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47章 性本爱胡闹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常书欣 书名:黑锅
    <---凤舞文学网--->

    彭西地区的警笛声音一直响到昨夜零点,黑衣荷枪的特警们查了一夜,据说在抓捕什么逃犯,抓没抓住现在倒没人关心这些事,一大早放晴来来往往的车人又如同往常一般的多了起来,沿着纷河桥的环南路商铺门前都在清理着积雪,准备迎接着年前最后一轮购物潮。--凤舞文学网--

    这家伙不比拦路抢劫差,因为大雪的原因,蔬菜副食蛋都翻着个。地涨价,就这还供不应求。大上午摆出来的摊点,个个都是哄着一堆人在抢购年货,能把这一商的嘴都乐歪了。

    刑侦支队的麾下重案精英们从雅致工艺制品厂撤离到这里的时候,挤挤嚷嚷了半天才通过街区,车是走走停停,偶而从车里露出来的人脑袋是有气无力,要让同行看着,不用问,又是被结结实实冻了一晚上冰棍。

    中间的一辆桑塔那互凹警车里,一夜未合眼的伍辰光回过头来看着省厅夏主任,正蜷缩着脑袋昏昏睡,出声说着:“夏主任,这批文物值多少钱?”

    “文物是不能用钱来衡量的。都是我们国家和民族的瑰宝,不说别的,就说那件白玉美人,如果真是明代大原府玉匠的手艺,那对于研究当时的服饰、民俗以及社会经济文化展有极高的价值”还有那个合欢瓷枕啊,可以看得出唐代在文化方面,是领先于他们所处的时代的啊”夏主任一张口,专业又来,一夜没睡,更多地是被这些掘出来的文物刺激得。刚举了两个例子,伍辰光摆着手不耐烦了:“别别”我只关心案值,你就说吧,我这定案值定多少?”

    “呵呵,这更没法定了啊。市场价没有,这东西不能买卖流通,总不能用黑市价定案值吧?这过年了,一时省厅也召不起这么多专家来鉴定,估计到了初六以后了吧,,虽然没有准确估价吧,可我能给你一个大概,就后面起获的那半车殇箱,比上次只高不低。”夏主任笑着说道。

    嘶”伍辰光到吸着凉气,两眼有点放光,上一次案值到现在还没有那个专家敢定,原因是太贵重了,很多东西这些专家也没有见过,无法定值。摩娑着下巴放松了口气,喃喃地说着:“好,这就好,有这么大战果,好歹我也能暂且交了差。不至于让省厅每天追着,”

    “这话说对了,呵呵”,这么大缴获,没人敢说咱们的不走了,就你一个文物贩子都没抓住,这都是大功一件,别担心啊伍支,有人找你的不是,没事,我给你顶着。我建议你啊,咱们这几个专案组合成一个大组,配合省厅的下一步行动,就即使接下来没咱们什么事,这两宗文物案的功劳谁也不敢抹煞。对吧?”夏主任谆谆劝着,这里面怕是夹杂了一部分私心,凭心而论。这回下支队白捡的功劳还真不少。现在隐隐地觉得这位伍支队长三番两次搞这么大动静,能靠着基层这么一位实干家,好处自然还是不少的。

    “这个建议好,其实转过来转过去。还是在一个圈里绕。确实不能再这么分散警力了。

    ”伍辰光大度地说了句,摇下了车窗,边说边看着窗外熙熙攘攘的人群,在这个披红挂彩的街上,年味已经很足了,又前后看了看几辆,不知为何,叹着气摇着头。

    “伍支,上午开会,孟昏厅长那儿,咱们统一口径啊,千万别说这是无意中挖得宝啊,运气是次要的。运筹帏幄才是主要的嘛,呵呵。你说是不?”夏主任凑上来说着。看着一脸得色的伍辰光,对这位年纪明显比官职要大不少的支队长。这几次三番动静下来,倒是收起了小觑之心了。

    “听你的”不过省厅汇报这边。可得靠你了啊。”伍辰光道。

    “怎么了伍支,着么看您有点难为呀?我可没勉强啊,,下一步,咱们这从那儿入手啊

    “必,,熬了几个月了,过年了。大家都快熬不住了,该过年了,”

    伍辰光没有接茬,叹了口气说道。

    案子难的时候,谁也不愿意接;而案子如果有了突破,马上就是一哄而上。特别是像一些已现端倪的大案。这一次同样没逃得过这个怪圈。省厅直属的特警总队早闲了不少子了,现在是全城拨捕漏网的通辑嫌疑人,而文物案子更是块活脱脱的肥,省厅夏主任在这个坑早占了不少时候了,这一传回省厅,将来的总结报告上又是一句“在支队的大力协助下,省厅破获了口茁以及某某文物走私案”都急着往自己脸上描彩抹金,生怕误了。--凤-舞-文-学-网--但真正在苦中、难中和危险中淬炼的这些基层刑警们,那一件案子也离不了他们,可到了最后,那一个人也不会记得住他们,,

