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8章 谁手补天裂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常书欣 书名:黑锅
    生本蓬蒿人,有命价几何?

    古时老百姓自称“草民”,当权者自诩“代天巡狩”,从字眼上生动地道出了统治和被统治的位置:卑微如草、低((贱jiàn)jiàn)如畜!

    北深坊的拆迁算不了什么,是千千万万拆迁事件的一个微小的缩影,如果没有外来这三个人的无意闯入,或许此时已经早夷为平地,没有人关心被拆房抢地的草民去留何从;或者这三个人的无意闯入、再加入大队警察的介入也不能改变什么,最终的结果是房子还要拆的,地还是要卖的;不过,一个普通人的死终于让事件在这里纠结住了,因为毕竟是太平盛世、朗朗乾清,草民的尊严虽然是可以被随意践踏的,但生命却是不能被随意剥夺的,总该有人为此事负责。wWw.keNweN.coM

    由此,终于让相关领导和相关部门有了一个不得不“高度重视”的理由,尽管重视的并不是生命本(身shēn)。

    凌晨二时十分,市局盖局、伍书记以及领导班子数人亲临现场,坐在车里大致听了事件的汇报,顿感棘手了,此时的现场勘测还在进行之中,被拘押了拆迁方人员人多嘴杂,事(情qíng)的真相究竟是个什么样子还无法定论,勘测现场里三层、外三层围着的都是当地的拆迁户,足有上百人,还不三朋六友不断地从全市各个方向赶来,被围在最外层的警察阻拦下了,此时唯一能做的事是:加派警力。

    凌晨二时三十分,跚跚来迟的杏花分局长一见市局领导都在,惊了一(身shēn)冷汗,不过好在领导们都顾忌事件的最终发展,没有苛责,在对此事来龙去脉的询问中,分局长倒是了解(情qíng)况,大致一说,北深坊的拆迁已经进了两周,因为补偿协议双方谈不拢,期间的磨擦已经出现了不止一次,再往下深究磨擦,这位分局长又说这片地本属北深坊镇办企业的集体用地,企业破产被分批给了原企业职工划作宅基地,三证不全住户较多,赔偿标准差异很大等等之类找了不少原因,伍辰光听得絮絮叨叨烦了,只问了一句:补偿协议签了没有。

    那位分局长一愣,这一下子敲到要害了,弱弱地摇摇头。一摇头伍辰光脸黑了,愤然说着,没签就拆,这就是非法拆迁,需要找这么多原因吗?说说你们的原因,为什么延缓出警?一语中的之后,面对着市局局党委这么多领导,分局长干脆一叹气,难色一脸直说了:区政府默许的,这是简氏企业的瑞丰苑项目,市里挂牌的重点单位……

    往下,三缄其口不吭声了,不过在场的人互视了一眼,都心知肚明了,让一个小分局却cha手这么个跨国企业的事,明显是为难他了,恐怕这事连市局碰到都得斟酌几番。

    为难了。盖局长出面当老好人了,把分局长打发过一边,安排着加派警力就准在分局处理的事,分局长喏喏应去。然后盖局长是很期待地看着伍辰光,副政委和其他几位副局长也同样看着伍辰光,接下来公安方肯定要推出前台一位处理了,局长的意思很明了,还是要把老书记推到前台,领导班子里几位的意思跟着局长也很明了,(爱ài)出风头的就伍书记一人,其他人都是明哲保(身shēn),这事只待着伍辰光大包大揽,不过伍辰光看着被警察封锁着现场内外,越来越多的车和人聚集着,沿着警戒线冒雨前来站在路边聚集了越来越多的人,此时的态势已经是一触即发,稍有不慎就是群(情qíng)激愤,第一次让他觉得有点力难从心,有点难堪此任………

    凌晨二时五十分,三番五次催促之后区政府终于来人了,只来了一辆车两个人,细问之下,一个司机,一个是区政府信访办主任,而这人一下车一见这阵势心里顿时凉了一片,暗骂着,又被领导扔出来当炮灰了,就这架势,老百姓非把自己生吞活剥了不成。好在有警察,这位主任见过公安方面的领导后直钻在警察堆里死活不肯出面。

    其实这个事并不难处理,只要有够份量的领导或者当事企业站出来许诺拆迁户的赔偿,只要及时缉拿凶手,一切就可以瞬间化解,可恰恰在这个时候,需要出面的都出不了面了,都以各种理由推诿来不了或者根本不接电话,区长托病、区委书记电话无法接通、平阳拆迁公司联系不通,开发商瑞丰苑项目部倒是联系得通,不过言辞中此事已经委托给平阳拆迁公司全权处理了,又把皮球踢回来了………

