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章 真相一线悬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常书欣 书名:黑锅
    水家这爷俩瘸聋。kenwen.com一个是无所知。位是口不能曹尽心思比划着问年届八十多的张老汉几声,又拉着张瘸子要说自己的意思,不过这张老汉摇摇手,手又指指自己的嘴,啊啊啊了几声,示意着自己听不见也不能说,来虎村长在旁边说着这张老拴七十岁头上害了一场大病没要了命,可耳朵聋了十几年了。再问张瘸子的籍贯,瘸子一说是后梁庄的,离枣树沟比回龙村还远,也是个几户的小庄,老村迁走几年前才住到这里,细细一问之下,和简凡想知道的是大相庭径。而且看得出来这爷俩对村长以及简凡这一行人虽然客气,但并不那么信任,特别是张老拴老汉,眼睛一会儿是盯村长,一会盯曾楠,让曾楠莫名其妙一(身shēn)寒意直往简凡背后躲。

    说了没几句,正主回来了,(身shēn)瘦人一脸贼相的张小驹进门了,喊着爹,不过一瞧院子里来了这多人,稍稍愣了下,一瞧这得(性xìng)简凡咬着嘴唇笑了,这货腋下挟着俩夏瓜,下意识地往衣服的塞了塞,不用审都知道没准又在谁家地里偷的。那小瓜仔正是长个的时候,要是自家地里的,肯定是舍不得摘。估计是没领到钱有点郁闷,连村长也不理会,直挟着瓜进了家里,简凡侧头瞧瞧,不光偷瓜了,一掀衣服口袋里鼓鼓囊囊还塞着一把嫩豆荚。

    村长早看出来了,咧着嘴有点恨铁不成钢地指着这货,实在是无语的表(情qíng),喊着小驹出来,大马金刀坐在院子时石墩上的村长这威信估计也不是一天两天练出来的,张小驹有点畏缩,不过却是一脸不服气的表(情qíng),喏喏上得前来,瘸子爹站在村长跟前说着好话,好似生怕村长又挑刺一般,而简凡和肖成钢伺立在一旁,这架势简直如同三堂会审一般,一开口,还真像审了,村长是大手一屈指一指教育着:这些是城里来的大老板、大干部,问你啥话老实说啊,看看你爹、你爷,多实诚个人嘛,怎么能有你这么个贼娃!?你以为我瞎啦,看不着你又偷谁家瓜了?”

    还没说到审上了,张小驹看样虱子多了不怕咬了,扬着长,一副没当场逮着就不算贼的得(性xìng),不过没敢犟嘴,简凡赶紧茬开话题,上前客客气气问着:张小驹,我们没别的意思啊,其实就是上门来问问,枣树沟村确实有个姓简的货郎,我问问你咋知道有这么个人?。

    说得是乡里乡亲的土话,乌龙这边靠近陕西,话里陕味很浓。而且语速很快,就见得张小驹有点忿意嗤鼻说着:“我知道的人多咧一去都有人顶上名了”哎我还没说呢,为啥给他们能发钱,就不能给我发钱?”

    估计是回到家了,上面老子在张小驹有腰杆硬了几分,反到质问得简凡怔了下,不过立时反过来了,客气地说着:“你要把来龙去脉说清楚,不是不能给你发,,村委还没给你说呢。你就跑了

    “有啥来龙去脉么?就是昨个听说城里来了一群愣逑挨着村发钱呢,我就去报名了,那多假的么?就挑出我一个来,你这不欺负人呢吗?。张小驹把气撒简凡(身shēn)上了,发着牢(骚sāo),简凡两手一摊哭笑不得:,“这,”这怎么算欺负人呢?”

