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38章 跋涉千里遥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常书欣 书名:黑锅
    <---凤舞文学网--->

    沿期国道向西南系石娄具路口。--凤舞文学网--凌晨四时到这众里,荆教十在这里已经等了很久了,,

    霜重天寒,偶而山风扑打着枯枝呜呜作响,这里已经属于水土流失严重的吕梁地区,与大原相隔二百余公里,前一晚调出大原的车队,一路走走停停,散布在沿幼国道路口向石妾县县级公路的二十余公里处。路口处一直到薄幕冥冥的清晨。车里等着的几位警察又一次下了车,跺跺脚、活动活动冻得有点麻、冷的手脚。

    “几点了

    “六点三玄”哎,我说,这那门子神经。大半夜把咱们窝这儿。抓捕不是抓捕、蹲坑不是蹲坑。马上过年了,我家里还没有大扫除呢。”

    “谁知道呀?还说呢”我昨个才回家,好容易把我家那秃小子哄睡了,搂着老婆还没乎呢,嘿哟,紧急集合,看把我老婆气的啊,连叫带骂摔异西把我撵出来了…”

    “得了呗啊,集合时间都到快零点了,你丫不会是肾亏满足不了嫂子。被踢下了吧?”

    俩警装的爷们可不知道啥是慎独。就着路边的地功边放水边胡扯着。相互攻击两句,当得是其乐融融。正扯着,另一辆车上也跺着脚下来俩,这位就喊着:“高队,这到底什么任务?接那个领导这么大阵势,把咱们刑警都拉出来了。”

    “你有病呀?接领导那是交警开路,最次也得个桑塔那两千吧,就咱们三队这几辆破车,领导还嫌你丢脸呢?”过来过来,谁上还有烟?”

    看来这位是队长,说活着讨耍上烟了,冬天里户外怕最需要的就是这东西了,昨晚走得舟忙,三队出来的九个人,上都没有多少存货了。

    几个人正闲聊着,车载台呼叫响了,一听是支队长呼叫三队,这队长赶紧擎着车载应声,终于等来了一个短促的命令:十分钟后三辆目标车辆通过,通过之后封锁县级公路路面。有过往车辆一律指挥绕行二级路。

    一个莫名其妙的命令,还没有明白这个命令的含义,不一会就看到了开着防雾灯的三辆车越行越近,两辆越野、一辆商务车样式的押解车。高队长指挥警车避让着,车过时司机鸣着笛致意,看样这三辆车是长途跋涉而来,车上满是星星点点的泥迹。

    “高队,这重案队的车啊?来了十几个人,肯定有大行动了

    警车横亘在路面上封锁着,有一位警察眼尖,认出了车和人。

    没错,都是重案队的车。一辆押解车、两辆护送的越野车,从云城池区启程,已经连夜行驶了五百余公里,接近了和支队队伍的会合点。这个会合点就是即将让孙仲文指认的抛尸地点,转战了几千公里,真正地点离大原,并不遥远。

    押解车里的人,轮番换班了三次开车,此时驾座上坐的是陈十全,副驾上坐着简凡,郭元在车门口,肖成钢和张杰还是那样,一左一右,片刻不离嫌疑人。,休息了两个小时,天刚蒙蒙亮进了县级公路,又被简凡叫醒了。

    老规矩,醒了就是矿泉水抹了把脸清醒清醒,郭元车窗拉开了条缝,呼呼的山风灌了进来,被冻得激灵灵地又打了个冷战。车窗之外,俱是黄土黄沙起伏的黄色丘陵,偶而可见鳞响的乱石、光秃秃的枯树、衰败的灌木刺丛,一派萧瑟的景像。车向前行着,除了路口接应的警车断后,每隔几公里又有散布在路面上的警车得到了命令,警笛鸣着。前面开路着、后面押护的,行进了十余公里天色已亮的时候,已经成了一条长长的车龙,蜿蜒在随着丘陵起伏的公路上。