    凌晨三时,警戒线后的人群(骚sāo)动了,局党委秘书气喘吁吁地跑到领导的车前附(身shēn)汇报着,又出事了,群众不让法医运走尸体……这一下子让公安方吃惊不小,要是来个陈尸当街,哭天呛地,那问责可就全到公安局头上了,一惊一诧几位领导跟着秘书直奔现场,进了警戒线十几米,挤挤攘攘的人群围着法医的监证车把现场监证的三名法医包围住了,有人在大喊着,不能让他们运走,警察和开发商穿一条裤子;有人在喊着警察包庇拆迁公司,欺负老百姓;还有的直言不讳,直把警察和王八蛋划等号了……外围拿着手提扩大安抚的(屁pì)事不顶,刚近就被群众推进一边了,外围一队上前劝解的警察更倒霉了,被两层拆迁手挽手拦着,就是不让警察近。

    事态急了,快步走着的伍辰光心急火燎,回头请示着盖局长,不料一回头的时候(身shēn)边已经没人了,再一瞧盖局长被几位同僚拥着站在警戒线边根本就没进来,这倒好,糊里糊涂冲到最前沿了,不过此时已经是骑虎难下,伍辰光看着围在人群外的群众已经是激愤到了极点,人群里围着法医被群众推推搡搡,四周八方都是质问的声音,外围对上前劝解的警察也客气了,悄悄地踹一脚、吐口唾沫,要不就是几个人头拱着(身shēn)扛着,把一干警察搞得倒狼狈不堪了。

    一急,一顿脚,直奔上前来,抢过劝解警员手里扩大,一吸憋着中气对着人群大喊了句:“住手……都住手,我是大原市公安局局党委副书记伍辰光,有什么话,有什么不满,你们冲我来……”

    虎吼一句,虎躯一震,声若洪钟,不过效果实在堪忧,离人群不过三五米功夫,几位群众一瞧这黑脸黑个的警察估计没好感,直接呸呸呸……几口几声唾沫横飞,有一口堪堪地沾在伍辰光脸腮上,群众倒无所谓,吐的是警察,可外围的警察一看吓着了,这还了得,直吐领导脸上了……

    这下子,也把数十米外的盖局长一干人吓着了,暗自庆幸着,得亏不是自己,要是自己出这么大的洋相,怕是要成几年的笑料了。正不知道这老伍可怎么下台的时候,又见得伍辰光(身shēn)子一(挺tǐng)着,架着扩大长喊着:

    “现在,我命令,大原市刑侦支队重案大队、刑侦一大队、刑侦四大队,跑步集合!”

    一刹那如雷过耳际的声音让分散在警戒线四周的不少刑警(身shēn)子一震,这是耳熟能详,每每在训练场,在任务现场能听到了声音,一刹那不少人影从几个方向迅速汇集,向着探照灯亮着的地方快步而来,踢踢踏踏的脚步,干净利索的队列,迅速在伍辰光的(身shēn)后排成四方队,十人五列的方队。刚刚从扫黄打非一线下来的刑警保持着正式警容,几十人默不作声地像凭空出现在眼前一般,倒让面前这些围着死者的群众有些心虚了,面对着这些面面容冷峻、气势冷峭的刑警,不由得有点心虚怵然。

    伍辰光头也不回,擎着扩大喊着:“告诉面前的群众,警察的誓言是什么?”

    “忠于祖国、忠于人民、忠于法律。”五十人的方队在同一时间喊着,压过了现场的所有声音,五十名刑警被压抑的吼声,压过了所有不信任的声音,或许也只有这些出生入死的刑警能中气十足地喊出这样的声音。

    “告诉群众,你们职责是什么?”伍辰光看着人群的注意力被吸引过来了,又一次大喊着。

    “打击违法犯罪,维护社会治安。”(身shēn)后的方队再喊着,虎虎生威,让不远处还羁押着的一干拆迁人心里顿生一阵寒意。

    “大家看到了,不要以为天下所有的警察都是黑的,就在刚才还有一位警员在冲突中为保护群众受了伤,我们职责是保护群众权益而不是站在这里接受群众的指责、诽谤和侮骂。”伍辰光愤然狂吼着,当警察憋曲,当个好警察恐怕要更憋曲,人家唾你脸上都不敢吭声还手,搁谁谁心里也有几分气,此时恐怕现场维持秩序的心里都郁了几分气,被伍辰光这么喊出来,四周的警察都报之以理解的目光。而围着死者的群众也被这几句说到了正经地方,一时间都停手了,似乎把气撒到警察(身shēn)上确实有点说不过去。

    稍稍一变化,伍辰光向前迈了几步,直走到人群边沿,大喊着:“……从事发到出警我们仅仅用了不到二十分钟,现在已经有三百多名警察到场,羁押了参与事件的56人,很快就能挖出真正的凶手,大家认为,警察做得还不够吗?……大家的心(情qíng)我能理解,刚刚歹徒在打人、在拆房、在施暴的时候,你们的软弱、你们的退缩、你们的恐惧我都能理解,可我不能理解的是,为什么真正保护你们的警察来了,却要以敌对的态度对待我们……难道你们要阻止我们查清真相、缉拿凶手吗?法医对死者的鉴证将成为给凶手定罪的铁证,我们在为死者讨回公道,你们难得连这个也要阻止?”

