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41章 妄下断言早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常书欣 书名:黑锅
    <---凤舞文学网--->

    孕天给习惯城市甘活的人带来了巨大的不便突出的表现北飞行上。--凤-舞-文-学-网--路过的每条街道不是车碰车追尾了就是车碰护栏冲到人行道上了。一路上洋相百出简凡回了趟平安小区的家略略收拾了一番岿顾上吃饭就直奔钱江饭店这么多天没见唐大头昨天了短信没回今天起来打电话不接估计这货八成有什么事了地点还是监控的队友提供的。

    又在路上耽搁了不少时间等到了钱江饭店的时候饭店不远街道边上停着的车里就是重案队的队员微微笑着打了个捞呼直奔饭店。吧台一问唐大头体貌特征过于明显服务员想都没想就知道二楼这一桌。

    又直奔上二楼屏退了服务员一拉开门一屋子人霎时眼睛瞪过来。简凡又看了个哭笑不得。

    一圈七八个人就一个女人菲菲陪在唐大头旁边一干人正吆五喝六地举杯喝着敢是提前来今年前聚会一看着简凡找来唐大头霎时张大着嘴眼睛左右看看实在是说不上话来了。

    出来出来”简凡勾着手指头唐大头嘿嘿笑着要让进来简凡拉着脸瞪眼了唐大头知道认识的这位雷子怕是越来越不好打了。讪讪笑着跟着出来了随手拉上了门生怕这简凡说难听话让自己下不来台。

    一看这得简凡知道八成一吃喝起来又把安排的事忘得干干净净揪着人就往卫生间跑唐大头不迭着告饶着嗨嗨嗨我正吃着呢拉我上用所干嘛。嗨不去不击

    不去也不行简凡提锅拎勺抓在腕劲奇大生生地把唐大头拽进了卫生间砰声关上了门人一顶揪着衣服就问上了你找的人呢。”

    多不见这嗤着鼻子撇着嘴教元的小警察好像比以前的气势端的又重了几分唐大头喝得微微醉着生生地被这眼神吓了一跳不迭地解释着兄弟兄弟找了真的找了去了好几十号人把那地方都挖遍了没找着呀。”

    我怀疑你是不是根本就没去。电话都不接了啊你可拽得越来越厉害了啊。”简凡叫嚣着不知道是急。是气时这个胡吃海喝的唐大头。倒越来越有点看不入眼了。

    没带手机这不过年了。兄弟聚一块喝两盅么。我真找了。你看你不信”

    你这样让我怎么相信。我就不相信一个都找不着。”

    真没找着那片鬼地方不是下岗职工就是外来民工我们把歌厅飞洗脚城。酒吧。饭店还有路边的台球厅能问的都问遍了没人见过不信你问喝酒这伙咱哥们昨天可转悠了一天呢。”

    我还真信不过你”

    看着唐大头说得实诚简凡倒把这货放开了唐大头一被放干脆解了裤子嘘嘘了一趟俩人出了卫生间再回到包间的时候简凡本想一走了之不过多了个心眼应着唐大头邀干脆凑了张椅子坐到了桌边一干人都是唐大头一起混的人黑蛋。孙二勇。车罗子。迷糊再加上一个比秦高峰还高几分的傻柱看样早吃了差不多了杯盘碗碟加上一堆骨头鱼刺一片狼籍简凡推拒了唐大头的酒沉声问着问你们呢。彭西谁去找人了。”

    嗯都去了我们都去了去了好几十号人。”几个人一说唐大头两手一摊看看没骗你吧。

    那去了几天。”简凡再问。

    不就昨天么。”孙二勇随口一说。一见唐大头脸色一变霎时住嘴了简凡霎时火了一拍桌子站起来了指着唐大头就骂上了唐大头你个王八蛋就知道你什么事都靠不住”

    简凡一骂几个人的杯筷都僵在半空唐哥何许人也喝酒的当会也经常三句话不对头就老拳相向。此时一看简凡倒先火了都暗自付着这俩打起来要帮谁。可好像帮谁也不对。

    不过事没有料想的那么坏唐大头根本没火气不知道是惧于简凡警察的份还是念着和这位雷子的反正是一点火气没有陪着笑脸解释道兄弟生啥气嘛我承认我是忘了可咱昨天拉上兄弟跑了一天差不多也摸遍了确实没人见过嘛不信你问傻柱他们几今天天在那块转悠呢。”