    “怪不得大原沙尘那么多,敢搁这儿来的啊?”郭元小声道了句。这里的景像可比晋南山区要差得多了。--凤-舞-文-学-网--车后,肖成钢和张杰俩货清醒了,可不觉得这景像有什么不对,俩人绕有兴致地看着前后押护的车辆越来越多,足有十几辆之众了,肖成钢乐呵呵地说着:“嘿嘿,哎兄弟们,我看接咱们这规格不低了啊。瑚了,局长也不过这阵势嘛。”

    “得了呗”张杰嗤着鼻。示意着嫌疑人:“接他呢,你以为是看在你的面子上,切。”

    “你看你这个人,怎么这么不招人待见涅?非把话说明了,沾沾自喜一下不行呀?咱们跟着人家沾光也不行呀。”肖成钢辨上了。

    “那你干脆犯个大案,不也受这招待么?”张杰鼓动着。

    “你以为我不敢呀?靠,平次去你家把你家儿子抱走”哈哈”

    “嘿,你小子找练是不是?直接就想让我绝后?”

    俩人一辨,三句不对路跟着就要互相动的当会,简凡这才回过头来,叱了句:“闭嘴!”你们俩安生点。”

    话很轻很缓,不过好像有无形的威力,俩个人互指了指对方,眼神威胁着,不过不吭声了。这一路数千公里的追捕,俩人对锅哥的认识怕是又深了一层。

    简凡又是

    懵示眠。回头叫停了肖成钢和张杰。看看嫌疑人孙仲文。烁册引砾绿转着又有几分心神不定了,怕是乍见这么多警车,又生恐惧之感了。想了想干脆侧过回过头来安慰着:“孙仲文,别害怕”这是办案的程序,警察是来保护你的,目前根据你的口供,虽然你有罪,可同时你也是受害者之一,你放心,没人会为难你

    孙仲文嘴唇微微动动,不过没有说出话来,眼神里微微露着感激投来一瞥。有时候人的感觉是很微妙的,越是在这种无助的时候越是会对外界来的关切感受的越清晰。好像现在并不那么愤恨这个开枪打伤自己的人。

    “孙仲文,掘队伍现在已经等在万公里界碑处,我再问你一次,当天晚上,在雨夜里,你和全孤山是如何找到这个埋尸地点的?。简凡想了想,再次重复这个问题了。

    “我,这个,您不已经问过了么?”孙仲文有点不解,俩人聊了一夜,就像说话一般随便。

    “麻烦你了,我想再确认一次。”简凡客气道,客气得听得肖成钢直撇嘴。

    “那天晚上,”孙仲文眼向上了翻着,好像在回忆,好像生怕随口说错了地方,叹了口气,慢慢说着:走了有几个小时,我是在看到文水加油站的时候才现方向不对云城走向南,而这个方向走向西南,当时的路况没有这么好。到了刚才转弯的地方,又是折而向北,我记得很清楚”雨夜天黑,地龙就是靠界碑定位的,到了万公里处他还停了停确认了下,我也记得很清楚,又向前走了约摸三皿里地的光景,那地方是一个四形。向北是一个缓坡,离路面有二里地光景”在半山腰,我逃出来的时候又看过,这是周围最高的一处高地,到了顶上能看到一座塔”我逃回来又向南走了一天才到了国道上,就这些

    孙仲文小心翼翼地说着,听着的简凡在地图上画着形状,不经意控眼有几分怪怪地看了孙仲文一眼。不料此时孙仲文也正注意着他,一看简凡的眼神会错意了,有点慌乱的表白着:“我,我没说谎,我知道的就这些,您还是不相信我?”

    “相信”简凡苦笑了笑。扭回了头,叹着气说道:“七个多小时,你重复了四次,几乎一字不差,标识物、方向一点都没说错,我不相信都不行。”

    又有三辆警车尾行着加入到了队列中,丰队缓缓地向着万公里界碑处驶来,,

    万公里界碑处,停靠着路边的十余辆车,几乎是支队的全部家当了。两辆大功率通讯指挥车、一辆器材幸,载着野外作业的法医设备。通讯车正协调着分散一路的警车,指挥车里,支队长伍辰光才刚接到押解车的汇报,心里觉得还是有点狐疑,大概是对杀人之后,再奔袭劲公里抛尸的作法颇有怀疑,思索等待的时间里,回头征询着省厅的文物专案组的夏主任:“夏主任,我对吕梁地区不太熟,,这地方的古墓很多?”

