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37章 长夜欲破晓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常书欣 书名:黑锅
    <---凤舞文学网--->

    简凡这么慎重,几个队友还以为这家伙有货了,瞪着眼睛、竖着耳朵。--凤-舞-文-学-网--只待揭晓,不过缓缓地展开来,应急灯耀着,看清楚了,是照片,顿时有点泄气了。

    一左一右坐着的肖成钢和张杰,对这些嫌疑人的照片已经是熟捻之至。专案组的都记过这些嫌疑人照片。

    “认识吗?”简凡指着齐树民的照片。

    “认识,齐四爷的独子。玩古董这个行当里,没有不认识他的

    “认识吗?”简凡指着被羁押的郑鉴胜的照片。

    “认识,老圣,,不知道大名。”

    “这个。呢?。

    “柱子,好像叫什么三柱,没打过交道。”

    一翻指认下来,与齐树民相关的几个人孙仲文都识得出来,甚至于能一眼认出薛建庭来,而恰恰简凡想到可能认识的齐援民、连刃俩人。孙仲文确是不认识;在此次追捕的口出文物走私案的涉案人,也均不认识,在看到全孤山的照片时,孙仲文还是明明显显地打了个激灵。看来对于此人的恐惧之深,不是一天两天了。

    仅是做了个指认,第一摞照片收回来了,简凡的手指快在本子上有节奏地动着,心里更确定了自己的想法:这是个过气的鬼脸鼠!他属于齐树民、李三柱、郑本胜以及已经死亡的陈久文那个时代;在齐援民入驻大原之后和齐树民出狱后展的势力,他均告不识。

    那么之后生过行么,他肯定一无所知。

    但在之前到底生过什么?如果没有什么利害冲突,这种人不管对于那个团伙来说都是可以利用的角色。什么会哥致有人要对他灭口呢?什么导致他出走他乡、隐姓埋名,十余年不回家,他在害悄什么?而当时又是他和全孤山俩人一起驾车撤走,车上就躺着支队苦苦寻找了十四年的目标,此时再见到全孤山,那眼神里看得出来是恐惧,这又说明了什么?

    一切,即将呼之出的时候却卡住了。

    思索的片刻里,陈十全看着简凡几分痛楚地摩娑着前额,动脑要比动手难得多,隐隐有几分不忍,不过没敢打断。肖成钢、张杰以及郭元。早被今天晚上的收获冲昏了头脑,倒觉得再审不审已经无所谓了,就现在掌握的况都足够让支队震惊了。简凡拿出照片来的时候,几个。人就当是从纵深延伸的询问。而嫌疑人此时,也确如所料,过了心理适应期,每说一句话都非常短促,回答很谨慎,更多的时候是漫不经心地摇头。

    沉默,持续了很长时间,,

    ,”

    “孙仲文”今天就到这儿吧。大家休息一会儿,准备返程。”

    沉默了半晌,简凡突然说了一句话。孙仲文随着这句话肩膀缓缓地向下移了移,突然间简凡觉得心里暗笑了,这是一个人撤去心理防备的下意识表现,是松了一口气。

    那么就证明,他还在防备什么。

    不但孙仲文松了一口气,所有的人都松了口气,郭元正要起,陈十全准备下车联系,而肖成钢拨拉着塑料袋准备找点吃的,张杰看了看时间,已经夜丑丑点了,连走带熬快到半夜了,有点愁今儿怕是又要在车上过夜了。

    “等等”哟哟,你看我这记,刚才说什么来着,都忘了。先别关,”简凡话锋一转,示意着郭元。刚刚轻松一下,又紧张了,只待孙仲文微微一振子的时候,简凡又摆着手安慰道:“别紧张,和案无关,只有想和你闲聊几句,”哎。张杰,别光自己抽烟呀,给他点一支,这哥们抽烟,他上不拨出来一包黄金叶么?。”孙仲文。刚你认识的这几个人,你知道他们的近况吗?。

    一松一紧、一紧再一松,把孙仲文搞得防备也防备不起来了。

    就像朋友间的闲聊胡扯,张杰啪声点了支烟,孙仲文还没有开口,烟倒已经塞到了嘴上,下意识地接着猛抽了口,烟瘾大的人,已经十多个小时没有抽过烟,这一口端得是舒服得很,边抽边摇着头:“不知道。我都十几年没回来过了,一直都在外面混

    “噢,这样啊”简凡眼骨碌转着,笑了笑问道:“那你想知道吗?”

