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章 相眠不羡仙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常书欣 书名:黑锅
    ;上!间的尴尬很多,比如你有意她亢(情qíng),比如她有意心,不管怎么捅窗户纸捅出来的都是尴尬。kenwen.com再比如你撞破了她的私密,或者她撞破了你的(奸jiān)(情qíng),不管怎么面对都是尴尬。还有最最尴尬的是郎已有妇妾亦有夫,偏偏还再生出郎(情qíng)妾意来,那才是最叫人惶惶难安的。

    比如简凡,现在就处于这个极度尴尬的状态,偷窥到了曾楠的几分(春chūn)光,听着曾楠嘲弄似地笑声,霎时间第一次非礼被拒,忍不住接着想起第二次醉酒亵戏,对于俩人若即若离的关系自打结婚后就不敢再做多想了。倒不一定是不敢上,而是怕上去下不来。

    对了,我结婚了。简凡的灵台霎时清明了几分,又想起一句诫言,说得是已婚男人,如果美女当前你蛋定不了。那你就等着蛋疼吧。

    “我要坚强,”我要坚强”

    简凡在心里默念着强自蛋定着,脸部背对着曾楠,只听得见那撩人笑声,生生在脑海里想着芙蓉姐的印像,想着一切让自己反胃的印像,生生把升腾起来的(欲yù)念压制下去了,又是咬紧牙关,暗暗地深呼吸了一口,终定勉强地蛋定了,甚至此时此刻,开始有点为自己的坐怀不乱而自豪了,这份自豪在不看曾楠的时候勉强能压制住精虫上脑。

    终于熬过来了,听着曾楠起(身shēn),微微的椅子咯吱了一声,简凡那口憋着的浊气终于呼出来了,这丫的没准就是考验我的定力呢,你要来真格的。她没准翻脸,那可糗大了,毕竟这个女人的心思实在不好揣摩,而且曾楠除了不好揣摩之外还喜怒无常,要给我一顿老拳我可干不过她。

    曾楠的脚步迈了几步。简凡的心越放越低,那块悬着石头终于放回来了,好在什么也没有发生,有点庆幸,不过庆幸中又夹杂着几分失落。就是那种见了美女无法一偿所愿的那种失落,也是男人与生俱来的失落,更是无可救药的失落

    “嗨”,外面这么黑,送我出门都不敢了?一点风度都没有!?”

    曾楠说着,声音颇大。戏德彳胁。简凡好歹转头这才敢看了,不知道是数月不知(肉ròu)味的缘故,还是曾楠的媚态在今晚集中绽放了,不管怎么看都让简凡觉得今晚上曾楠就这么婷婷玉立、凸四有致。一愣一怔不好意思地笑笑,慢腾腾地起(身shēn)了,挪了几步,上前开门的时候,不料曾楠又出怪了,背对着门,面对着简凡,俏生生的倚门而立。把简凡伸出来的手又尴尬地僵在空中小脸上的肌(肉ròu)不规则的抽着,可不知道又怎么了?

    “你怎鼻了你?不是生病了吧?”曾楠关切地问着,似乎对于简凡心里的绮念一无所知。简凡一倒吸凉气唯了声,瞪着眼,张口结舌,可不知道该怎么说,人家好像没怎么自己呀?是自己就这么出息,于是咧咧嘴勉强笑了笑:“没怎么

    一说没怎么。曾楠的眼中闪过一丝狡黠,简凡一捕捉到这个细微变化心里微微一震,一回想刚刚曾楠的作态、眼神,还是((舔tiǎn)tiǎn)个舌头的小动作,又有点怀疑这妞是故意的。

    刚才是故意。现在好像也是故意,曾楠又是无辜的眼神关切地看了看简凡,似乎确认无恙之后埋怨上了:“那没怎么也不会说句晚安呀?巴不得赶我走呀?”

