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3章 冷眼观世相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常书欣 书名:黑锅
    层雨雪层凉,时祈新年喜洋洋,最喜莫讨千即将披阑糊习新娘的杨红杏了,说起来这段(日rì)子可把个新郎绾忙坏了,一边照顾着生意上的琐碎杂事,一边还不误忙着婚前的准备,办证自然是误不了,拍婚照自然是不敢含糊,添新衣自然得挑来挑去,甚至于这好(日rì)子既得照顾丁伯母的想法,又得兼顾乌龙的爹妈、枫林的爷爷(奶nǎi)(奶nǎi),最终决定权还在枫林这边,据说是两坛子好酒请了个(阴yīn)阳谋划了半(日rì)定到了腊月初六,好(日rì)子一定,又忙着房子的装修大小事,这到把杨红杏也绑住了,沉浸在即将踏上红地毯的喜悦中,连这工作、应聘的事也扔过一边了。

    这一(日rì)半上午的时间,杨红杏从新居出来,座落在小店区的天朗名城小区这幢房子是俩人挑去挑去又征询了父母的意见才购进的,唯一的缺陷是离市中心稍远了点,不过好在交通便利又靠近北郊的晋祠旅行区,这环境倒是幽雅得紧。

    青青的绿地、五颜六色的大众健(身shēn)器材、小区里来回溜弯的老头老太太,偶而还可见牵着手的夫妇,携着小孩的大人,即便是这些普普通通的场景也会让杨红杏若有所想地憧憬未来的幸福,婚姻,或许仅仅是感(情qíng)发展的第一站,最让人期待和感动的不是多么(情qíng)浓的缠绵,而是在这种平淡琐碎的生活里相偎相依小十年、二十年、或者漫长的一辈子”到那个时候,就像简凡说的,一傻老头一傻老太太坐在小区椅子上晒太阳!?

    弱弱地想着,偷偷地笑着,在小区门口拦了辆出租,直说着到寇庄,车开着接意的靠在车后,不时地瞥眼看着这座熟悉的城市,林立的大厦高楼,来来往往的行人风景恐怕和人的心境有关,这个时候杨红杏不管看到什么地方,都觉得是一派喜气洋洋的景像,不管看到了那张陌生人的脸,都觉得那脸上洋溢着的是幸福,或者是这些幸福的人群里,自己应该是最幸福的那一位。

    下了车,进了食尚总店,这些(日rì)子已来不少次的杨红杏已经被这里的熟识了,逢人都吱声笑着问候老板好,杨红杏笑着示意,这个称呼虽然听着有点别扭,不过透着这些厨子和送货员的讨好,不管怎么说,活在别的恭维的目光里那感觉总是惬意的,没多久杨红杏倒习惯了这种感觉,怎么说呢:(挺tǐng)好!

    时间十点刚过,这个时间里差不多就是准备出货的时间了,上了二层,大锅里抄菜的、餐台上分盒饭的、成箱封装准备往车上装的,忙得井然有序,这果头最忙的恐怕是江义和了,几个工作面来回插手指挥着,那里忙那里就上了个招呼。指着三层说简凡在上头,杨红杏寒喧问候了几句,心里感觉怪怪的直上了三层。那怪怪的感觉似乎来自把年纪这么大的江师傅扔到这儿干活,怎么着觉得心里也有所不忍。

    敲敲门,不等说话直拧着门把手推门而进,屋子里的简总正襟危坐,拿着一份报纸正凝神看着,就像所有大企业宣传册里那总经理的派头,只不过这总经理脑袋上还扣着厨帽,霎时又坏了风景,杨红杏吃吃笑着踱步前来,取笑着:“哟……这不能因为结婚就奋发图强成这样吧?工作间隙还得充充电?”

