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40章 恶迹雪难消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常书欣 书名:黑锅
    <---凤舞文学网--->

    ,雪了。--凤-舞-文-学-网--

    突如其来的寒流比预计足足提拼了十几个小时给一向准确的省台天气预报开了一个大玩笑。纷纷扬扬的大雪弥漫在城市上空涤着世间的污浊雪色下的城市不再巍峨似乎要被雪淹冰封一般与天地间的茫茫连成一体。

    雪几乎是和回归的车队进入大原同时下起的就像冥冥中一切自有安排一样。

    铺天盖地的大雪似乎也要来一场激浊扬清涤这个城市残余的罪恶。

    省厅紧急特派处理此事是一位孟姓的副厅长带着部属直接迎出了城外迎接这个特殊的车队副厅长的专车成了回归车队的开路车直驶省厅大院。在随后简短的汇报中。副厅长只强调了一句要以最快的度飞在最短的时间里把凶手辑拿归案给全市警察一个交待给罹难的警察家属一个交待

    这句话迟到了很多年不过终于还是听到了。

    一个小时后印着企孤山照片的红色通饵令至全省。全国从内网直达到每一个公安基层单位全孤山户籍所在地云城市警力总动员从与全孤山有牵涉的家人。亲戚。朋友以及可能涉案同伙入手查找一切可能的线索。全省道路交通警察飞城市巡警飞派出所民警以及牵涉到千家万户的联防治安人员在两个小时之内手里都多了一封通辑令。

    四个小时后舁台播出条特别信息悬赏十万兀通缉全孤山。这个赏格过了以前对举报部督逃犯的的奖励。

    在省厅法医检测中心门外静静的雪中聚集了越来越来的人支队的市局的。分局的包括省厅的。包括几位白苍苍已经离退职的人。一多半是当年晋原分局的同事埋没十几年的悬案重见天并没有让人有几多欢欣被害十四只蒙冤十四只十四只杳无音讯。十四只没有盖棺定论而再见之时已经是一具枯骸怎能不让人凭生雅心之痛泪长流。

    第二次检测进行了一个小时。还未结束的时候吊唁人群聚集之外雪中奔来一个黑衣黑裙的姑娘边奔跑边撕心裂肺地喊着爸爸有人认出了这是曾科长的女儿喊着楠楠纷纷让开了一条通道被法警拦下的时候已经有点失去理智的曾楠哭天呛地长跪着仆倒在雪地里几近昏厥。抱着上前安慰父亲的同事们号陶大哭哭喊着叔叔飞阿姨帮帮我飞我要找爸爸

    有很多人记得这个孤女在曾国伟失踪后那年站在晋原分局门前。见人就跪说的也是这一句话只有这一句话。没有人劝阻也没有人劝阻得了只有人和她一起在哭就像当年一样没人有帮得了她。只有人和她一起流泪。

    手表表面已裂钢笔水生牌的两件仅余的遗物交到曾楠手里的时候再看到法医台上的父亲的时候。哭累了。哭痛了的曾楠一头栽倒。人事不知了

    那此当年没有能力帮她的警察们怀着愧疚把这个为父亲冤屈奔波了十四只遗孤抱上了救护车一直送到了医院

    雪弥漫着人的双眼似乎不忍让人再目睹悲剧检测中心外的一隅。远远的伫着一位标杆样的男人。是李威遥望着曾经的同事和那位已经躺在法医台上的人暗暗地悲伤。却没有加入到这个行列。

    因为他知道自己已经不再属于这个队恤。

    雪夜如此的迷茫让晨曦来得如此之晚。

    支队门前的岗哨敬着庄严的礼迎接着省厅孟副厅和区专车一行重案队支队楼外两个方阵的警察员齐齐地向来此视察的副厅长同志致敬。

    没有进支队驱车直停靠在重案队的门前接弓着的伍支队长和部主任以及支队一干人簇拥着把孟副厅长请进了重案队部。重案队部直接到的位置就在一楼晋原分局专案组。

    很寒酸这个牌子还是现做的。两张脚打印纸拼接在一起只当是欢迎领导来视察了。

    进门齐刷刷地起立敬礼倒看的来访者分外诧异有老的不像样的严世杰有小的不成样的一干四新编人员还有胖得不像样的时继红再加上几个长得不太像样的外勤。不过此时可没人敢小觑这个侦破犬原第一悬案的队伍孟副厅长手一指挥铿锵一句好老中青一代组合阵容好干得漂亮。”

    雷鸣般的掌声几天几夜的劳累或许被这一句来自高层的赞扬冲得无影无踪而省厅一级的领导直接下支队的机会不算多直接进一个编制的重案队就更少了以陆坚定为的一干站在背后的重案队员巴掌鼓得格外卖劲。--凤-舞-文-学-网--