    一句质问,让人群鸦雀无声了,伍辰光轻轻地、缓缓地放下了扩大,向前又跨了一步,直面对着刚刚唾在自己脸上那位,是位三十多的爷们,有点不敢直视这位气势((逼bī)bī)人的警察,不过伍辰光只是很淡,很客气地说着:“我不怪你,你可以继续唾我脸上,不过请不要再阻挠我们执行公务行么?”

    第一个,让开了………

    第二个人,也让开了……

    慢慢地,伍辰光每迈一步,总有几个人让开,在信与不信之间飘摇的群众不得已也只得相信面前的警察,尽管你对警察不齿,但要讨回公道,还要这些警察。更何况面前这位正气凛然的警察,并不像作假,最起码没有遮遮掩掩、处处搪塞。

    慢慢地,走到了人群中央,三位手足无措的法医有点紧张地看着伍书记,面前、(身shēn)下,头发花白的妇人搂着已经装进尸袋的丈夫,泪已阑干,唯余悲痛(欲yù)绝的神(情qíng),死死地搂着亲人,不声不响,伍辰光蹲下(身shēn)子,心里重重地被刺痛了一下,可怜的老人,额头还余着血迹,眼神里唯余下了空洞和漠然,对(身shēn)边事和人似乎已经没有了感觉。

    “老嫂子,我就是大原人,喝汾河水吃平阳米的大原爷们,你要是信得过我,就把人交给我,我一定给老哥讨回个公道……”伍辰光说着,未语泪先流,袖子拭过,轻轻地触着老人的手,冰凉一片,和她怀里抱着的人同样僵硬,从警三十年,又一次让伍辰光感到了那种失去战友般的锥心之痛,抚着老人的手,轻轻说着:“……老嫂子,人死了,让别让老哥再受活罪了,这儿几百警察、几百群众都看着,我拿我这张老脸保证,给老哥哥讨回公道……你信得过我吗?”

    抱着的手,轻轻地放开了,不管是因为信任还是因为无奈,总是放开了,伍辰光挥挥手,示意着三位法医抬尸上车,法医,三名法医一瞬间眼痛鼻酸,不知何处来的悲恸,汩汩流着声音哽咽。人群自然而然地让开了一条通道,车前的人也默默地让开了,直看着鉴证车启动,驶离……

    老妇人嗷声,再也按捺不住了,又一次痛哭长嚎着,伍辰光搀着,任凭老人双着自己,在哭、在喊、在嚎、在用沙哑着声音嚎着心里的冤曲,直到孱弱的(身shēn)躯装载不下失去亲人的悲痛又一次昏厥,被伍辰光驮着放在背上,又沿着人群让开的通道,在昔(日rì)左邻右舍的搀护下,在拥上来刑警们的领路下,直背着人送上了救护车。

    雨、淅淅沥沥、时断时续。两个多少小时勉强走完了第一个步骤,也是最关键的一个步骤,好歹没有激起更大的,死者和家属一走,警察劝说着拆迁户先行疏散回家,这事要挨户走访查实,不过谁也不愿走,生怕警察一走拆迁再来,或者还有更悲惨的,家被拆了,那还有家?

    此时才顾得上细数,北深坊这片居民区已经拆了一半,今天短短不到半个小时已经强拆了七户,都是根本没有赔偿协议的强拆,一问赔偿协议,这些居民更是义愤填膺,因为土地使用证、房产证和审批手续不全的原因,每平米只赔偿一千元出头,赔偿款就即便全到手按现在的房价顶多能买个卫生间,而且回迁安置根本没有着落,七嘴八舌向询问的警察诉苦,而警察却是一筹莫展,这事,又那是警察管得着的事?

    人怎么安置,后事怎么安置,越来越多的问题凸显出来了,这个没人愿意招惹的烂摊子现在只剩下警察了,而警察,又那里管得了那么多的事?