    想了不多久,伍辰光咬咬牙。下了个解除封队,放假三天回家过年的命令,,

    ,” 重案队,急促的脚步声响彻在楼道里,胡丽君带着一干原班人马奔着直闯简凡的办公室。

    比此的警员们能在支队指定的的点正常休息,这干外勤们都生怕临时有新的任务了,都没有睡塌实,一早上胡丽君在队里四处找简凡的时候,听得审讯了一夜的严世杰和时继红说才知道,简凡压根一夜都没有睡觉,一直守在办公室。

    门虚掩着,敲门等不及应声胡丽君就直接推门而进,案卷后,埋着的那个人诧异地抬眼望了望,又低下头了。

    是简凡,看得胡丽君心里有点隐隐心疼的感觉,头长了、眼睛熬的黑圈红心、屋里居然还有一股烟味。一看桌上,还真就扔了一包烟,拉着门,上前开了窗,张杰、肖成钢、郭元,霎时围到了简凡桌子前,一脸喜色要说什么,不过耸凡撮嘴“嘘”得一声示意别说话。

    “昨天晚上我没出这个办公室,也没有接电话,你们要告诉我的,我都知道了,你信么?”信么。胡姐?”简凡好容易才欠欠子,抿了口水,呲

    “一看他们那脸我也猜得到。”胡丽君笑着说道。

    “不,还有其他事。”简凡马上打断了。

    “好,你猜”胡丽君倒是兴致看样不浅。郭元、肖成钢和张杰仁,看来今天也有这个时间开玩笑了。

    “我猜第一件,昨天晚上蹲守在雅致工艺品厂的冻冰棍了,一无所获;没有任何消息,嫌疑人齐建国又成了一个孤立的人,好像他和其他嫌疑人并没有同案同伙的迹像。对么?”简凡有成竹地说着。

    “嘿嘿”刚撤回来,好几个感冒了,亏得没让咱们蹲守。”肖成钢幸灾乐祸地笑着道。

    “我也能猜到,嘿嘿。”张杰笑道。

    “我再猜一件,现在我还不知道郑本胜的交待结果,可我猜呀,他充其量知道点李三柱、全孤山的烂事,顶多能把这俩人钉得更死一点。最高能知道点齐树民的事,说不定还是道听途说,对吗?”简凡再说,疲惫的脸上不知道何故泛着捉狭的笑容,看看前面站着仁,又歪着头看看后面站着的胡丽君,胡丽君被这不正经的眼神看得有点故作姿态了,非常正经地说道:“你们,谁看结果了。”

    “我”张杰说道:“刚看了,差不多,他交待了他知道的两起杀人抢劫案,一例在云城,李三柱干的;另一例是李三柱和全孤山合伙干的,这个郑本胜和孙仲文的角色差不多,是个托、也就是钩子,负责勾引南方来云城、大原购买古董的大户,他们是没把握就做生意、有把握呢,就做案!肯定还有点其他事,不过到挤牙膏的时候了,这小子肯定是不见兔子不撒鹰,估摸着谁到霉了才会跺上两脚,没把握肯定掏不完他的底子。”

    “哎锅哥,你咋知道的,不是偷听的吧?”肖成钢不太相信。

    “太简单了,郑本胜肯定不知道更多关键事和关键人物,否则坐了这么多年监狱,早嗝了,那会轮得着咱们审。”简凡道。

    “对,没错,郑条胜虽然认识齐建国,不过只知道彭西那儿是个藏的窝点,根本不知道还是藏古董的中转站。”张杰点点头。

    “哟,一晚上修成仙了啊”简凡,你这唱那一出呀?变聪明了。”郭元哑然失笑了。

    “我这人一向很内秀外帅的哦,要不怎么会成为你们的头呢?嘿嘿”是不是,胡姐。”简凡颠乐了,无限孤芳自赏地说道,不知道为啥今天的心格外地好。说的肖成钢、张杰、郭元直咧嘴做呕。胡丽君倒是微微笑着,能看到他这么高兴,总比看着一天愁眉苦脸强吧,笑着也开上玩笑了:“哎,最关键的一件你再猜猜?”