    “不想。”孙仲文口鼻毕冒着烟。摇着头,很坚决。

    “我觉得你有必要知道,和你很有点关系。真的”他们虽然混的人五人六,可我觉得有的人还不如你,要说聪明,还是像你这种激流勇退聪明”你要想知道,我全部告诉你,反正这已经不是什么秘密了。半个大原都知道了”你会一点兴趣没有?”简凡唆导着。肖成钢和张杰互看着,有点怪怪地。这眼神、这表,像平时骗兄弟们那种。相处的时候长了对简凡有感觉了,这是准备诳人呢。

    孙仲文两三口把一支抽得快到过滤嘴上了,只顾猛抽着,似乎对简凡的话充耳不闻,或者是揣不准这个人到底想干什么,不太敢接茬。

    “来来”我给你说说”再给你点一支”简凡往前凑了凑。--凤-舞-文-学-网--一翻本子指着陈久文道:“这个人。陈久文,你认识吧,外号叫什么来着?”

    “钩子。”孙仲文吐了俩字。惜言如金。

    “你们这行分龙、鼠、猜,他怎么叫钩子?”简凡问。

    “钩子是中间人,连着黑货买卖两头。”孙仲文大致解释了句。

    “知道他坐了几年监狱吗?”简凡问,孙仲文摇摇头。

    “那你知道他是怎么死的吗?”简凡怪怪地问。孙仲文看样真不知,不过一听这话,没来由被烟呛了一下,咳嗽了几声,简凡看似无可奈何地摇摇头:“哎,看来你真不知道,给你,,自己看吧,”

    呀!?,,两张照片递了过来。孙仲文手抖了下,差点 拿捏不住烟头。两眼瞳孔瞬间放大了,脸不由得侧过一边。照片简直太过血腥了。驾驶室里人半翻着眼睛,额头上一缕血迹,另一张上是远景,此人坐的车,早被撞得四回去了,早已是人车一体了。一个字:惨!

    孙仲文,你真聪明呀,一躲二五六,管他谁死逑,知道早点离开是非之地照片上这个人被别人蓄意撞死之后,我们重案队定为一级谋杀,到现在都没有找到凶手哎,好惨呐,,据说就因为分赃不公,被人灭了口了,嗫,,好惨呐,,惨不忍睹呐,车用液压机剪开之后才把人拾了出来。你知道为什么叫“拾”哎,已经成了几块了,”

    简凡收回了照片,声音凄楚之至,好似亲眼目睹了惨案的生一般。说得孙仲文浑痒痒似地挪着子,半晌不敢言,而且这真真切切的现场照片,怕是假不了。

    肖成钢和张杰、郭元都知道这回事,此时都一个想法:丫的,这是交通肇事的照片,从交警三队提取到了,不想却被用来吓唬人来了。几个人嘴唇、腮帮子都蠕动着,忍着心里的暗笑,不知道简凡又要一本正经地怎么捉弄嫌疑人。

    “对了,还有这个人,郑本胜,你叫老本不是?,,别害怕,没死。你看”简凡递过了照片。孙仲文已经按捺不住此时好奇心了,一看却是医院的照片,拍摄伤口的照片,这倒没看明白。没明白有人解释,就听简凡解释着:“这人没错吧”判了死缓,现在改无期了,在监狱里被人用磨尖的牙刷据了几家伙”看,伤都在腹部,,现在撒尿都不利索,在肚子上插了根管”呵呵,你比他强多了啊。就是不知道进了监狱会不会也这样?”

    嘶,,孙仲文到吸了口凉气。咬着嘴唇没吭声。照片上确实是萎靡不振的郑本胜。

    郭元捂着嘴,使劲咬嘴唇,这是郑本胜自残抗拒交待,倒还是真塑料牙刷,不过是被郑本胜自己吞下去了,这是在医院的拍照,不过被简凡这么演染,倒成黑狱了,看着孙仲文的眼神,这个没坐过大牢的,怕是心里恐惧已经被唆着油然而生了。

