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章 繁事全化简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常书欣 书名:黑锅
    干停在小粱村凡经是卜午十时了,火辣辣的(日rì)头炙烤曾熙,则过后的湿气尚未散尽,一下车扑面而来的就是和着湿气的(热rè)浪袭来,仍然是个穷乡僻壤,鼻子里闻到的是和着泥土和牲畜粪便味道的空气,卫生条件比械林老家尚有几分不如,大上午村子里见不到几个行人,只听得见檐边树梢知了不知疲倦地长长短短在聒躁,不知道是昨夜难眠还是心事重重,处在这环境里让人莫名地觉得有点烦躁。kenwen.com

    今天是兵分四路,除三路出来的,还有一路曾楠偷懒在招待补睡觉,这下子可苦了简凡,一个人驾车走了四十多公里村路,一路上哈欠鼻滋眼泪是长流不止。下了车重重地打了俩哈欠,来了个夸张的扩(胸xiōng)动作,不过还是觉得浑(身shēn)酥软,腿肚子打转,上了趟吧,现在倒感觉比上了几趟玉皇山还累人。没办法,享受带来的后遗症,作息很规律一下子变得不规律了,不管是站着还是坐着,都觉得浑(身shēn)难受。

    打到第四个哈欠的时候,终于看到村长来了,大老远招着手给这位财神爷打招呼,简凡一瞧来人,不由地笑了,估计是村长生怕丢份,把进乡开会的行头搬出来了,很正规的四兜列宁装,旧得褪色了灰中式裤不知道下过多少回地了,上上下下都打褶子发皱,最搞笑的是大夏天还戴了个帽子,行头倒是像落伍的农村干部,不过怎么看怎么可芜

    车就停在村委门口,一半是建筑是村委,一半是村里的五保户孤寡住的院子,握手客气了几句,这个叫叫李长柱,五十多岁村长要请着进村委办公,不料简凡推说事急,倒把村长请车上说话了,开口像乡干部调研般问着:“李村长,咱村多少户?”

    勿侈户,一千四百多口人,常住的不到一千,都是留守的,不是老的就是小的,年轻后生平时都在外地打工。”

    “哟,这可是个大村了啊,比回龙还大。”

    “那当然,以前咱这儿是仁村,前梁庄、后梁庄和小梁庄,后来才三庄合一,,哎,简老板,我们这儿又有四家枣树沟的亲戚,你看这钱啥时给他们发?”

    “哦……这个呀,马上发……事办完我直接给你

    简凡一听,看着村长讨好似的笑容,知道这是有求于人了,没准就着这坎和回龙村一样还不知道在下面怎么捣鬼呢,不过在单位混过几年的都知道这水至清则无鱼的道理,没好处谁给你跑腿不是,今儿自己不也是有求于人吗?一说马上发村长乐了,简凡就着势头问着:“今儿有个小事需要你们帮忙”原来住后梁庄张老拴一家,您认识吧?”

    “认识”,一家仁光棍,命硬着涅啊,老汉八十多了,我听我爹说过以前还是个红人,娶过俩老婆都被他克死了;儿子老瘸也厉害着呢,赶着驴车从崖上栽下来,都以为死逑了,结果就折了条腿,老婆死了十几年了他都没事”孙儿叫啥来着,哦小驹,这贼娃在后梁庄手脚不干净,三天两头让人揪村委里”哎简老板,咋咧,他偷你啥了”村长一摆活,大帽子一掀扇着凉,简凡这才发现帽子下面有隐疾,斑秃,怪不得费胖子来过,背后叫这老秃村长。一听摆活这家的旧事基本和事实相符,再听村长关切问是不是被张小驹偷什么了,简凡这倒赶紧摇手笑着否定,直接说着今天的事,后座上扔着一摞大早上找乡镇办复印机草草复印的图,一边是手绘的地图、一边是手机了提取出来的模糊图像,村长凑上来一看愣了愣,不知道简老板搞啥玩意呢。

    “是这样”简凡解释着:“我在找这个女人,,有可能住在玉小皇顶后头山上,详细点是玉皇顶的半山腰向后再走十几里地翻过俩山头就到了,张老拴年轻时候在那见过,五六年的事”就想拜托村长您帮咱问问,咱村这上些年纪的放羊放牛的、上山摘货挖药滴、还有这砍树种树逛达滴,谁去过那地方,谁见过那么一家人

    这下子村长白多黑少的眼睛愣怔了,把复印纸拿到手里揣摩着,看了半晌奇怪地问简凡:“玉皇顶,老庙下头林子口上??”

