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6章 存真不拒谎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常书欣 书名:黑锅
    寻卜七时。..伍辰米踏着坚定的步伐迈讲市局多功能会议川,驮到了新闻发布会的主席台上之时,黑脸、国字脸、肃穆不芶言笑的脸,霎时成了会场的中心,什么脸配什么场合,而伍辰光这副卖相,配这个场合端得是贴切之至。

    “各位记者、编辑还有到场的各个嘉宾朋友,我是市公安局现任纪检书记伍辰光,今天由我主持新闻发布会,刚刚获悉,有关于旧月2(日rì)截访事件的全程报道将于今晚在省台、市电视台同时播出,市委、市政府和市公安局相关领导对此作出重要指示,唯一的一个中心就是公平、公开、公正,详细案(情qíng)我就不赘述了,由我们市局信息向大家提供整介,案(情qíng)的文字以及图像资料,大家有什么问题可以当场提出来伍辰光随着市局安排的通讯员挨人发着资料的功夫,侃侃而来,说得是成竹在(胸xiōng),这倒让现场倾听的、记录的、录像的都微微诧异,这和以往领导出来空话(套tào)话一大堆稍有不同,上场就是实实在在的有西,一干众人暗暗忖度着此事,有一多半能忖度到恐怕此事已尘落定了,否则公安方面的领导不会摆出这么个坦然的姿态来。

    不管什么案(情qíng)摆到桌面上,都没有那么难,几页由特警支队准备的资料精简抚要,一目了然,电视台、政府门户网站以及省厅宣传部来人还各得了一份现场的采访报道,无非就是平安安保公司雇佣保安强行抓人、非法拘(禁jìn)的事,已经查实的案(情qíng)累计三十二宗,受害人五十四人,能指证平安安保的三处非法关押点;已经被特警支队拘捕的保安里,涉案的二十三人已经供诉了部分事实,涉案年限跨度长达两年零八个月,涉及非法资金逾两千余万元,枯燥的数字罗列出一个触目心惊的罪恶,更多的人在膛目结舌,连截访也能做成一个产业,你不佩服这个创意都不行。

    “伍书记,我是大原电视台记者文雨。感谢您给我首问的机会,,我的问题很简单,资料我们浏览过了,这其中有个问题,如果截访并且想通过截访盈利,平安安保必须和上访地政府或者行政机关联合才达到这一目的,不可能只有截访而没人买单吧?,,我就想问一下如果涉及到政府部门的事,还会今天这样公开、公平和公正吗?”

    提问开始,一位面容故好、清纯有加的记者妹举手直接发问了,不料出口就是直指和谐的软肋,窃窃私语的会场霎时静了下来,不过那位年纪不过二十出头的记者倒都心下释然了,这黄毛丫头,还不知道什么该问什么不该问呢。

    这个嘛,让伍辰光撇了撇嘴。现在感觉嘴皮子可比枪杆子难使唤多了,拉着话筒思索的当会随意说了句:“文记者,你的问题不简单,很尖锐嘛。”

    众人呵呵善意一笑,几分和霄的伍辰光努力挤着笑容,对着那位诘问的小汝孩笑了笑话锋一转有定论了:“不过嘛,我还是要正面回答,纯粹意义上的公开、公平和公正是没有的,比如这起案件中涉案较轻的嫌疑人我们就不会给予公开,比如现在浩如烟海的上访事件中有的事发已经十年二十年了,更有很多上访事件是合法不合理、合理不合法,多出于上访人的义愤,要求绝对的公正,这谁也给不他;再公平的法律也只能保障大多数的利益,而不是所有人”话题扯远了,对于文记者的担心我可以理解,不过我能回答的是,在我职权范围之内,肯定会一查到底,决不姑息,而且整个过程就像今天这样,公开接受大家的监督。”

    稀稀落落的掌声响起,勉强能交待下来了,文记者虽然尖锐,和圆滑老成的领导相比还是火候差了那么一点点,几句话概念被偷换了若干回,现在连她也觉得面前这位公安领导,形象是那么高大全了。

    稍稍一停顿第二个问题就来,是省台的记者,直接问着:“伍书记,截访事件是昨天晚上从网络上开始爆发的,我们奇怪的是,这次事件是不是和有些案子一样,被网络、被舆论无限扩大以后,才有了今天的新闻发布会?严格地说这已经成了旧闻了,这中间有没有迫于无奈的成份?”