    什么你派个傻柱去。”简凡一听再一看桌上仅仅愣了一下下。又是拎着鱼在啃鱼脑袋的傻柱这家伙典型的大舌头。脑不清。一听简凡这反问傻狂倒是孤上了含糊不清地说着嗯嗯是是我就住西街边上离那儿不远。天天搁那儿晃悠呢。”

    简凡又被气了下唐大头也气的直吸凉气碰上这脑袋缺根筋的想瑕谎都难。

    那这几个人一次都没有碰见过。还有你们几个就没有找到一个目击的他们中应该有人不止一次去过那地方。”简凡掏着本子。几页都是自己留下的嫌疑人照片。翻到了其中一页递了过来。

    这却是简凡留下的一个扣子齐援民齐援民的老婆古芬。还有卑月阁店里的一个伙计特别是许斌。此人跟的齐援民时间最长一男两女。如果某一人出现在彭西地区的话那就多少能证明自己的判断因为之前李威数次寻找过文物窝藏点。都消失在这一地区如果能确定有来过那么排查起来就容易得紧了。

    这也是个大海捞针而且捞得人怕是没找对孙二勇一看都面生的紧摇摇头黑蛋。炭锤摇摇头。把本子继续往下传迷糊看了一眼。摇摇头车罗子还是梳着小辫说了句昨天就拿着这几个的照片。瓦窑路工人路仿织路彭西那块我们问遍了真没人见过越问越失望车罗子随手一递要给傻柱不料傻柱只顾吃着根本没接。啪唧掉到了地上。一回头一弯腰猛地嗡声嗡气说着这个人的我

    那一个。”简凡一惊赶紧地到了傻柱边。

    这个”傻柱指着照片却已经不是那一页而是几个重点嫌疑人的照片简凡吓了一跳是李一柱的照片这人在通缉令上。

    不可能吧。你在什么地方见的快告诉我”简凡惊声问道。

    唐大头看着简凡重视了也催着快说快说。傻柱被俩人的惊讶搞得有点懵了傻里傻气说着昨天晚上技校那块吃牛饺子我碰见的”

    不可能吧。我也在呀。”迷糊凑上来一看不过确是认不出来摇着头否定了。

    真的。真的你们怎么不相信我涅。”傻柱急切地辨白着有点结巴地说着穿个黄大衣捂着严严实实的留了个小胡子吃饭都没卸帽子。--凤-舞-文-学-网--一付款摞大票早我看了好会几这人长得跟箭芦 粘不毛样。太好认了。”

    傻柱说得涎水四流厚嘴唇赶紧的吸溜着不知道想起了饺子还是想到了那人手里的票子没说完孙二勇就笑着说傻柱一看着钱就眼红哈哈”

    见了女的眼拜”迷糊帮腔着。

    见了吃的眼黑。”黑蛋咧着嘴也在逗傻柱玩。

    耶耶耶妈的都说我是不。欺负我是不。都不想过年了是不我跟你们没完咧”傻柱唾沫星子飞溅骂着骂着尚不过瘾拿着简凡的本子不认人了劈头盖脸朝着孙二勇砸将过去俩人说着说着的就扭打 了。一边看笑话的飞一边劝架的倒不是真打唐大头也不劝和菲菲呵呵笑着看来都把傻柱当傻瓜玩。

    哎简凡弯着腰捡起了本子。尚余着一个鲜明的油手印揪了张餐巾着擦着看着包间里乱七八糟的叹了口气架也不劝了不理会唐大头的挽留拍门而去。

    半个小时后简凡站在了省技校的门口。以此为轴心开始找找了许久又给唐大头飞黑蛋打电话问了几次才找着了技校侧面不远在胡同里窝着的小饭店就是那种为省门面钱开在僻处的小店歪歪扭扭的书着几个大字正宗水济牛饺子。

    或许是对饭店特有的亲切感不由自主地走到店前店门关着成是回家过年了台阶上积着厚厚的一层雪胡同后分叉几个弄堂就是居民区出了胡同就是街面这倒让他想起了自己上学的时候肚子大钱包小的时代想改善下生活大部分学生都会找这么家小饭店。

    只不过现在心思可不在吃上。孙仲文虽然落网可自齐村民以下包括仑孤山在内的一干人都消失了踪影监控唐大头和监控齐援民住所的外勤队员窝了一周多了根本没有现什么可能的踪迹。走的时候留下的这最后一条线却被唐大头这货胡搞瞎搞也没搞出个所以然来。

