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5章 难时奸乃现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常书欣 书名:黑锅
    …速路口,车队缓缓地驶出了收费站。wWw.keNweN.coM过了减速带开始蜘心化线中熟悉的城市越来越近,随着熟悉的气息袭来,心里郁结了数(日rì)的沉重也越来越轻。

    准确地说这是出行后第九天小更准确的表述是一无所获的一周工作之后,市局下令撤回了工作队,说是另有安排,有没有安排暂且不说,这撤回来的工作队可是如逢大赦了,

    平直宽阔的街道,再不用担心有牛羊牲口会突兀地横亘在车前;舒适的路面也没有胃里被颠簸的翻江到海之虞了,还真别说,几天不见,这楼厦、这车流、这行人还有这嘈杂的城市,怎么看怎么亲切,连偶尔的车辆阻塞也觉得亲切无比,最起码不像乡下,触目皆是荒草老树乱石,总让人担心斜刺里藏着掖着什么危险。连晚上睡觉都像睡在鬼片那种恐怖环境里。

    放松了,绷紧的弦终于放松了,商务车里扎堆的是工作队的主力,除了因为狗咬自然减员的还余六人,好在组队的时候就考虑到了男女因素,这次工作队没有派遣女队员,否则还真不知道要出什么事。快到市局的时候车前副驾上的那位兴奋溢于言表了,回头提议,同志们注意了啊,我提议今天晚上大家到得月楼聚聚怎么样,共同庆祝我们成功地从解放前跨越到后解放时代。

    一句话应声叫好齐齐响起,都乐呵上了,这句话说到了大家的心坎上,差不多都有这种要放松一下的心理了,怎么说这次这罪受得,也值得搞赏一下自己了,唯一不同的声音来自中座,一位文文秀秀的年轻人接着话头说着:“我得先去洗个(热rè)水澡啊,桑拿间里蒸上半个小时然后再来个泰式按摩”现在我(身shēn)上红疙瘩,真不敢相信啊。还有这么大的蚊子,再呆几天咱们非得虐疾。”一说一比划”夸张到了两指一拉长,不说还好,一说同座的那位全(身shēn)蹭着椅背咧着嘴应着:“我也去,现在我全(身shēn)闻着发馊、挠着发痒,哎张哥,你说咱们(身shēn)上不会生了跳虱吧?把我给痒得

    一痒,传染得全痒了,好在痒已经到头了,兴奋了几句又是牢(骚sāo)满腹,嫌菜不合口胃、嫌水喝着咯牙、嫌乡招待所连(热rè)水都不供应。更嫌弃的是这乡下的卫生条件问题,一进村就是一股粪便味道,与先前大家去的路上讨论的那种农夫山泉有点田的田园牧歌生活大相庭径,憧憬全部成了牢(骚sāo),当然记忆最深的是乡下这蚊子,不管你蒙多严实睡总能找着漏洞咬到(肉ròu)上。后座上那位帅帅的小警摸着脸蛋上尚未消肿的俩个红疙瘩直叹气这次任务真背。

    说到背,前座提议那位笑上了:“兄弟,不错了啊,你再背还能比信息处。北高级探员被狗咬得住院背,这又流血又流汗,公伤都不算。”

    “我觉得呀,最背的还不算他。”司机接了句,笑着凑(热rè)闹了:“要背得数雷助理的司机了,就在人家村姑(臀tún)部轻轻摸了一下,结果他脸部被人家蹂躏得比(臀tún)部还惨”哈哈,”

    又是一阵放声大笑,话说人背的时候如果看到比自己更背的人,心理负担就会减轻不少,此时一说那档子调戏村姑挨揍的事,明显让大伙的的苦楚减轻了不少,哄哄哈哈的一车人笑着回了市局,扔下笔记本、资料,又迫不及待地下了楼,一干年轻小伙相携着上了车,直奔熟悉和惬意的生活而去了

    当差有当差的好,差当得好不好,急火了扔下都敢跑,可这当头的就不行了,最起码这回陆坚定不行了,市局下车正巧看到了随行的队员们打着招呼邀着一起出去,陆坚定苦笑着回绝了,直招手把这群精挑细选出来的骨干打发走人,这趟对陆坚定来说不是出了趟任务,而是当了趟保姆,十一二个人的吃喝拉撒睡都得((操cāo)cāo)心,什么都考虑到了就是没考虑到这群城里小伙一下乡连生活自理能力都没了。什么困难也提前想过了,就是没想到最大的困难是和乡下人打交道。别说和乡下人,就和乡派出所的交道都不好打,派出所那几位土生土长的,到返城都没看惯这群挑三拣四的省城来人。

