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35章 冽冽山风吼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常书欣 书名:黑锅
    <---凤舞文学网--->

    一个五辰办卜来就是一句!”失去联系多长时间了”……

    “二十七分钟,不知道出了什么事胡丽君焦急地汇报

    。--凤舞文学网--

    汇聚成了一队一涌而进专案办,梁舞云几个紧张地站起来。犯了错一般等着挨山。

    “什么况?在那儿跟丢的?”

    “在这儿”梁舞云搬过笔记本,指摘着:“他们出了平陆县就失去的信号。我们以为走进了高路遂道,不过过了二十几分钟了,还是没有信号。”

    “之前联系过吗?”

    “这就是最后一个联系点

    。其他的手机呢?”

    伍辰光沉着脸问着,梁舞云看了众人一眼,喃喃地说了句:“全体关机。”

    “什么?”

    “全体关机。”

    梁舞云再次重复,眼见着支队长的脸色深了几分。胡丽君解释着:“理论上不应该出现这种况,所有的外勤全部配有车充,就即便是出了意外。也不可能所有的手机全部关闭。连车上随车的车载也收不到信号

    “最后给谁打过电话伍辰光想了想问道。

    “除了向您汇报过,没有再打过梁舞云道。

    生了什么事?每个人心里都画上了一个大大的问号。此时面面相觑的办公室里,北成员、一队四队参案的加上伍支队长,足足有十余人,都被这个突然而来的事惊呆了。五名警员解押着人犯同时失去联系,这好像不是一个什么好兆头。

    “他们走得那一条路?”伍辰光半晌才从惊讶中回过神来。

    “有三条路,原定路线是沿云大高路返回,还有一条国道和一条二级路。支队长,现在陆队、张志勇他们都在云城待命。是不是让云城公安派出接应人员?”胡丽君征询道,一脸焦色。隔着数百公里,又是寒冬腊月又是黑夜,就是有力也使不上。

    这下,让伍辰光真拿不定主意了,回头看看秦高峰:“你的意思呢?”

    “我觉的再等一会儿。”秦高峰不不阳地说了句。

    “什么意思?”伍辰光直截了当。

    “这一组是新老精干组合,陈十全武警刑警干了二十几年,临敌经验丰富;张杰在重案队一直出外勤。肖成钢和郭元也不是弱手,还有简凡,他比谁都小心谨慎,除非走出了车祸五个人带五台手机全部报销,不会有其他的事,”秦高峰不不阳,说得大家心里寒意一片。女人的心思怕是细得有点神经质,胡丽君听着,莫名地手抖了

    。

    “你个乌鸦嘴”就不会说两句好话呀。”伍辰光瞪着秦高峰,这个高个每次瞪还得抬起头来,真有点孰为不便,不过看着秦高峰不动声色的样子。五个人里有四个出自出自一队。倒暗暗宽了宽心,摆摆手指挥着:“保持和车载畅通,你们几个分工一下,不间停呼叫五个人的手加”再稍等一会,十分钟“如果不会,让坚定向云城求援,组队沿路接应,”

    ,

    车门拉开的时候,郭元下意识往后躲躲,劲风扫得人面颊生疼。91读免费提供

    “荒草枯树乱石岗。哈哈,好地方肖成钢笑着。

    “冤魂厉鬼哭爹娘,哈 ,好风光。”张杰诡笑着。

    “吃饱了吧,路上好走啊肖成钢再笑。

    “喝足了吧,路上慢点啊张杰笑着再来一句。

    而面前的开枪的那位,站着像尸的,一句话也没说,缓缓地抽枪在手。恰在此时,和着冽冽劲风的车厢里恰是“呜。地一阵风来,夹杂着像某种另类的声音。让人不由得毛骨怵然。

    “卸了他铐子。甭废话”

    那位开枪的,冷峭地说了句。这句话却是最有威风。刚刚说话俩位,掏着钥匙解着镝子,此时孙仲文才真的害怕了,抖索着嘴唇颤着:。你,”你们,”要干什么?,,我”我”