    傻柱的话能信么。

    简凡靠着这家小饭店的门翻着本子看着李一柱的照片想着傻柱那双呆滞得眼睛和口水不断的大嘴。实在有点不太敢相信他目击过。别说傻柱就唐大头简凡都不太敢相信。这几个家伙难得有靠谱的时候。

    那么李一柱现在在大原能信么。

    简凡倒过来想试图用刑侦的思维把傻柱遇到李一柱的事变成一个偶然和随机的事件。不过有点说服不了自己在这儿犯事不到一个月再回原地来。理论上他应该藏得越远越深越隐敝越好。

    那么如果假设李一柱在大原。很偶然的是碰到了傻柱几个人相互不认识。但这偶然之中的必然是什么。

    水济时妈的看来还得在吃上动脑筋李一柱的籍贯在云城。而云城出名的就是水济牛饺子。在这儿找一家家乡小馆子又隐敞又能朵颐一番何乐而不为呢。这个说得通还有还有那么如果他在这儿吃过饭那么住得离这儿肯定不会太远甚至于就隐藏在左近。

    一念至此简凡惊得摸着手机翻着叨上的电子地图杨红杏送得这玩意还叫做个好笔触点着点着。简凡蓦地笑了从这儿穿过一条街就是坊织路已经属于彭西了而穿过的地方是客运西站也是人多眼杂的地方符合时嫌疑人寻找藏和活动场合的描述。这个说得通。

    那么彭西有窝点也就说得通了简凡在这个上面更相信李威给出甘这个判断李威可比著大头靠谱多了。

    有了偶然。有了必然有了窝点那么他们在这儿干什么。这个的合理解释在哪儿。

    时简凡一拍本子恍然大悟了要跑。

    曾国伟的事已经浮出水面而全孤山的落网是迟早的事不想束手就擒那么他们就只剩下一条路可走逃跑。而之所以留在这儿唯一的解释应该是应该是趁节开始后的警力松懈出逃在逃跑之前转移赃物毁灭证据这此年恐怕贩文物做古董生意兄弟俩黑的白的好货积得不少

    越想越高兴一高兴就准备归队。起步啪唧一声栽到了台阶之下滚到了雪地里站的时候长了腰早麻了

    一骨碌爬起来了边直边拔着电话支队长我判断几个嫌疑人还藏在大原”

    你判断。证据呢。”

    伍辰光斜着眼百分百地不相信。

    参加完追悼会回来一夜的变故眼睛里也泛着血这一件事都不好过。不过事还没完简凡又出雷语。被简凡一个电话吓到重案队来

    没有就判断”简凡一听又要证据那可不是自己的强项。霎时有点难为总不能把傻柱拉回支队来现眼吧那还不得笑掉人

    在什么地方。”伍辰光问着。

    应该在彰西这一带。”

    你怎么知道的。”

    这个这个”

    简凡思付了片刻想起个最好的缘由来支队长跟你明说吧。其实是李威告诉我的。”

    李威。”伍辰芜眉头皱皱。又说起这个让他犯病的名字了。

    他其实和您一样这此年一直在是追查曾国伟的下落也因为这事追到了古董上之前有几次他跟踪目标都消失在彭西这一带人多眼杂的地方这个区属于老工业城区。建筑凌乱。人口复杂正是藏的好地方。李威判断在这一带应该有个贩运的窝点。”简凡说着说了半晌才现自己进了门还站着说完了才坐到了沙上盯着支凹长。

    那你有什么想法。”伍辰光问道。

    在这一区集中警力排查一下。防止他们转移赃物逃跑。”简凡肯定地说道。

    坐到简凡座位后的伍辰光霎时呲牙吸气了指摘着你说的啊建筑凌乱飞人口复杂老工业城区现在都集中的全孤山上我到那儿给你调集这么多警力再说你有点常识没有封一个区那得大原一半的警力全部出动才有可能。”

    支队长那人跑喽你可别又犯愁啊。”简凡辨上了。

    呵呵我压根就不相信他们敢留在大原全孤山。李一柱都在通辑令上齐村民也挂上号了这节骨眼我估摸着在云城那座山里窝着呢。就在那一座城市里都不能在大原呵呵”伍辰光笑着欠欠子饶有兴致地看着简凡。

