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31章 喜上添新愁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常书欣 书名:黑锅
    <---凤舞文学网--->

    “支队长,您找我?” 应声再进的简凡掩门问道,急匆匆地赶回了支队,

    “看看吧。--凤-舞-文-学-网--最新进展怎么样小胡去夏县取证,你们这儿有压力没有?”支队长递上来一份密密码码的案通报。厚厚的一摞,简凡顺手翻着,摇摇头:“没有。”

    是说胡丽君。胡丽君一走,简凡到觉得如鱼得水,唆导那几个,家伙可容易得很。翻着手里的资料一看就是公安内部标准的格式,几个人名、份历历在目。齐树民带了一帮手下进盛唐,基本上等于把自己的班底交给支队排查了。根本不需要其他的东西,有那几张脸就足够了。

    “够快的啊,六个人的份都确定了!?”简凡翻看着有几分吃惊,庞大的国家机器一运作起来,能量端得是小觑不得。

    “这算慢的了,你打伤的那俩,一个叫陈抗,绰号扛子;一个叫齐拥军,今天凌晨张志勇和胡丽君他们在夏县拘捕了另一个,就是这个”当天也在盛唐。叫陈拴驴,这俩姓陈的呀,还是亲戚,和齐树民原来的同伙陈久文是本家;这个齐拥军嘛,籍贯也是楚候乡和咱们当初的判断一致。基本是家族式犯罪,一个拉一窝。不过有点奇怪的你知道是什么?”伍辰光笑着问道。

    “不知道。”

    “呵呵,,我还以为你什么都知道呢?最奇怪的是呀,这次带队进盛唐的。不是齐树民,你信吗?”

    “信。”

    “为什么?”

    “只要受过刑事打击,都要积累一定的反侦破能力。齐树民需要把自己藏得更深一些,这种事他找一个替出面招人就行了,经营了这么多年,我想他培养的手下不少,随便那个放出去都是一呼百应的主,最次的薛建庭都那么大名气,何况云城这一块是他们的老根据地?”

    简凡侃侃而等。言语中没有丝毫停滞,伍辰光越看越喜欢,这小子虽然不省心,可越来越像个老手了。

    而且对这个分析是相当地认可,笑着接道:“说得好,陈抗、齐拥军和陈拴驴都交待这个人,,叫全孤山,三十五岁,有过伤害前科,几个人都交待是全孤山招的人进大原,此人绰号地龙,云城警方传来的资料里,此人因贩买文物被判过两年劳教不过我想呀,有些重罪可能还没有浮出水面。就他这个大号说明在团伙里的位置都不

    简凡诧异道:“这个,,绰号和位置有关?”

    一闻得此言。伍辰光欠欠子,一副过来人的份,得意地笑了:“这你就不清楚了。云城盗墓行当有三类,第一类是怀绝技的,看风水、找墓口、进墓那是直上直下,如飞龙入地、潜龙升天,所以他们绰号里带龙字,八三年严打枪毙的齐老四绰号就叫鬼龙,从解放前就开始干这行当。鲜有失手;这个全孤山能带上个龙字。就说明不简单;第二类也是有一技之长的,钻地打人巷进墓道,叫鼠,比如我十几年前抓得那郑拳胜。绰号就叫肥鼠。目前查得这个孙仲文,也是以鼠为号,绰号叫花脸鼠,十年前,也就是晋原分局案后四只!因为走私文物被西安警方抓获,不过这子机灵啊,解押的时候带着镝子跳车逃跑,不知下落,呵呵”真他妈是一帮鼠辈。”

    “那第三类呢?”简凡问道,被这等民间秘辛激得兴趣颇浓。

    “穆”九十年代以后啊,盗墓的技术含量就越来越低了,拱地的、埋开山炸药的、甚至于开着掘土机械作业的,都叫猪,这是盗墓行家对他们蔑称。一代不如一代了。”伍辰光道。一说完俩人都笑

    。

    简凡又问:“那齐树民属于那一辈?”