    肖成钢和张杰挟着孙仲文而坐。也隐隐感觉到这家伙的颤抖,得,张杰也揣准了,他要再听简凡说下去。肯定要一头栽沟里了。

    “对了对了,,我把一个最关键的人忘了,孙仲文,你知道花庭,也就是薛建庭,你认识的老伙计现在怎么样了?”简凡问道。几个队友眼神一动,怕是这才说到关键了。

    孙仲文摇摇头,简凡干脆站起来,示意着肖成钢耀着应急灯,两张照片一晃,直举到了孙仲文眼前,孙仲文呀得一声,浑一颤,直往后躲。

    吊死的人,眼还睁着,此时此刻不经意地一放人眼前,又是认识的人,看得人全鸡皮疙瘩。偏偏这人死得嘴还张着,眼珠子向外凸着,要多瘩人就有多瘪人。

    “他被人勒死了,被人绑架之后关进小黑屋子里,勒死的,,你看清楚了吗?是他本人吧,不是我骗你吧?”说呀,看清楚了没有?”简凡声音变得厉声了,孙仲文一惊,赶紧点点头。

    “看这一张他老婆,这是他们的全家福,花庭是上门招女婿。这是他儿子,这是他老丈母娘,,看清楚这几个人简凡说着。长叹了口气,其实说是这样说,而说起这个事来,怕是自己的恐惧回忆,干脆把这张全家福递到了孙仲文的手上,任凭他看着,在看着的时候,简凡却早已把另外几张也递过来。塞到孙仲文手里,自己却颓然而坐,说了句:“看看吧,老婆被人割了喉,老丈母娘被砸了后脑,孩子被蒙在被子里差点没命,我没骗你,现在半个大原都知道这桩灭门案可怜呀,结婚才几年。”

    这才是真实的案现场照片,还照着一半警装人员的影子,背面像尚不清楚,一翻到正面像,真真切切又是一个活人,孙仲文手一抖,烟头、照片,哗拉拉直掉到了地上。紧张地弯腰要捡,不过被肖成钢拉住了,张杰自己弯腰捡了起来。

    孙仲文,以上死法里,我不知道你对那一种死法感兴趣?,,你是耍变成我手里的照片中的一张。我还没有想好怎么向你的同伙解释,”简凡侧着头问着,孙仲文嘴嗫喃着,从突如其来震惊中还没有醒过神来,就听得问话的人雷霆叱喝:“你醒醒吧!就你知道的事,迟早要有人找你灭口,不但你,你家里人都躲不过去,,当个爷们就这么自私呀?让老婆孩子陪着你去死!?”你还装到什么时候?”田县讧喝。直透人肺腑。响彻在车厢里,从来没有虱讨比儿声厉色说话,众人俱被这喊声叫得心神一振。连陈十全也被这气势吓了一跳。不知道什么时候,这个乖如绵羊的小徒弟,也生出了这种让人视之凛然的戾气。

    “我,,我,,我我,”孙仲文被激,一下子结舌了,猛摇着脑袋。脖子痉李着。憋不出这句话来,憋得要强行站起来,腿上伤一疼,又被肖成钢和郭元摁着,猛地一下颓然而坐了。

    这么一蔫,简凡猛拍座位靠背站起来了,绪也激动了,冷森森地叫嚣着:“我告诉你,薛建庭没有你知道的多,最后都落了这么个下场。你不会比他强了我还告诉你,齐树民、企孤山、李三柱都逍遥法外,迟早有一天他们会找上你。警察不是你的仇人,现在只有警察能保护得了你,只有警察能对付得了他们”我最后告诉你,自作孽不可活,把人命当猪狗的,迟早也是猪宰狗屠的下场,他们蹦达不了几天,你要陪着去死没人拦你,别让老婆孩子跟着受牵连”。

    “真他妈不像个。男人”。陈十全被这蔫样气着了,叱喝了声。

    “说,想救你自己吗?想救你的家人吗?”简凡腾起站起来。孙仲文一个激灵,此时才省过神来。猛地点点头。喘着大气,哼哼吃吃有声,半天才平复了焦躁的绪,不过嘴唇抖得像破了洞的风车,悉悉索索半天没有说成一句话。

    或者,还不知道该从何说起。

    “孙仲文,其实有些事你不必瞒。偷东西和杀人是俩个概念,真敢杀人,你也不至于胆子小到躲十几年的程度,,我猜猜你们之间生了什么?。

    简凡尽量缓和着语气,缓缓地说着以免刺激到嫌疑人,综合着已经知道的案说着:“你和全孤山负责最后的善后,和薛建庭、和你们老板走得都不是一个。方向,我想你们一定秘密找了一个处理人的地方,这个地方恐怕是你们老板和全孤山早就预备好了,而你却一无所知事后,应该是缓了一个大圈又回了大原。

    因为你们开得那辆车是薛建庭的黑车,这辆车不久之后又重新出现在大原,这也能够解释为什么当时没有针对薛建庭下手,因为他只知道偷了,而不知道杀人了孙仲文,我猜,他一定会找个借口叫你。最好的借口莫过于叫你来分钱。然后对你下手,是吗?你是怎么逃出来的?从你对全孤山那种恐惧感。我就感觉得到,你们一定经历了什么?”