    “对呀。”简凡点头,莫名地有点兴奋,好像误撞误打到了。

    “老路上对吧,这在后柳沟呢。”村长道着。

    “对呀。怎么简凡更惊喜了。

    “哎呀,我就知道,那地方是有一家人。”村长道出来了。简凡一愣一喜,脱口而出:“那昨天”昨天我们问您,您不说周围没的村落么?”

    是个明知故问,不料村长纸甩得哗拉哗拉响说着:“是没有,那是林业站设的点”后来有了啥观测站就撤了,不过那家人可住了有些年了,现在也不在了。”“死了?”简凡奇怪地问。

    “迁走了。”

    “什么时候迁走的?”

    “我当村长第二年,走时候是咱们村二他爹开拖拉机送的人”听说是儿子在城里出息了,老汉要进城养老,走得可高兴了”

    “是吗?”简凡乐了,直就着话题问着:“李村长,那是那一年?”

    “我是三十二当的村长,这个嘛,八六年,,年底,大冬天”

    “那您还记得他叫什么吗?”简凡再问。

    “叫老锅,好多人都知道。”村长直来一句。

    简凡瞬间眼愣嗓子咽,这老锅小锅是自己父子俩的称呼,可不知道山上住的也还有口锅?村长一见简凡发愣,又是赶紧解释着:“叫顺口了”大名我不知道,这老汉背有点驻,咱们这地儿背鸵不都叫锅锅

    ,

    “哦”呵呵”简凡一笑置之,不过心里却是腹诽着,真他妈和这家子有缘,连外号都能扯上关系,随意地指着纸上的照片问着李村长,这女人认识吗?

    李村长又是眯眼看了半天,摇摇头,喃喃地说着:“倒是有个女子,不像啊,,你拿着这不会是老锅老婆的吧,死了,早死了,得了啥紧病,老锅背着下山,没到乡卫生院帆脚乙了一一死时候还年轻着呢。出殡时候咱村有去扛棺孵吼从记得着呢,打倒四人帮第二年

    “不对不对”

    简凡听得正出神,霎时想到了问题,这问茬了,此女非彼女。如果是简引娥,要是四人帮打倒那年应该是位老太太,这年轻的时候死的肯定不是他,那这老锅”简凡眼一滞,吓了一跳,莫非?莫非这是简二驴?莫非这踏破铁鞋无觅处。敢(情qíng)得来全不费功夫,听村长这口气,敢(情qíng)在这个貌不起眼的小梁村,还遍地都是知(情qíng)人?

    “这样,李村长,我长话短说,今天就全靠您老人家,我这有印的一百多份图样,你找几个人,钱我出,挨家挨户问问,这老锅姓啥叫啥,详细是那年走的,他儿子在哪座城市。是干什么的”问的(情qíng)况越清越好,越详细越好”这个,先拿着,找来的人每个先给二百”

    简凡说着,兵马未动,粮草先行,一摞子人民币直塞进了村长手里,那村长自然是喜滋滋地接下来了,抱着一堆纸张资料下车快步走着,扯着嗓子喊着,二愣家的,出来,要不就是狗蛋,你爹呢?”没走几步,这大嗓门吆喝着,陆陆续续聚来了七八个、十来个,不断不断的增加着人,领了村长的旨意小一溜烟四散到村里各家各户了”

    这架势让简凡(身shēn)上的疲累稍稍去了些,掏着电话,拔着肖成钢的号码,接通了,车里大声喊着:

    “成钢,查一下八六以后户口迁出的人员资料,全部提取待查”

    ,

    简堡乡派出所里,同样简陋的办公室那台老式电脑风扇轰轰作响的声音里,肖成钢递着烟,正和这里的小警聊得(热rè)乎,一说提取八六以后迁出户口和在玉皇顶生活过的村民,那小警愣声问了句:“啥名字?”

