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46章 巧中有蹊跷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常书欣 书名:黑锅
    <---凤舞文学网--->

    医院里永远是那股说不出来的来苏尔水味道,不管你什么时候进来都有点窒息的感觉,陪着李威直上了三层加护病房,快到病房门前的时候,李威却顿住脚了,简凡稍稍有点诧异地回头看着,李威却是笑着挥挥手,示意着简凡自己进去。--凤舞文学网--

    这位李总成人之美的意思早已有之,简凡岂能看不出来,笑了笑,倒没有,直推门进去了。对于曾楠这个野蛮妞,没有非份想,什么事都是这样,没有什么想法的时候。就表现的自然了。

    洁白的病房,窗未拉,映着窗着的清亮的雪,而上,却和衣躺着一袭黑衣挽着黑纱的曾楠,吊着输液瓶滴滴答答,似乎在这个安静的空间里能听到声音。还以为曾楠睡着了,简凡侧着头悄悄伸着脖子看看她侧过去的一面,不料一看之下,人却是大睁着眼醒着,一只手正拭着眼睛鼻子。

    没有悲天呛地、没有号陶大哭。不过这个默默流泪向隅而泣的样子。倒让人觉得更可怜了几分,看着简凡进来了,曾楠一惊之后要起,简凡赶忙扶着人又躺下了,自己拉了张椅子坐在边,又看了曾楠哭得有点红有点肿的眼睛,白色的枕湿了一大片,隐隐地觉愕有点压抑。问候的话到了嘴边,不知不觉又咽了回去。

    这好像没法问候,问人家好不?肯定好不了。

    曾楠也没有说话,只是睁着一双大眼瞬也不眨地看着简凡,这眼中浓浓的复杂却是让简凡一下子没有理解。那双眼中曾经有过的妖媚、有过的风华、有过的捉狭,一夜之间都消失得无影无踪,只看得见憔悴。只感觉得到楚楚可怜,仿佛洗净了铭华,回归到了她的原生态。

    女人,不管外表化妆成什么样子。骨子里都是一个需要依靠、需要安慰的小女人。

    “你,楼我集”

    半晌,简凡才嗫喃了句不是问候的问候。

    “嗯。”曾楠嗯了声,手伸着。弱弱地、怯生生的伸出来,长长的指甲的修剪得格外精致,伸过来轻轻地握着简凡的手,握着,往自己的侧拉了拉,靠到了脸颊上,带着几分哀伤的语气说着:“我就是想看看你,可见了你,又不知道该说什么,谢谢”谢谢”

    脸颊和嘴角抽动着,眼睫颤着。蓄积在眼中的泪像断了线的珠子扑浮浮地奔涌出来。曾楠没有再去擦。任凭这夺眶而出的眼睛流着、流着。浸了枕上一大片。

    “我其实没做什么简凡另一只手拿着手绢无言地帮曾楠拭着泪,轻轻地说着:“昨天支队出动了一百多人,都是警察,都是你爸爸的战友,好多人都在场,好多人都哭了,你爸爸是个好人,好多人到现在都没有忘了他”

    “人都不在了,再好有什么用?”曾楠微微地摇着头打断了,脸摩妥着简凡这只白暂、修长的手,压抑着悲伤,抽泣着说着:

    “那年出事后,好多警察冲进我家,翻箱到柜搜查了一天,还有俩个女警察把我叫过一边问了好长时间,从来没有经历过这些,不知道究竟生了什么事,我很害怕,,剩下了我一个人,我不知道该怎么办,每天就站在爸爸单位门口,看着穿警服的,我就跟着、我就扯着、我就给他们磕头求他们帮帮我,没有人帮愕了我,他们只是看着我可怜,给我点吃的”后来长大了。每年都到支队、到市局、到省厅上访、申诉,我挨着个求人、陪着笑脸、送钱,可他们也是可怜我,给我一句谎言他们都知道我爸爸是个好人,他把家产都捐得出去了,怎么还会偷单位的东西?可他们都知道,为什么没有人出来说一句公道话,”

    旧事涌起的时候悲从中来,眼泪不可抑制的漆漆而流,简凡刚擦旧痕。又有新泪,一只绢子尽皆有了湿色;

    一只小小的绢子,又怎盛得下积了十四只的泪?