    拿不出有说服力的证据简凡倒没治了两手一摊撂

    这样吧一会省厅和甲局参案的人员来重案队指名道姓要见你啊”

    见我。见武干嘛。”

    今天孟副厅长在省厅主持制订排查和抓捕方案大家提前来了解一下实际的案这样吧简凡你要是能说服了大家没问题按你的想法部署那可省大事了敢不敢。”

    有什么不敢的。”

    好我就喜欢听你说这一句话整十五点会场就设在你们这儿”

    伍辰光站起来简凡也跟着站了起来看来伍辰光虽然不太相信简凡这个想法和判断不过对此人此时的表现却是多有赞赏拍拍肩膀笑着出去了

    又是开会。又是开会光坐这儿能把嫌疑人抓着呀。

    简凡坐了不多久就听到了楼道里的说话声音心里暗骂着。在这个体制内呆得越久对此怨言越多。此时的标准程序是头头脑脑坐到一起分析嫌疑人的动向然后按部就班制订详细的抓捕计划再然后再调配警力追捕还是布防。再然后怕是要靠天收成了。倒不是说这种方式不时但对于千变万化的犯罪形式一成不变的应时其作用有多大用脚趾头想也知道。

    不过又有什么办法呢。那个近乎庞大的机构运作效率不是如此。何况还带了几分官僚习气。

    没治凑合着过吧简凡挟着小本子现在倒也有半个组长的样子了进了专案办公室非常自觉地坐到最最末尾正好和梁舞云凑合到了一起。一看来场的人心里有点吃惊了。

    几张大办公桌并着有点寒酸。业已经把乱扯着的电源和网线点收拾干净了伍辰光带着头陆坚定带着张志勇。夏主任正和几位不认识的省厅来人交头结耳着梁舞云带着。北陈十全带着那帮外勤胡丽君和时继红。严世杰俩坐一起。最吃惊的是人群里又出现了让简凡喉咙痒痒的人吴镝。

    哎舞云这货怎么来了。不停职了么。”简凡头摆着示意着。

    停职又不是搬职了肥罪案信息还归人家管。人家的关系在舁厅笨蛋。

    停职还不就做个样子又不是双规了。”梁舞云小声凑上来咬着耳朵。

    那他怎么来这儿。”

    废话找着了曾国伟没有业的功劳呀。有业的功劳就有人家的功劳况且一查实不是人家泄密。起来还不是迟早的事么。”

    切我怎么觉得有点我娶媳妇他进洞房的意思。”

    简凡正色一说梁舞云被逗得呵呵直笑。

    说活着会开了伍辰光自然是先介绍了番省厅来了都是刑侦专业的还有特警总队的一位参谋。看来梁舞云的话不虚伍辰光说到侦破此案的时候还有意地放到了排头介绍着吴镝不但简凡。陈十全几个外勤都听得呲牙吧唧嘴。这人倒像打不死的小强场场不离回回在。

    更让一干外勤火冒一丈的事伍辰光点名第一个介绍案的居然是吴镝。几个人正斜眼忒忒不大服气的当会吴镝倒拿出点真货色来了。描蓦。

    原来是根据法医的尸检曾国伟的致命伤处在脑后重击导致颅冒损伤根据伤口的位置和着力点居然将这个杀人的方式和陈水路新村杀人案联系到了一起冯梅梅虽是被刺亡但她母亲却同样是被钝器击打脑部造成颅骨损伤和颅内出血亡。

    吴镝在笔记本电脑上放了一番时嫌疑人杀人动作。击打部位下可能使用的武器进行了一番描述一连串的专业用语倒有两一成简凡还没整明白介绍了一番总结着“一个嫌疑人特别是多次行凶的嫌疑人他的行为有一种固有模式比如士年我省朔洲市的连环杀人案。案犯是一个屠户他的行为模式是拉着被害人一刀直入颈部或者腹部这个动作和他杀猪基本没有区别内蒙刚刚破获的敲头案案犯十年内时十一个被害人下手他的行为模式用一个铁榔头直击被害人后脑落网上查实嫌疑人年青时候当过木匠当了几年炉前工这也是一个固有模式陈水路新村杀人案中嫌疑人虽然时冯梅梅使用割断颈部的手法但仓促之间在对付突然出现的老人时他又是下意识地从被害人后下手直接击打后脑大家看一下这个击中的方位。唯一不同的地方是对付曾国伟的时候可能是一把枪托。而对付陈水路受害者应该小一点像刀把之类的”