    “这个”还不知道。”肖成钢摸着脑袋笑了,还真不知道。这又是一个大海捞针的办法,知道这办法是不断地缩小检索的范围,生怕这同行不耐烦,直解释着:“我们有人同时在乡政府和村里查没准一会儿就有信息传来了。

    劈里叭拉敲击着键盘,虽然电脑老了,不过信息量可不差,刷刷几个整屏让小警倒吸了口凉气,还真有点不耐烦了,弱弱地说着:“肖大,这二十几年,好几百人呢,你们不知道姓名一个一个落实,那得查到驴年马月呀?”

    “乖个就是我们的事了,把这些资料给我们打印出来就成。”“那好,您稍等余…”

    小警连着老式的针式打印机,双孔打印纸,又问了问所要信息的内容的条目,一联机,哧哧嚓嚓的开始打印了。

    天下的公安是一家,又是市里来的警察,而且是乌龙籍的,乡里乡音在这地儿办事就多了几分人缘,少了几分陌生,来之前肖成钢还专程给简凡叔叔简忠诚打了个招呼,这老所长这会早回县局当副政委了,一个电话打来所长自然是客气招待。安排了下属全力帮忙,不管怎么说,县官不如现管,比市里那干来这儿颐指气使的办事要顺溜多了。

    资料打印完了,厚厚的一摞小还是没有什么消息,肖成钢知道简凡肯定是全力以赴,不过大清早开着宝马到乡政府办事的费仕青就说不准了,等得焦急了,寻了空出门拔着电话,联系上了费仕青,这开口就不客气了:

    “老费,你丫不是钻网吧打游戏了吧?怎么还没有消息”听好了啊,锅哥说了,发现你偷懒,直接拳脚大刑伺候”快点啊,我们这儿等着呢”

    “知道了,”好的,好的”

    费仕青正坐在乡长办,很拽,很有派、也很有谱地把电话收起来,其实不用这么谱都够玄得了,大早上吱溜声把乡里没见过的宝马开进乡政府,一跟乡长提老爹,咦,这可不是费局长的公子嘛,怎么着也得客气招待不是。

    其实费仕青啥也没干,就坐在乡长办胡吹乱侃了一通,说什么有位老板投资什么的,又说这简堡乡脱贫致富要三变什么的,咋变呢,第一变就是改变观念,第二变得改变思路,有了前两变才能改变贫穷落后面貌,唬得乡长一愣一愣,偏偏这费公子又不敢小觑,早听说一帮人挨着村迁坟赔偿,没准还真有什么项目说不定。

    于是乡长递烟、到茶客气得直如到财政局要拔款,一听费公子查林业站的事,那事好办,直接交给王干事忙活去了。

    “小费”上次开三干会,我和你爸坐的前后座,虎父无犬子啊”,没想着你还有这道门路,这样,咱不说外话,到我们乡投资,要什么便利条件,你尽管开口,只要你能把投资拉来,我是一路开绿灯

    ,

    小乡长四十多岁的年纪,明显是酒精考验的干部,一笑脸腮上几个。酒刺也要开花介似的对着费仕青说好话。

    在这穷地方,当父母官还不如城里当小姐捞得多,谁有钱才是爷。费仕青深谙此道,开始跑火车把不住门了:“那当然,光迁坟补偿我们已经扔进去十几万了,这会要干就是个大手笔,怎么着也得有几百万吧?”

    “什么?几,几,百万?”乡长嘴唇憋了片刻才把这个百万计数单位迸出来,两眼惊讶,不过一听投资这么大,倒狐疑了,问着费仕青:“小费,你们这投资是不是有欠考虑呀?枣树沟在咱们乡最北边,要水缺水、要路缺路,不具备开发条件呀?”