    “男过三十不学艺,我还充个(屁pì)呀我在看差点让咱们食尚倒闭关门的老朋友。”简凡报纸哗拉拉一铺,起(身shēn)把杨红杏拉到自己椅子上坐下,拿着杯子到水,杨红杏粗粗一览,却是省法制(日rì)报的深度报道,标题很有噱头,叫“一百位上访群众的控诉”内容呐自然是杨红杏已经知道的内容,那件事粗粗算来快进去俩个月了,不过对于局外人这仍然是个扑朔迷离的事件。只不过在知者眼里,这东西有标题党的味道,怎么看也是平平无奇,整个报道就是围绕着平安安何公司如何非法滞留、如何非法拘(禁jìn)以及靠谴送发家的。

    杨红杏看了几眼便扔下一边了,接过简凡递的水抿了口笑着问:“怎么啦?又要愤世嫉俗?”“可不,,这简直是满纸荒唐言,那么多保安,就是省府信访办不远公开抓人,两三年没人管。到现在捅出来才说省市相关领导高度重视,责成相关部门在短时间里侦破此案”,我现在不能看报纸,就想上厕所,肚子疼”还有,一个整体事件能被他们生生大卸八块说成风马牛不相干你信不?,,看”简凡说着,把桌子上一个破笔记本翻开递上来,杨红杏愣了愣,敢(情qíng)这段时间简凡也不是两耳不闻窗外事,把关心的消息都剪报留存了。

    “咦?沈荣归副市长因病在家里去世?”杨红杏翻着一页,奇怪地问了句。

    “内幕消息,自杀,”平安的幕后的老板,恒益的实际((操cāo)cāo)作者,这几年截访事件的最大受益人,案子往深里一查肯定要牵涉出不少人来,他这一死,案子就中止在这个层面了。”简凡说道,此时的话和此时的装扮如此地格格不入,杨红杏不相信了嗤了句:“即便是自杀也瞒得很紧,怎么可能让你知道?”

    “嘿嘿”,我本来不知道,不过上次肖成钢几个宰我,那几个多喝几杯舌头就大,舌头一大就管不住嘴巴了,别人可能瞎说,他们可是出过现场啊,”简凡网忌儿说着。杨红杏嗔怪了一句什么。还未再说话霎时语结犁个“月笔记本的手稍稍颤了颤,这次倒真仔细看上了,也是一则消息,是省财政厅副厅长吴光宗被双规的事,案由是司空见惯:接受巨额贿略。相关案由是私设小金库、违法审批等多的罪名,这些都不重要,重要的是这个也是自己认识的人,看了半天抬眼再看简凡,杨红杏诧异地问着:,“这什么时候的事?”

    “前天,,你现在两耳不闻窗外事,刚,了吧?他个什么吴镝不牛((逼bī)bī)了吧?连他爹也栽了,省部级管员这年头从马上栽得啪啪滴,他个厅局级算个(屁pì)呀,,哎,还是咱这老百姓好,虽然活不出那么光彩来,可舒坦不是?”简凡嗤着鼻子评价着吴镝这一家,拉了张椅子,坐到了办公桌的侧面,像随时间准备伺候媳妇一般,杨红杏粗粗翻了几页,抿着嘴摇摇头,啪声一合扔过一边,不再看了。

    过去,都成为历史了,那种看到贪腐大员伏法后的快感对于她是一种涩涩的滋味,更不想因此而去回想起还在狱中的父亲,经历过的那份难堪和苦痛,是如此刻骨铭心而不愿想起,好在今天,也同样成了历

    不过还有一位放不下的。简凡。又把那份今天的报纸翻来覆云砸摸着,自言自语地说着:”你看啊,这绝对是个老手写的得,绝对是层层把关了,重点和中心反映的都是平安安保非法截访,对于熟视无睹的、对于出资收卖这些黑保安、对于给谴返买单的,仅仅是这么一句就交待了啊,什么呢?”目前,省府已严令对于类似的截访事件进行严肃查处,并责成相关部门采取得力措施杜绝此类的事件的再次发生”哎,以前好赖还点个名在(屁pì)股上轻轻拍一下,现在好了,(屁pì)股都不打了,一句话就糊弄过去了,申平安这回是倒了血霉了啊,这黑锅呀,算是结结实实扣他脑袋上了

    “有你什么事呀?法律是为统治阶级服务的,由来如此,总不能因为这些小事牵涉到政治层面吧?”杨红杏抿着水,说了句。这一句说得简凡大为赞同,终于合上了报纸点点头:“对,相关部门的事有咱们什么事呀?,”杏儿,怎么了?不都装完了晾几天不是,那儿又不合适了?。

    当然是装房子了,那事俩人意见多有不统一,不过最终还是杨红杏说了算,这些天装修已完就等就晾上一段时间入住,这倒大事已定没啥说的了,杨红杏笑吟吟地开了句玩笑说着:“不能来你呀?查岗不行呀?。