    哭着小声地哭了许久,哭得痛了、也哭得累了,曾楠抽泣着稍稍安静了,简凡想抽出手来,不料被曾楠握得很紧,另一只手帮着曾楠擦着眼泪,安慰着:“别哭了。其实对于基层的警察们,他们也是有心无力,这十几年,伍支队长没有放弃过寻找,支队、市局包括省厅。每年严打这个案子都会被提出来。先后有七个专案组接过这个案子。前后投入的警力上千了

    “这个案子,很难吗?”曾楠轻声打断了简凡的话。

    “也不算难吧简凡随口说了句。

    “不算难让我等了十四只,要难的话,还要难到下辈子?我难过的不是他殉职,而是他殉职之后,还背了这么多年骂名曾楠抽泣着。--凤舞文学网--两厢相比,好像对面前的这位警察更多了几分感激和依恋。

    。

    简凡语结着,第一次被噎住了。

    一刹那脑海里而过的这个案子,倒不觉得有什么难与不难的问题,虽然繁复,并不是无迹可寻;乔小波比较隐激,可郑本胜、齐树民、薛建庭文物走私涉案这几条线太过明显,连自己最初也是从吴镝主持的案卷中掘出来的。

    如果说案后短时间里无法寻找到抛尸线索难住了郭定山,那么而后的六个专案组,怎么可能忽略了这么重要的一条线,何况郑本胜四年前已经因为文物走私再次娘锁入狱。此案的因、经过、甚至于后来的侦破很大程度地靠得都是前七个专案组的案卷,难道我,简凡扪心自问着,难道我就这么聪明,比干了一辈子刑侦的郭定山还聪明?比警界精英,钻研了几年刑侦的吴镝还聪明?或者比省厅刑侦处那些长年和罪案打交道的还聪明?

    好像没有,这个,案子没有传说中的那种登天之难,而自己,更没有能解开这个登天之难的绝顶聪明。不但没有,自己活这么大,从来和聪明就没沾过边。

    难道是运气?,妈的,我运气一向很背呀,从来没怎么好过呀?简凡霎时思想的火花迸着,把思路转移了,直到曾楠叫了声才回过神来。

    曾楠眼睛扑浮津眨着,水灵灵的不知道是不是泪迹,问了句你在想什么,好似心一某种依恋般。握着简几的年,怯生甘的放在唇边吻丫心:陛湿的吻了吻,简凡霎时被搞得有点不好意思了,使劲地抽了抽,抽回了手。不料另一只手又被曾楠捉住了。有几分患得患失地轻语着:“陪陪我”,我不哭了,我知道你心里烦。”

    语若蚊纳,几近不闻,不过让简凡隐隐觉得不忍,任凭她握着另一只手,笑着安慰着:“不烦,一点都不烦,我不就是来陪陪你么?”

    轻言轻语安慰着,摸索着口袋找了两张纸巾,给曾楠擦擦湿了又干、干了再湿的脸颊,很稳重、很正色,心里没有一丝一毫的猥亵。

    四目相接,并不是那种恋的依恋,却是如此地难分难舍。简几的眼中,那个楚楚可怜的曾楠又是如此的楚楚动人;而曾楠,沉浸在这个关怀中,也觉得从未有过的一种温馨,这种温馨能冲淡心中积随的浓浓伤悲。

    看了很久,曾楠弱弱地问:“你信命么?”

    “不信。”简凡马上摇头。

    “一点都不信?”曾楠有点不太满意这个答复。

    “嗯,我爷爷信,老拿这个说事。我吗,要过得顺不信;要过得不顺,有时候找不着原因,就相信了。”

    简凡正色说着,澎易曾楠泪花中微微泛上了幸福的温馨和笑意,想了想,眼里泛着几分温馨地说着:“我相信上大学的时候我到普救寺抽签,有位老和尚给我算卦。他说我会遇到今生辰和我相同的人,那是我命里的贵人现在你看。应验到你上了。所以,我深信不疑”

    丫的,又碰匕白毛那号江湖骗子了?简凡对于街头这号把戏可熟知的紧,看着曾楠小猫儿一般偎依着自己的一只手,笑着凑上来,弯着腰。脸对脸,正经八百地问道:“还有一个关于我的真相,我一直瞒着所有的人,不过你要想知道,我就告诉你。想知道吗?”

    曾楠点点叉,当然想了。

    “我是我们简姓一大家里长房长子,当年我生时候,我爷爷在村里摆了十八桌,两大甑酒全待客了,,可过了两年就不稀罕了,我二叔家。也是个男孩;我爸我妈就寻思着再要一个二胎,可那时候没办法,计划生育政策已经进县到乡了,对生二胎有死扛扛卡着”你知道,这种况下怎么办?”简凡说着,渐渐的把曾楠的思绪引到这些鸡毛蒜皮的家长里短中,曾楠不解,摇摇头,不知道简凡要说什么。

    简凡这才开始甩包袱了:“准生证办不下来,我二叔刚复员在派出所上班,出了个馊主意,他把我的生往前调了九个月,正好跨到界外了;后来又在机关幼儿园开得假证明,说我是个智障儿童,这才糊弄着把二胎准生证办了下来那份证上出生期有误,你千万别信。”

    曾楠先是瞪着眼吃惊地听着,跟着简凡的坏笑,莞尔一笑,悻悻的笑骂了一句:“大骗子,”

    俩人嘿嘿吃吃地笑着,倒是暂时忘了忧伤,简凡刻意地把话题往不相干的地方引,曾楠勉强和努力勉强的笑,渐渐地换成了会心的 含着泪的笑意,说了几句,曾楠像是有点难为地请求着:“简凡,后天,你有空么?”