    “不”不”不晚安”。小简凡结结巴巴,好歹把俩问题都回答了。回答的带着几分歧义,听得曾楠咯咯一笑,指着简凡笑了几次,简凡现在十成十地确认了,这妞纯粹是故意损人不利己,专门撩拨得你(欲yù)火焚(身shēn)再看你无从发泄的糗相呢。于是这灵台又清明了几分,好歹从绮幻中的惊省过来了,一惊省人也就正常了,自嘲地笑了笑,干脆直说了:对不起,刚才失态了,不过不能怨我啊。”

    “不怨你自己你怨谁?。曾楠也直来了一句,眼光很狡黠。

    “怨你呀,这么漂亮简凡几分调侃,嘴花花了,话一轻松人也轻松了。

    “是么?有多漂亮?。曾楠眼睛一亮,这是听到的最让她心花怒放的一句话。

    “漂亮到足够让人胡思乱想的程度”晚安了啊,以后咱们晚上都安生点啊”简凡笑着,又成简凡了,几分调侃几分椰偷。不料晚安一说,曾楠却没有动,脸上慢慢堆上了笑意,很会心会意的笑,弱弱地指着简凡说着:“这还像句人话”本来想凑机会送你一件礼物。看你今天说真话的份上,送给你了。闭上眼睛,不许看”

    “礼物”,还闭上眼睛?。简凡一惊,看着似笑非笑、两腮坨红、双目含(春chūn)、酥(胸xiōng)高耸的婷婷玉人,一霎那用最直接和最准确地推测判断到了即将发生的事,心里默念着:那礼物不会是她自己吧?跟着又是第二个问题,她要送,我可咋办?

    “闭上,没听见呀?”几分跪扈的嗔怪,说不出的(娇jiāo)憨,让人不忍拒绝。

    于是简凡闭上了眼睛,心里在期待自己的推测变成现实,可又害怕这推测真的就变成现实。男人很((贱jiàn)jiàn),结了婚的男人更((贱jiàn)jiàn),没结婚是吃着碗里看着锅里结了婚恐怕是想锅里碗里都占着慢慢吃,说不定还思忖着抢别人碗里锅里的尝尝。

    礼物来得很慢,至少简凡觉得这份礼物来得是如此之慢,刻意地躲避着和曾楠的接触就是怕忍不住走火,可心里总是对这个媚得有点妖异的女人总还有那点凯觎之心,要是搂搂摸摸抱抱带亲亲,简凡相信在老婆无从知道的(情qíng)况下,自己是不会拒绝的。

    事实上,礼物来得很快,曾楠连想也没想,插在兜里的手揽着简凡的脖子,整个人(春chūn)山将倾般凑在他(身shēn)上,捉住了那张怪话连篇的嘴唇,肆意地吻了上来。

    简凡抗拒了一下,脑海里霎时浮现出老婆杏眼含威、柳眉到竖的影像。抗拒了一下(身shēn)子稍稍后倾,不料俩个人如粘在一起般没有分开,似川匀辛撬开牙关的简几瞬时尝到了一股香浓、股馥荔只肤州爽的女人味道,恰如久旱甘霜,舒爽的感觉直从嘴里透到(身shēn)上的每个毛孔。

    于是就是这个时候,把老婆忘到脑后了。自从有了昭,憋急了就靠左右手,这种苦(日rì)子简凡已经记不清熬了多久了,在这(情qíng)来如潮的时刻,怀抱着温香如玉。感觉着(胸xiōng)前的耸(挺tǐng)和柔软、轻嗅着馥郁的发香、感觉着唇舌吸咣的甜蜜,微微睁眼瞥得一脸享受惬意的曾楠,简凡只觉得(身shēn)上某个部个急剧地起了变化,几(欲yù)要脱颖而出般硬生生地撑着。几乎撑住了贴在自己(身shēn)上的曾楠。

