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4章 未解先说钱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常书欣 书名:黑锅
    锅里咕嘟着白润的汤色,三五寸长的小鲫鱼、六七块手工做就的豆腐,水淀粉勾炎的汤熬到了白润透亮(奶nǎi)白色,一掀姜扑鼻而来一股夹着淡淡鱼香的清新香气,深深的吸了一口气,简凡如吃了三百六十颗人参果般的舒爽劲道,一脸惬意,回(身shēn)洒着葱花,稍稍熬制,衬着手端下的锅,边舀边喊着:

    “杏儿”…出来喝鱼汤

    端着食盘,盛着个小碗,从厨房出了客厅,(挺tǐng)着个大肚子的媳妇颇有不便,蹒跚着从卧室里出来,简凡殷勤地搀了几步坐到了餐桌边上,看着媳妇舀着小勺抿着,征询也似地问着:“怎么样?”

    杨红杏轻轻点头:“嗯,凑合。”

    “什么?凑合?野生鲫鱼、手工豆腐、自制的料酒,就这味道我告诉你,大原没人做得出来,就做得出来,他也没有这么考究的食林”简凡摆活着,这碎嘴得吧着已然成一种习惯,边看着媳妇喝还怜(爱ài)也似的帮媳妇拢拢头发。不料娶得这媳妇缺乏点美食细胞,边喝边笑着看每每做完一道就自得不已的老公,贬损着:确实(挺tǐng)考究啊,不但考究,成本还奇高,跑了一天,油钱饭钱人工加起来怎么也得上千了吧,就钓回四条小鱼来,,咯咯”

    一说这杨红杏忍俊不(禁jìn)了,边喝边掩着嘴笑,这投入和产出比相差太多了,自从有了宝宝,老公这背逆价值规律的事干得太多了。家里小小的储藏室里塞得都是拨罗回来的小吃食,械林的酸枣、老家的桃桃、石碾的梗米、经年的柿饼以及城里难得见到了纯山蘑、野生木耳,这当得也是简凡乐此不彼的事,听着媳妇这么说,笑着摇头摆活上了:“这个你就不懂了,食成天然,这是无价的,,昨天的钓了七条,老唐抢走三条,在我的影响下他也开始关心老婆,准备回家给老婆炖鱼汤呢,呵呵,问了半天这鱼汤怎么炖呢,”多喝点,俗话说鲫鱼脑壳四两参,这是一道温润补钙的极品,你现在可一个人吃俩人消化,这营养跟不上可是大问题。”

    说着又是殷勤地坐到了杨红杏的(身shēn)边,一说到吃让杨红杏有点皱眉头了,以前是简凡回家一个月少不了两三趟,自打怀上宝宝,乌龙的婆婆一个月怎么着也得来两三趟,说得最多的就是吃,吃得最多的是一天六七顿,听得简凡又说这个”杨红杏脸色稍稍带着难堪往前凑了凑示意着简凡看自己:“看我都胖成这样了,咱不吃这么多行不?多难看,我都不好意思出门了!?”

    “哦哟,有这么位大厨天天给你做,睡了吃、吃了睡,这多幸福呐。”简凡德色一脸的表(情qíng),安慰着媳妇,不料媳妇并不领(情qíng),剜着眼故意说着:“拉倒吧,你现在看着我不亲,就看着我的肚子亲是不是?”

    “是啊,那是我此生最得意的第一件作品,我看着能不亲么?嘿嘿”简凡椰偷地看着老婆,准确地说是眼光瞄着老婆的肚子,杨红杏霎时被逗笑了。

    一个吃着,一个看着吃小俩个人新的一天就从这里开始了,刚结婚的时候还经常忙着生意上的事,而现在呢。特别是自己怀上宝宝以后,简凡除了出去玩基本就是窝在家里陪媳妇,话说这俩人腻歪得久了,谁也会烦,杨红杏不止一次埋怨简凡对生意上关心太少,而简凡总是言辞凿凿,什么无能而使众能、无为而使众为说一通,再要不就是钱能挣完了呀?光知道挣钱不知道好活那是傻”一番辨解之后,最终还是死皮赖脸赖在家里哪也不去,这时候长了,杨红杏到也懒得问了,对于简凡这小富即满的作态到也抱着理解的态度。以前没房没家没老婆还能刺激刺激上进心,而这会儿呢,还真没有什么能刺激到他懒散淡薄(性xìng)子的。