    弓经据实证据确凿最起码支持人家判断的有科学证据加之现场的动画描蓦恢复呢也确实有看头而且把陈水路新村的重大嫌疑钉到了全孤山的上就简凡也觉的这种可能非常之大。

    掌声非常之烈连外勤组几个包括简凡也不得不服气人家这说得确实有点水平专业的就是专业的搞刑侦的都弈得非常明白。

    吴镝说完了颇有深意地看了简凡一眼看得的凡差点呃”的一声嗝上来不过好歹压制住了看那一脸疽痘的吴镝在这个场合倒有狗谨怕是上次在这里丢了一次人的缘故简凡坏坏的想着妈的实在是老子水平不高驳不倒你要不让你再出一次丑。

    同志们吴科长这个认定已经的到了省厅的高度重视上一次因为薛建庭一案受了牵连案已经查实此次省厅孟副厅长专门点将吴镝同志看来还是领导有眼光啊吴科长这么一说倒是让我们有眼前一亮的感觉了接下来省厅来的同志想听听你们专案组的行动意见如何尽快把全孤山及其同伙抓捕归案是当前的第一要务这个嘛你们组最了解了来简凡听听你的意见”伍辰光说着也存心故意要抬抬简凡带头鼓着掌下面一干和简凡混得熟捻的队员们自是卖力地鼓上了。

    半晌掌声渐稀简凡站着看看右手一侧都是队友。左手一侧都是领导清了清嗓子大胆地说了句我判断他们现在还在大原。”

    啊。哄一声乱了太过耸人听闻。

    省厅来的一位诧异地问理由呢。”

    我觉得他要跑。晋原分局的案子已经浮出水面这里他们已经不敢久呆了不过天公作美这么一场雪正好把路都堵死了他们一时半会跑不了。”简凡解释着。

    越解释越迷糊恐怕除了简凡没人能懂得这种思维方式一干省厅来人包括支队长一干人……润觑地看了看伍辰半挥挥年说详细占。”;

    这样吧从一个嫌疑人的角度来思考这事因为我们彻查晋原分局失窃案弓出了薛建庭事因为失枪的出现导致了杀人灭口这是陈水路杀人案而此案物走私案此后晋原分局案件出现突破的时候锁定的嫌疑人全孤山刚刚证明又和陈水路杀人案有关但全孤山呢又和齐村民。连刃同时出现在盛唐而这个连刃呢又是齐援民的挂名伙计我们现在已经追捕到穆孙仲文时于十几年前那帮子齐村民。企孤山。郑本胜。陈久文李一柱他都认识听明白了吗。”简凡看着一帮子人脸上怀疑的脸色越来越重惊声问道。

    一下子串了七八个人藤缠麻绕的关系立马能明白才见鬼呢。这里头除了简凡自己怕是没人能明白。就自己的这帮子队友估计也只是理解了个一知半解。省厅带头那位明显没明白怪怪地问您您刚才说这么多到底要说明什么。”

    我要说的是啊这其实就是一个案子其实就是一个团伙”说这话的时候简凡悄悄地注意着吴镝这家伙倒也没有出奇之处明显没有听明白自己的话。简凡这才接着道晋原分局的失窃案飞陈水路杀人案正文物走私案。还有很多我们没闹明白的案子。其实都是一伙人所为这里面应该有一个通晓全局的指挥者就像做菜的大厨样下面这打杂的。洗碗的摘菜的。传菜的。配菜的”

    伍辰光赶紧敲桌子嘴里着去去去去的声音了解简凡的队友捂着嘴偷笑胡丽君咬着嘴唇飞低着头此时此刻才找到以前那个简凡的影子不过一见之下却是好笑之至。

    对不起走题了啊我直入正题啊。从现在我们掌握的整个案 来说晋原分局的失窃案浮出水面那么接下来如果我是嫌疑人我肯定准备策划出逃出逃之前呢在大原苦心经营的十年的基业总得有个善后吧。这里是文物走私的重灾区也可以视作买家和卖家的中转站十年时间他们不可能没有一个窝点用来藏匿这此非法渠道来的文物正文物走私案就说明了这一点我觉得现在的关键是想办法找到这个窝点把他们一网打尽即便偶而有漏网的也无伤大雅没有黑金支持他们逃上个两个成不了气候反之呢如果我们眼睛只盯着全孤山他的背后还有庞大的黑金支持那么抓捕的难度就要大了甚至于我们抓不到还有可能灭口。”简凡确定地说道以前有此地方不懂不过这么说连他也有豁然开朗的感觉。