    蓦地,分开了,简凡一愣睁开眼了,如同从绮梦中一下子跌回了现实,心里一大片空落落地,现在眼前曾楠在促狭地笑着,编贝般的牙齿咬着嘴唇,在看着简凡笑,淡淡的眼影勾勒着(诱yòu)惑的眼睛、弯弯的睫毛向在暧昧地招手。翘翘的嘴唇似乎还在回味这个吻的味道,跟着是(身shēn)子前倾,厮磨一般贴在简凡的(身shēn)上。猩红俏皮的舌头伸着,在简凡的嘴唇上蜻蜓点水点一((舔tiǎn)tiǎn)而过,随着慢悠的动作,秀屏、美颈、肩骨、细臂以及额前一缕漂摇的卷发,每一个细节都好像极尽挑逗之能,此时此刻简凡才真正认识了曾楠,不仅仅长了一双媚眼,简直是媚到骨子里了。这几个有意无意的肢体语言恰如含而不露的艳舞,总是一点点把你的**撩拨到极至”

    简凡心悬得越来越高、高到自己已经无法控制,高得几(欲yù)扑将上来。不过被简凡强自控制住了,有点发呆、发愣地看着曾楠,从来不敢想像俩个人之间会发生如此香艳的场景。

    蓦地,又停了。恢复了先前俩人面对着四目相接的(情qíng)形,从简凡患得患失的眼神里,急色中带着怯意,(爱ài)慕里含着羞赧,让曾楠仿佛又恍如初见地看到那位(身shēn)着警服,阳光灿烂的大男孩,即便是没有说话也从这复杂的眼神里看得出,那个曾经的男孩已经成了一个男人了,一个既,想又不敢放下责任的小男人了。笑了笑,(爱ài)怜也似地轻抚着脸上那道标志(性xìng)的伤疤,轻声几近不闻地说着:“你要是不敢,”我可真要说晚安告辞了

    不敢什么?真的要告辞么?这似问非问。并不需要解释的问题被曾楠以一种摊偷、戏德着的口吻说出来,伴着抚过脸颊的轻柔动作,话音落毕,又是一双媚目凤眼盯着面前近在咫尺的男人,对于聆听着者闪过几分欣赏、几分鼓励甚至于几分挑恤,那样子仿佛在说:你敢么?

    就不敢也被刺激得敢了。

    升腾起无限**的简凡已经渐渐物我两忘,唯余眼前一颦一笑都如此动人的曾楠,那份(情qíng)中有媚的笑意,那种柔中带刚的厮磨,还有那让人(欲yù)火焚(身shēn)的肢体语言,足以让人酥了骨头丢了魂魄,于是一切水到渠成,几乎不需要勇敢,简凡轻柔而自然地伸着手指捻着,解了一个扣子。是曾楠衣服上第三个扣子,黑色、亮黑色、似乎闪烁着妖异光芒的亮黑色的(胸xiōng)抹,缕空的蕾花边。衬得皮肤是如此地白哲,曾楠的笑里莫名地带上了几分羞怯,迎着简凡的眼光和动作,默默地、默默地等待着那个同样在意念里憧憬过的时刻”

    第二颗解开了”

    第三颗解开了”

    第四颗解开了,衬衫空((荡dàng)dàng)((荡dàng)dàng)地飘散开来,包裹着的如雕如砌地玉体展露在眼前,平滑的小腹、圆圆的骄眼、灯光下带着光泽的皮肤,让简凡忍不住伸手触着,曾楠的羞意更甚了,要躲闪,要推拒简凡这个和自己想像中全然不同的动作,不过微微抬眼,只见得那眼中是欣赏。是喜悦,是某种极(爱ài)极(爱ài)的(爱ài)意流露,尽管知道接下来将要发生什么。可却感觉不到那怕一点(淫yín)邪或者猥亵,即便那只轻触的手,也是战栗地,如同初经人事般那么神圣和慎重。