    或者从心底里说,杨红杏倒也不反感这个样子。

    浓浓俨俨清清淡淡颇有回味的鱼汤确实也好喝,杨红杏喝了一碗多半才放下碗,又是简凡忙着洗锅涮碗问着中午想吃什么的话,杨红杏却是跟简凡说着昨天不知道发生什么事了,支队的刁贵军、杨锋、秦队、陆胖子包括已经到四队当队长的郭元都打电话问他到什么地方去了,厨房里边洗碗边得吧着的简凡不以为然地说着,能有什么事,还不是有什么悬案咨询我这位悬案大师呗。    一吹玄乎杨红杏总是不忘给简凡泼盆凉水,笑着站在厨房门口贬着:“别吹啊,上次那什么连环抢劫伤人案,你还没分析呢,肖成钢早把嫌疑人提留回来了,拽什备拽!?”

    简凡嘿嘿笑了,那是个意外。大电工区连续发生了几起蒙面抢劫单(身shēn)女职工,连续伤人的案件,这件六队辖区的案子久悬不破,最后扣到了重案队,接案子的郭元久侦不破专门上门请教简凡,简凡到也爽快,帮着哥们分析了一翻案(情qíng),初步认同是流窜作案的惯犯所为,不过这案子最终却是被蹲坑的肖成钢揪了正着,真相出来却是让人大跌眼镜,作案人居然是大电职校的学生干的,一时间肖成钢见人就吹嘘,这事直接把简凡的威信一下子拉到冰点了,而且也成了家里媳妇取笑的料子。

    不过简凡可不在意,擦着碗不以为然地说着:“那是意外啊 作案的智商和肖成钢一般高,我把他们想复杂了”呵呵,这是瑕不掩玉。啊,失过蹄嘛,也是千里马对不对?”

    “切,,还千里马,你是马不知脸长”,呵叭

    杨红杏一旁取笑着,正说着的功夫叮咚清脆的门铃声响,踱着步子上前开门,简凡脑袋伸出厨房外看着谁来了,一听杨红杏喊陈师傅。赶紧地抹抹手解着围裙从厨房里出来,不料不是陈师傅一个人来了,而是(屁pì)股后跟着两三个,特警队的王坚、重案队的肖成钢和平良德,杨红杏请着师傅坐,不料师傅陈十全却是招着手吆喝着简凡:“走走走,赶紧走,昨个找你一天,你可真会玩啊。”

    “怎么了?怎么了?师傅您老个编外人士,别老把自个当回事啊,我还给媳妇做午饭呢?”简凡摆着谱,明显有发懒不想去支队,杨红杏看样子倒是有点担心,弱弱地问着师傅:“陈师傅,有案子?”

    “没案子,不过伍书记给支队出了个难题,昨天讨论了半天也没什么结果,今儿吴支队专门安排把简凡叫上一起回支队今天可是群英聚会了啊,不但咱们这俩编外人士,连离职开私家侦探所的几位也到场了。”陈十全笑着道。看样这俩年生活得不错,秃脑门子显得脸上的红光满面格外明显,乐滋滋一说,简凡倒诧异了,问着到底怎么回事,肖成钢直截了当,找人!王坚加了一句,六十年前的人。平良德这位小警早和简凡这些人混得熟了,笑着再加一句,你们乌龙的,人家海

    “哇,你们说得不是简什么驴吧?”简凡灵光一现,突然想起了多年前的这档子事,也就是这档子事让他认识的蒋迪佳。不料一说,三四个同来的比简凡还惊讶都瞪着简凡,肖成钢紧张地问着:“耶,锅哥修炼成仙了啊,我们还没说你就知道了。”

    “你个傻,这人都找了十几年了,我当警察以前就碰见过找人去的,怎么了?关咱们什么事?”简凡了肖成钢一句,不解地问着师傅,陈十全怕和简凡磨叽起来说个没完,边拽着人走边说路上再说,杨红杏一听这么个不相干的事,倒也未再说什么话,一行人直下了楼,出了小区奔支队而来

    准确地说在简凡来的时候,特警支队这里的会议已经进行了一个支队长没想到的是,虽然不是公事,可这级别不低,盖局长、伍书记主持,治安队的、刑侦上的、重案队以及暂时没任务的各刑侦大队的外长,连一直视为信息精英的。业也派人来了,一般在警队都讲究谋定而后动,作计划 的越周详,把可能遇到的(情qíng)况最好考虑周全,看来这次非讨论出个子丑寅卯来不成。