    “我”我”孙仲文喘着气。前起伏着,瞪着简凡,猛爆了句:“不不不,,不。”

    “你不想承认?还是不想活了。想和他们一路走到黑?”简凡刺激

    。

    “不,,不,不孙仲文绪越来越紧张,嘴里迸的只有一个字:不。

    “噢,我明白了,他找的不是这个借口?”简凡着。

    “不不不”孙仲文越说越横下一条心了,两眼炯炯有神,像是此时又遇见了什么的恐怖的事,抿了半天口水才吐了句:“你猜得不对。根本没有找借口,他当时就要杀我”我是从坟地里爬出来的,他们一直都以为我已经死了。”

    孙仲文憋着说了一句,喘着大气再说不上来了,两眼中的惊怖在灯下正看得格外真切。一言说完,凄凄楚楚,尚余几分害怕地两手蜷缩着,整个人差不多就要抖索成一团了,看来,确实经历了什么恐怖的事,而且恐怖残酷的程度,要远胜于简凡能够推测到的,,

    嘶,几个人面面相觑,到吸了口凉气,却是没有想到,隐之后还有这么个。天大的隐

    好像车厢里只有一个,人没有什么震惊,是简凡。正不动声色地坐着。语气越来越缓,缓缓地揭开这个谜案,,

    ,”

    录音,第二次传输的录音很慢,隔了将近一个小时”专案办公室人员心神俱凛,竖着耳朵,眼睛瞪的格外之大,已然不知道疲倦。刚刚那个山警的铿锵之言,爆的是精彩绝伦,听得人正气油然而生,虽然不知道现场究竟是个什么样子。不过几个小时,击溃了嫌疑人的心理防线,这种事就即便是重案预审里也不多见。

    这是简凡吗?梁舞云听着的时候。心里泛着疑问,眼前总还晃着那个嘻皮笑脸一点正形没有的大男孩,可听着声音却是写进了几十年苍桑的嘶哑,听得让人心里隐隐作痛,不知道这个人为什么变成了这个样子。梁舞云心里暗暗惋惜着,在努力回忆那张阳光灿烂的脸,努力想着以前那些快乐的子是个。什么样子。

    没错,是简凡,那声音虽然嘶哑,可还是简凡,在嫌疑人稳定了许久绪之后,才听到了声音:“你自己说吧,从你们开始撤退说起,”

    这一次像是嫌疑人冰河自开,滔诣不绝:“当时说是返回。可车上躺着个人,我也不知道死活,不知道地龙要干什么,这家伙手黑得狠,好多手里攒着好东西的主。让他知道了,随便给俩小钱就打了。我们都害怕他”我寻思着这偷了把人扔下…几,虽然有点害怕可也不敢作一,老了不多久。我看赏刀四不刘。就出声问了句,地龙就说先处理这人再回去,我思谋着这上了贼船了。半路是肯定走不了了,也就认命了”,坑坑洼洼又走了几个小时,雨下得老大,到了地方不远了,他喊着我扛人,我走得稍慢了点就被他踹了两脚一扛到肩上我就现不对了,死沉死沉的,根本不是打昏了,而是早就死了可能没出大原就死了

    扬声器里,粗声大气的喘息声音回在专案组办公室,几乎能听到说话人的心跳,经历的人说得是毛骨怵然,而听者从这个带着颤音的交待里,也同样感受到了毛骨怵然的感觉。伍辰光咬牙膛目着,手握着拳,不经意地指节咯咯在轻响