    戏髅夹杂着调侃,这是文化人的通病,而且是一个擦边球,纯粹就是给警方难堪,你回答也是坑,不回答直接就掉坑里了。

    主持发布会的高雷局微微皱着眉头,不过那位挂着省台牌子的记者,心里唷叹了句,这那是新闻发布会,简直是公开批斗会,怪不得只有市局几位老头出面,省厅和案子经办单位一个人都没来,,

    “问得好

    伍辰光故态重萌,敲敲桌子示意安静,意外地说了句,正面回答着:“不愧是省电视台的记者,消息灵通,没错,昨天晚上确实有人把这东西公布在网络上,一天的舆论无限扩大之后,让我们公安机关的侦破处于很尴尬的地步,说实话,召开这个新闻发布会我们也是迫于无奈,大家想知道,网络和舆论的((操cāo)cāo)纵者是谁吗?”

    一下子全会场鸦雀无声了,又直接又诚恳地回答记者提问这估计是破天荒头一回了,而且把自己一直((逼bī)bī)到绝地说话也算头一回了,伍辰光的脸色凝重,在场的估计这公安领导又要摆一(套tào)有人居心叵测、挠乱执行公务的老一(套tào)说辞,瞪着眼睛等着下文。

    却不料,这个公安领导眉眼霎时绽开了,笑着说:“很简单嘛,是群众嘛,群众的眼睛是最亮的,我们当然是迫于无奈,不管办那一件案子我们都有迫于无奈的成份,没办法呀,借用一句行话大家别笑啊,我们得给群众一咋。满意交待,否则我们对不起(身shēn)上这(身shēn)警服,呵呵”好好,大家别笑我啊,其实有个简单的道理大家忽视了,在现在这种开放式的环境下,电台、电视、网络、报纸、通讯各类媒体极大方便的条件下,想暗箱((操cāo)cāo)作没有那么容易啊,如果谁有兴趣可以到特警支队查一查侦破和询问记录,这件案子从2号发案,有数百警力已经连续奋战了七十多个小时,网络上流传的视频大家可以看到啊,是很规范的查处,有市电视台的追踪报道,,刚才这位似乎在置疑我们处理此事的决心,不过大家想一想,如果警察真没有决心,还会这样做吗?”

    当然不会,事实是最好的证明,这一点驳斥的很巧妙,不仅巧妙,而且引来了一阵很(热rè)(情qíng)的很善意的掌声,新闻发布会的气氛渐渐地轻松、(热rè)烈起来。从这些非专业人士的嘴里问出来的问题也千奇百怪,有的在问这些黑账的来龙去脉、有的关心平安这么大个公司的何去何从、也有人问到对查封资产的处置办法、更有人关心时于这些到省城上访的庞大群体,警方是否有、或者准备采取有力措施保障他们的权益等等,这些问题对于警界混了一辈子的伍辰光来说。讣一二欺了,越回答越货得顺风顺水。信手拈来到田候,那位省台的记者似乎故意诘难一般,又抢着话筒语速飞快地问了句:“伍书记,据我们所知,申平安是连续三年全省优秀企业家的得主。曾获过全省五一劳动奖章,咱们大原市有一半企业商家都和平安有业务往来,在全市乃至全省,都是安保行业里的翘楚,我听说他们的顾问团里一大部分都是警界有影响力的人物

    “等等”你停停。”伍辰光越听越觉得刺耳,诧异地问着:“直接问问题,不要绕弯子,我这人喜欢实话实说。”

    众人的笑着,把目光从伍辰光,又转向那个记者,知道这人话里有话,如果其他场合没准会附合同行,不过今天似乎发布台上的人说话更有亲和力,那个记者话一转直问着:“我们好奇,对于这样的人还能采取什么样的措施,或者根本不采取措施?,外界传言平安安保的耸舵人申平安已经像我省层出不穷的贪腐官员和非法商人一样,在事发之前已经逃之夭夭了,我们更好奇,在没有当事人的条件下,这个事件究竟能处理到什么程度?”