    这下作用一干人脸色凝重起来了种种迹像表明这案子肯定是团伙作案。只不过省厅带头那位又是怪怪问您还是没有说明。为什么他们就在大原。为什么不能在其他城市呢。”

    这个很简单几件案子设计烦费了我们一番手脚我觉得策划出逃应该早就开始了我们掌握的李一柱齐衬民。全孤山。连刃等等嫌疑人一个一个暴露了在这个时候就应该已经着手出逃了但是慑于我们前段时间的拨捕声势应该是选择稍缓缓毕竟又丢了一批文物用嫌疑人的话说不能赶在风头上。不能撞在枪口上选择节之时或者节之后的一段时间转移赃物出逃大原无疑是最好的办法。大家想一下盛唐枪案之后浮出水面的嫌疑人一下子消失了我们在云城掘地一尺没找着人而且现在还在找但谁想过在大原找人呢。万一他们折而复返藏到了大原那我们不成灯下黑了么。而且现在这况。晋原分局案子一浮出水面肯定他加他们出逃他们不得不逃了。但在逃之前这里应该是始点。

    ”简凡越说语气越坚决没把别人说服倒先把自弓说服了。

    你是说现在嫌疑人都在大原。”吴镝破天荒的问了句透着不信任。

    对就在大原齐树民肯定就在大原伺机带着存货逃走我甚至可以判断他是准备在年夜或者正月天里悄悄运走但曾国伟被现之后他不得不马上做准备逃走了。这场大雪应该能阻挡他一会但阻挡不了多长时间。”简凡针锋相时道。

    那其他嫌疑人呢。”吴镝追问着。

    肯定都在齐树民依仗的无非是这几个百练成精的二劳份子李三柱全孤山加上手不凡的连刃还有盛唐漏网的那俩个应官都在大原窝着准备这团伙的组织严密程度不低肯定要统一行动。”简凡说道现在倒觉得傻柱没准还真的看到李一柱出现在大原。

    说得这么坚决。这么慎重而且有点貌似合理的判断这倒由不得众人不相信了几个人相互看看。专案组的倒知道简凡经常不幸言中。不敢不信而省厅这一干来人呢。倒被这个屡破奇案的小警察给镇住了也有点不敢不相信的意思。毕竟人家最了解这帮嫌疑人。简凡看得暗暗高兴这么着一来能把警力弓到彭西地区排查一番那是最好不过了。

    沉默持续的片刻省厅那位带队的刚要出声询问句叮铃铃地电话铃响了低头着轻声接了几句。一扣电话诧异的面容马上换成了好笑的表笑着说道伍支。咱们准备走吧省厅信息指挥中旧有消息了全孤山十分钟前打电话回云城了电话来源已经委到了大家想知道在什么地方吗。”

    立竿见影众人心顿时揪上来了等着证明。说这话的时候故意盯着简凡简凡一咬牙手指点肯定在大原。”

    差不多。”省厅那位正色说了句又笑了逗小孩似的解释道就差两千公里在河南深河市一个公用电话走吧孟副厅长等着咱们抓捕方案今天要定下来”

    一招呼来人都吃吃笑着捂着嘴起准备回省厅。专案组里压抑着笑看着简凡。伍辰光无奈地看了一眼最后出了门一出门简凡还傻站着一干。业的包括陈十全几个都张着大嘴哈哈笑着梁舞云笑趴到了桌上肖成钢见简凡出了这么大一丑仰着脖子笑着直从椅子上一股栽到了地上一干人好像直要把简凡笑得无地自容才行

    简凡却是苦着脸。皱着眉手吧唧吧唧直拍自己的嘴丫的这话不能说得太绝了一点后路都没给自己留这回糗大了未完材续如知后事如何请登陆 叫 章节更多支持作者支持正版阅读

    ------------------------------------------凤舞文学网--------------------------------------------

    凤舞文学网为众多读者免费提供各类小说,作品涵盖了玄幻小说、武侠小说、科幻小说、军事小说、恐怖小说、言等,并提供可电脑和手机阅读的TXT、CHM、UMD、JAR格式的电子书下载。

    http://www.fengwu.net

重要声明:小说《黑锅》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