    这时候,曾楠做了一个奇怪而大胆的动作,肩一耸,衬衫顺着肩、顺着后背轻轻地、无声地滑落在地。只剩下光着的(胸xiōng)、(裸luǒ)着的背,还有一抹亮黑色的(胸xiōng)抹,白与黑的参差对比是如此地明显,让简凡的眼睛在发滞中唯余下了赞叹。

    两指轻捻着,捻到了裤扣。指一错位,紧绷着的纱裤像帏幕一样滑落,又让简凡的眼睛亮了亮,亵裤的造型是一只蝴蝶,两扇漂亮的翅膀正遮住了胯部,用灵动和美丽遮掩住了最美和绝美的地方,让简凡瞬间想到了厨艺中的雕花,或者是那种失传已久的豆腐雕花,嫩白嫩白的豆腐能雕成花鸟虫鱼,能从最深层次激发人的食(欲yù),而眼前,宛如雕塑的美人,细脸长腿、蜂腰耸(胸xiōng)、人如香凝、面如温玉、发如亮墨,你不得不叹服造物的神奇要胜过任何人为的鬼斧神工。

    一切都安静下来了,简凡紧张到屏住了呼吸,在欣赏着这个绝美的**,她像磁石一样吸引着简凡的目光眨也不眨。生怕漏掉那个细节。每每一眼而过都是一览,可览过之后总觉得还有什么没有看到。或者就这样看着。也会觉得永远不会满足。

    曾楠静静地俏然而恬静地站那里,在她的眼中,看到的是一种对极美的欣赏眼光,看到的是简凡眼光透出来的无限赞叹,同样看到了所有男人眼中都有的东西和大多数男人眼中没有的东西,除了**,还有一份欣赏,这一份欣赏让她感觉到有点莫名的欢喜,和大多数女人一样,长久以来一直在乎自己在喜欢的男人眼中和心里的地位,而现在,证实了”“你就这样看着?。

    突然间,如天簌般的絮絮软语响起,迷醉在**和绮梦幻想中的简凡惊醒过来,向来竖眉以对,骄横跋扈的曾楠从来没有像现在这样温柔地说过一句,那似醉非醉、似闭非闭的眼睛。如此慵懒而迷人,于是简凡不再犹豫了,侧侧倾(身shēn),拦腰把人直抱在怀里,曾楠头伏在简凡的肩上。像小羊般温顺,什什…感觉爬上了简几的后颈,笑着侧头看时,是众只温顺咐诽怀羔羊以吹着(热rè)气,舌头拔弄着自己的耳垂。

    女人在穿着衣服的知道害羞。而一旦脱了衣服,就不知道羞为何物了,被简凡抱着,曾楠在不停的吻,不停地轻咬,不停地(娇jiāo)嗔厮磨,不停地撒(娇jiāo)腻在简凡的(身shēn)上,这**的时间足够长了,长到曾楠开始褪却最后(胸xiōng)衣的时候,简凡才想起来自己还没宽衣,手忙脚乱地扔了不多的夏装,迫不及待了要行(爱ài)(爱ài)之事的时候,猛然间发觉曾楠褪下来的亵裤已经湿湿的一片,附在曾楠的(身shēn)边说了一句,你下面流水了”一句刺激得曾楠又羞又急,狠狠地在他肩上咬了一口,然后眼中闪着桀骜不驯得意地看着简凡,似乎等着即将而来的征服,这眼神、这骄傲同样刺激着简凡,最后看了一眼那白馥馥与众不同、万里挑一的圣地鼓着勇气,慢慢地、缓缓地,巡梭进了期待以久的地方,如波浪重叠、如(热rè)浪焦灼、如温润包裹、更如同注(射shè)了一支高强度的兴奋剂,让简凡瞬间感觉到了不同的数种感觉,每一种都是自己梦寐以求想要的感觉”

    动作由舒缓趋向激烈,第一次亲密接触也由陌生趋向熟悉,曾楠眼里的兴奋越来越浓,不由地顺着简凡的动作像八爪鱼一样攀附在简凡(身shēn)上,开始渐粗渐重的喘息,生怕在这个小小的地方挡不住(淫yín)声((荡dàng)dàng)语。简凡唇压着,俩人紧紧地贴在一起。不再有间隔和距离。