    “他不属于哪一辈,我估计他是庄家,销赃的庄家,据目前我们掌握的况,这些盗墓的有了好货都会统一交到地龙手里,然后由地龙负责转运”虽然价格可能比自己售出要便宜点,不过安全系数就相对高了,即便是赔了货,也不至于把人折了,现在这个文物走私案呀,如果真是齐援民所为,那么这个关键的人物就在地龙、全孤山上陈水路杀人案的关键呢,又集中到了李三柱上,从他们当天在盛唐的表现初步看呀,齐树民应该是这些人的头目”怎么样,简凡,我现在网撒的够大了,我最担心的是捞一窝小鱼小虾回幕,你这儿什么时候有进展?”伍辰光信心百倍,感染着简凡。

    “支队长,,我,我正动群众,很快就有结果。”蒋凡一正子,笑着说着。

    “呵呵,,就像今天动这么多群众?”伍辰光椰愉地说了句,简凡嘿嘿笑而不答。伍辰光的眼色里到未见得有责怪的成份,劝了句:“齐援民和齐树民没有那么简单被你激出来,这个团伙的严密程度可能过了咱们的想像。盗墓、屯货藏匿、转运、销赃几个环节的人都相互不认识。比如受伤的陈抗和陈拴驴兄弟俩,只是听说过齐树民的大名,不知道带他们来大原的就是齐树民”这个案子除非抓到几个关键人物,否则对整个案的推进根本起不到作用

    “是,我知道了,支队长。”

    “还有,你用的唐大头这个人我认识,详人有挥胆。干达些算老本

    “过…支队长,我们接下来准各…”

    “当我不知道,别告诉我过程,我要看的是结果,要尽快看到结果”

    伍辰光打断了简凡的话,这些天干的烂事简凡总是以委婉的口气向支队长作个简单说明,有时候打着支队长的旗号指挥基层派出所。伍辰光呢,也总是以一个局外的眼光对之听之任之,不过现在的况呢,倒是隐隐了暗合了伍辰光当初培养这个小警的用意,心照不宣地笑了笑提醒道:“强调两点啊,第一:有些违法违纪的事如果摘到了支队,我作为支队长呢,只能严肃处理;第二呢,要注意方式方法,这种人你未必控制得了,这是属于一种可用不可信的人,不能止愕公沂,毕竟你是穿制服的,和他怀是有本质的区别的,旧一让慈分

    “是!”

    “好,去吧,三个案子三线同时上马了,你这儿是最弱的一项,不过对你们我的期待最高。--凤-舞-文-学-网--微了几个月网,快到收获的时候了。案进展今天起你可以通过机要专线了解。”

    “是”

    伍辰光摆摆手送客。大概就是来交待这些事,简凡这次在伍支队长眼里可越来越像个刑警了,笔直地敬了几个礼,出了支队长办。

    出了门就迫不及待掏电话摁着回拨键,哦,还另有原因,今儿顾不上和支队长磨叽,敢是电话震动了裤兜里已经响了不少时候,就见得简凡一路奔着,边跑边解释:“喂,喂,蒋姐,你别生气嘛,我刚开完会”马上就到。我总得换件衣服吧?”好好,那你到九鼎门口等我,二十分钟”不行,到不了,快中午了,三十分钟”

    ”,

    下午张杰和肖成钢俩货值班,简凡好容易忙里偷闲,这回总算不爽约,干啥呢?

    说出来是一件让简凡觉得心里更没底的事,见老丈母娘。哦,准丈母娘,八字还没一撇呢。蒋迪佳催了几次,看来今天再不去,怕是要火了。

    回家、换衣服、洗脸、刷牙,对着镜子草草收拾了一番,又是足狂奔,拦了辆出租车直驱九鼎休闲酒店,每一次见蒋姐呢,都是心里期待得紧,像揣了只小兔子般怦怦乱跳,只不过那是因为喜上心头的激动。这一路简凡只觉得心跳比往常加更快了,喜悦不多,紧张倒

    。

    要见的这位曾经有过一面之缘,不过那是自己在九鼎下厨给人家做饭,就远远的看过一面而已,话都没说一句,一想起这老太太的名头来就让简凡有点心虚。工商联当过主席、个。体劳动者协会也当过主席、华美市的创始人、市被收购后又创了家九鼎休闲酒店,几起几落二十年创了这么大家业。比一般爷们还要牛叉几分。现在是功成退,简凡估摸着点蒋九鼎没准就是个重帘被听政的主,从蒋迫佳的眼里的担忧也看得出来,八成这家里呀,还是这老太太说了算。

