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26章 小警多做怪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常书欣 书名:黑锅
    <---凤舞文学网--->

    月丽君和郭示有几分疲惫地从昱个监控点换班归来铆毛小”看到陆队那辆大股凶停在重案大队的门口,张杰电话里通知专案组开个。--凤舞文学网--短会,俩人都以为是陆队回来了,现在这个案子也成了个多头管理的局面,陆坚定忙着应付陈水路入室杀人案、而支队长下功夫抓着口茁文物走私案的侦破。相比两个。大案,晋原分局这件悬了十四只的案子到没人重视了,毕竟已经悬了这么多年,就再悬些子也说得过去,可另外两件,限期那是死,的。

    车里的灯亮着,还以为队长也是刚刚归来,正要打个招呼,车门一开愣了,车里不是陆坚定,而是肖成钢和张杰俩人。俩人推推搡搡不知道正嘀咕着什么。

    “张杰,陆队呢?”胡丽君问。

    “不知道。”张杰应了声。

    “车不在这儿吗?”胡丽君诧异了句,这辆刨驯配了不到一年,是重案队里车况最好、手续最全的一辆了,平就是陆队的专车,另一辆刨被撞了躺在修理厂还没回来呢。

    “这个呀”现在是简组长的专车,我是司机哦”你们用车打个。招呼亦”肖成钢得意的扬扬车钥匙。

    “你是欠陆队长抽你了。”郭元不相信,骂了句,肖成钢脸皮颇厚,根本不在乎。不过胡丽君倒听得奇怪,惊声问了句:“怎么,简凡回来了?”

    “是啊,锅哥不服不行啊,回来一个下午,带着我们俩弄了十万经费。”肖成钢不无几分得意。

    “十万块一给陆队,陆队一高兴,把车给我们了。嘎嘎”张杰也得意的说着。

    这倒把胡丽君和郭元听迷糊了,追问了几句这才算明白了,敢这哥仁打着重案队的旗号到盛唐要了十万,回头拿着钱到陆坚定跟前邀功,换配了辆专车,这么着一来,是钱车俱有了,冉后不用再为车、为油、为补助愁了。

    “不对呀?”郭元听傻了,喃喃地说着:“这个案子根本不是咱们重案队办的呀?你们朝人家要什么经费?就是队里办。也轮不着你们去要呀?”

    郭元和胡丽君听得面面相觑才有此一问,办案向事主收一部分办案经费倒也合合理,可案子根本不是重案队办的,这再出去要钱,说出来就有点滑稽了。

    “哎呀,管那么长干什么?天下警察还不都一家,谁花不是花,嘿嘿。

    张杰和肖成钢俩人窃笑着。一把揽着郭元,商量着:“郭哥,别管那多了,赶紧地。手里有票没?咱们几个凑一块找陆队签字报销去,要我说简凡哥们不错,处处想着兄弟们的饥苦”你说现在,我不把他当偶像都不行呐?这回来一下午就让我的生活起了天翻地覆的变化

    “就是就是”肖成钢凑过来,乐得颠神神秘秘说着:“陆队还夸我机灵呢。准备把我正式调进重案队。”

    俩人拽着郭元吧嗒个不停,听得胡丽君有点哭笑不得。简凡只要一回来一张嘴,铁定把这哼哈二将忽悠得找不着北 偏偏还被这俩奉若神明。看俩人的荣光焕的样子,倒还真和前些子满嘴牢不可同而语了。十句里倒有句离不了锅哥的名字。

    胡丽君听得原委。笑着指摘着二人说了句:“张杰、成钢”我说你们俩,为什么每次被人卖了,还替人数钱?这都不是第一次了,不觉得这里面有问题呀?”

    “有什么问题?”肖成钢愣了。

    “没有什么问题吧!?”张杰没觉得有什么问题。

    “那我问你们”胡丽君掩着嘴笑着道:“他专门跑到监控点,把你们俩叫上,而且说是支队长的命令,对吧?”这去盛唐要钱也是支队长下的命令?”