    费仕子胖脖子呃了一下子,丫的,要露馅了,一对小猪眼溜溜真转悠,不过立时想到了应对之策小故作神秘地一看门关着,这就忽悠上了:王叔,跟我交个实底吧,投资是真,可不一定在枣树沟。而且不一定非要考虑水电路的事。”

    “那我就不明白了,缺了这些先决条件,怎么发展?”王乡长更迷懵了。

    “发展生态产业

    工,知道不。现在城里人喜欢我告诉您。越天然的越值升,逝士的越值钱,就咱们乌龙产的八两金妾八您猜在大原能卖多少钱,一千多一只”山木耳多少钱一斤。六十多块钱”乌龙小甜枣多少钱?村里收四五块,进城就翻五六倍”这漫山遍野长得全是钱呐,就看咱们会不会捡,其实随随便便建个农副产品深加工工厂,只要你销售渠道有保障,那可是个隐赚不赔的生意噪”您知道我同来的简老板干嘛的么?乌龙第一锅知道不?就老锅儿子,就在大原买盒饭,买卤煮(肉ròu),现在都成千万富翁,,回头我一准把他拉来,到您简堡乡投资”不管他干什么?成不?”

    费仕青手一挥,神(情qíng)凛然,这铿锵有力指点生意的水平,直把乡长说得心花怒放,不迭地又给老费到了杯清茶。正说着小干事来了。抱着一摞泛黄的资料敲门而入,这乡长忙着张罗费仕青的事,赶紧地问着:“查到了么?。

    “查到一部分,再详细的档案就得到县档案局查了,后柳沟确实有一个护林站,乌龙山这一带山火频发,护林员从国民党县党部开始就有了,主要负责森林病虫害防治和山火预警,解放后从五零年开始陆续在全县又建了三十多个护林站,直到一九八二年全县统建观测站之后这陆续把这些护林撤掉”小干事汇报得很细致,不过费仕青大咧咧坐着不耐烦了,直问着:“说正题,玉皇顶那儿有没有?”

    “有!始建于一九五一年,第一任护林员叫何阳聚。”干事直接说着。

    “**?”费仕青翻着白眼,对这名词太过敏感。

    乡长、干事霎时一愣,跟着大家都懂似的呵呵直笑,小干事解释着:“太阳的阳、聚集的聚。

    ”

    “还有叫这名儿的。夏嘎”。费仕青哑然失笑了。

    “这很正常,那时候人还不都乱叫,有些招工造花名册,名字都是现取,咱们乡政府还有叫小葱大蒜王蛋蛋的”乡长撇着嘴,不以为然了。

    “好了,就这事,走走王叔,还有你,刘干事,叫上张书记,林业站的都去,”忙了一上午了,吃顿便饭,说好了啊,谁不去我下回可不来你们乡了啊,”

    费仕青这回开始当东家了,直邀着乡长几位,乡长倒是满口应(允yǔn),小干事不好意思,不过被费仕青强拉上了,出了楼层又把快中午了才来上班的书记叫上,一干人直到乡招待所准备大宴一顿了。

    这当会老费驾着的宝马四系前头开路,往后一瞧乡里最好的车不过普桑,还有破得不成样子最该报废的引2,这架势是摆得十足了,开了半路才省得还没给肖成钢汇报涅小赶紧地打电话汇报着:

    “成钢”姓何,叫阳聚,是聚集的聚。不是盯那个**啊”中午赶紧回来啊,我们这儿得一桌人。你要请咱们错开点”

    “姓何”检索一下。”

    肖成钢扣了这位费吃货的电话,跟派出所守着小警说着。

    简凡交待过了,找什么名字无所谓,关键是这个姓,找到了这个姓,不管两代还是三代都沿革下来了,只有在这个沿革的线谱中才到最终找到要找的目标。

    几下敲击,有了结果小警出声念着:“何建城、何琪丁、何伯仲、何盼回、何安路、何天双、何雨保、何贤大、何宗波、何芷娥、何。

    这是从迁出人口中检索。一听这么多。肖成钢难为的抓耳挠腮了,努力地回想着简凡的提示,半晌灵光一现:“出生年月,解放后到五六年以前。”

    “还有二十四个人小

    “好,把这些名字单独给我打一张”。

    一边打,一边照着名字往手机上输,这些东西要及时反馈到简凡那里,早晨来的时候仁个人定的办法就是三地联动,消息互通,不管从那儿突破都是突破,输完了名字发了短信,肖成钢又是拉扯着闲聊了一上午的小警,叫着所长,一行人回乡招待所,这地儿已经是当地属于上档次的饭店了,待去的时候吓了一跳,费仕青居坐请了一桌人,菜没动多少,七八瓶炮弹也似的酒瓶已经空了一半。酒桌上老费当酒司令正划拳通关劝酒,掷散子划拳,解筹交错,好不(热rè)闹,正好乡和乡派出所的都认识,两桌凑一块了,更(热rè)闹上了,”