    这下子又让吴支队长觉得交白卷有点心里没谱了,悄悄安排着刁贵军把俩个局外的通知回来,万一真问到支队这些人,都打结巴说不出的什么来下不来台就麻烦了不是,派着王坚出行又恰恰碰着秦高峰也安排肖成钢走,一问是同路,结果这几个人聚一块往支队赶来了。

    这会场的规格确实不低,满墙的奖状和锦旗,来参会的围了一圈,等简凡一行到场时候,圆桌已经坐满了,粗粗一瞧有一少半认识,都是警服正装,主座空着俩位置,往下排你闭着眼睛就能数出来,刑侦支队的陆胖子和政委、特警支队的支队长和政委,再往下就是各大队的队长,唯一例外的四周的偏坐上还坐着几位西装革履的男子,王坚介绍着这是参加过寻亲活动的私家侦探,也是警队退役的人,好像自己能和这号哉等号了,弱弱地拉着师傅,找到了会议室的角落悄悄地坐到椅子,交头结耳地和师傅瞎扯上了,偶尔认识的前同事,在这场合也是微微笑笑示意。

    到了九点一刻才等来了正主,伍辰光书记,盖天明局长,带着领导班了一行四人,再加上一位奇胖无比的陈主席进场了,正装起立敬礼的下属们刚刚站起来,盖局长笑着摆手示意着:“同志们辛苦了啊,不过今天不是公务,大家不必拘礼,什么事呢大家都知道了,昨天晚上交的方案局里大致看了下,今天咱们开个短会大致讨论一下,看怎么找,谁来找,”下面,大家欢迎侨联陈主席给大家说说(情qíng)况”

    这位胖主席简凡体貌特征如此明显以至简凡一眼便认出来了,一发言自然是把几次的寻亲活动摆活了一番,从九十年代开始一直找到二十一世纪过了若干年,不过遗憾的是这个简二驴像根本没有在过人世一般一点消息都没有留下,不过看简家这么技放不倦十几年如一(日rì)找人,肯定也不会是假的,说来说去又归结到了时代的时间的变迁上。

    这个说得有点难了,一说完了盖局长把话锋扭转着,讲了几句从政治高度认识此事对于全市经济建设的重要(性xìng),又讲了一番为民办事紧要(性xìng),再讲了几句大家要精诚团结、高度重视之类的话,往下就是实际的东西了,这实际的东西就要从伍辰光这里说出来了。

    伍辰光直接点名问着各队带头的人,说起来这个难题的算法还真让人想了不少。不过脱不出警察的思维,先发言的是陆坚定,说了个从枣树沟以及枣树沟周边寻找可能的知(情qíng)人和线索,再沿着线索顺藤摸瓜的办法,反正只有在哪里生活过,只要找到准确的线索,不怕摸不出瓜来,这话听到警察耳朵里尚可,听得陈主席几位局外人明显地暗皱眉头。到了治安总队也提了个方案,建议乌龙县对枣树沟地区进行大排查。特别是对符合简家提供的年龄和相貌特征的人进行排查,寻根究底。说这话,差点“嫌疑人”仁字就脱口而出了,引起了一阵哄笑。

    再接下来比北就成个亮点了,有人口信息库的优势,那位新任的主任有点在领导面前摆活的意思,直说着可以把排查和搜索范围扩大到全省和邻省,凡是姓简或者(乳rǔ)名带“驴”的,年龄和相貌特征符合的。生活地域相关的,一阶一阶排查,最大限度的缩小范围。重案队被点名后,秦高峰憋了半天憋了个悬赏的办法,就像悬赏征集线索一样,查找知(情qíng)人,反正这钱有人出,不过说完简凡就注意到陈主席抿嘴,下面的私家侦探摇头。这办法恐怕简家早武过了。

    每过一家,伍辰光便是想法子褒奖一番,不管怎么说都费了脑细胞了,发言的几位都一脸喜色地坐下了,这倒让简凡看得诧异了,可不知道什么时候那个印像中的黑脸老伍变得这么和霄了,讨论虽然很(热rè)烈,可还是各执一词形不成共识。到了吴支队长这儿,吴支队长还是真是出洋相了,会前就问过简凡,简凡也没支个招,这回((逼bī)bī)到台前了,吴支队长没想办法可是也不缺说的,直接弱弱地对着众人道:“我觉得大家的办法都行,我全力配合大家的寻找。”