    传说中的偷(情qíng)果然**,俩个人激烈而有节奏的动作如此地默契,谁也不再还顾忌着什么,仿佛这世界只剩下了(情qíng)与(欲yù)的放纵,又好像世界上只剩下一个你、一个我,只剩下我中有你、你中有我,只剩下质地不太好的小(床chuáng)不堪重负的呻吟。

    传说中的名器果然也名不虚传,据说有人称碧玉老虎,也有人称为啮根白虎的女人都比较(性xìng)感,比较媚人,当然在(床chuáng)弟间也就要**了,那种从外形的异样感觉和内部构造带来的更异样的体验让简凡几(欲yù)提枪走火,每每用咬咬舌尖的方式来分散注意力,分散这种异样的快感带来的冲击,只愿这种**蚀骨的感觉延续得长一点,再长一点、更长一点”,于是,不长时间以前还在默念:我要坚强、我要坚强,试图保持坐怀不乱的简凡,(情qíng)势所((逼bī)bī)又在心里开始默念了,不过词换成了:我要坚(挺tǐng)、我要坚知”

    从传统的男上女下一直移位到现代的女上男下、又换作了后现代的斜入式,再换成了反现代的六九式,这一次又让简凡见识到碧玉老虎的媚人之处了,根本不需要语言,只需要一个眼神,一个细微的动作,她就会立时迎合着你的姿势,会让你在**之处越升越高,直到攀上绝顶。像上了云际一般心旷神怡。即便是在(爱ài)抚中偶而的停顿,也会有媚眼如丝、香汗馥郁、(娇jiāo)吟连连补充,总能心底那份潜藏的**之火越燃越旺。

    在坚(挺tǐng)中继续着(情qíng)的放纵、(爱ài)的缠绵,偶而唇齿间会迸发出一声低吟,像(身shēn)体的渴望被激发出来的舒爽,偶而睁开眼,四目相接中是(爱ài)意绵绵,忍不住的香吻相接,即便是闭上眼。感觉彼此(身shēn)体的悸动像在汗涔涔的相贴和滑腻腻的溶合中俩人早已溶为一体。

    这一场**勃发得如此激速而绵长,即便是简凡默念着我要坚(挺tǐng)、我要坚(挺tǐng),也(挺tǐng)不了多久,眼中的旖旎、吻中的甜美、拥抱中的温香、激烈驰骋中的纵意,把积在(身shēn)体里的**尽皆挥洒得淋漓尽致,而且顺着渐升渐高的快感。渐渐攀上了**的顶端。(身shēn)体在痉李和缠绵中僵硬了于是我要坚(挺tǐng)、我要坚(挺tǐng)又换成一句无奈的话,随着最后粗重的喘息迸了出来:

    “我不行了,我(挺tǐng)不住了”

    安静下来的时候,只余下了曾楠银铃般的咯咯笑声,像戏德,又像惬意之后的调笑”

    灯熄了,人未眠。

    清冷的月光如水如银,洒了半个房间,半掩着的窗户凉风习习,吹得窗纱随风而动,那是美丽的月影,(身shēn)边,瞥眼就能看到一具曲美的轮廓,条件简陋的招待所已经没有(热rè)水提供,只能就着冷水冲凉,冲完凉的俩个小人覆在一(床chuáng)薄薄的夏凉被下,曾楠又像小鹿一样钻在简凡的臂弯里,俩个人都能听到彼此的呼吸,都知道对方没有睡意,可是躺了好久,谁也没有开口说话。

    或许,这第一句都不知道该说什么,或者该怎么说。

    渐渐从**中清醒的简凡不时地低眼看着,倾淀着长发的曾楠就在(身shēn)边,模糊而令人遐想无边的玉边轮廓,让简凡有点不敢相信刚才在这里。发生过了什么。这一次截然不同的(性xìng)体验不同于曾经经历过的任何一次。怪不得说牡丹花下死。做鬼也风流涅。