    “你什么你呀?说不成不要说。--凤-舞-文-学-网--”肖成钢叱了句。

    “我有罪,,我有罪。把我关起来吧孙仲文嘴里不迭地说

    “有什么罪?一路不说话,我当你是无辜的呀?。张杰诈着。

    “我有罪。贩古董”,对对。贩卖文物,跳车逃跑。逃避打击”我有罪。我要坦白,你们把我关起来吧孙仲文哀求着。

    不过看样车门口守着那个,还是开枪的那位对这话根本不入耳,挥着手:“拖下来

    孙仲文忽灵灵打了个激灵。这下吓得不清,被俩人架着,手足乱舞着:“呀呀你们放开我”我有罪,我认罪”哦哟饶了我”哥哎、叔哎、大爷呀,我再也不跑了”

    被架着孙仲文一把鼻涕一把泪,哀求着,不过没有获得任何同,直愣愣被架到了路沿下地堤边。俩个人晃着应急灯耀着。开枪的那位蹲下来,问了句:“孙仲文,光西安警方逮你那次事。还不值得我们重案队找你。有件大案一直被你藏着,愿意说出来吗?”

    “我,”我我我我”我没没”强光灯下孙仲文嘴唇嗫喃着。

    是没有吧。”简凡接着这话头。

    孙仲文不迭地点头,好歹喘了口气。

    “好。我也懒得问了简几出乎意料的非常痛快。卡声一拔枪机,枪指了指:“反正过了十几年了,就问出来也找不出证据钉死你,我们知道你不会开口。干脆

    孙仲文眼骨碌转着,像是霎时回忆到了什么,眼中的恐惧一闪而过。

    “好,看来你死心塌地想试试我们的深浅对吧?”简凡稍稍一停顿,保险一拉说道:“你们黑,警察比你们更黑,要不怎么压得住你”别以为我们不敢杀你,在这个时间、这个,地方,有四支枪对着你,会在你起步的时候开枪,然后呢。我们拉着你尸体回去交差反正人死了又不会说话,我们以跳车逃跑击毙你,合合理合法怎么

    ?”

    森森的声音从风声夹过来。孙仲文吓了跳,不迭地求着:“别别别”哥哎、叔哎,我我我我们无冤无仇”我上有老、下有你们…”饶了我、我再也不跑了

    “谁说我们没仇?你敢灭警察。还怕警察灭你吗?”拔枪

    一声拔枪,豪气干云,公忿私怨尽在两字之中,四个人的枪蹭蹭上手,合弹匣、开保险的声音卡卡直响。铿锵之至、威武之至。

    如果换一个地方、换一个时间。尚有可能是虚张声势,不过此时此刻,是冽冽风被腿上的伤痛和几个人的狂呼乱叫早扰乱了心智,根本没有思索的余的。根本没有时间来考虑这事的真与假,满心充斥着的都是恐惧,闹市中尚敢开枪伤人,谁可知道在这个鬼地方,他们不敢杀人。

    稍稍一顿的功夫,围着自己的俩人,蹲下来,对着孙仲文的脸狂喊:“跑呀……跑呀……快跑呀

    声音如夜枭乱叫,听得如鬼哭狼嚎,偏偏这次被吓住的孙仲文却没有胆子跑了,捂着脸,弓着子,也在遏斯底里的喊着:“不跑,,不跑…不跑。”

    “跑啊,“跑啊”再跑啊,四个人在狂呼着,声音嚣张。肖成钢干脆股上踹了脚。嫌疑人扑愣愣直栽到了地里。

    “不跑…不 …”孙仲文心里大急,唯一的想法是不跑就不会开枪。不过霎那间四周都没人了。一起乍意识地向前跑。

    “砰”枪响了。

    “啊!?”孙仲文惨叫了一声。抱着头回头爬着:“饶命,不是我干的,不是我干的,我没杀过知”我不想死呀,“你们饶了我

    风未静、声已停,孙仲文哭嚎了两句,不觉得那里疼痛,悄悄一抬头,电筒都耀着自己,刚刚一枪不知道向了哪里。

    砰”又是一枪,孙仲文一个激灵吓瘫了,声音随着枪响传来:

    “那是谁干的?”