    一筹莫展坐在车里临时开着现场会的公安领导,讨论了几番还是没有可行的方案,当拆迁拘下的嫌疑人就五十多人,还有一百多拆迁户家属,都聚在这儿没有疏散,总不能扔下不管吧?而此时又是深夜,连请示市里领导都无法如愿,或者对于上层的领导,更多的时候持着的态度是放一放、晾一晾,等着凉了再冷处理,明显谁也不愿意在风头上惹火上(身shēn)。

    凌晨三时三十五分,现场还没有出事,现场之外倒出事了,网警大队的电话直拔到局长的手机上,北深坊事件已经在网络开始传播了,一句话听得盖局长头大了……

    ……………………………………

    ……………………………………

    “怎么回事?事(情qíng)还没有处理,怎么就出来……”

    从领导开会的车上大步跨到了还在预审被拘嫌疑人的大巴车前,伍辰光劈面就训上了秦高峰,秦高峰一指内外的人群,无奈地解释着:“说是封锁,我们真封锁得住吗?总不能把电话停了、网都断了吧,总不能把群众的手机全没收了吧?现在连普通手机都有摄录功能,从事发到现在已经三个多小时了,这算慢的了……”

    一说,一示意,伍辰光再看警戒线外围着的不下上百群众,沿街道的各色车辆排了两行,警戒线内除了警察围着一群嫌疑人,尚有那些拆迁户席地而坐着根本不准备离开,看着时候就有人着电话,像这架势,你恐怕想拦也拦不住的。

    “你们这儿能联上网?”伍辰光随意问着,一俟秦高峰点头,便即先行上车,大巴的前(身shēn)副驾位置和中段两台笔记本都开着,秦高峰小心翼翼解释着正在现场分析视频,伍辰光站到了甬道上一说,技侦员调着网页,同样是模糊的视频和图片,不过看得清是大队的警察,就是(身shēn)处的这个地方,再看文字就触目心惊了。一个是:“北深坊拆迁重现血案”,发贴时间是一个小时前;还有个是“强拆引发命案,官员警察无一施救”,更有“惨无人道,暴力强拆活活打死拆迁户”的贴子,点击率已经数千,还有让警察更难堪的是“警匪沆瀣一气、封锁强拆现场”。粗粗一览,说得是五花八门,有的说被打死了,有的说是自杀了,有的引用其他地方的说是了,有的猜测是警察参与了,更有妄加猜测地说是……网页不见了,估计是网警对太过前卫的言论作了技术处理,不过处理的速度跟不上发贴的速度,第二次搜索,相关网页更多了,如果服务器不在大原的话,连网警恐怕也要望网兴叹了。

    本来这事就够黑了,这要传到天亮,还没准要抹多黑。警察就够倒霉,而这回,好像所有的矛头都指向警察了,似乎强拆命案应该由警察背这个黑锅似的……伍辰光粗粗看过几眼,霎时觉得头大了,很大,大得头痛(欲yù)裂………

    “伍书记……伍书记……”秦高峰小声叫着,看着伍书记出神地眼睛盯着车顶,叫了几声伍辰光才哦了声回过神来,这才省得此时(身shēn)处的位置,下意识地问了句:“哦……这事不怪你,我刚才有点冲动啊……”

    “呵呵,没什么,我是说在我们抓捕之前,已经有不少参与拆迁的人员趁乱溜走了,根据我们初步的查实,在出事点,是一个绰号叫小金毛的带的头,八个人冲进死者家里强拉出的人,这个人现在已经在逃了,要尽快抓捕……”秦高峰从纯刑事的角度说着,说完了,看看伍辰光没吭声,又是小声问了句:“我们……我们下一步怎么办?不能老聚在这儿。”

    支队长不敢擅作主张,不但不做主张,而且推诿着让重案队等等看看,就是嘛,领导都还没表态,你让支队长怎么表态,于是支队长借故指挥着现场劝解工作,连这辆临时用作重案队预审的大巴也不近了。

    “哎,一级推一级呀,现在是在风头上,谁也不愿意出来,区政府只来了信访办主任,房管局是一个人也没到场,拆迁公司找不着人,开发商说和他们无关,盖局正在请示市委、市政府,不过恐怕结果还得推到咱们(身shēn)上,让咱们处理……案子好查,事(情qíng)难办呀,我也不知道怎么办。”

    伍辰光眼睛的余光看着车窗外,数十辆警车现在又在盖局的指挥下沿着警戒线排成一线,把外来的车人都堵着,警戒线之外,打伞的、冒雨的群众,闪烁的车灯触目皆是,警戒线里,守着警察和拆迁户同样狼狈,个个是没遮没掩在雨地里已经站了几个小时了等着解决问题。其实谁也知道什么都解决不了,可还是就这么干耗着……

    怎么办?伍辰光再回头看到秦高峰(身shēn)边已经多了一个人,一个最不想,也最想见到的人,霎时间愣住了……v

    ..

重要声明:小说《黑锅》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