    哎哟喂,你看人家这妈,有这么个。妈,这辈子都不用奋斗了”简凡笑着暗忖,想想蒋九鼎一副唯唯喏喏的乖孩子样,八成从小被熏陶成那得了。不过呢。话反回来说了,有这么个妈,儿子就是个什么样子都无所谓了。

    呀?对了,人家叫啥?”简凡想着又是一阵砸吧嘴,丫的,跟人家闺女同居若干个月了。连人家妈叫啥都没问过,大大地不该,说起来,早该上门拜访去了。

    窃喜之后,一想上门这茬,又有点担心,前一个准丈母娘,刘香苑她妈,见了自己那种苦大仇深的眼神、那种分外眼红的表,现在到让简凡记忆犹新了。

    哟喝,这女人老了。不会都这个样子吧?”简凡突然现了生活中这么点共,自己老妈,香香她妈、还有队里的时继红。还有省厅那位一脸黑的张处,怕都不是省油的灯。

    坏了,蒋姐他妈妈不会也这样吧?

    呕呕砸”简凡悻悻的想着,吧唧着嘴,直抓后脑勺,一想起自己认识的几个中老年妇女。那没准也是美女变来的,难道美女将来都会变成这个样子?蒋姐以后不会也变成这个样子吧?

    不会,绝对不会”简凡想着蒋迪佳的千种风、万般温柔,极力地否定着。

    思绪长了路就短了。车停到了九鼎门口一下车,就见得蒋迫佳在台阶下来回踱着步,简凡付了出租车钱赶紧地迎上来,蒋迪佳不高兴地埋怨着:“真磨蹭,昨天就说好了,你还是迟到了半个小时。”

    “队里开会,,哎。姐,这怎么样?”简几整整领口。

    深色的绒线衣、咖啡色的西装,鞋刚刚擦亮,蒋迪佳看得眼里含笑,挽着简凡评价道:“没有警服帅。”

    “哎哟,,那你不早说,搞得我火急火燎还回了趟家。”

    “嗯,这呢,也凑合蛮帅的,不过没我哥帅。”

    “你哥那是娘娘腔,咱是牟们”

    “再诬蔑我哥。小心掐你”

    俩个人腻腻歪歪进了电梯,没人了,再抬头看看没监控了,简凡早色心大动,一把搂着蒋迪佳叭叭叭脸蛋上、嘴唇上亲了几口,响声甭足,看来要以此聊解相思之苦了,蒋迪佳咯咯笑着推开这货,又是正色指指简凡的鼻子,语带几分威胁:“别胡闹”听着啊,我妈问什么,你就答什么,不许胡扯。”

    “嗯,没问题

    “我妈说话,不许乱插嘴,不许乱犟嘴,她要生气了,后果很严重的哦。”

    “嗯,知道,,我巴结还来不及呢,犟什么犟。哎,你妈冉起咱俩的事,我怎么说?”

    “照直说,那有什么,喜欢就是喜欢,你害怕呀?”

    “我有什么可害怕的?”对了,你妈叫啥,我还不知道呢?”

    “你可真可以。现在才想起我还有妈呀?”我妈妈姓申,申凝霜。要再早十年,大原里没有不知道我妈的,那可是个商界名暖啊。

    嘿嘿,过气名人,不过名字好听。”

    “切,,狗嘴里吐不出象牙来

    俩个人,腻歪在电梯里,蒋迫佳蒋谆善教着,简凡小鸡啄米般点头,偶而肢体的碰撞不知是有意还是无心,简凡不老实的双手逗得蒋迫佳咯咯直笑。

    十七层眨眼便道。一出电梯,简凡又觉得心里没来由的紧张了,不过蒋迪佳在这里倒放得开,挽着简凡的胳膊,笑着和公司里认识的人打招呼,众人的眼神都有意无意的羡慕和妒嫉到让简凡颇有点窘了。

    敲敲总经理办的门。推门而进的时候,那位传说中的蒋家妈妈申凝霜已经赫然在座,正无聊地翻川旧点纸,蒋迫佳小鹿儿一般奔到了办公桌后,双手揽在老有引川子上不无几撒道:“妈。这就是简凡,我的男朋友,帅吧!?”