    又是一枚重磅待爆的炸弹,隐隐地指责公安和保安沉崖一气了,参会人员面面相觑着,已经习惯于警方雷声大雨点小效果少的办案方式,来此参会也不过是想找一点提高收视率和发行量的噱头而已。谁还敢真去较那个真问警察究竟抓不抓、怎么抓当事人,更或者你就听听当事人的(身shēn)份也判断得出,要把这人连根拔了,那得中纪委下来才成。

    可偏偏有好事者问了,而且被问的看样根本不急不躁,像是很为难地思忖着,目光里透着几分质疑的诘问,似乎对于现场这些记者都略有不悦之色,一闪而过之后,众人看到的是那位公安领导笑了,很得意地笑了,笑着声音很轻但很清楚地说着:

    “这咋小问题,我原本可以拒绝回答,因为涉及到刚刚发生的案(情qíng),不过既然大家问,那我就以事实来消除你们的担心就在开会前一个多小时,大原市公安局下属的特警支队、刑侦支队联合组成的抓捕组,其中一组在城外以西旧公里处搜捕到了目标,申平安已经被抓捕归案”法网恢恢、罪责难逃,申平安的事就是一个明证,与人民为敌,与大势为敌,终究逃脱不了倾覆的命运。

    ”

    霎时间听这个刚才宣布的新消息把在场的与会人员搅得炸锅了,半在质疑真实(性xìng),不过看着此时对着记者和摄像镜头,一点点质疑又没了,在这个场合估计没人敢的说,一时间窃窃私语着,都是议论着平安公司和申平安的结局,惊奇之后又是喜色连连,最起码这又是一桩爆炸新闻了,能炒个把月不带重样。

    主席台上的伍辰光看着会场一干形形色色的记者、编辑,看着来自媒体的这些人,还有那位一直对警察责难诘问的省台来人,眼光里依然透着几分不信,似乎在说着即便抓了也把人怎么样不了。伍辰光不知道被心里那一根神经激得(热rè)血上头,敲着桌子示意着大家注意,对着这干嘴尖牙利的记者放上炮了:

    “我理解和了解大家的心(情qíng),都觉得世风(日rì)下、人心不古对吧?都觉得道德沦丧、人(性xìng)尽失是吧?我觉得大家没有必要把目光一直定格在社会(阴yīn)暗面,回头,比十年前、比二十年前甚至更远一点,我们毕竟是进步,毕竟是向前走了迈了很大很大的步子社会进步的同时不是意味着犯罪现像的消亡,相反,多样化的生活形态会带来多样化的犯罪形态。不过不管什么样的犯罪形态,都有警察是时时刻刻警惕着”,而且,不管在你心目道德沦丧到了什么程度,我觉得也没有必要置疑正义的存在,不管以什么形式、不管以什么方式,不管在什么时候,公道自在人心,正义自在人间,这一点谁也阻挡不住、抹煞不了,你们可以置疑警察是不是正义的化(身shēn),但谁也否认不了、抹煞不了,一直就有千千万万的警察在为正义而献(身shēn)

    与会者一愣,愣在这金石铿锵的余韵之中,霎时间的心潮被话牵引着激((荡dàng)dàng),最先省过来的倒是提问题的那位记者,带头劈劈叭叭地鼓掌,跟着是全会场的参会人员(热rè)烈、经久地鼓着掌,伍辰光不知道自己为何今天这么激动,也不知道自己说得究竟合不合乎上级的要求,只不过在舒适的办公室呆了几年又包围到如此(热rè)烈和真切掌声之中,让他是同样地心潮起伏,不能自已

    “进和,”

    将黑未黑的天色,(阴yīn)森森的重案队队部,秦高峰的声音在办公室里响起之后,肖成钢、郭元、王明、行良德四个人丝毫没有任务完成的喜悦,怀着忐忑不安的心(情qíng)次弟进了秦队办公室。

    秦队来了就立了个新规矩,任务一结束是先查过再论功,主要是细细检点执行任务中的得失,对于重案队经常接触恶(性xìng)犯罪的队伍而言,重中之重是安全而不是任务,在秦队上任之后这一点表现的尤其突出,谁要是违规了、那怕是开快车、逞英雄冲前头甚至于枪械交回的时候发现管理不善,立马会被劈头盖脸一顿斥,久而久之,重案队这帮外勤倒不期望有什么功劳可言,最大的期望就是秦队别一顿就成。

    谁也知道是在大家的安全着想,谁也没有异议,不过要到正场上,秦高峰这不(阴yīn)不阳说话难听的劲,那同样是谁也受不了。

    又来了,一进门秦高峰正襟危坐把四个人刚刚写好的报告,往桌上一拍,所有人都知道,又得重来了,果不其然,秦高峰一拍立时就开始了:“越干越干回去了,报告也不会写了,你们写得什么?”肖成钢,你啊,什么时候任务报告能写得超过一页,你就能升一级了啊”看你写得这字啊,你就开枪往上(射shè),也不至于拐这么大坡度吧?”