    “是地龙不是我“真不是我。是他们偷东西还灭口。真不是我…“只孙仲文不跑了,爬着往光源的方向回来,神经兮兮地说着,看来还是在警察边安全。

    “看你来不见棺材不掉泪呀,不就说全孤山那点破事嘛?你真以把公安局缴的赃物偷了,你就没事了呀?”光源后、黑影里,有人冷冷地说着

    “我没拿,我什么都没拿”我就望了望风,还差点被地龙灭了口,躲了十几年了警察大哥、不不不、大叔”你们可怜可怜我,我老婆还年轻,我孩子还小“…可怜可怜我吧”这十几年我可什么坏事都没干过…呜

    孙仲文一听说出了地龙的大号、说出了案由,心神俱乱之下最后的心理防线瞬间崩溃了,蜷缩在地里,连哭带嚎求饶着。

    “只有你自己能救你自己。别人救不了你”你是想回车上说,还是想上路。”郭元应了句,此时恰走进入的最佳时机。

    “我说我 ”我全说”

    “把他带回去

    “走”

    肖成钢、张杰一左一右挟着,架着哭哭啼啼的孙仲文上了车。简凡随之跨步而上,嘭声拉上了车门。陈十全、郭元车前车后守着,这个特殊的预审终于开始了。

    车窗向里看,孙仲文的脑袋如小鸡啄米、木槌捣蒜,嘴里酒酒不绝地喷着,郭元看得心里有点暗笑,几个人车下就是商量此事,虽然觉得有所不妥,最终还是被简凡一个接一个说服了,这才设计了一个明开枪、暗供的办法,毫未伤还真让孙仲文开口了。

    “陈师傅,您怎么也跟上这小子胡闹?”郭元凑到车前,俩人点了支烟。陈十全此时无奈地笑着解释道:”别赖我啊,他是组长,咱们都听他的。”

    “呵呵,,真不知道这小子脑袋怎么长得,这缺德主意都想得出来。”郭元嘿嘿笑着。

    “总比刑讯供强吧?……他刚挨了一枪,他知道咱们敢开枪,这是威胁之一;这个案咱们并不是一无所知,这是其二;一个嫌疑人心理适应期都不会很长,如果解押回了大原,一适应了,一看咱们没证没据,肯定还是抵赖,“呵呵。我这个徒弟孬是孬啊,可揣摩人心理揣得准,别说你干坏事,你就想吃什么他都看得出来,当预审员都没问题。”陈十全小声说着,读笑着往车窗里看了看,郭元也看了,师徒俩打了一场。倒更亲近了。

    预审,进行得顺利之至。不一会,车里人敲敲车窗,递出个手机示意着,郭元接了下来,递给了陈十全。笑着道:“陈师傅,别夸你徒弟了,赶紧给队里联系吧,这么重要的押解咱们消失了半个小时,又要挨批了…”

    比手机,关了机插上卡”

    浅色渐渐的晚了下来。此时依然在车外耳语的简凡和陈叫;一个。人像在争执着什么。郭元、肖成钢、张杰眼可见着的只是隐隐约约俩人争执了半晌。简凡依然是那样嘴唇吧嗒个不停,此时老成持重的郭元才省得,从灵宝出来这一路上,这家伙闭目养神。根本不是变了子,没准又憋什么坏水呢。

    正思谋着。陈十全招着手,郭元下去了。

    又过了几分钟。郭元回来了,招呼着张杰下去了。

    再过了几分钟,张杰回来了,又把肖成利叫下去了。

    如此几分钟之后,三个人轮流下了车,又回到了车上。驾车的换成了陈十全。四个小警都进了车厢,一左一右两前,不怀好意的看着车厢。

    坏了。要刑讯还是要动手!?嫌疑人孙仲文,已经微微福的脸蛋颤了颤,两眼骨碌绿转着瞪得溜圆,就像一只肥硕的大老鼠。左前方就站着那位开枪打人的人,此时全和着泥土、脸上几分青肿,像在车下打架挨得不轻。不过在他看来,这张脸比其他几个的狰狞耍更甚几分。

    但凡被逮。就当嫌疑人也有这种自觉,一般况下可能出现两种况:第一种是好言劝慰你嘴里的话,让你想想爹娘、想想婆娘,然后向政府坦白,向警察低头,认罪伏法争取宽大;另一种呢,就有点直接了,直接是威言惘吓加拳打脚踢的花样翻新的你就范。孙仲文眼里虽稍有恐惧。可没有试出深浅的时候,还是保持着嫌疑人一惯的姿态:死抗。