    “嗯”,是蛮件的,”座上的那位,不知道是看的真帅还是敷衍着女儿,只是略略扫了一眼。

    那双眼”顿有触电的感觉,目光犀利的像自己老妈梅雨韵那种要挑你毛病、找个茬的意思,这种感觉格外地强烈,惊得简凡本想称呼一句,被这双目光一扫。霎时什么都忘了。

    “简”,凡

    背后,蒋边佳的嘴型动着,眼光示意着桌上的杯子,看看杯子,又看看自己老妈,的。简凡立马会意,赶紧地端着杯子,就着房间里的倒了杯水,倒得八成满,轻拿轻放,一放下一抬眼,蒋迪佳眼里责备着小声说话,嘴型很大埋怨着:“说话呀!?”

    俩个人处得久了,心有灵犀,不音都知道在说什么。

    “哎”简凡被蒋迫佳这么一鼓舞,赶紧殷勤地说着:“妈,您喝和”

    “什么?你叫我什么?”蒋家妈妈霎时听愣了,诧异地瞪着简凡。

    一省得漏嘴叫错妈了,简凡一脸苦色直拍自己嘴巴,丫的,什么时候了,到紧张上了。蒋迪佳一怔之后,揽着老妈的脖子吱吱咯咯地笑上了,母女俩再看一脸羞色的简凡,都忍俊不,相视笑着。简凡自摸着脸颊,有点窘,窘得说不上话来了。

    “佳佳”去看看你哥,我和小凡谈谈,”

    “哦……那你们谈,中午让我哥请咱们吃饭。”

    “去吧、去吧

    申凝霜挥挥手。蒋迪佳撅撅红红的小嘴唇,有几分不悦之色,不过看样也不敢拂逆当妈的意思,应了声,和简凡使着眼色,先掩上门出去了。

    虽然蒋姐的眼色里不无鼓励的成份,可简凡的心还是难以平复下来,看这架势,人家家里这家教肯定严得很,肯定不像自己这么着没规没矩,加上刚才唤错了妈,隐隐地让简凡觉得有点悬。特别再看到蒋迪佳妈妈申凝霜的时候,心不由得一跳。

    这位老妈可不比自己家那位差,特别是那眼神颇有相似之处,大有让对方一切小动作无所遁形之势,而且这个货真价实的富婆上倒没显得有多少贵气,普通的呢子装、头稍显花白,脸上的皱纹不深,看样保养得不错,最起码看上去不像六十开外的人,最起码上也没有那种彰显份亮得人眼晕的贵重饰。

    朴素可并不失严肃。倒像一个官场来人。

    对,很像,现在这商差不多都和当官的有一眼,个个从商的反而官气颇足、架子蛮大。

    心思飞快地转着,简凡一时找不出合适的话来应付这个自己生平第一次正式相亲。而申凝霜只是看着,静静地看着,仿佛要从这个未女婿上挑出一百个毛病来的眼神。让简凡越来越觉得芒刺在背。

    “伯母,我。对不起,刚才有点紧张”简凡半晌才憋了一句。

    “哦”,坐坐,,呵呵。”申凝霜谦让了一句,这才开口了:”伙子,紧张可是严重不自信的表现”既然你对自己缺乏信心,那为什么还要来呢?”

    “为了蒋姐”我喜欢她、她也喜欢我,她让我干什么,我当然不能拒绝。再说,我迟早不得上门见您么?”简凡坐下了,终于平复了心态了,而且思维总算对跟得上今天的事了。

    “好”,喜欢不喜欢的话放放再说,我今天是想先认识认识你”凡,你是那个学校毕业的?”

    “商学院,二院。就大学城边上

    申凝霜一问。简凡顺口老老实实一回答,看着那眼神里的不屑,心里立马明白了,坏了,咱这文凭唬老家的老少爷们还成,要放这种家庭面前,那就是笑话了。

    果不其然,第一句落人口实了,申凝霜有点似笑非笑地评价了句:“上学时候,佳佳可是个品学兼优的孩子,要是没出车祸,就上个全国重点也不是什么难事”你们这商学院,还是二院,说好听点是扩招生,说不好听点。就是自费的三本,我查过你的学籍,就在那三流大学,你也排在后头。对不对?”