    “什么欺负人?你说的谁假的,除了你还有谁?”村长也冒火,唾沫星子乱溅着叫嚣着,声振屋顶。直把张小驹吓退了俩步,老瘸爹赶紧拉着儿子给村长作揖,生怕村长生气也似的,这下子到真僵住了。一侧旁观的曾楠见肖成钢也瞪眼了,悄悄问怎么了,肖成钢指着张小驹有点火大地小声说:“这王八犊子,说咱们是愣逑。”

    “什,什么是愣逑?”曾楠听不懂这里的乡音,弱弱地问着。“就是傻的意思。”肖成钢一解释,曾楠听得一愣,不过跟着会意了,这挨村撒钱,不是傻是什么?本来就对这张小驹没啥好感,这下子越发看得这货不顺眼了,那尖嘴猴腮一嘴芝麻牙,越瞧越像脸上写了个贼字。

    而这边争执到了真假上,村长骂骂咧咧叫嚣了几句,瘸子爹拉着,那张小驹看人多了被得脸上有点挂不住了,跳脚辨白着:“来虎叔你也欺负我是吧?枣树沟荒了快三十年了,上坟都没有一个,那来那么多亲戚,这不明摆着烧纸秧当银钱小骗鬼呢嘛!?”我是知道迟了,你不能说我是假的嘛,要说假的,还不都是假的。”

    “咖,揍你个鞘货,就,像怪话多,”村长一急,此时发钱的就在,这么被村民一指责,老脸也挂不住了,说着脱着厚布鞋就要上家法,那张小驹见机得快,又像村委一般,猫着腰吱溜一下子窜出门外不知道藏那了,瘸子爹直陪笑脸给气咻咻的村长抚(胸xiōng),村长忿忿地推了一把,回头不迭地领着简凡三个人直说着:

    “走走走”就不能看着这崩货,一看着就来气,都说了,这一聋一瘸一个二流子,没个好种”,走走

    仿佛是怕沾了什么晦气芒般不迭地先自前行,骂了俩句,把尴尬笑着的瘸子爹扔在的院子中央,简凡回头看“心各老栓老人,了始系终没拉没拦也没有斜眼膘讨下甲只冰…(允yǔn)众是十成十的聋哑人,对于外界已经没有什么反应了,摇了摇头,像这种破落穷户那村都不缺,有道是马瘦毛长、人穷志短,特别是看到这位柱着拐讪笑着恭送众人的瘸子爹,总让简凡觉得那里非常非常让人可怜。

    是腿上的残疾,还是因为穷在人格上的那种痈疾!?

    乘兴而来,败兴而归,让仁人好不郁闷,村长也郁闷,下到山底回到了村里才开口说话,估计是路上思忖好了的话,多少对简凡几人有点讨好地说着:简老板,我们这村干部不好当,几百口子吃喝拉撒都得((操cāo)cāo)心,特别这些不懂事理的大小婆娘、老少文盲,可难对付着涅!我说,别听他们瞎嚼舌头,除了老瘸这一家,我还真没发现有假的。”

    简凡眼随心动,笑意盎然,握手作别时直宽慰着:“哎哟来虎叔,瞧您说的,我们不管真假,只要将来迁没有找麻烦就行,”不过这种(情qíng)况得杜绝啊,不能编个名就来领钱吧?您得把好关啊,村里的事,还就得全靠你了,”

    这番很有大局意识的话说得村长又是(阴yīn)霾,喜上眉梢,又是和前若干次一样直把几人送到村口,挥手作别,直到不见车影才背着手,昂着头,踱着公鸡步子慢慢回了家

    车驶出回龙村不远拐过一个路口,嘎然停在路边,驾车的简凡回头问肖成钢:“成钢,这事你怎么看?”

    “怎么看,那小子欠揍。”肖成钢不以为然地说了句。简凡侧头又问曾楠:“你呢?看出点什么来了没有?。

    曾村想了想,摇摇头,反问着:“看出什么来了?”

    “怎么光睁眼睛不到脑筋呀?”简凡看没有所见略同的人,叹了句:“我看出来这儿的干群关系嘛,很紧张

    “这还用看呀?干群关系就没有不紧张过。特别是这村里,不会欺男霸女,还就当不了村长肖成钢嗤鼻说的,站在强权的一方,曾楠一听这话笑了,对于村里乡间的这些事个她只是处处好奇,还真说不出个子丑寅卯来,简凡笑了笑顺着话头说着:,“所以呢,在村长的威压之下,这张家就有话也不好跟咱们说,你们注意到一个细节没有?”