    “这里有什么查的?我连个小蜜都配不起,”办证前咱好歹算个百万富翁,不过这媳妇一娶,成功地把自己变成穷光蛋了,哈哈,”你放心吧,男人得有钱才能变坏了,我要攒足够让自己变坏的钱呀?还得好多年呐

    “死相,”就不会说句正经的

    “有有有”正经事一大堆呢,我想好了啊,咱们这一婚三结,大原请一次,乌龙县里请一次,赶回头老家咱再办一次,把能请的人都请来了”

    “太铺张了吧?又心疼又是使劲花,这干什么呢?”

    杨红杏又嗔又怪,说到了大((操cāo)cāo)大办,又有点不乐意了,其实对于她更倾向于简约一点、浪漫一点,或者仅剩下二人世界那样最好。到这儿,简凡到不以为然的指摘着杨红杏了,立马换上了一副偷着乐的市恰表(情qíng)正色劝着:“杏儿,这个你就不懂了,人越多这喜事办得越戈算,这么多年我家就没办过什么事,你不办这礼钱永远收不回来,而且人家有事你照样得随礼”这一大((操cāo)cāo)办。我算了算啊,要是我列的名单都来的话,这结婚都能赚好几万,等于给咱们的无息贷款呀”这事你得听我的,到时候咱俩进洞房数礼钱玩,嘿嘿”

    “呵呵

    杨红杏被简凡这龌龊想法逗得呵呵直笑得爬到了桌上,不时地伸手擂着简凡,俩拉拉拽拽,趁着这上午的大好时光,简凡被撩拔得心动不已,毛手毛脚正准备朵颐一翻时候,嘭声门开了,吓得俩人霎时一放手,紧张地看着门口来人,简凡倒没什么,杨红杏一下子脸红了个通透。

    是陈十全,开门就撞见了简凡和杨红杏俩脑袋凑一起互啃着。好不尴尬,一下子要说什么话,全吓回肚子里了,紧张地转(身shēn)要走,简凡赶紧上前拉着:“嗨、嗨,”师傅小我都不脸红,你脸红什么?怎么啦?屠宰场没人欺负你吧?怎么看你脸色不对?。

    “怎么可能,我欺负他们还差不多”那个那个陈十全讪讪而言,被简凡拉着坐下了,杨红杏起(身shēn)倒着水,反正俩人的关系已经明了,微微的尴尬之后也亲亲(热rè)(热rè)叫着师傅,陈十全还没有从不好意思地反应过来。接着杨红杏递的水,没心思喝,放到茶几上,愣摸着眼,很复杂地看着一队俩小徒弟。

    “咦?师傅,您这是怎么了?干得不舒服?要不来食尚。

    。简凡关切地问着。杨红杏也关心地问了句,问了两三句这陈十全才有几含羞般地难言着:“那个”我找你们俩商量件事。”

    “什么?找我商量”师傅我在你眼里位置什么时候升级了,您老想干嘛直接指挥我就成。想喝两盅还是手六,简几几分嘻笑着。估计泣陈十今没准有啥难事”吼猜小的借钱什么的,不料陈十全撇撇嘴说了句:“不是不是,这事,这,支队要返聘我回去当教练。”

    杨红杏心思飞快,霎时想到了这是俩人离开支队的时候埋下的伏笔,笑着劝陈十全:“陈师傅,这是好事呀?怎么了?”

    陈十全还没说话,简凡一瞪眼剜了杨红杏一眼,跟着是坐到了(身shēn)侧斩钉截铁地说着:“师傅,这叫什么事嘛。你都病退了,这才看出来你还值得聘回去,,就回去,也得他们三顾茅庐来请,要不都辱了您这十环的大名,”别答应他们,就跑也让他们多跑几趟。”喃地像做了错事一般说着:“我,我已经答应了。”杨红杏咬着嘴唇不敢笑。明明是简凡故意的安排,偏偏现在还表现得懵然无知一般,一听陈十全如此,简凡一拍大腿挽惜了:“师傅呀师傅,你咋这么没出息呢?你就想回去,好歹你也摆摆架子呀,你这么着,人家一问你就答应,显得多掉价呀?”