    哄笑声起了一片,都知道这是推脱了,明显也找不出更好的办法了,不过今儿这个非正式的会议俩领导的态度尚可,再说昨天接到电话通知交白卷的也不是特警支队这一家。内部的发言完了,伍辰光又安排着陈主席带来的一位据说是简怀钰私人助理的人发言,这位自称叫雷涵洋的人对于满座的警察是颇为客气,客气话就说了一大通,感谢领导感谢警察同志的官面话又说了一大通,大致介绍了几句将派人随队寻亲的安排,而且很崇拜地看着众人着要是连中国公安也办不了事,那这事以后简家就真死心了。连吹带捧,而且暗示着此事简家将负责全程费用的话,说得是一干警察自己是鼓掌欢迎,在简凡看来,这个滴水不漏,几句就烘托起气氛来的人,应该是简怀钰在大原的代言人了。

    对于这个人,简凡格外地多看了几眼,三十多岁的年纪,一(身shēn)名牌在这个环境里看上去很“潮”的感觉,加上这嘴皮子又溜,像这号人,当权钱交易的中间人那是不二人选了,悄悄地在角落盯着,不知道想到了什么,一丝微微的笑意爬上了简凡的脸庞,,

    讨论,继续着,公说公有理、婆说婆有理,这里头都有几分道理,不过破绽也都很明显,这么争论着,简凡倒看不出这凉月平足真不了解乡下。怀是不好意思揭破同行的破绽了引;到了治安队那位在桌上叫唤着咱们警察协警几万人,再发动治安上的力量,那怕有一点线索也查得出来的话后,这下明白,这群前同行,是真不明白。不是装糊涂呢。

    正天马行空的想着,座上的伍辰光不经意地瞥见了角落里的简凡,眉头舒展着看着吴支队长笑了笑,很有深意,尔后附着盖局的耳朵说了句什么,盖局长到迫不及待了,敲敲会议桌示意安静着,众人一安静,盖局长直接喊着:”角落里那位同志”叫简凡吧,幸会啊,我没到大原就听说过你名字,破案很有一(套tào)嘛,听说现在还在特警支队当外聘人员,说来说去还是一家人啊,今天这个非正式场合,就不用见外了,起来跟大家说两句”大家鼓掌”

    局长这么笑容满面地一煽,下面认识和不认识只听说过了,劈里叭拉(热rè)烈地鼓上掌了,那位雷助理到不知道来人是谁,旁边的一位队长附耳介绍了几句,看样也是恍然大悟地样子,不由地也多看了这位脸上带疤却并不十分丑陋的人。糊里糊涂被叫起来稍稍有点窘的简凡眼睛滴溜溜转悠着看着在座前同事们,讪笑着说着:“我没什么说的,这不是案子,不过比案子要难多了

    “是啊,不难还找不上咱们公安呢?就是因为难咱们才聚一起想办法嘛,简氏企业说起来为全市的贡献不少啊,这件事也正体现了我们人民公安急人民所急,为民办事的宗旨嘛。

    ”盖局长笑吟吟地说着,对于见过这个传说中的人警察并没有什么意外,除了编制内的警察,外聘外请的人员多得是,看着这位传说的奇人也是难色一脸,盖局长转着话题问着:“那这样吧?你也是乌龙县人是吧,刚才大家提出的方案,你觉得那芒种最可行

    “可行?嘿嘿,,都不行。”简凡莫名其妙说了一句,一竿子打翻一船人了,若干双眼睛都盯上来了,连伍辰光也略略有点不悦了,这孩子,怎么着又是锋芒((逼bī)bī)人了。迎着大伙的目光,简凡此时到不窘了,随意地指摘着:“我不是给大家泼凉水啊,陆副支队长,您这个办法漏洞很大啊,我说一种(情qíng)况您考虑一下,简烈山进城当学徒那是迫于无奈,家里只剩下孤儿寡母了,我听我爷爷(奶nǎi)(奶nǎi)说,那年景拖个孩子出去逃荒要饭的多的去了,要是俩人都饿死在路上了,要不找个合适人家改嫁了,迁走了,根本就不在枣树沟周边,您上哪儿找知(情qíng)人去?。