    “那不是,我们临时想起来的。”张杰恬笑道。

    “好啊,就算那个不是,撤监控点难道还需要支队长亲自派人去?一个电话不就解决问题了?”

    胡丽君一问。把肖成钢和张杰问愣了。

    郭元现在也成旁观者清了,笑着指着肖成钢骂道:“就你们俩这得,还指要支队长亲自指挥你们俩?,,告诉你们啊,简凡又在忽悠你们呢,等着跟着倒霉吧?。

    “他除了停职是真的,什么都是假的。呵呵”。胡丽君笑着。

    肖成钢和张杰俩人互视了眼,还真觉得有点悬了,张杰想起个事来喊了句:“嗨、嗨。胡姐,开会也是简凡让通知的。”

    啊!?胡丽君一听一怔,顿了顿脚步。回头瞪了张杰一眼,领着郭元快步进了队里,后面俩颠跟着后头了,这一说,倒又觉得不太靠谱了。

    办公室一直被留着,不知道是房间多的缘故,还是因为这个人的缘故,门虚掩着透着灯光,胡丽君敲了敲门,不等里面应答,呼拉拉四个。人都挤了进来。

    厚厚的案卷之后。恢复了帅气、活力的简凡一脸笑容,面前的四个人八双眼睛,直愣愣的盯了过来,胡丽君刚要出声问,简凡手指撮在嘴边嘘了声,另一只手举着警徽证件,好像已经知道了胡丽君要说什么,笑着道:“不要置疑不该怀疑的事啊,如果还在停职,这东西不会在我手里,对吗?”

    这到是队里的规定,几个人相互看看,到没说什心胡丽君也说不出什么来了,纹米景到让肖成钢和张杰;乙分。--凤舞文学网--

    看着先声夺人了。简凡笑了笑,又是说着:“关于我本人副组长被撤一事,只是陆队长口头说了一句,支队并没有下正式通知,对吗?,所以呢,我现在还是你们副组长,你们不会不欢迎副组长归来吧?。

    “欢迎、欢迎,烈欢迎肖成钢准备来个抛砖引玉,举着拳头一叫唤,不料剩下仁都盯着他,赶紧地住口了。简凡却是脸皮颇厚的自己给自己圆场道:“肖成钢是嘴上欢迎,你们呢,是心里的欢迎,这心意我都领了。”

    大言不惭了,不过好像也没挑出什么毛病来,都怪怪地看着简凡。

    这次事件市局留了一个余地,把处分打回了支队;而支队只是口头做了个样子,这么大个窟窿。往小了说,也就是疏忽而已,可往大里说,是个绝好的漏洞。现在简凡倒还觉得要论手腕的话,支队长这块老毒辣味还是足,这些余的怕早就预留好了。

    简凡也在着着众人,微微的笑意,好像就是那种恢复职务之后的欢喜和再见队友的欣慰综合到一起的表,只是不知道这表是真的还是假的。

    “简几”胡丽君眼中有几分惋惜,叹了口气说着:“不要再擅自行动了,这是个纪律集体,一切要以队里的命令为准。除了肖成钢。当警察的年头都不比你短,可所有的人加起来都没有你一个人出格。你被停职这段时间,其实我们几个都不好过”

    再往下停住了,胡丽君不知道要说什么,不过颇有深意地看了简凡一眼之后,再没有说什么。眼神里的惋惜足了点,倒不是弃怪。

    怕是有点对他本人所做的那些不值。

    饶是这个颇有深意的眼神也没有打动简凡,就见得简凡不置可否的笑笑,又把目光投向了剩余的仁人:“你们几个呢?对我本人有意见

    “没有、没有、我们俩绝对没有”肖成钢搂着张杰,应了声。

    郭元被这俩逗笑了,笑着也劝了句:“简凡,我们对你都没意见,不过胡姐说得有道理,你是该收敛一点了,现在支队长各大队,流言菲语不少,队里你就够出风头,这风头就不要再往队外出了,再这么下去,大家八成要把你当和盛唐穿一条裤子的黑警察了。”