    追逃五人抓捕小“组是那几个。站起来我瞻仰一下。”孟副厅长突然迸了句掌声刚歇笑声又起伍辰光一指陈十全。肖成钢郭兀飞张杰挨个站了出来敬着礼自报着家门特别是张杰除了做检查那经过这等阵势紧张地不知道该迈左腿还是右脚打了个踉跄才站出来了弓得一阵善意的笑声。

    看这样就是铁警声威壮啊好样的辛苦了哎伍辰光。还有一个呢。那叫什么很好记时对简凡第个审下嫌疑人来的警员。”孟副厅长看得格外高兴赞了句一看少一个回头问伍辰光。

    简凡哪去了。”伍辰光这才现一夜了倒没注意这正主跑哪了。郭元张杰没敢吭声陈十全装不知道偏偏这肖成钢雷人领导一表扬有点忘乎所以了立马立正汇报道报告副厅长同志简凡睡觉着呢叫不起来。”

    梁舞云几个。业探员扑哧下掩着鼻子笑了一干领导的随从都被肖成钢这傻样逗得呵呵笑了随便说什么理由都成那怕说体不适那怕说还奋战在一线偏偏基层这同志就这么实诚。

    领导的脸色一正伍辰光有点慌了部主任不了解况不知道咋个圆场。

    报告副厅长同志。”陈十全解围来了一步站了起来说着我们跨了两省追了六天六夜车上他又审了一天一夜我们几个在车睡了一觉可他几天没睡了昨晚回来倒头就睡着高烧早上叫也叫不起来太累了我们想让他多睡会”

    好多睡会不过不能睡过头了啊我们指望你们把凶手抓回来呢”孟副厅长不以为忤开了个…汇伍辰半大寺暗出甘生了舒了口气瞪了郁着任眼二儿洲甲早提前一个小时通知了还走出了漏了。刚出了口气就见得孟副厅长眼睛一眯瞪着陈十全突然问了句我对你有印象姚年人质劫持案你是主手。拒不执行命令的就是你。”

    是我可我同样完成了任务我为我所做的负责我不后悔。”陈十全子一凛句出口办公室的交头结耳不知道这其中还有什么奥妙这个像屠犬菜农般的陈师博敢还有这种光辉历史。不料今天孟副厅长的兴致看样不错同样是赞了个好能屈能伸大丈夫。百折不弯真伟男能重新站起来就不简单同志们伙子们还有这帮老同志们我以你们为荣省厅以你们为荣大原的警察以你们为荣等抓到真凶一切水落石出我在省厅为你甘庆功摆酒”

    只当是节前慰问而已言语上鼓舞了一番走马观花地看了一遍。重案队的送着领导出了楼门而支队准备出的吊唁队伍已经准备妥当一行车人随着孟副厅长的车队缓缓出了支队大门停在门口的工具车紧随其后车后满满一车花圈

    下一站是在市局开的追悼会

    重案队一楼简凡猛地被哀乐惊醒的时候出了一冷汗醒了才现几个哥们加上陈师傅都坐在临时休息室里等着。哀乐来自于支队的冲叭。正广播着曾国伟生前的事迹。

    一骨绿爬了起来众人还未来得及说话的时候就见得简凡赤着脚。蹬蹬蹬跑到窗前趴着一看窗外楼栏街面人行道。楼顶已经积了厚厚的一层雪霎时了魔症一般哈哈哈鬼笑几声看着队友们傻愣着眼简凡一把抱着张杰哈哈哈笑个不停笑着的时候双手又乱挥乱舞着哈哈天助我也我助我也”

    咦。这家伙鬼上了。”郭兀不迭地躲着。

    呀曾国伟不会找他来了吧。”肖成钢吓了一跳简凡要扑过来的时候一矮窜上了上铺。

    嗨。嗨什么神经。有病呀你。”陈十全抬腿就是一脚。直踢上了股。这下管用简凡一吃痛不笑了瞪了几眼怎么不叫我几点了。”

    十点一刻了。”郭元道。

    你睡得跟猪样叫了几次都不醒。”肖成钢在上铺咧着嘴说着。

    什么况啊哟这觉睡得啥都不知道平

    ”简凡这才省过神来找着衣服。跪着鞋子咦哟直呲牙咧嘴全脏得跟着从泥里打滚出来了一样昨晚回到重案队倒头就睡累极了一睡下了还是什么都不知道了。

    嗯看吧。”张杰掏出一张全孤山通缉令来递过来红色通辑令昨天晚上内网就出去了。”