    陆坚定胖脸一憋,血红一片,在座的吃吃笑着,老陆的脸上挂不住了,指指简凡不无威胁,不过简凡陪笑着拱拱手赔不是,这伍辰光笑了笑:“继续说,”这个(情qíng)况提得好,必须考虑进去啊。”

    “还有谁说那排查,那你不能光考虑到活人,得考虑到死人”黄泉路上可没老少啊,别说简二驴七十多了十有**死了,就他儿子四五十岁都有可能不在人世了,这年头就二十几死了都不稀罕呀,没准连孙子也不在了”简凡口不择言,听得那位雷助理直呲牙,幸亏简先生不在场,要在场非被气得背过气去。估计是。北那位主任看不过眼了,插了句:“我就不同意你的观点了,从人口信息中完全可以排查到简氏的根源

    “您了解案(情qíng)不了解实(情qíng)呀小我问您。要是简二驴不姓简呢?。简凡咄咄一问,那位。北的主任愣了眼反问:,“怎么可能不姓简呢?。

    不料掉简凡的坑里了,简凡乍一笑一摆活道:“爹死娘改嫁 跟后爹的姓呗,”你能把百家姓查完呀?”

    吃吃的笑声四起,又把这位主任搞了个大红脸,话说这还真是遗漏了的问题,要是寡母改嫁,还真有可能不不姓简甚至于不叫二驴了。    本来就是个难题,又被简凡摆活得缠缠绕绕更难了,偏偏又来了个凑(热rè)闹的,简凡话音才落,陈主席指着简凡说着:“对对对,”这位同志说得很中肯,我们几次没有查到信息,很可能与隐姓埋名、迁徙、改嫁这些事有关,不过奇怪的是,就是没有找到知(情qíng)人,嗫,,难

    哎,很难呐,,这么一说,让在座本来(热rè)烈的讨论冷场了,盖局长以为就此罢休,即便是找也得强派任务了。正准备和伍书记交换个意见时,谁可知伍辰光开口问着简凡:“简凡,别卖关子,你别光提意见了,就说说怎么找吧?

    “这个”简凡刚刚坐下,又站起来了,看了看伍辰光,又看了看雷助理,一脸(奸jiān)诈地笑着爆了句:“伍书记,办这事给钱不?”

    众人一愣,目光的焦点耸时被吸引到这位刚刚还摆活难题的家伙,听这话音似乎像坐地起价一般,那眼神透着(奸jiān)诈,那表(情qíng)说不出的贪婪,就像有奇货可居待价而沽一般。这个场合见到这种人等,说不出的怪异和耳笑。

    而且这形象顿时在盖局眼里落了千丈。连伍辰光也不住地摇头,雷助理倒识趣,赶紧接着话题说着:“给”报酬很丰厚,九九年我们给的悬赏就是五十万,六年前还发过一次寻人启事,价码当时增加到了一百万,您要是真找得到

    “砸晒晒简凡嘴里砸砸着把雷助理的话叫停了,不屑地说着:“您拿几年前的价码办现在的事,若干年前大原一(套tào)房子才十万,现在涨多少了?”

    “那,,那您需要多少?。雷助理不由自主地跟着这个话题。此时的目光都集中在简凡(身shēn)上,就见得简凡食指一竖:“一千万,干不干?。

    呃,呃,雷助理被这价码噎了一家伙,在场的不少笑着的,同样有不少被这个价码噎了一家伙,盖局长皱着眉头,几次想发话又觉得有失体统,那位雷助理不经意间被简凡这成竹在(胸xiōng)的气质震慑住了,难为了片刻说着:“这样吧,您要是真找到,不是没有商量。”

    “不不不,你理解错了,找不到也得这么多钱”找到就不是这么多钱了简凡说着,一俟这雷助理脸上更为难了,简凡上了:,“哎,哎,你是不是当不了家呀?你都当不了家你坐这儿瞎摆活什么?一点经济诚意都没有

    “哎安静、安静”吴支队长,让这几位编外同志下去休息”

    伍辰光可不知简凡那来的如此火气,赶紧地圆着场,陈十全都迫不及待了,提留着简凡拉拉扯扯快步往会议室外走,人走了,会议室安静了,安静得连一根针掉地上也听得真切,此时的眼光可不知为何又集中到了雷助理的(身shēn)上,这位雷助理不知道为何,窘得恨不得有个地缝钻进

    []

重要声明:小说《黑锅》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