    妈的,这是有备而来揭我老底呢?简凡一提大学顿时怒从心头起,强自压抑着不敢作。连嘲带讽说道:“伯母,这国家教育体制问题,你不能归咎于我吧?我每年交几万在学校混,我都觉得冤得慌”再说中国那所大学不一样,北大清华全世界排名五十以后。要这么说起来,中国都三流大学,没一流的啊?”

    一个貌似合不合理的解释,申凝霜或许籍此想让这个小警知难向后退退,不料出了这么一句,到把她听得愣了愣,愣了下再看义正言辞地简凡,没来由地被逗笑了,笑着干脆单刀直入了,直接问道:”凡,我不知道你们是怎么谈上的,可是我就问问啊,你难道一点都没有考虑过门当户对的问题?你自己觉得合适吗?”

    以问代答,当然是谁觉得也不合适,不过这个问题看样简凡有所准备了,马上接着:“合适的啊,伯父是老师,我妈也是老师,都是人类灵魂的工程师;你是九鼎最大的老板,我爸是第一锅的老板,都是老板,有什么门不当户不对的?再说这些很重要吗?”

    “呵呵”油嘴滑舌,哎,我现在知道你怎么追到佳佳了申凝霜几句下来,倒对简凡的反应认识的更为深剪了几分,无奈地叹了句,无非是花言巧语配着一张小白脸,骗涉世不深的女孩肯定容易得紧。一念至此不由得脸色有几分厌恶,干脆直来直去了:“简凡,我干脆把话说明了。五洲的事佳佳说过,我们当家长的也很感谢你;九鼎海鲜楼那次出事的时候,也多亏了你,我们也感谢你”

    简凡傻摸愣眼听着,倒觉得这位老妈还算能说句好话,刚刚庆幸了有所转机,不料申凝霜的话也跟着转了:“这两次事呀,你帮口,,江很大忙。可是你这样想过没有,这两次事,可都是刚心,一肥的啊!?因为你那个假配方。九鼎的商誉都降了一个档次,去年申请五星都没申请下来,,我们家向来比较开明,都不反对你们俩交个朋友,不过要真谈婚论嫁。我和她爸都觉得不太合适。”

    “那”那怎么样才算合适涅?”简凡听得肚子里翻江到海,当了一年警察脾气可比原来大多了,要不是蒋姐妈妈的话,这火八成就要喷出来了。即便是申凝雷的话再委婉,毕竟拒绝,搁谁也听着刺耳。

    “合适孙,很简单。佳佳体不好,要结婚总得找今年龄大点、懂心疼人,学历和层次稍高点,最起码事业得有所小成吧?我和她爸这辈子就够吃苦了。好容易熬出头来,再把女儿送到穷家跟着你们受罪?,,你别生气。我不是针对你个人,我希望你心平气和想一想我说得对不对,那个当父母的也不会这样选择吧?申凝霜的话字字如刺,直刺到简凡最薄弱的自尊地带,说得这年龄大点、学历和层次高点、事业有成点,条条框框基本就把简凡限定在考虑范围之外了,简凡憋得面红耳赤,半晌对不上这句话来。

    “对了,还有,,婚姻是个很实际的东西,你总得考虑一下自己的经济实力吧?佳佳每月零花钱有一两万,要是兴趣来了,花个十几万也不是没有过,像你这每月几千工资,你们将来在一起怎么生活?让她养活你?”申凝霜又加了一句础码。

    这一句无疑是压倒简凡的最后一根稻草、也是简凡最后的一块遮羞布,很久以来的亲密无间已经忘记了彼此间差异,而今天被申凝霜一提,说着简凡脸色越来越、眼神越来越冷,后面申凝霜再说什么话,都糊里糊涂根本不知道说的什么

    正呆着。裤兜里一阵震动惊得简凡全激灵了一下,手机在响,那个,激灵像触电一般。吓了申凝霜一跳,看着这孩子脸色沉着,干脆闭上嘴了。简凡一摸电话,是李威的号码,糊里糊涂往耳边一放,听得又是一个惊人的消息:“孙仲文有下落了当面谈

    简凡应了声马上到。挂了电话,一股起一看,再看怡然自得的申凝霜,莫名的火气大得厉害,压抑着怒气尽量平和地说着:“伯母,我尊重你是个长辈。咱不说难听话,,除非蒋姐摇头。谁也阳止不了我