    这个很实际,一个持枪的警员在不当的时间里出现在不当地方、再去会不当的人、然后再和另一拔不当的人接上火了,用脚趾头想也知道这里面的关系菲浅,何况就队里这几位也说不清简凡和唐大头这拔人到底有多深的关系。胡丽君是怕刺激简凡没有说出来,此时郭元一说,让简凡多少有点上心了。眼神一抬,正看到四个人,胡丽君那种眼神是担心、郭元的那种眼神是稳重、肖成钢和张杰还是那样对自己有绝对信任。这几个朝夕相处了几个,月的队友不管怎么看着,都透着一种关 。91读免费提供

    “谢谢大家”

    简凡对这种关心表现的就有点漠不关心了,收拾着东西。偶而瞥了傻站着的几个人一眼,边收拾边说着:“我还没有时间来考虑纪律不纪律的问题,不过停职这些天,我到是对这桩罪案的规律前后细细想了想,而且拜访过郭定山郭老两次,和郭老一块吃了两顿饭,聆听了几次教诲,对于一个人的犯罪行为、因、动机、心理、过程有了全新的认识,我呢,想和大家交换一下意见,不知道你们还认不认我这副组长”案子就是案子。题外话咱们案子完了再说如何?人的精力是有限的,我可没有精力去管别人怎么说,谁有兴趣跟我来”

    边说边起,说着左盯右看,目光依次扫过各人的脸颊,话说完了,人也出去了,肖成钢却是觉得和这几个。呆着有点沉闷。二话不说,拽着张杰就走。

    “胡姐,走听听去。几天不见,像换了个人,,呵呵,其实咱们和肖成钢张杰一样,总是避免不了上他的当。”郭元笑着道,挪步了。

    “也不算上当吧,选择权在我们,他幕有办法把他的思路强加给我们。”

    胡丽君笑着评价了句。也跟着出来。郭元那句“像换了个人”对她倒是颇有触动,那个帅气的脸庞、透着狡黠的眼神再出现在自己眼前的时候,总是能撩动着心里的涟漪。

    她知道不该那样想,可总是忍不住那样想,就像肖成钢和张杰一样,每每都会上当已经成了一种无意识的倾向。

    “请、请,张处。我们支队的条件可比不得省厅啊。那里就是重案队,在职警员必名、外勤咕名,基本都参加过实战,基本都是一线调到这里的,像你们所说的目睹、亲历凶杀、基本都有。这里是面向全市的。所以一些凶杀、贩毒、枪劫等恶案件,都要归总到这里处理,,现在已经到下班时间了。队长陆坚定正负责一起恶杀人案件,这两天在四队办公,明天让都主任给您介绍一下这里的副队长和指导员,,要不咱们先去吃饭?”

    伍辰光领着一行人从支队的楼里出来,手指的方向就是重案队的侧楼,办公桌上的谈完了,”“二接下的事就应该到饭桌卜谈了。让伍辰米暗自庆幸的贾”方来了三女一男。男的看样也是个书呆气十足的内勤,最起码不用担心陪酒再喝多了被抬回去。

    “不急。咦”还灯火透明嘛张英兰处长笑着说了句。自己这一行的调研去处已经安排妥当,张处和助手小景就选在重案队里,好像对于这地方给予了格外的关注,话音一落,部主任就接上了:“张处,您不太了解重案队的工作质,一般况下是黑白颠倒、和正常人的生活颠倒,抓捕、预审、提人、送交看守所大部分时间都在晚上和清晨进行,避免一些不必要的麻烦

    “怎么说话呢?小都。张处在咱们市局呆过,这些能不知道。”舟辰光故意埋怨了句。都主任又赶紧地改口了。不过看样张英兰倒也和气,笑着圆场道:“别。小都说得对,伍支,我可是政工出,不提政工这茬之后,又改行心理学小都说得对,其实对基层这种工作质,除了道听途说。我还真没见过,哎,正好,这么近,看看去”