    说话着秦高峰亮着肖成钢的报告,这孩子实诚,从来都是大白纸上歪歪扭扭画几行简明抚要的字,顶多他自己也是勉强认识,秦高峰一,其他仁偷着乐,肖成钢悻悻然吸吸鼻子为难地说着:“秦队。我就这水平,抓人犯是靠枪又是靠笔。你让我学那玩意有什么用?”

    “哟,”还有理了,重写,你们的都重写秦高峰把东西一递,郭元一接愣了,肖成钢通不过那正常,他永远就通不过,可自己写得应该没问题呀,这东西没有什么大不了的,就是队里有时候统一组织讨论或者报功的时候参考一下,自己从来没有遇到被卡住的(情qíng)况,一愣脱口问了句:“秦队,我们,是不是那儿写得不对?”

    一闪而过的事让老成的郭元有几分怀疑了,回来简凡就被秦高峰关到了会客室不…川二,就等着几个人的报告,而此事中又是申平安、叉是甲,四那咋小外商儿子,还有俩武警,还有被烧了武警装备车,暗暗地省得这事不这么一问,秦高峰抬头眼里多了几分嘉许,看来这几个人就郭元识大体,笑了笑说着:“写得都对,就是不符合事实。”

    “啊?事实?”王明惊得心里乱跳。

    “说什么来着吧?那车能让你白烧了?”肖成钢也明白了,指头戳了行良德一指小行翻着白眼剜了一眼。

    “闭嘴。”秦高峰轻叱了句,一念之起干脆明话暗说了:“瞎猜什么,这事实是你们这一组铁三角带了个实习,郭元、肖成钢、王明、行良德四个人一组啊,什么时候就出现第五个人了?你们这不瞎掰吗?有第五个人吗?我怎么不知道?”

    “哦”郭元恍然大悟,喜色外露着点着头:“对对对,皿个人,我糊涂了,我们马上改

    “等等,还有。”秦高峰道着:“你们得就事说事啊,武警俩辆用车逃逸的越野车小行,我问你,谁教你这办法,还学会放火了?是你干的?网进队几天,都学会撒谎了是不是?这放火的事是你扛得起的?。

    “我,队长,我”行良德此时肚子里暗骂着简凡,可不知道这事捋了那根虎须让队长如此不悦,听话音队长不让暴露第五个人,那么这个唆使放火的,岂不是就自己一个人了?

    “队长,我知道,我知道。”王明举着手,一下子听出队长在护着小行了,把小行一把拉到背后,笑着解释着:“我们当时三介。人在墓园里围着目标四咋。人,俩名武警从背后跟了上来,外面的停车点是一个斜坡,没有拉手刹的(情qíng)况下前车向后倒退两车相撞,在碰撞的过程起火”经过就是这样,对不对,你们瞎了,没看见啊?”

    王明赶紧地问着肖成钢、肖成钢点头,问着小行,小行弱弱地看着秦队似笑非笑的眼神,赶紧点头,一下子形成共识了秦高峰一挥手:“去吧,赶紧写出来,要客观点。实际点,最好符合现场的(情qíng)况,我等着给你们请功呢。”

    “是

    四个人并排敬着礼,终于明白秦队长的深意了,一敬礼一母头,介。个捂着嘴偷笑着,踢踢踏踏出了办公室。

    一切尘埃落定了,一俟四人溜了,秦高峰一伸懒腰坐着做了个扩(胸xiōng)动作,然后是起(身shēn)扶着警帽,整理了整警容,大踏着步径直出了办公室,悠闲地踱步到了会客室前,手指一勾,把门口的守卫撤了,敲敲门,没有声音。干脆推门直进了会客室,网被那四个逗乐了,进门又被这儿滞留的一位逗乐了,只见得简凡翘着二郎腿,正悠闲地品着大队待客的劣质茶叶,还故作深沉地夹了支烟吹着圈圈,逍遥得紧,站在门口,又是常用的口吻不(阴yīn)不阳问着:“哟,清闲着呢?简凡,心理素质不错啊,网上泄密是你搞得吧?我现在怀疑晋安街的大堵车也和你有关”噬,你这是严重破坏公共秩序罪名啊,一点心理负担都没有。”