    “这是老旺爹、这是强他叔、这是二愣爷”这是老驴,这位可是咱村名人啊,花大姑,十里八村都知道,撞邪碰孽鬼上(身shēn),找花大姑一准能给你驱了,还有乡里人大老远来找大姑算卦呢。”

    李长柱村长介绍着,没到晌午紧的功夫,派出去的跑腿陆续找来了七八个知(情qíng)人,一个兽医、俩个年轻时给队里放羊的、三个进山采药挖山货的、还有个打扮得干干净净的老太太。介绍着花大姑,敢(情qíng)一问是村里的红人,跳大绳的。

    简凡可知晓这村里的规矩。大叔,大婶,大爷叫得甭集切,直搀着寻着座位各自落座,散着烟,这七八里头都抽,连花大姑也挟了支,一翘二郎腿,那吞云吐雾的架势倒还真有几分仙气。

    “说说,你们都看着啥啦?。李村长越俎代庖了,直接了当问着。

    这一问,乱了(套tào)了,老旺爹说见过老锅他爹,那家伙长得跟牛样,一顿能吃几个馍,没牙的嘴一张一翕,看着像吹牛;二愣爷怕落后。跟着吹上了,直说老锅爹下坑药山猪是一把好手,一个人能扛着二百斤让猪到乡里;强他叔敢(情qíng)不太熟悉老锅爹,直说着老锅也不错,那年那年还给了他半布袋玉菱,全靠那东西度荒年了;花大姑最有派,翘着二郎腿,直说老锅媳妇那女子针线活咋个好,跟着老锅咋个咋个白瞎了,老锅这刚旧旧口阳…8(渔书)不样的体蛤!丈窝袁蛋

    待到简凡把照片亮出来让这些知(情qíng)人辨认,又乱(套tào)了,老旺爹说不像,强他叔倒有点像,二愣爷一看呢,说根本不像,花大姑仔细看了看,拿不定主意说什么。而那个放羊的更迷信,说死人相咱不看,撞邪招鬼涅,直接拒绝之。简几傻眼了,这才省得自己又犯了一个绝大的错误,这是四五年以前简烈山根据自己的印像给出来的图,而他的记忆停留在母亲的中年时代和弟弟的少年时代,面前的这些倒是和简二驴同时代的人,可是都是五年、十年、二十年甚至更长时间以后才可能见到过他本人,相貌随着年龄的变化再加上本(身shēn)绘制的误差,这差之毫厘恐怕就要谬以千里了。

    而且呢,你要让这些一辈子没出过山的乡民记清公元纪元那无疑是天方夜请,别说纪年,恐怕连称呼也记不清,这老锅叫啥还不知道,又冒出来的代名词,“老锅爹”。恐怕就见过简引娥都不认识,还得冒出个。新名词叫“老锅妈。什么的。这两代人都是代名词,可让里外的信息如何对比。微微地泛着难色,想要出口,不料这几位找回来的知(情qíng)人,当成是集体胡扯了,把村委冒得烟雾腾腾,吧嗒吧嗒说得来劲,一来劲这几位爷还有的嫌(热rè),一脱劣质胶鞋,烟味中顿时又充斥着浓重脚丫子味道。

    村长感觉到了简凡脸上微微的难堪,咚咚咚一擂桌,一佯安静记上话了:“嗨,干啥呢?干啥呢?放羊呢撵猪涅?这是村委会,不是你们家炕头”老旺爹,把你鞋穿上了,出猪粪你也个换个鞋来,弄得这地方比茅房味道还大”一个一个说,先听简老板说,简老板可是给咱村造福来的啊,老旺爹你家闺女就领了一千,就是简老板发滴大家欢迎简老板说话。”

    这不伦不类的中途开场白一来,村长带头鼓掌,这干嘴里缺牙、头上没发的老头,还有个打扮得花枝不招展的老太太乐呵呵劈里叭拉鼓上掌了。搞得简凡怪不好意思了,从来没有受过如此(热rè)切的礼遇,摆着手半天才掌毕,想了想,换了个方式,干脆直接问道:“各位大叔、大爷,还有这位大姚,”我就一个问题,谁知道老锅姓啥?”