    “咳,咳”简凡咳咳。故作姿态地正正子,递着杯子让肖成钢倒水,肖成钢不理会,又把杯子递给张杰,一瞪眼,这张杰悻悻拿着杯子给领导到了杯,到水还使着坏,沏了一多半凉的,简凡喝了两口。似乎浑然不管凉了,笑着示意着几个人坐下,这才说道:“猜出咱们都要过年了这不算本事。我猜呀,从即时起封队命令解除、都回家过年;我猜呀,这个案子现在要万流归宗了,归在那里呢?应该归到省厅的麾下,重点目标是辑拿全孤山和李三柱,这是咱们没有能力办到的;同志们呐,从现在起,咱们都一战成名了啊,将来你们去那个队都是挑大梁的,我还能猜得到呀。咱们剩下的事,就等着立功授奖喽?对不对。”

    连着说了几句,边说边收拾着桌上的案卷,看来一夜之间又不厌其烦地从头看过了一遍,只不过这话听得几个人面面相觑,本来就是放假了,要回过年,放了三天假把大伙乐成了这个样子。不料简凡连年后的事都扯了一通,听得各人迷茫了,郭元弱弱地说着:“对是对,可我觉得你说话语气怎么好像不对呀?”

    “怎么不对啦,咱们小队办小案、支队办大案,像这种巨案,只能省厅办喽,,笨蛋,这也是潜规则,将来给你个红花戴就不错了啊。知足吧啊,好了,准备回家过年,明年再见啊。”

    简凡像羊时损人一般损了句。自己倒先站起来了。

    “嗨、嗨、你去哪?”肖成钢拽着。

    “砸,洗脸、刷牙、再做个美容美”你们谁也别扰我啊,肖成钢、张杰特别是你”拜拜。明年见”简凡摆着手,做了个女化的再会姿势,嘿嘿笑着出去了。

    “胡姐,怎么了?这小子又病了?”张杰问。

    “有点怪啊,不过说得也有道理呀?”郭元道。

    “成钢,他怎么啦?今天和往常好像不一样。”胡丽君倒问肖成

    。

    “以前不正常,今儿这样,才正常呢。不一直就这个得么,哥几个。我今儿想办法回家过年了啊。明年见啊”胡姐,车交了啊

    肖成钢吸溜着鼻子,不以为然的说着,说着也有点迫不及待了,先行告辞了。

    第一件和唯一的一件事,就是回家。如果再在回家之前再加一件事的话,那就是:洗个澡。

    肖成钢、郭元、张杰几个人差不多都是这么个样子,哄哄哈哈把时继红、严世杰、陈十全几位老同志送回家,又责无旁贷地帮着。北这干年青人收拾设备的电脑之类的东西。聚了两个多月的比北、一队、重案队的专案组,命令布后不到一个小时,已做鸟兽散了。

    出了支队,等了好久才坐上出租车,目的地却是谁也想不到了地方,省警校的心理咨询中心。

    积雪覆盖的警校大院人迹不多,简凡到了这里直上白楼五层,敲响了来过一次的心理咨询中心的门,里面有人安着,看来,有预约。

    是景文秀,靠着办公椅坐着像是在等这位预约来的人,前段时间基层调研因为连续了几个案子搁浅了,张处长干脆把时间往后移了移,事实上这俩天忙着过年、安排值班,还参加了曾国伟的追悼会。迪亍,好像比平时怀忙。今天接到了重案队那位小警的嘲删丽训,正好值班的景文秀一口答应下来了。

    不过再见到简凡的时候,景文秀的眼睛霎时惊讶地睁大了。

    头长了,被压得起分别倒向不同的方向,眼上带着黑圈、眼里布着血丝,精神萎顿不已,说话有气无力,完全不像记忆中那个帅帅的坏蛋,倒像一个劫后余生受了迫害的人,一副畏畏尾的样子了 看人的时候抬着眼皮看人、一想问题眼光游离不定,像做了贼一般,这架势,倒和前一天审的郑本胜有几分类似。看着一警装、分外精神抖擞的景文秀,简凡如见亲人一般。开门见山就是一句痛悔不已、追悔莫及差点痛哭流涕的话:“医生,我,我有病,我真后悔没听您的话?”

    “什么?”景文秀吓了一跳。抚着微微的酥像是吓坏了,前一天从同行和同事们的私下里的谈论起。都把千里追凶、勇破谜案的重案队里说得如何如何了不起,现在一看再一听,英雄成了这副得,岂能不

    讶。

    “我病了,我真的有病了。我抑郁的,我想”我想自杀”

    简凡歪着头一副病怏怏的样子,这些天根本没有休息好,昨天又是一夜未眠,不用说都像病了;再加上现在这姥姥不亲、舅舅不的得。说多大病都有人相信。

    女人最容易勾引起的就是同心,累成这样的警察把景文秀霎时感动得泪差点掉下来,怪不得追悼会上没有看到他的影、怪不是张处长找也没有找到他,原来英雄被现实折磨成了这个样子,不迭地站起来。拉着简凡坐到椅子上,温柔地到了杯水,看着简凡有点呆滞的眼神。糊里糊涂把一杯水直到进喉咙。又成了那个歪着脑袋、耷拉着胳膊的得