    这天下,没有那个嫌疑人能轻轻松松交待自己的罪行,特别是重罪。即便就是眼前人所为,那么抓捕也仅仅是个开始,想挖出余罪没有那么容易。此时简凡的眼倒和自己在案卷里、在现实见到的那些稍有差别,眼神没有那么凌厉、偶而腮帮子连着嘴唇会没来由的颤抖、几个队友瞪着的时候,他会下意识躲避这些目光。

    对,这只鬼脸鼠胆子并不那么大,而且养尊处优了几年。看样子迟钝了、退化了,,简凡心里暗暗对眼并这个人下着定义。

    意外。什么也没有生,,孙仲文感觉到微微的诧异,只不过越是这样,越让孙仲文摸不着头脑,边一左一右挟着的这俩,一个膀大腰圆、一个瘦小精干;面前站着的一今年纪较大,另一个最年青的却是让他最为恐惧的。就是开枪的那位。每每眼神盯来,孙仲文都觉得有芒刺在的感觉。

    车稳稳地行进着,寒冬、腊月,山风颇大,耳边灌得呜吗作响的,一半是车动机的声音。一半是掠过车厢的山风声音,在寂静无人的夜里,坑坑洼洼的路面上。偶而会颠簸地撞到车底盘,孤车几人,像幽灵一样在夜色中走到了不知名的地方。

    路越走越长。隐隐不详的感觉让孙仲文不由地打着冷战,不知道是冷的,还是吓得。

    “饿了吗?”面善的那个,叫郭元好像,过了好久才问道。嫌疑人孙仲文不知道这几个货色要干什么,没敢吭声。

    “问你饿了吗?没听见呀?”肖成钢捅了捅。孙仲文机械地点点头。张杰却在一旁说着损话,侧头看看孙仲文的脸评判着:“嘿嘿,还吃呀?”你老哥鬼脸鼠快变成肥脸鼠了”

    “吃吧”给他抖杯酒”

    郭元安排着。几个人重新坐回了座个,还是四个人围着盯着,买的食品递过来了。面包、矿泉水、大冬天一人一瓶二两半的小酒,开车的没喝,长相最凶的那位倒了一个塑料杯子,把东西递到了嫌疑人的手上。

    这可真是同吃同喝了,嫌疑人看样也确实饿了,就着面包,狼吞虎咽地大嚼着,偶而灌一口白酒,吸溜着鼻子,三两口吃干净的一大块面包,简凡看这家伙还是眼睛溜溜地转着,干脆把手上没拆封的也扔了过去,这人毫不顾忌,又是吃着往嘴里塞着,不过度稍稍缓了缓。

    究竟要干什么?几个交换着眼色,都没有相互说话,孙仲文越看越不对劲,俗话说会叫的不太会咬、会咬的根本不叫,这几个不声不响的家伙,抓的时候说开枪就开枪,究竟会把自己怎么样,还真说不准。这个时候,孙仲文倒盼着早点到目的地,早点被关过看守所、早点和那帮子熟悉的人渣滚在一起,最起码那样比现在要感觉舒服得多,也安全得多。

    越担心什么。还越就生什么。

    黑沉沉的车厢里只余下几双眼睛隐约可见,车“嘎”地一声刹住了,就停在路边,一个前不着村后不着店的路边,看不出是什么地方,二级路沿之下。隐隐地能看到是一片开阔地。

    前面开车的那个秃子,一刹车回过来说了句:“就到这儿

    孙仲文吓得心里一紧,前面送面包的那位蹭声拉开了车门,一股刺骨凉风呼声钻进了车厢,呜呜的声响听愕格外真切。车厢里灯蓦然亮了,昏惨惨的灯光。那位开枪伤人的雷子站起来,孙仲文神经一凛,这些人不审不问难道就要灭口?霎那间。被架着起的孙仲文寒意直透脊梁。毛骨怵然的感觉更甚了几分”

    ,,

    越急越乱、越乱越出事,伍辰光应付着市局梁局长,待返回支队的时候加派的岗哨已经就像,不过明显心思不在这个上面,带着秦高峰直奔重案队。胡丽君就守在门

    ------------------------------------------凤舞文学网--------------------------------------------

    凤舞文学网为众多读者免费提供各类小说,作品涵盖了玄幻小说、武侠小说、科幻小说、军事小说、恐怖小说、言等,并提供可电脑和手机阅读的TXT、CHM、UMD、JAR格式的电子书下载。

    http://www.fengwu.net

重要声明:小说《黑锅》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