    对了,(性xìng)体验,这个体验俩字用得好,天下的女人分美丑看脸面,分高丁隅二得用下面了,体验的感觉不就那首什么歌唱得,原来每个女人的下面都不简单”也怨不得男人不断、不断地犯((贱jiàn)jiàn),为了这样的女人。就犯((贱jiàn)jiàn)好像也值了。笑了,是在心里偷笑,狼友传说中只要你碰到名器,一定要不择手段搞到手,而现在,自己成了万中无一的幸运者,就以后都有偷着乐的资本了。

    只不过得意只持续了很短的时间,想到了犯((贱jiàn)jiàn),想到了以后,想到了还怀着昭的老婆,简凡心里咯噔一下子,**之后的舒爽和惬意感觉一下子被冲淡了。

    没错,**之后又有点惊魂难定了,要是割舍不断怎么办?要是老婆知道可怎么办?要是(奸jiān)(情qíng)败露可怎么办?还有,这次犯((贱jiàn)jiàn)犯了一个大忌。曾楠这单(身shēn)女人,要缠上自己怎么办?,”弱弱想得简凡开始游移不定。像所有已婚男人的汉发样。开始自私地心虚了一一一一一一一一…

    “怎么不说话呀?”

    还是曾楠按捺不住了,如小蛇缠绕着简凡脖子的细臂动动简凡示意着,没有听到回音,于是口吻成了戏豫,抬眼看着月光朦胧中的简凡。手指轻舌着他脸上那条伤疤,取笑着:“哦,”是不是”快感过后,负罪感上来了?”

    一语中的,简凡倒无语了,又是半晌沉默,曾楠觉得兴味索然。干脆支肘起(身shēn)面对面。狠狠地在简凡脸蛋上拧了一把:“问你话呢?装死吧你

    有反应了,简凡很幽怨的口吻回答道:“话都让你说出来了,我还能说什么?”

    曾楠一愣,怎么着听着这话不对味,就像怨妇的口气在幽幽地说话。就像他受了莫大的委曲有苦难言一般,响在这个晦明晦暗的房间里,又多增添了几分幽怨味道,一怔曾楠跟着爬在简凡的(身shēn)上咯咯直笑。(胸xiōng)前两团坚(挺tǐng)而饱满的耸着,挤压着简凡,不过此时此刻,已经有点激发不起(性xìng)趣来了。

    什么原因呢?犯((贱jiàn)jiàn)了,开始担心犯((贱jiàn)jiàn)后的严重后果了呗。

    曾楠咯咯地笑了片刻,笑得有点喘息地椰偷地叱着:“我都不在乎。你在乎什么?”,我还没把你怎么着呢,就吓成这样了?”

    “谁吓了?”荐凡强自装了次爷们。

    “那你怎么了?。曾楠往前爬了爬,脸对脸,说话能感觉到(热rè)气,一问这个,简凡有点心虚地捧着曾楠的脸,摩娑着,为难地说着:“往后想想,我有点心虚呗”我我我,我都结婚了,我”

    “咯咯,”你不说我都没想起来,原来你想当个模范丈夫呀?那有什么,结了婚再离呗,离了再结,我给你一次当模范丈夫的机会。把我娶回家怎么样?”曾楠调笑着,明显地感觉到了简凡的腹部收缩,这丫吓着了,不过越吓还越让曾楠的兴趣越大似的,简凡没吱声,于是故意凑得更近了追问着:“哎,问你话呢?又哑巴了?。

    追问得简凡无言以对了,为难地找着理由:“我,”我,我马上就

    “呵呵。你还知道你要当爸了?就这得(性xìng)能当爹么?”曾楠教着。又拧了一把,亏是晚上看不到糗得无地自容的简凡,曾楠笑着损了句:“要不这样,你带着孩子,我不嫌弃”直接当妈(咪mī)多好