    有点(情qíng)怯地上着楼梯,几次看表,早晨出发到现在已经十一点多了,几次返(身shēn)想先回支队,不过再想想领导这关迟早要过,还是硬着头皮往四层上,这些天陆坚定差不多想明白了,警察出马尚且如此,其他几拔找人的顶多是走马观花看一圈问一遍。回头交差就是找不着。不过最后悔的当初不该只盯着找人而忽视了去找人应该用什么人,就用派出所那些协警下乡也比市局部室这些骨干要强不少,不过这话好像不能说,怎么汇报呢?总不能说这些部室同志们(娇jiāo)生惯养吧?好像也不能说县公安局和乡派出所配合不力吧?好歹人家也派了俩人随行不是?看来这事呀,还得用那一(套tào)老说辞了,还得把问题归咎到时代和年代久远上。

    陆坚定打着腹稿,敲响伍书记的办公室门时,这稿子差不多已经成形了…

    九天的工作用了九分钟汇报,如果去掉端茶喝水寒喧的时间,估计连九分钟也不到,接了个电话伍辰光匆匆起(身shēn),陆坚定不迭地告别,出门的功夫伍辰光拍着这位矮胖老陆安慰着:“辛苦了,先回去休息,这事要容易就不会拖这么长时间!”

    陆坚定几分谦恭地说着:“伍书记,我,我可没想到这么难,我”给您添乱了

    “呵呵”不要有思想包袱,更不能影响正常工作啊,我可不怕添乱,就怕没人接手干”,回去吧小盖局长等着我呢,”去吧。”

    伍书记依然像多年前安排司机回家一样多了几分和霄可亲的样子,看样子一点都不急,这倒让陆坚定暗暗放下心来了,直目视着书记上了五楼才迈步下楼,心里的揣揣不安此时被莫名的感既”了,怎么说还是老领导亲不是”点苛责都没胁一

    下楼的放放心心走了,而上楼的伍辰光站到了盖局长办公室门前时,叩门的手指稍稍一顿,眉头皱了皱,也像陆坚定一样好像在斟酌这话怎么说,寻亲工作队这次出的洋相早传回市局了,今天调戏村姑了,明天被狗咬了,还有集体拉肚子之类的笑话早让伍辰光心里恼火得紧,不过实在不忍苛责敢站出来带队的陆坚矣。怎么说这也是自己培养出来的人,怎么说站出来也是维护老上级的面子怕冷了场不是,你要责备一番,下回可没人站出来给你担这个责任了。

    片刻,手叩下去了,应声而进,正打着电话的盖局长使着眼色,示意着伍辰光坐下,动作连续,电话不断,就听着局长在信心十足地说着:

    高厅长,您放心,前一阶段的工作很有成效,我们已经掌握了大量的一手资料,下一步我们准备扩大范围深挖细查,不过年代确实太久远了,这时间嘛,可能要稍微长一点,”您放心,不管是已经去世还是迁移到那里了,有咱们基层这么多警力后备,一定能找到下落”,好好,知道,放心,我们一定办到

    “啪”扣了电话,局长脸上的笑意随之一闪而逝,哎声长叹了口气,看着坐定的伍辰光指着电话,口气来了个一百八十度大转弯发着感慨:“一天三五个电话催啊,这不是找人。这是((逼bī)bī)人呢伍书记,班子其他领导可以隔岸观火,您可不能撒手不管啊,我送前任梁景德局长,梁局可说了,有什么难事得多求求您这位老书记,现在可更难了,简怀钰借故寻亲未果,家事缠(身shēn),把什么什么一次成型模具技术引进的合同谈判也停了,这是个什么高新技术来着,就这事,明显是向地方施压嘛,这下子好了,省府的((逼bī)bī)咱们省厅,咱们省厅((逼bī)bī)市局,这轮到我了,我可((逼bī)bī)谁去呀?实在不行我就得向县公安行政施压了啊”就怕越压越反感,谁也不出来干了

    官大一级压死人,这局长也有局长的难处,关乎全市经济建设的大帽子一盖,就不在职权范围,你就不想干也得干,警务可以定限压期,而这不是警务,行政命令这效用就不大了。这话说得是无奈之至,伍辰光笑了笑,保持着几分下属的恭谨和年长的老成,不动声色地问了句:“盖局,您别为难呀,我到是想给你推荐个法子,不知道您能不能看上

    “能,怎么不能?那快说呀小还等什么?我就发愁接下来派谁下乡呢盖局长一听,愣声说着。

    “还记得会上要一千万那个人么?”伍辰光眼膘着,说了句。

    “简凡!?用他?”盖局长怪怪的声音自言自语了一句,几分疑惑地看着伍辰光问着:“伍书记,您开玩笑吧?我就想请他我也拿不出这一千万来呀?再说这么多警力没办了的事,你敢保证他就行呀?。