    “姓啥?”老欺爹回头问强他叔。

    “你问我,我问谁去?”强他叔翻着白眼说不上来。直盯着其他人,二愣爹不确定地说着:“姓李吧,咱们这一片,不都姓李?。不过刚说出口又反悔了:“不对不对小他不是咱村人,要不姓简,这一带姓简的最多,,也不对呀,没听过他姓啥呀?。

    于是又争论开了,都围绕着姓李还是姓简、要不是其他可能的姓,看得简凡又有的一筹莫展了,这种(情qíng)况是现实存在的问题,比如你回忆十数年前的中学甚至小学同学,印像已经很模糊了,有时候甚至走在街上也不认识了,但要是有个绰号的话,就记得格外清,而且你除了绰号,还就记不起真实姓名来。现在的(情qíng)况呢,是过了几十年,本就不注意这姓甚名谁的村民,可怎生记得起来?

    不过,意外还是在此时发生了,那位很出众的花大姑一拍大腿,大叫着:“我知道

    “叫啥?。众人一愣,都把崇敬的目光投向这位风流人物。

    ,那是那年了我记不清了,老锅他爹天天说胡话,吐血。老锅媳妇专门来村里请我娘上山,”花大姑说着,村长不耐烦了,直拍着桌子:“说正事,不要装神弄鬼啊”不叫你娘看,还死不了那么快呢。直接说姓啥?”

    说这话的时候简凡听明白了,敢(情qíng)是女承母业,两代神婆,小时候在村里就见过,对于那披头散发拿着桃木剑穿着黄被纸喷酒的,总是有那么点敬畏。

    “姓何我娘给他爹作法,我跟他媳妇拉了会家常,他们家其实是母子俩跟了父女俩了,好像这娘俩解放那逃荒来的,老锅爹这一辈呢,又没男娃,所以涅,过继过来,就都姓何了,其实那不是老锅爹,是老锅老丈人,,他是招女婿,家里里外他都不当家对咧我想起来了。老锅他媳妇叫翠云

    花大姑说着多少年以前的秘辛,是二十多岁成姑娘家的事,这按花大姑的年龄算算,应该是六十年代后期的事,而且提供了一个疑似的消息,这神婆娘俩去的时候,老锅妈已经去世了。

    说这些话的时候,花大姑不时地看着简凡的神色,敢(情qíng)这神仙也得看财神的脸色行事,不过让她放心地是,简凡的脸色尚好,不时地夸赞这个消息好。

    其实简凡不是脸色,而是心花怒放了,这三地的信息终于联结到一起了,姓何。

    压抑着心底泛起的狂喜,不动声色地安排着众人,和村长咬着耳朵一商量,来的人一瓶酒一条烟打发了,额外地给抽烟的花大姑多买了一条烟,这价值可便宜得紧,送走了这干老人,回头告辞李村长又说着没准还要来打扰,这村长自然是巴不得这财神爷来,乐呵呵地把简凡直送到村口。

    出了村不远简凡就停下车了。靠着车座翻着手机捋着思路,费胖子查出来林业站的姓何,那这个人应该是“老锅爹”了,虽然很多东西已经不可考了,可留下的后人尚在,这姓何总是没错了,不管他迁到那里,有强大的专政警察机构做后备,那接下的事就简单了,沿着何姓和后柳沟那人的(身shēn)世信息一线,这个人,马上就浮出水面了。

    “哈哈”简二驴姓何了,两千万顺顺当当姓简了

    简几忍不住得意洋洋,看了一串姓何的名字,不过此时还是妄断不得,巨大的兴奋袭来,直乐得简凡哈哈大笑着驾车起步,扬着一片黄尘往乡里返。

    现在紧要的是,赶紧地把警队里恢复画像的高手调过来搞一张成年后简二驴的肖像,有了这些信息垫底,肖像那怕有三五成的相似度都找得出人来。(未完待续

重要声明:小说《黑锅》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