    “不多。”夏主任说道,敢这是个辨证法的忠实拥护者,说了不多,又接着说了句:“不过也不少,我对不刑侦不太懂啊,不过呢。我倒觉得这地方是藏匿罪证的好地方。”

    “那,,我得请教请教了伍辰光来劲了,问上了。

    “这一地区呢,最早的历史可以追溯到东汉永和五年,这里属于西河郡;西晋时夏主赫连勃勃置吐京护军。就在今石妾县境内;太平真君九年这里是吐京郡;出土的文物多以三国两晋时间为盛,虽然数量稀少,不过价值不菲,这里生的盗墓案件在全省占百分之二十左右,虽然没有云城、夏县、闻喜一带猖檄,可为数也不少了,九十年代国华侨从澳门购回了一座金乌鼎就出自这一地区一座将军墓,在中阳县,离这儿不到一百公里

    夏主任说着,但凡好什么的人。就喜欢卖弄什么,卖弄了半晌看着伍辰光瞪着白痴大眼,这才省得有点明珠暗投的意思了,话锋一转回到了案上:“为什么说这地方藏匿罪证好呢?第一,地广人稀、土地贫着,而且开项目少,所以被现的机率就小多了,你看这一路咱们看到的都是黄土黄沙丘陵地,庄稼都没多少;第二呢,这里处于大原、吕梁地区交界处,说专业点啊,就是个警务协作问题,现在咱们都没有解决好几地警方的协作,何况以前,就即便现了也是一具无名尸呀?第三呢,这里虽然落后,可交通相对方便,向西直进陕西、向南靠近临纷、向北进了内蒙,他往那个方向逃窜都非常方便哎,伍支。这是那桩案子?这么大阵势,还把我在云城的小组调回来了。

    伍辰光听得有点入神,心里也觉得有几分合理之处,被夏主任这么一问,一下子没回过神来,眼骨碌转转,没多说,神神秘秘说道:“一桩凶杀案,说不定和你们在查的文物走私案有直接关系,一会就知道了。”

    “哎,你们不是要掘古墓吧?

    “啊!是呀,怎么了?”

    “晒,,伍支,那不行。”

    “怎么就不行了?”

    “掘古墓得币一级以上文物保护单位批准,有专业人士才能实施。涉及到文物保护的问题。我说你大晚上把我拉上干嘛呢?你可别拉上我犯错误啊。”夏主任语重心长地说道,生怕这基层夫老粗把自己拉下水。

    “晒,,夏主任,贼光顾几次的的方,您还指望能留下可保护的东西?这个您不比我懂得多呀?咱们不能被这条条框框限制死了,要那样。可什么事都干不成了,到现在为止,这个文物案还是没有什么大的突破啊!?限期今天就到了,您是一点都不准备给省厅交差?”伍辰光马上反驳道。

    “那这样。

    夏主任想了想,被这事压住了,支了个招:“不要提及古墓这个字眼,就是起证,就是指认现场。”

    伍辰光想了想其中的关窍,蓦地有点可笑了,省厅出来的人,圆滑的程度可比基层的要强不止一倍两倍。笑了笑,笑里带着涩涩的滋味。这件案子,又何尝不是被这种圆滑拖延到了现在。

    到了,终于到了,步招呼叫响了,伍辰光神经一凛,看着不远处起伏的车队,打开了车载呼叫着:各编队注意、各编队注意,四队、六队向前行驶五公里,接应石妾县公安局同志,剩下车辆尾随押解车,准备指认现场,,