    “摆什么架子嘛,一周就俩天,剩下时间又不用去,就是给小伙子讲讲实战经验,提高提高整体素质”,这出外勤多一份小心就分危险,能尽点力就尽点力嘛,这是好事嘛。我就答应了。”陈十全虽然恶相一脸,可这话说得娓娓而来,杨红杏顿时省得了,看来这当了一辈子警察的,真像警察所说那样,放不下了。不由地看着简凡,看着成全了师傅又在背后假装拖后腿的货怎么着演戏,果不其然,简凡拉着师傅的手,语重(情qíng)长,拍了拍,羡慕地说着:“师傅,我就说了嘛,是金子总会发光的,您这几十年经验就是财富,看应验了吧我想支队肯定是意识到了这一点才来请你的,算了,去就去吧,这多好,屠宰场给你发工资,病退工资,再加上外聘工资,耶,,师傅,您成功地晋级为白领阶层啦,羡慕死我了,你看我,想去人家都不要呢?”

    一多半话是顺着师傅的心意讲,几句说得陈十全踌躇满志,信心倍增,比那老树开新花还看着喜庆,不过待到简凡说着“人家不要”的话,一时间更喜出望外了,拉着简凡乐呵呵地说着:“要,要”我就为这这事来的,刁主任和支队长说了,咱俩一起回去,就是个场外教练的名义帮帮忙”他们还怕说不通你呢,原来你也想回去呀?那就说定了叭,”我先回去了啊,你们聊,说定了啊,,下个月我来叫你”

    陈十全边说边劝,边看着简凡脸色变了,又怕这货反悔,言语挤兑着起(身shēn)就走,说安了啊说了几次,几次把简凡的话堵在嘴边,简凡可没想成全陈师傅到把自己成了搭配送人了,紧张地起(身shēn)喊着:“嗨、师傅。我下个月结婚呢,顾不上去

    “没事”,你答应就成”陈十全的话声能闻,人已不见,早下到楼下了,简凡追了几步又喊又叫,却是早不见人影了,待回(身shēn)再回办公室,杨红杏却是一脸幸灾乐祸看着简凡直嗤笑,笑着点评着:“机关算尽太聪明了吧?送人(情qíng)把自己也送人了吧?呵呵

    “我高兴,我乐心…你看把个陈师傅乐得…哎,去就去呗,挂个名,朋友多了路好走。”简凡像是有几分无奈的认命了,不料杨红杏撅撅嘴,俏指一指斥着:“得了呗,你也想回去,还说陈师傅呢,你也放不下。

    ”

    “哎,无(情qíng)未必真英雄,何必耿耿于怀那么多呢?怎么啦?你不高兴呀,不高兴咱就不回去了呗”简凡扮着卡通惊诧地样子弱弱地看着,轻佻地端着杏儿下巴,被杨红杏一把打掉,又是转手一弯在杏儿的脸蛋上摸了一把,殷勤、轻佻、(淫yín)((荡dàng)dàng),又呶着嘴示意上来了,杨红杏一把推进一边,呵呵地笑着,其实俩人之间的事很微妙,简凡这嘴上说处处杏儿当家,其实杨红杏清楚这货是小事懒得当家,大家肯定是想方设法自己当家,比如现在,你就反对,也被逗得什么话也说不出来了。

    俩人正腻歪着,电话响了,杨红杏一惊,推过简凡看了看手机,登时脸色大变埋怨着:“耶耶……光顾着和你说淡话,正事误了,我干什么来着”那个”张芸说楚秀女醒了,咱们房子也装修完了,趁今天没事,一起去她”

    “哦哟,这么忙,又得跟小娘们扯淡,你去就不就行了?,”再说前一段还有人说闲话我们俩关系不正常呢。醒都醒了还有什么看的”,前天不就醒了。”简凡对此事还真有点不悦了。

    “走吧杨红杏使劲拉着,拽着简凡起(身shēn)了,背后推了一把,直推着出门,简凡促狭地揽着杨红杏谴笑着问着:“哎,你可想好啊,我要保持距离,你非要拉近距离,这醒过来一知道是我救了她,非要以万贯家财相许,你让我多不好意思。”

    “只要不以(身shēn)相许,别的都可以接受啊,我没意见。”

    杨红杏掩鼻轻笑,俩人跟着是相视笑着,上了车,直朝着二院而

    ..

重要声明:小说《黑锅》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