊只嗜一次机会,你放过了肯定让你后悔,上来么?”曾柄卖着关子,现在表椿豫不爽,像记个公司里新进的小职员。简凡想了想,又看了者医院的方向,这件事来得快结束的也快,还真才不少谜结在心里,稍咐一考虑,一拉把手,上丰了口

    丰一加油门,呜声冒着烟精乞似的飓走了”

    不远处,一辆停着的奥迪车里比简凡和曾柄先一步出来谁备回局里安排正式吊唁的慰问的伍辰光把这一切都看在眼里,俩人光亲妮后手脚,活脱脱一对欢喜冤家,直看得伍辰光才点(欲yù)说还体,楞招手示意着司机,走走走”

    这辆也走了,丰里的伍辰光什么也没才说,不过想着刚才无意中见到的一募,腹诽着:这小兔患乎,和他老丈人一个得行…”(未完待续,如(欲yù)知后事如何,靖登陆凶叭晰,章节更多,支持作者,支持正版阅读!)

重要声明:小说《黑锅》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