    押解车一玄不停前行着!驶过了碑,所过之处,路边停靠着的警车里的同行,虽然不知道这辆车载负着什么样的使命,也不知道在这里曾经生过什么,不过看着车上的泥迹、看着车里人的疲惫,肯定是经历了长途的跋涉,就像自己曾经经历过的辛苦一样,都不约而同的鸣笛致意着,次弟地尾行在押解车队之后,缓缓地驶向追捕的终点…删…

    简凡看到了很多熟悉的人,通讯车里探头探脑的梁舞云、器材车上的谢法医、还有带着一队的秦队长、高军、王明;还有在通讯车里向自己招手的胡丽君,脸上挂着久别重逢的喜悦。

    这恐怕不是一个结束,而是一个开始”简凡心里暗自忖着脑海中在重现着以小东门小区、晋原分局以及污水处理厂加上现在处这个地方的影像,推测得再准也没有现实匪夷所思,当时模拟现场是vcd四个人作案都觉得有点耸人听闻,而现在看来,足足有五个,如果加上那个泄密的,人数还要多。除了已知的薛建庭、孙仲文、全孤山,还有两个不知道面貌的人,和孙仲文一夜谈话都没有能让他回忆起更多的信息,此人没有和晋原分局实施盗窃的人打照面,无从认识;而那个半路上车又半路下车,仅仅负责出曾国伟来的人,孙仲文的交待却是,此人在距离小东门不远才上车,上车的时候穿着带檐雨衣,出了小区不远就下了车,车上一直和全孤山坐在后座的暗处。怕是孙仲文确实有点紧张。无从回忆起俩人那几句话到底说了些什么,也是因为紧张和年深久。回忆不起此人更详细的面貌特征,如果再加上雨夜光线的问题,再加上来人刻意掩饰的问题,勉强可以说得通。

    对,还有,案后的接应处。三轮摩托警车和吉普车,全孤山和车里的人说过话,肯定是接受了最后的指示,先把乔小波扔下,并把赃款塞在他怀里,再把车上躺着的曾国伟和没躺下的孙仲文一起送到幼公里以外的这里,一起灭口。这个人,和出曾国伟来的人,是同一个人吗?那辆吉普车里,究竟是谁?是自己推测的那个人吗?

    一天一夜的奔波和不眠,简凡想的脑袋有点昏昏沉沉、头痛裂,不知道为什么,脑子里总是被案牵扯得如同藤缠麻绕一刻不得安宁。几次按捺不住要给大原的那位打电话。不过一直没有找到合适的机会,现在最挂念的,还是大原的况,也不知道那秃头大脑袋的家伙捅娄子没有?如果这里指认和起证成功。接下来,他们会怎么样?

    “到了,就在那儿!”

    蓦地被嫌疑人孙仲文的话惊醒了。陈十全应声刹住了车,整个车队一时间全停了下来,跟着是啪啪的拍车门声,押解车的四周迅布满了重案队的人员,而向后,沿路蜿蜒着的车龙边站满了警察,一眼望去像一个壮观的仪式。

    通讯车协调着各队沿着北坡布控,不一会满坡上都是警装人员的影,过了好大一会,蒙着头罩、被五个人押解着的嫌疑人下了车厢,顿时成了上百刑警关注的焦点。都在看着这一队特别的队伍缓缓地向上移动,缓缓地停在半山腰上。

    鉴证法医的相机镜头前,戴着手镑、卸了面罩的嫌疑人,双手指向着坡面的微微的凸处,荒冢、黄沙、乱石、杂草掩盖着所指之处。

    曾国伟,在这里吗?

    在开挖最后开始的一刻,简凡反而犹豫不定了,抬着头看着头顶上一轮昏廖瘪的太阳,希望他在,或者。更希望他不在,如知后事如何,请登陆 心 ,章节更多,支持作者,支持正版阅读!

    ------------------------------------------凤舞文学网--------------------------------------------

    凤舞文学网为众多读者免费提供各类小说,作品涵盖了玄幻小说、武侠小说、科幻小说、军事小说、恐怖小说、言等,并提供可电脑和手机阅读的TXT、CHM、UMD、JAR格式的电子书下载。

    http://www.fengwu.net

重要声明:小说《黑锅》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