    “是吗”我的女儿。我想不至于因为你抛下我吧?”申凝霜轻蔑一笑,此时才识得这个女强人的厉害,一切尽在鞍中了。

    “切,像你这当妈的,要不要吧?也就那么回事。有这么干涉儿女的吗?”简凡嗤着鼻子道,好歹脏话没出了口。

    “放肆,,别以为你是个黑警察就想为所为,我告诉你,你还没到那个层次申凝霜拍案而起,指着简凡怒叱着,以自己这份那受过这样的冷嘲讽。

    “什么,,我黑警察?”简凡指着自己的鼻子,苦着脸叫嚣了句,火山瞬间爆了,指着未来的准丈母娘呲牙咧嘴道:“你给我说清楚,谁是黑警察?我怎么黑了?我黑谁了,你儿子被砸了个半死不活还我顶上去了?你这个破酒店被地痞流氓围攻的时候,你到哪儿去了?,要不看了蒋姐面子,谁才懒得管你们死活呢?有钱了不起呀?这年头跳楼跳河上吊自杀的老板多了,,今儿风光,明儿还不知道在那呢?那个人拉人前还不是俩胳膊俩腿,有什么可拽得啊”

    简凡怒不可遏地忘乎所以然了,手指甩着,一甩一句,每一句让申凝霜后退一步。气得这位准丈母娘大喘着气前起伏着,直靠上了墙,门“嘭”声开了,蒋迫佳奔着上来了,一把推得简凡一个踉跄,跟着赶紧地扶着自己老妈。回头瞪着简凡,从来没见蒋姐火。此时两眼一瞪,顿如一盆凉水腥钥灌顶,把余怒未消的简凡钉在当地了。

    “气死我了,气死我了”申凝霜伏着前,蒋迫佳不迭地安慰着,刚刚的吵声颇大,眨眼着蒋九鼎带着经理和何秘书也奔着进来了,蒋九鼎也赶紧地上来扶着,申凝霜半晌才回复过来。气愤不已地指着简凡:“把,,把他赶走,气死我了

    张经理有点眼色。招呼着俩保安要装个样子,不料简凡此时可不买账了,三人一上来。怒目一视随手一挥警证,叫嚣着:“都别动,敢袭

    一下子又把张经理和俩保安吓唬到当地了,申凝霜没治了,扶着儿子气咻咻地说着:“走走”,他不走我们走,,佳佳,你跟他走吧,别认我这个妈了

    一把甩了女儿扶上来的手,这话怕是个导火索了,瞬间飓的简凡叱目和仁人对恃着。蒋迫佳也被气得够呛,推开保安,一把拽过简凡手里的警证,劈面啪唧摔在简凡脸上,用尽着全力气对着简凡喊:“滚,再不要看见你,”

    说罢掩面呜呜哭着飞奔出去了,蒋九鼎赶紧示意秘书何芳维追了出去。回头悻悻地看了简凡一眼,却是无语得紧,一边安慰着老娘一边扶着老娘出去了。张凯经理却是知道这等家事掺合不得,挥着手走走和俩保安叹着气走了。

    吸吸鼻子、抹抹刚才被摔痛的地方、简凡弯着子找了半天才在沙后找着了警证,就着前擦擦装好。环顾已经没人的总经理办,一时间又是悔意直冲上来,使劲地拍打着额头,不知道现在怎么了,来之前就打定主意了。要厚着脸皮、要打不还手、骂不还口,谁知道这倒好,自己倒先把准丈母娘骂了逊,

    完了,没戏了。这辈子估计都没希望了,,一想起蒋迫佳悲痛绝的样子,简凡的歉疚油然而起,不过仅仅是对于蒋姐而言,对于其他人嘛,简凡到觉得口的这股浊气,出得痛快。,如知后事如何,请登陆明 凶叭 ,章节更多,支持作者,支持正版阅

    ------------------------------------------凤舞文学网--------------------------------------------

    凤舞文学网为众多读者免费提供各类小说,作品涵盖了玄幻小说、武侠小说、科幻小说、军事小说、恐怖小说、言等,并提供可电脑和手机阅读的TXT、CHM、UMD、JAR格式的电子书下载。

    http://www.fengwu.net

重要声明:小说《黑锅》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