    “后天大年二十九了啊,没准抽不开,你有事?”

    “我想……我想,那天我爸爸下葬。我想

    曾楠的眼睛眨着,像一双会说话的精灵,想干什么自然不言而喻,不过究竟还是没有说出来,又是几分失望地自言自语着:“要不算了吧。不合适。”

    “我带着我们队里人一起去”能陪着一位殉职的前辈走完最后一程,是我从警以来最荣幸的事,不过你不许再哭了啊,要是爸爸看到你这个样子,他一定会不高兴的;十四只的都捱过来了,还有什么捱不过来的,,嗯,怎么样,你答应我,我就答应你,”

    “嗯”曾楠点点头,很满足、很乖、很听话,,

    病房之外,李威和原毅明足足等了一个多小时才等到简凡轻轻掩门出来。俩人几乎同时站起来,李威有点不放心地指着病房里:“楠楠怎么样了?还在哭?”

    “哭了会、笑了会、睡了。”简凡不置可否地笑笑。这倒让李威有点哑然失笑了,轻声说着:“还是你们有共同语言啊,哭了一天一夜了。我都不知道该劝句什么。”

    说着摇摇头,有点落伍了的意思。看着简凡准备走,要着车钥匙。让原毅明呆在医院守着病房,自己和简凡径自下楼来。几次想开口询问什么,可见得简凡明显心不在焉的样子,抿着嘴摇摇头,好像说什么都不太合适。

    这其中,好像不是一个谢字了的的事。可看着简凡这种淡然一切的态度,又觉得什么都是多余的,一切都是顺理成章和顺其自然的。

    “小凡”谢谢你啊,终于还是在我有生之年完成了这个夙愿,没想到啊,十四只破解不了的谜案,在你手里只过了四个月”我真不知道该怎么谢你。”李威说着,抬眼的时候才现简凡不时的,凝视着自己。又是怪怪地问:“怎么,还在揣测我表的真假?对我还有所怀疑?”

    “呵呵”简凡笑着回过头来,喃喃说了句:“真的假不了、假的真不了。我可没有揣测您的意思。”

    “生份了啊,刚认识的时候偶尔还叫声李叔,现在到好,越熟悉到越感觉生份了。”李威像在埋怨。不过简凡自有道理,接着就应道:“没法叫啊,我叫唐大头唐哥,唐哥叫您姐夫,我再叫你叔,这乱了,还是叫李总吧。显得尊贵些。”

    “哎,人生一世、草木一秋。我也快行将就木了,活得快到头了。才多少活明白了,其实尊与卑人人心头一杆秤,看看老曾,十几年了,还有这么多战友为他送行”我要是那天闭上眼了,呵呵,我估计就唐大头能送送我,前提条件呢,还得没被抓起来。”李威像在自嘲、像是活得明白了一切都已经无所谓了,坦然地说着,简凡只当是个。玩笑,笑着应了句:“肯定川一楠,没准怀有我一一李总,像您这种年龄是正当年。公出心想起这些。”

    “老了,总是免不了要想的”走吧,我送你回去。”

    摁着防盗锁,那辆在雪地里已经积了厚厚一层的雪的小车鸣了几声。俩个人拍门上车、拉着安全带起动的功夫,简凡终于直入正题了,随着车动声起,直接了当地说着:“李总,我知道你有许多话问我,咱们长话短说,我有几点不太明白。想请你解解疑。”

    “呵呵,,乐意之至,我就喜欢这种谈话方式。”

    “第一个蹊跷的地方,以齐家兄弟之能、以李三柱、全孤山的凶悍。到现在为止,除了盛唐那次出手,好像没有什么像样的动作?是我们没有伤到他的根本,还是他们另有所图。”简凡问道。

    “不,都不是”是因为你剑走偏锋,案子走向太过诡异,他根本无从补救”第一,他没想到你能在服刑人员里找到薛建庭的信息;第二。刚补了这个漏子,生意上出事了,我也没想到你敢直接带人截了他的古董车;第三:他更没想到你能找到曾国伟,说实话,打破脑袋我也不敢想,他们居然会用这么拙劣的手法办这么一个惊天大案,曾国伟居然一直就在离大原不到二百公里的墓里躺着。如果手再黑点,毁尸灭迹的话,怕是这段公案无从可查了。”李威评判着。