    “我”别闹了,我正心里没主意着呢。”简凡推拒着,越来越难为。现在到有点后悔没听唐大头的劝告了,什么劝告?丫的找小姐放水也比找单(身shēn)女人出轨强,这可不应验了。

    “那我怎么办?”曾楠不依不挠了,半真半假,又抱上来,连吻带嘬撒(娇jiāo)也似地追问着简凡,不过追问了半天只憋出一句话来,简凡说了句大多数已婚爷们打炮不负责的话:

    “我也不知道

    这好像并不可笑,不过却把曾楠笑得花枝乱颤,蜷长的头发撩得简凡脸上直痒。一痒,更心下无着了,抱着老老实实、坦白从宽的态度又是认真地说了句:“我真的不知道。”

    “等我想好了告诉你啊,一定吓得你睡不着觉。”

    曾楠狠声说了句,笑得更欢了,银铃般的笑声响着,在夜里听得格外真切。简凡紧张地警告着,小声点小声点,招待所的墙隔音不好,隔壁就是肖成钢”一句善意的提醒,又像一个笑话似的,现在倒知道慎密分析环境了。曾楠倒也听话,只不过忍不住笑,又钻进被窝里埋着头笑,直笑得简凡心旌飘摇,更笑得简凡惶惶不安,真的,这是说实话,简凡真的不知道该怎么办。唯一能确定的是,蛋疼的(日rì)子恐怕从现在就已经开始了。是开始了,简凡躺着不由地有点啃叹,蜜月的时候、结婚的时候、怀上昭全家欣喜若狂的时候,那份幸福在(身shēn)边围绕的久了。已经(身shēn)在福中有点不知福了,这要是真带个小三回去。别说老婆,就老妈都饶不了自己,再心”再说还有未出世的昭,还没出世,爹就搁这儿出轨呢。这可让人(情qíng)何以堪!?

    不过”,不过,这实在是憋不住呀。简凡又为自己的不道德找了一个无力的理由,听着曾楠的笑声小俩人肌肤相贴着,一会儿是**那**的体验袭遍全(身shēn),一会又是负罪的感觉涌上心头,交错出现着,让简凡左右为难。取舍不定,老婆。舍不得;儿子,更舍不得;(身shēn)边的这位。也有点放不下,现在切(身shēn)明白出轨的滋味了,就像一杯清醇甘冽的美酒,可后味是酸甜苦辣什么余味都可能泛起来,具体什么味道,怕是尝者自知,只能意会,而无法说得清了。

    比如简凡就无语了,实在说不清自己心里那份别扭感受了。

    正别扭着,下面的小动作有了。估计是曾楠无聊着,抚着简凡的敏感部位,男人最争气、也是最不争气的地方又开始起反应了,简凡一惊才要坐起,又被一只小手摁下来了,生生地感觉到曾楠的长发撩着腹部,跟着在下面又做着一个传说中的体验,瞬间让反应剧烈到简凡呻吟。跟着是曾楠跃(身shēn)上人,直坐到简凡(身shēn)上要从后现代式的体位倒过来重温一次。

    “坏了”简凡有点期待,同样有点紧张地抱着附(身shēn)吻来的曾楠。

    “怎么了?”曾楠问,又成了如此如此地温顺。

    “没,没戴(套tào),,别那个那个”你知道的,”简凡小心翼翼提醒着。

    “呵呵,”你这人不像个爷们,不过(身shēn)上长得东西(挺tǐng)爷们,看你的本事喽。要能怀个昭,我一定让他姓简,名儿曾楠德笑着,嘴唇重重地压着简凡,把要说的话全部吻回去了。

    于是无法拒绝,无法避免的犯((贱jiàn)jiàn),又开始重演了”(未完待续,如(欲yù)知后事如何,请登陆腆。,章节更多,支持作者,支持正版阅读!)

重要声明:小说《黑锅》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