    听说省厅又要接管咱们是不是白干了。”肖成钢不乐意地说拜

    什么叫白干了。”简凡草草看着通辑令驳斥道谁也不是全能的没有集体协作咱们根本拿不下来我们是破案不是给自己衬碑立传拿走吧没看头当了警察的公敌他离死不远了以前是我惶惶不安不知道该从那里下手。从今天开始轮到有此人惶惶不安了他们不知道路在那儿这大雪一盖那是无路可逃”

    边说边系着鞋带披着衣服。这神神叨叨说得几个人面面相觑隔不见又成了这副得。特别是大家正难受准备开追悼会的时候这家伙反而仰天大笑实在是有点捉摸不定了郭兀实在趁着简凡说的时候悄悄问陈十全陈师傅。他是不是受刺激太厉害了反应不过来。”

    简凡十一点甫局召开曾国伟同志的追悼会大家都等你一起去呢。”陈十全黯黯说了句。

    不去。”简凡抹抹鼻子收拾利索了一摸头上乱奔着就进了卫生间哗哗地开上水了。乱洗着头就着水龙头喝着凉水嗽着口。还像外出追逃一样抹了把冷水。又奔了出来摇着脑袋像以努让自己清醒。

    看我干什么。都追悼去了。谁追凶去。我现在出去一趟郭兀。你去追悼会上找一个白胡子老头叫白健愚绰号白毛他是当天目击的证人也是曾国伟的个老朋友。带回来录下口供完善一下祯据。”简凡道边走边说这一走。后面的几个都跟着出来了。

    他要没来呢。”郭兀问。

    一定会来我通知的口”简凡说着张杰你准备一下想去开追悼会你就去会后和时阿姨。严叔一起审审郑拳胜这个口窝了这么长时间了该开了企孤山和孙仲文俩个人足够让他开口他一开口肯定能咬住齐村民。”

    那要开不了口呢。”张杰一听没反对。

    呵呵你和狱警那么熟就不会想想办法。他最害怕什么就朝他那里下手别理解错误啊不是让你动手时他这种敢自残的。打击根本没用想办法折腾他让他安生不了。”简凡安排着。

    好嘞我懂了打击他的意志让他感觉末来临不得不就范。时吧你那我早学会了哈哈”张杰笑着会意了。

    肖成钢准备好车辆全部打上防滑链朝陆队长要辆四轮加力的越野陈师傅集合北人员。我下午要知道彭西巷一带所有住户居民小区飞商场的况把彭西派出所和辖区六队的资料综合起来准备掏他们老窝”快步下楼的简凡嘴吧嗒着没音了一回头看着一人都怪怪地看着自己猛地省得了嘿嘿一笑抱歉着咦哟。各位兄弟还有师傅在上小的斗胆指挥了啊谁要不满意我收回成命自个干去。”

    四个人霎时笑了知道这货不是神经了而是被案牵住神经着魔了。肖成钢倒仗义说了句听锅哥的。不过车归我开啊郭兀张杰这俩比简凡大点的笑了笑说了句。你是组长行你的喽陈十全呢。释然地笑着道妈的师傅还得听徒弟的得听你回谁让你是我徒弟呢。那你呢。

    我嘛洗脸涮涮换衣服吃顿饱饭下午碰头啊不让咱们过好年咱们让他过不了年怎么样。”

    好让他们过不了年”

    五人一组重新开头了说得豪气顿生五个爷们的破锣嗓把专案办的几位都惊出来了看着一泥猴也似的简凡梁舞云只顾着笑了等想起来喊住人简凡却早跑出了队门。茫茫的雪越下越大梁舞云追出重案队门的时候已然不见了人影

    整个大原笼罩在越来越大的雪色之中沿着纷河西岸是大原市原工业区的式街区大钢几年前搬走之后。这里鳞次栉比的高低楼便被拆拆停停街区的改造因为大量的原住户搬迁问题一直没有解决。

    雪中一辆出租车摇摇晃晃地停在路边车上的乘客付了钱下了车。循着街边步行了几百米不时地看着后稀少的行人行车确定没有尾巴之后在街区里一拐两拐敲响了一处貌似单位后门的铁门。

    璇驳的漆色已剥落了不少锈迹不少半晌才听得有人开了门一看大领子里竖着露着半张脸的人是熟人一言不地关上了门。

    式的环形楼梯少有人迹楼梯保留着大原重工业城市的痕迹全部是拇指粗的钢筋焊接而成的这在七十年代的筒子楼里很普遍这个诡异的人沿着诡异地方直上了小二层还尚自警惕地看看窗户的外面。确认安全之后才敲响了一楼唯一的一间楼门。

    是许掌柜”里面的人说了句门当声而开。

    人一侧而进门随即关上了。

    屋里有点昏暗桌边坐着的人长脸有几分清秀瞧也没瞧进来的人一眼正专心致志地量着天平上的黑色的粉末许掌柜再一细看桌上还放着几颗弹壳量好的药那是击火药用小型的冲压机械一压就是加大药量的子弹曾经听说过这位齐家老二用自制的这种子弹一枪能打死一头山猪。