    或者不是拿不出来,而是这(身shēn)份不可能屈躬去求个无品无位的警察,还是已经辞职的。一说这话让盖局略略有点不悦之色,似乎有**份兼有失体统了。不料伍辰光不急不躁似乎并未觉察盖局的不悦一般,怪怪地回应着:“我保证不了,您也不需要出面请他。更不需要拿这一千万”不过您不觉得这个人、和这一千万,是个很关键的要素么?虽然不一定能找得到人,不过我觉得可以缓解因为找不到人给我们带来的尴尬。咱们的定位不应该是不惜一切代价找到人,而是应该做好找不到人的充分打算,不管怎么说,找到的希望已经是非常渺茫了

    “那,”伍书记,这我得好好请教请教您了。”盖局长一下子没明白此中深意了,问上了。

    “接下来我们还是暂且别动的好,方向不明干劲再大也是白搭,,我觉得您只要出面和简怀钰交换一下意见。鼓动鼓动他出面请他这个同姓的出山就行了,简凡这个前警察现在不管怎么样吧,当警察时候经办的几件案子那是名声在外,银鼠案、文物走私案、晋原分局的悬案找回了失踪的曾国伟,还有俩年前带人找到了被藏匿的人质有这些事。简怀钰不相信都不行。

    ”伍辰光淡淡说着,一副成竹在(胸xiōng)的样子,听得盖局长觉得好是好,就是有点悬,反问着:“要是简怀钰自重(身shēn)份不去请人呢?不愿意掏这个冤枉钱默”

    “呵呵,,别人提吧可能不去,您提他不得不重视,他要不愿意,那就是连工作都不愿配合,让咱们怎么找人?忽视了您的意见,他还好意思再来找您办事呀?钱嘛更不是问题,一千万对于他只是个数目字而已,简氏企业的脸面可不止这一千万,几年前悬赏就有上百万了

    伍辰光由浅入深的解释着,盖局长两眼狐疑着,不自觉地点燃地一支烟,深吸了一口,两手挟着,鼻子嘴里冒着缭绕的烟雾,这是公安职业思维的特有方式,边吸边思忖了片刻点点头:“嗯嗯,,这办法看样不错,一举数得,既转移了大家关注的目标,又减轻了咱们这里的压力,要是找到人就好了,毕竟也是咱们队伍培养出来的人才嘛,,不错,还是老书记您有一(套tào)啊。不过伍书记,这事咱们尝过了,要是找不到。回头不还得咱们为难吗?。

    “那不一定,找到了皆大欢喜,找不到,您觉得他会把矛头指向咱们还是会指向白拿了他一千万的人?再说了,找不到您同样有话说,就说他们简氏企业根本不相信也不配合咱们的工作,擅自花重金聘请社会闲杂人员寻亲,对咱们的工作造成很大不良影响,就省厅也没话说了不是?到那时候,咱们再开始都不误时辰伍辰光进入正题了,这个不管找到找不到都占据主动的思路让盖局长豁然开朗,这样的话时间就相当充裕了,轻轻哦了一声。慢慢的喜色爬上的额头,笑着看着伍辰光频频点头认可,伍辰光还生怕这”一,一(诱yòu)彻似地压低声弃补充着!,“再说了,蔷局,众事拖略…几一。谁在乎拖仁月五月,万一简家老头撑不住没等咱们开始那天一闭眼,那不万事皆休了么?还寻什么亲,寻回来分财产呀?”

    扑”,一声,盖局长(身shēn)子一倾,剧烈地咳嗽着,被烟呛着了。咳了几声等抬起头来,那表(情qíng)已然尽失一位局长的尊严,嘴张着无声地笑着,眼睛眯着和眉毛凑到了一块,指着伍辰光几次要说话又被笑意冲断了,颇大一会儿才反应过来,起(身shēn)两手抱拳作揖着:

    服了,服了”伍书记我算服了您了,梁局市局有一老,书记是个宝,有事多请教,我先前还不信,今天我是口服心服”就这么办。我马上约简怀钰小

    伍辰光笑着起得(身shēn)来,已被点醒的盖局早迫不及待地电话拔到简氏企业里了,此行估计对于伍辰光也算是大功告成了,脸上挂着笑意告辞着,轻轻地退出了局长办,掩上门的时候,有点(情qíng)不自(禁jìn)地笑了,像自嘲、像无奈,这个主意出得够(奸jiān),这是当支队长到副局长十几年的心得集成,而且伍辰光心里也知道,这(奸jiān)主意恐怕盖局长这里落不下好,事后自己还得落个老(奸jiān)巨滑的定论说不定还会让局长处处防备着,

    不过又能怎么样?总不能因为这不是警务的任务一趟一趟把警力拉到乡下出洋相吧?