    “呵呵,,还有第四个”他在彭西的窝点,被我们挖了,,就在你去找我的时候。”简凡不声不响地说着。

    什么?李威一惊,车打了个滑,刚出了医院,马上回着方向停靠在路边,惊讶地看着简凡。惊讶之中,渐渐地喜色满脸,铿锵地一挥拳头。指着简凡赞着:“好,好,好”你毁了他一多半家,这些浮货一丢,剩下点不动产,他想兴风作浪都难;如果是丢了买家预订的货,他在这一行都没法立足了,,好,了不起。”

    对于李威的不吝赞词,简凡有点岳动于衷,接着道:“我觉得这里面没准还有点什么事,你多注意小心无大碍,第二个地方我还是想不通,理论上办一件横跨黑白的案子都是阻力重重,我当时觉得在文物走私案现的时候,就应该有人站出来了,可直到现在我还没有看到”内贼到底是谁?他们作案的消息来源到底在那里?”

    “这个我觉得是没人敢站出来吧?”毕竟上了通辑令了,迟早要归案,一归案真相大白,那谁也挡不住”你觉得呢?”李威很乐观。

    “嗯”简凡摇摇头道:“狗急要跳墙、困兽冉犹斗,不管是谁。不声不响有点不太合理啊。”

    “你是不是有点多虑了”呵呵”李威拜

    “说不准,我一直觉得要是我,我总得干点什么吧?奇怪,他们这样。就是等死呀?

    简凡应着,兜里的手机震动响着。随意地掏了出来,还以为是家里或着队里的电话,从来没有这么敬业过。估计这今年愕在市里过了,话早跟家里说过了,还以为是老妈想儿子了,一看到愣愣了。

    “怎么了?”李威察觉到了简凡的眉头在皱。

    “奇怪,,我二叔的电话,他可从来没关心过我,就知道骂人。”简凡拿着电话。

    “有问题吗?”

    “他是个警察。你说呢?”

    简凡说着,电话响得很急,看着李威也诧异上了,干脆直接接下了,笑着说着:“二叔,咋个啦?”

    “没啥事。我问你爸妈,听说你没回来,打个电话问问。”

    “工作忙,手头有案子结不了。”

    “呵呵,好好,知道好好干了啊,这是好事。”

    “二叔,你啥事?别让我猜啊,不是我家里有事了吧?”

    “你家能有啥事?你没事你家就没事”小事,市局肖局长认识不?肖明宇,主管刑侦的,这腊月天了,你今儿,要不明儿,上领导家坐坐去啊,你这工作呀,可全是肖局长办的,你得知恩图报不是?”

    简凡越听脸色越凝重,不过口气却是痞了点,就着二叔的话说着:“二叔,您不难为我不是?我一小警和人家领导打那门子招呼?去了人家把我赶出来咋办?再说了,我那工作你不是四万块钱买愕不?有什么恩让我报,这纯粹是商品交换,谁欠谁的呀?”

    “嘿”你个小蠢蛋,你就当一辈子警员呀,不准备提拔提拔上上了?天天在外头跑东跑西不着家有意思呀?这香烧到平时比你急来抱佛脚管用”别怕花钱啊,花了多少二叔给你,没准你弟弟明年毕业想留大原,还得靠着领导打个招呼呢?

    二叔简忠诚唠叨了半天,话里还带着几分醉意,简凡听着,就着了空插着问:“二叔,行行,听您的”那个,您说那肖副局长,我不认识怎么办?好几百警察,他知道那个是我?我知道你的意思,我要是送东西人家给扔出来,咋办?,行行,知道了,我去,我去还不成,那你给钱啊,我工资那有攒的?

    扯了半天,简凡喘着气,放了电话。半晌无语。

    “我好像听到肖明宇的名字了?他和你二叔”李威轻声问,小心翼翼的语气。

    “没有那么复杂,他是市局副局长,我二叔是县里一个派出所所长,大局长表扬了所长的大侄两句,又给了点提拔的暗示,呵呵,潜规则,我二叔让我送礼去,不少于这个数,。”简凡有点可笑地竖着一根大拇指,那意思是:一万。

    “少了点吧,要不再加加砝码。需要钱你吭声啊”答应给你的经费,你现在一分钱都没要。

    ”李威接着话头笑着打趣,不过看着简凡若有所思地把玩着了句:小凡,这事,是不是有其他意思?”

    “嗯,我二叔回答了刚才的问题,终于有人跳出来了,而且跳得恰到好处,直指要害。”

    简凡说着慎重,这个。慎重的表凝结在脸上,像车窗外的雪,久久未能散去,,

    ------------------------------------------凤舞文学网--------------------------------------------

    凤舞文学网为众多读者免费提供各类小说,作品涵盖了玄幻小说、武侠小说、科幻小说、军事小说、恐怖小说、言等,并提供可电脑和手机阅读的TXT、CHM、UMD、JAR格式的电子书下载。

    http://www.fengwu.net

重要声明:小说《黑锅》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