    罪恶,让人有出离愤怒的感觉。

    ,一到了那地方,我一看。是座盗挖过的墓,上面还着盗洞眼,正好在半山腰里,那几年临纷、云城漫山遍野都这种窟窿,我心想把人塞这里还真是好办法,过了两三年一化骨,谁也不知道是谁了”刚把人放下歇了口气,电筒一晃。吓了我一跳”我这时候才看清。这人是个警察,还穿着警服”我就吓坏了,扔下电筒要跑 跑了没多远就被地龙追上来,拳打脚踢石头块砸打个。半死又被他拖回来,着我把死人弄洞里埋上我哭着跪着求他,这整点死人财的事咱敢干,可把大活人整成死人,还是个警察,这事我是死活不敢干,他火了。干脆拔着枪顶着我脑袋,着人把人埋进洞了,否则的话连我一块弄死”我被得不行,只好只钻进洞了,地龙在外面把人往回塞

    粗重的喘息,出气大进气话停顿了,最把人心揪到最高处的时候停顿住了,过了好一会才听到简凡续着问:“然后他封了洞口?。

    “不,,他直接炸了洞口。我刚把人放好,准备出来的时候,砰砰两枪从口上了进来,一疼一叫唤从口上滚到墓里,我一想坏了。这他妈怕我说出来要灭我,我就忍着痛,握着手电筒,等着这王八蛋进来跟他拼了”谁知道过了一会。哧哧几声响,轰一家伙,炸得我半天回不过神来,差点被烟呛死,这王八蛋地龙可能早算计好了,准备把我和那人一起埋到那儿”。

    “张杰,验验他的枪伤,”简凡的声音。

    过了一会,张杰的声音:“肩上有一个斜面贯穿伤,是枪伤”

    “孙仲尖,既然你被埋在墓里。那你是怎么出来的?被炸之后的硝烟、还是封口之后,就缺氧你都呆不了多长时间简凡在问。

    “该我命大,这个,墓被重复盗过,而且被盗没多久,我憋了一会没被呛死就现不对了,打着电筒挪了挪快朽的棺材才看着,棺材底还有一个盗洞,沿着这个洞我往外爬了足有一里多地,才现这个洞没封严实,大下雨的给冲塌了,这才捡了条命,,我窝在洞口不敢出来,一直到天亮才爬着下山

    哎”几声重重的叹息,却是来自几位现场的重案队员,怨不得十几年未现踪迹,可怜的前辈已经和枯骨为伴深埋在荒冢之中了,就即便是被人现也不会有什么怀疑。

    “孙仲文,现在还能找到那个地方吗?”先别急着回答,如果你所说属实,我保证我们在座的队友都会在你的案卷里写上一笔,积极坦白交待所犯罪行、积极揭别人的罪行,这对你的量刑会有好处;而且我会尽快通知你的家属脱离原籍地,同时也保证你的安全,前提是帮我们找回失踪的警察,我们找了他十四只了,他的女儿也找了他十四只,,这一段公案,到了解的时候了,我们会给你一个立功赎罪的机会。”

    过了很久,没有听到声音,或许是嫌疑人点头了,只听到了简凡的话:“出!”

    “嘭。声重响,伍辰光的拳头直砸在办公桌上,笔记本电脑被震的屏晃,嗡蹿声直响。眦目如裂两眼充血,一人站起来的时候,一屋子队员知道要干什么”齐刷刷地站了起来。

    “集合秦高峰,通知一队、四队、六队法医鉴证警员紧急集合。能调上来警员,全部调上来。除了值班人员,支队全部出勤。二级紧急案,全部没收通讯工具

    “胡丽君,通知陆坚定,集合云城现驻人员沿路护送解押车辆。除了车上抓捕五人小组,谁也不得接近嫌疑人。否则可以采取一切必要措施

    “现场北人员,粱年云带队,上通讯车

    “全体准备,二丰分钟大院集合,”

    伍辰光一连串布了几条命令。紧急通讯的频道开启之后,电波直连向分布在全市各地警员,不同的住地、不同的人,穿着同样的制服、同样的车辆,闪烁着同样的警灯、响彻着呜咽的警笛,直驰向刑侦支队大院。

    二十分钟,第一队三十余辆警车、应急通讯车和鉴证车辆浩浩地直出大原,,

    ------------------------------------------凤舞文学网--------------------------------------------

    凤舞文学网为众多读者免费提供各类小说,作品涵盖了玄幻小说、武侠小说、科幻小说、军事小说、恐怖小说、言等,并提供可电脑和手机阅读的TXT、CHM、UMD、JAR格式的电子书下载。

    http://www.fengwu.net

重要声明:小说《黑锅》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