    怎么说这也是从大局出发,为集体利益考虑,伍辰光到不觉得自己有愧疚,走了几步思路转到了事(情qíng)的本(身shēn)之上,不管寻亲,不管寻得着寻不着,都不是他关心的事,只是心里还尚存着一个不太确实的疑问萦绕不去,暗道着,这小子不会是根本不想找人,就因为几年前的事想讹简怀钰一把吧?这个问题。相对就有点严重了,最起码让伍辰光蹙着眉头想了半晌,要是那样的话,自己可就成了帮凶了,而且出了事,还得赶紧提前想个应对的法子”

    大恒律师事务所,景睿渊竖着一根指头,两眼圆睁像一千万小数点后加了俩个零,这么多钱到吓不住景大律师,而是一千万的归宿把他吓住了。

    “对,一千万简先生让我委托您起草个协议,最好这一千万物有所值

    雷助理坐在对面,和委托的景律师商议着,这位简先生的私人助理从乌龙回来刚下车不久就接到了老板的委托,巴不得一千万把事推将出去,现在还奇怪老板怎么会知道有人索价一千万,更奇怪的是老板居然相信这事。

    看看时间,景律师说着:“下午我准备出来”哎雷助理,我可提醒您啊,你们要找的这位可刁得很,白吃葡萄都嫌葡萄酸,他敢拿了钱(屁pì)事不办,让咱们还无话可说

    估计是对于数年前的事记忆犹新,景律师听到简凡的名字就有点全(身shēn)不自在,一听简怀钰要白送一千万,心里直打鼓,警告着雷助理,这位助理是普林斯敦大学工学硕士出(身shēn),富仕捷精具模具公司前总经理刘超胜因为涉嫌绑架案被查卸任之后,和景律师打交道的就换成了这位雷涵洋助理,听说过普林斯顿那地方是美国上层人士青睐的居住地,文化氛围很浓,出来的人贵族气息更浓,每每景律师从这位雷助理(身shēn)上就能感觉对方眼中那高人一等的神(情qíng),这神(情qíng)让景律师很不舒服。这不,好言相劝,提前示警,不料这位雷助理嗤着鼻子一笑:“我看就是个穷疯了的主,你真给他,他未必敢拿。

    ”

    “不不不”绝对敢拿,真的雷助理。作为公司的法律顾问我有义务提醒您啊,您得提高警惕啊,这一十万我怎么就觉得是(肉ròu)包子打狗,一出手十有**是拿不回来了啊。”景睿渊紧张兮兮地说着,老脸上显得几分不自然,这到引起这么雷助理的兴趣了,奇也怪哉不这语带不屑地问着:“景律师,有点危言耸听了吧?听您说倒像和西西里的黑手党打交道?”

    “哎,雷助理您回来的晚,国(情qíng)您不了解,黑手党在咱这地儿玩不开,还就他这种不黑不白玩得转小就您说的,他是去找就要一千万,那他一装口袋里回头一句找不着不就打发了?”

    “和他谈呀?限定咱们的人随行呀?还有协议条款,给他来个分批不就得了,找到付全额不就限制住他了?总不能他说什么就什么。没有谈的余地吧?。

    “哦哟”这法律是给守法的制订的,协议也是给遵守协议的人制订的,您指望这东西能约束住他?。

    景律师是苦言相劝,这之中的苦衷是无法向外人说的,几年前那协议堂而皇之的蒙了人家一通,现在你还指望人家遵守协议?这话可出不了口了。再说新世界一事,简凡有多刁钻景睿渊怕是比谁的体会都深,那档子事景睿渊不但一点好处没落下,还里里外外花了不少钱打点这才勉强保住了大恒的生意和自己的脸面,现在倒不眼红人家挣了多少,就是有点不太想和这人打交道了。

    不过这样推三阻四让雷涵洋的脸色稍稍难看了,不容分说了,直接安排着:“你就作协议,其他的我来办,我和他谈,”简老板等着回话,这事得尽快办,明天还得您帮忙找找这个人”。

    说话着起(身shēn)不容分说,告辞要走,景律师不迭地跟在背后直送下了楼,看着意气风发,神彩飞扬,潇潇洒洒上车而走的雷助理,景律师恍然有错觉,似乎几年前,刘超胜也是这么个得(性xìng),戏没开锣景律师几乎都可以判断出来了,像这号眼高于顶的海龟,根本斗不过那只乌龙土鳖,人拿了钱没准回头还得再给他俩嘴巴,就像当年自己一样,让他一

重要声明:小说《黑锅》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