    “当警察不求无愧于人,但求无愧于心。”简凡神神叨叨说了句。

    “这句话,很耳熟。”秦高峰道。

    “队长,您的格言呀?,小简凡怪怪地问。

    “是吗?别转移话题,我问你真话,不是格言。”秦高峰道。

    “在你没有证据的前提下,格言就是最好的回答。”简凡眉毛挑挑,很高深莫测。

    或许有了这句话秦高峰已经十有知道正确的答案了,笑了笑,不知道是为最终这样一个好的结果而高兴。还是在的自己亲手培养了这么一个怪胎而苦笑,笑了几声很干很涩,踱了几步站到了简凡面前,伸腿一踢把简凡的二郎踢成了正坐姿势,不理会简凡瞪眼示威,直接说着:“别给我装孙子,有俩条路,你自己选。”

    老一(套tào),只是简凡现在惴不准秦队长会不会揪自己的小辫,不屑地说着:“别装深沉,想干嘛直接说。我这人很有原则(性xìng)的啊,没有证据,想给我乱扣帽子,没门。”

    “好,第一条路,我把今天的发生的事实如实向上汇报,说不定给你个优秀市民奖什么的”不过那把车点了,就不好说了;这个事得好好查查,究竟是谁出的主意涅?”还有那莫名其妙电视台的存档录像被人冒领,这个是不是也得彻查到底?”还有啊,晋安街一堵车,堵得莫名其妙,而你就在晋安街中心,是不是也能提供点什么(情qíng)况?”我尊重你的原则啊,没有证据我不会乱给你扣帽子,不过这证据似乎也没有那么难找吧?秦高峰隐隐晦晦地说着,说得简凡眉毛颤了几颤,眼珠像个加力的玻璃球乱打旋,看得秦高峰又确认无误了几分,知道是这小子在使坏,最车就不是小行能干出来的事。

    “那咋”秦队,”原则不原则吧,先放一边,,你知道我这人原则(性xìng)不那么强,第二条什么路呢?”简凡看着秦高峰并没有声色俱厉,知道这只重结果不重过程的办事宗旨起作用了,只要申平安归案,就是有千般丑也遮俺得住了,这一问,果不其然秦高峰笑着不客气了,一指窗外道:“第二条就简单了,趁着天没黑,赶紧滚蛋,有人问我就说我根本不认识你。”

    声音,带着简凡常有的那种不客气和戏诗,不过这个不客气让简凡霎时乐了,浑(身shēn)一轻松,弹等也似地从座位上跳起来,叨叨着说着:“早说嘛,憋了这么久,搞得人多紧张”那回见啊秦队,甭送我了,我知道你不待见我。”

    说话着大大方方起(身shēn)就走,嬉皮笑脸地告别着,走了几步秦高峰突然在背后喊了句,一俟简凡顿步回头,就听秦队笑着道:“看你这样还是喜欢当警察的,怎么样简凡,有人让我问问,想不想回来,手续的事不难。

    “嗯”要是当重案队长,要是有您这么一位指导员辅佐,还是可以考虑滴简凡孰无正色地说着,秦高峰一笑,省得这货根本没当回事了,笑骂着:“那你还是滚吧,我不会给机会翻(身shēn)的啊。”

    “都说了你瞎((操cāo)cāo)心,你觉得我还需要靠那(身shēn)警服翻(身shēn)吗?”

    简凡一笑,头一扬,尔后是头也不回地出了会客室,奔下了二楼,奔出了这个熟悉的重案大队,奔到了大街上,拦了辆出租,上车直驱特警支队。

    一切从此都结束,一个真相的浮出水面就意味着另一个真相要永沉海底,现在都在观注平安这艘浮出水面的巨无霸,估计没人会在乎自己这只沉在水下的小王八了,这件有愧于人无愧于心的事做得简凡心里惴惴不安,直到此时才晓得一切都成定局”

重要声明:小说《黑锅》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