    好可怜”景文秀抿抿嘴有点难受的感觉,心里有点可怜,可怜得甚至于早忘了自己被面前这个人捉弄过。

    是病了么?景文秀观察了半天,细细地问着缘由,简凡有点难色地爆了个因:在这次抓捕中,又打伤了一个人。这个因顿时让景文秀又生崇拜之感。

    有什么症状?失眠、健忘、才睡会就做噩梦梦见什么?梦见开枪杀人了,梦见挖了墓见死人了,还梦见自己中枪了,反正,除了好梦不做,其他什么噩梦都做”为什么想自杀?觉得自己活得没意思。什么都没有了,连女朋友都没有了”没有想过你的家里吗?想过。正是因为想过家里,觉得自己以前对不起家里才有这想法,哦,你觉得自己在绪控制上有什么异常?有,经常脾气,一脾气就想拨 ”

    一番对话,越说简凡脸上的难色越重,越说越让景文秀觉得事态恶化过了想像,典型的外因抑郁早症,沉吟着不知道该如何处理。简凡弱弱地凑着问:“景医生,我”我是不是严重?”

    “嗯”景文秀点点头,默认了,一默认霎时看得简凡无限失落的样子。无限失落之后是无限凄凉、无限凄凉之后又是如此的颓废,颓然而坐问着:“那我该怎么办?”

    “你得好好休息,辅助一些药物治疗,最好呢,换个环镜对你会更好一点,砸,不过现在过年了,又下大雪,恐怕连个像样的疗养地方都不好找景尖秀几分难为地说道,说话的时候无限惋惜,话里的惋惜似乎在喝叹着:难道英雄,都是这种凄凉的下场?

    “景医生,能不能给我开个证明,我想请两天假,再去买点药回家休息几天,,没有你们的证明。这种治疗精神抑郁的处方药我都买不上,”简凡哀求着,楚楚可怜。

    “没冉题,,您稍等。”

    景文秀听得能为这个人做点什么,忙上了。找着省厅警察心理鉴定的表格刷刷填了两张,叭叭一扣章递给简凡:“一张鉴定、一张处方药类,服用的时候须遵医嘱”能为你做点什么,我很荣幸。”

    秀眸、弯眉、翘鼻,警服掩饰不住材的凸四,眼睛上架着一副黑框眼镜,真是人如其名,既文且秀了。简凡拿着表格如获至宝,贼忒忒地再一次打量着景文秀,表格折着装回了口袋,不知道那根筋背了,吸溜着鼻子,眼睛红红地,看着像是非常感动一般,捉着景文秀的手紧握着摇晃着,嘴里念念有词:“谢谢、谢谢景医生,您的诊断太准了。我相信您一定会治好我的病

    景文秀那受过如此的感恩戴德,何况又是同行里很出名的一个警。激动地不知所措,又是轻声安慰、又是抚着脸叮嘱,浑然不觉自己的这双小手已经被简凡摩娑了不知多少遍,摸索了若干遍的结果是,简凡在心里暗道着:哟,皮肤不错嗫,就和蒋姐差一点点,

    “咦?你怎么笑了?”景文秀捕捉到了简凡脸上一掠而过的贼笑,警觉了,出声问了句,一警觉才现简凡上下各一只手,而自己的手在他双手的中间被摸着,忙不迭地抽了回来。

    “噢…“我高兴。

    ”简凡省过一闻,不敢再装了,告辞着:“我知道您一定会治好我的病”,等治好了我的病,我给您送块匾,就写个什么:古时医者有华儒。而今杏林有美女,标题呢,就写,赠心理医生景文秀同志,您留步,我自个过…”

    边扯着边出了门,正襟走了几步,不见景文秀之后,简凡霎时撒腿就跑,生怕再多呆一玄会露馅。

    不过景文秀可没现什么,正乐滋滋地陶醉在一种成就感之中,踱着步回办公室,走了门口有点狐疑了。咦?不对呀?我还没诊断,怎么好像是他自己诊断出来暗示告诉我的”再一想,更不对了,咦?精神抑郁的患者,自己不应该知道自己有这病吧?

    呀!?别吃错了药那可麻烦了,,一念至此,赶紧地往楼下追,等到了楼下,偌大的楼前和校园,早已是空无人迹”,如知后事如何,请登陆 肌 ,章节更多,支持作者,支持正版阅读!涧书晒细凹曰混姗不一样的体蛤”、说阅读去外

    ------------------------------------------凤舞文学网--------------------------------------------

    凤舞文学网为众多读者免费提供各类小说,作品涵盖了玄幻小说、武侠小说、科幻小说、军事小说、恐怖小说、言等,并提供可电脑和手机阅读的TXT、CHM、UMD、JAR格式的电子书下载。

    http://www.fengwu.net

重要声明:小说《黑锅》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