    “什么细节?”曾楠好奇地问,肖成钢却是不屑地接着:“又来了,这是找人,不是查案。”

    “那还不一个道理么,你们想想,这张老拴老汉年青时候是车把式,简义成是货郎,这俩人的工作(性xìng)质都是走乡串户,没准他们还真见过也说不定啊”要是按四五年算的话,那时候张老汉二十郎当。差不多嘛,要不,再去看看。简凡看样是不死心,找了个牵强的理由,肖成钢吧唧着嘴有点不乐意,简凡直发动着车,安排着:“我跟曾楠去,你到车里等着”你还不想去了?就你这有碍市容的长相,亏是熟人带路,否则还以为山匪上门了,”呵呵,”

    车调着头,回头过了回龙村,又朝山上的路走了一公里,这是废弃着旧村路,说是不去,不过肖成钢也不想一个呆着,直跟着简凡和曾楠俩人又从大路进了路,摸索了半天才重新找到老张家的门,隔着墙头,正在摘豆荚的张小驹一看这几个人又来了,愣着眼,既有诧异又有惊讶,还稍稍遗留了点愤意,院门锁着。看样张小驹没有开门的意思,没说话,只摆了摆手,那意思是:走吧。

    简凡扶着墙头露着半个(身shēn)子,笑着问上了:“哎,小驹,给你找个。挣钱的活干不干?”

    “切

    ”张小驹一嗤鼻子一扬头,不理不睬。

    “很简单,马上就能给你钱,你信不?。简凡忽悠着,这对于穷困户是最好的(诱yòu)惑,张小驹微微动心侧过头看看简凡:“啥活?”

    “过来,,过来我告诉你,这在你们家门口,我能把你怎么样?过来过来”简凡招着手,殷勤喊了数句,这张小驹才半信半疑隔着墙站到了简凡面前,就见得简凡掏了一百块钱,放在墙头上,很诚恳地说着:“从这回开始算,你陪我一句话,我给你十块钱,咋样?”

    曾楠哧声掩鼻笑了,简凡这样子像拿糖哄小孩一样,肖成钢也笑着忍不住有点肚疼,可不知道锅哥还要出什么鬼主意,拿十块钱忽悠老百姓。不过你别说,这红通通、亮闪闪的百元大钞比什么都有说服力,张小驹贼眼动动,有点不信,又有点半信半疑,手想伸又不敢拿,愣着眼问着:“真的?”“你看你这人,”我们就是你说城里来的撒钱的愣逑,还能骗你不成?拿着,你数着啊,一句十块简凡说着,把钱直递上来,张驹狐疑地捻到手里得拉拉揉揉以辨真假的,就听简凡问着:“第一个问题啊,你们是不是不待见来虎村长?”

    “那还用说,我们这些外姓都不待见,往这儿落户吧,他处处刁难,分个地领着救济,都给我们家最差的,我跟你们说啊,村长剧;了,泣此报名诗坟领钱的户,都是他张罗地,将来赔唯“不肯定是关上门分钱”这老狷驴,连乡里给我爷的补助都不好好给张小驹一听这话,滔诣不绝了,曾楠被这人说话的神态逗笑了,一听补助倒诧异了,随意问了句:“补助?什么补助?”

    简凡的知道,笑着道:“七十岁以上老人,都有乡里补助,这乌龙的土政策,各地都不一样

    “哎小驹,村长贪污了你们多少补助?”曾楠饶有兴趣地问着。

    “可不少了,乡里给我爷一天一块钱,一年领一回还得给他提俩瓶酒。”张驹说着,竖了一根指头,简凡眼睛一圆睁一愣,看着肖成钢,忍俊不(禁jìn)地笑了。

    这些事对于简凡可不新鲜,乡里村里的土政策多多少少知道点,这几句拉近了点距离,简凡又是笑着问着张小驹:“村长不是个好东西,我们也知道,,哎对了,那你咋知道简货郎这个人呢?”

    “我爷说的”张小驹道,一句说得仁人神(情qíng)凛然,简凡压抑着心里狂喜问着:,“啥时候说的?”