    是齐衬民目光瞥来依然有几分凌厉在盗墓这行里齐家两代都是公认的老大。

    来者是雾月阁那位蔫不拉叽有点木讷的掌拒姓许名斌十七岁就跟着齐援民割资本主义尾巴的时代就开始倒腾小物件一直跟到现在。一十年了不过直到现在还有人把他当做雾月阁的打杂伙计。

    树民出事了”

    怎么了。唐大头又上门要钱来了。我都说了一了百了大哥却是不让这家伙是个祸害迟早还要找麻烦。”齐衬民眼皮抬也未抬根本没有把这个异放在眼里。

    不是他是地龙你看。”

    手机展开来齐树民一看吃了一惊照得是一张通缉令潜逃潜逃关键在潜字这等于露出来了但一露出来怕就没好惊声问着

    那儿来的。”

    哎哟还那儿来的现在铺天盖地那儿都是电视上。广播上。还有云城老家掘地二尺在找他。”许掌柜苦着脸说着。这一下把齐衬民搞懵了侧目一看随从那位却是消失多的连刃连刃也不明所以老许那件事犯了。他可很少进城这大原算上这次才来第二次。”

    言下之意这小子犯得事太拜

    就第一次那事犯喽那个警察尸体被挖出来了现在全城警察都在开追悼会。”许掌柜苦着脸。撂出来了。

    叮当一声一个装填的弹壳清脆地掉在地上齐村民的手僵在空中。眼神有点呆滞喃喃说了句完了完了”

    警察一时半会查不到这儿大哥让你们尽快转移这个给连兄弟。”许掌柜说着怀里掏着一包东西递给了连刃连刃一看是蓝本本份证。梦寐以求的东西立马到手了一下子忘记了危险高兴了一下下有了这东西等于大洋彼岸在召唤了。

    早他妈告诉我几个小时早走了现在往那儿走飞机停飞火车检。公路不通还有这么多货出了一分之一都不到早干什么去了”齐村民急了站起来踱着步来回踱着。

    雷子一直盯在大哥门口手机电话不敢用我们也是今早上知道确切消息的大哥的意思是”许掌柜小心翼翼地说着。

    回去吧我想想办法。”齐时民拍拍前额挥手屏退着人。

    连刃直把许掌柜送到了楼下等回上得楼来心里猛地跳了跳齐树民像折了腰一般靠在椅子上顾然叹气几分黯然地说着刀子你我兄弟一场怕走到头了啊那件事的时候我还在牢里我没参与。可你参与了这么大家业全万了那几件货起步否则我们早流落街头了我念着你的好如果害怕现在就走我不强留你要想留下我也不万待你剩下的这此货除了给老大的份子咱们二一添作五

    车能走就上路,怎么样。你选吧。”

    呵呵二哥您不常说富贵险中求嘛这还用选要走也一起走。”连刃笑着说道不过眉色一皱又有点担心地龙怎么办。他要出了事咱们可都倒霉了啊。可这小子命大昨天起程了要不今天连城都出不了。”

    现在到哪儿了。”

    刚出了省二十分钟前才来的短信上了新郑高了。”

    告诉他每隔半个小时回个短信。俩人轮流开车人停车不停下了新郑高进国道二级路别再上高路了求稳不求快别告诉他通缉的事就说云城公安在找他的麻烦别让他往家里打电话等着回来摆平”

    齐树民安排着连刃喏喏应着缘毫没有注意到齐树民的手指微微颤着手里把玩的枪几次想扣到板机上不过迟疑之下终究还是没有动得了手。

    是恻隐之心。还是利弊权衡。

    窗外。雪依然在下着雪能涤得了乃浊却涤不了从来没有停止过的罪恶。数公里之外的支队依然在忙绿着排查着各地汇总来的嫌疑人信息而这个嫌疑人已出了千里之外正坐在一辆厢货上盘算着这趟的收成。

    市局会堂孟副厅长主持着这场迟到了十四只的追悼会一袭黑衣头挽白花的曾楠依然在痛哭绝大幅的遗像曾国伟清星的面容炯炯的双眼不知道在时隔十四只后。是不是还能看到这此没有消失的罪恶。是否还能看得到当年的那双黑手

    ------------------------------------------凤舞文学网--------------------------------------------

    凤舞文学网为众多读者免费提供各类小说,作品涵盖了玄幻小说、武侠小说、科幻小说、军事小说、恐怖小说、言等,并提供可电脑和手机阅读的TXT、CHM、UMD、JAR格式的电子书下载。

    http://www.fengwu.net

重要声明:小说《黑锅》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