    “就昨个嘛”我爷说简货郎这爷俩解放前就死了,没人顶这名,我就去了,谁可知道你们知道?”

    张小哟这么说着,简凡两眼睁着铜铃般大回头看看曾楠和肖成钢,仁个人霎时被猝来的狂喜冲得晕头昏脑,好在肖成钢对于这人尚有怀疑保持着一份清醒,直斥了句:,“不对呀?你爷不是哑巴么?。

    “是啊,瞎子心明、哑巴眼亮,不跟你们说话,不等于不跟我说话”我们爷俩不用说话都知道干啥。”张小驹不屑解释了句,这下肖成钢倒不敢怀疑,再怎么妨碍交流,肯定妨碍不祖孙俩的交流。正想问什么,不料简凡伸手制止了小片刻的惊讶之后又回复了常态,面对着张小驹说了句让后面俩不解的话:“好了,说完了”我们该走了,张小驹,说了几句?。

    张小驹咯噔一下,问住了,直摸着营养不良长得长短不一、色泽灰暗的头发,不确定地喃喃着:”五,六句吧?”

    “好,就按六句算,给了你一百,找我四十简凡说着,伸出了手,一副就地还钱的姿态。

    曾楠还没明白简凡什么意思,这张小驹又做难了,难为地拿着那一张百元大钞说着:,“这,这么大票,我到哪给你换去?”

    “哦,,对,这地方还没法换。”简凡很善解人意地说着,侧头给肖成钢曾楠做了个鬼脸,又是回头笑着问:“要不,你我们到院里坐坐,再说会话,,还是一句十块?”

    “嗯嗯嗯,成成

    这下,张小驹狐疑尽去,直把一百块塞进兜里,喜色一脸地去开院门了,肖成钢和曾楠捂着嘴笑着小前倨后恭,似乎势同水火,不过几十块钱便即冰销雪融了,不过还别说,还就这办法管用,既消除了戒心又拉近了距离,你要上场就给钱,没准他敢不敢要还是个问题。

    殷勤地把仁人请回院子里,立在一边。只等着简凡开口,一句十块,不料简凡此时换了口吻了,嘴里喷噬了半晌又出新主意:“哎驹,我问你的话问完了,没啥问的了”要不这样,我问你爷爷几句话,你当翻译咋样,就是我说话你告诉他、他说什么,你告诉我,行不?”

    “一句二十简凡竖着俩指头。

    “等等啊”张小驹没二话了,直接回屋了,看样去请爷爷挣二十块了。

    这忽悠来忽悠去的话,听得肖成钢和曾楠此时对张小驹一点忿意也没了,直觉得这人缺心眼也似的小曾楠小声埋怨着,你不耍人家么?才给人家十块钱?”不料简凡嘘着声示意安静,轻声说着,十块钱正好,给多了就缺乏信任度了。小声说着还是一副(奸jiān)商嘴脸小曾楠几次看简凡,总是莫名地笑也不停,直到张小驹拉着爷爷出来,才勉强地忍住了,到了院中央简凡赶紧起(身shēn),把老人扶着坐到石墩,可不料这老人的(身shēn)体健朗得很,根本不用搀,只是怀疑地看着儿子,又是简凡几个人,简凡说话,掏着一串桃核念珠,递了上来。

    那只手,那只偌大手掌,长年累月握斧把锄的大手,已经伸展不直了,弱弱地放到老人撑开的手心,看着这人宽厚的双肩,肩上尚带着尘土,杂乱的头发里还偶而插着几根草棵,注意着老人表(情qíng)的微微变化,却不料,从这张宛如年轮的皱纹密布的脸上,你发现不了更多的变化,拿着东西摩娑了几下,手指挥舞着奇怪的动作,啊啊啊几声和孙小子张小驹交流着,把东西交还给了简凡,在乡下眼里,这些东西怕是常见得紧,不值一提,只不过对于某些人有特殊的意义,看着老人和孙儿张小驹交流着,简凡、曾楠、肖成钢都是一脸期待,直等着下文。

    慢慢地,心跟着悬起来了”(未完待续

重要声明:小说《黑锅》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