    “这那好,看看去”伍辰光一怔之后,给部主任使了个明色。

    一行人向前走的时候,这郜主任就见机得快了,从人前到了人群之后,拔着电话,干啥呢?当然是通知陆坚定赶紧回来、通知重案队各组,赶紧地收拾东西。领导嘛,不都喜欢看基层蒸蒸上的精神风貌吗?要这时候让领导看着劈劈叭叭里头搞武装斗争,那可难堪了。

    慢了半拍啊,部主任嘴里有苦,陆坚定根本不在,副队也联系不上,办公室的内勤早下班了,

    伍辰光眼瞥见了陆坚定常开的那辆引倒暗暗放心了。领着众人进了重案队的楼层,估计也就是饭前走导观花地一看而已。

    一楼,有一半楼层的灯亮着,一阵朗声的声音传来,说说笑笑的人群顿时静下来弘,

    兄弟们。对于你们在外头蹲了十几天一无所获我深表同,这个蹲守呀,再没有出现意外的况下可能奏效,可齐树民转眼成了惊弓之鸟了。再蹲再守那不成守着公鸡憋鸭蛋了不是?那可能吗?你们动没动脑子,,从咱们接这个案子开始,一系列匪夷所思的事难道还没看明白:包括把文物嵌入到纸品包装里、包括制造这种大威力的枪械、包括迅而又果断地灭口、包括他们单刀直插盛唐,,犯罪呀,从社会学的角度来说,我觉得可以归纳为最有创造力的一项社会活动,单从这个角度而言,干得非常漂亮,非常值得咱们欣赏,”

    省厅四人、支队俩个,六个人面面相觑,伍支队长一听,心里暗道了句,这小子是个倒霉胚子,又撞正着了。景文秀对于下午的事当然还记忆犹新,一听声音分辨出来了,脸上有点愕意,说这话的人,还敢说自己没病,病大了。

    级别最高的是张英兰。听得脸上表怪怪地回头问着:“小景,有人说过这句名言吗?犯罪的定义什么时候这么高了。”

    “呵呵,张处。那名人不就是在办公室里嘛。”景文秀故意唆导了句。

    一句奏效。张英兰径自向着一层东踱去,伍辰光拦又没好意思拦,示意着部主任去拦着。不过都主任刚走两步,却被张英兰的手势拦住了。

    门虚掩着。声音就是从这里透出来了,不一会光景除了听到这个名人的厥词,还听到了几句大原和乌龙风味的粗话,好像几个人在争执着什么。张英兰再凑前几步。听得更真切了”

    “曾国伟反正就俩种况呗,活着、死了。”一个高嗓门在说。

    “活不见人、死不见尸呗一个声音补充着。

    “简凡,十几年了。找到的可能我觉得几乎没有。”另一个声音,很沉。

    “晋原分局的这个案子,现在就像一个鸡肋,我估计队里是抓也不是、放也不是。所以就暂且让我们挂个名拖着,就即便是能破了案,这失物、夫人。能不能找到,都尚是个未知数。”一个女声。

    刚刚评论犯罪的声音又来了,是简凡,名人名言又开始了。

    哎。兄弟们。你们应了我老家的一句老话,雀儿肚、老鼠眼,吃不多、看不远。那一件事都不是孤立的,大家眼睛只盯在失人和失物上怎么行?和郭老呆了几天我觉得我的智商突飞猛进啊,一个。犯罪行为的出现,包括它的行为方式、包括动机和因、包括嫌疑人的格驱使,当然,还包括它对社会造成的影响”我觉得如果把这些综合到一起考虑的话。结论就是,曾国伟肯定没有被毁尸灭迹人间蒸。

    你们可以置疑我的智商,但不需要置疑我的判断,曾国伟现在肯定是十死无生。我之所以说。能找到,有一个最简单的理由,对于高智商的犯罪,心思缜密到每一个细节都设计好,但恰恰因为聪明成了他们的致命弱点,这种人格偏执、行事缜密、出手毫不留,也不会轻易让我们现他们的形迹,既然这么聪明,肯定不会冒着被我们现的危险来个抛尸弃尸的傻瓜办法,那死得可是警察呀?只要一出现就是一场大地震。对他的处理最好的办法就是活不见人、死不见尸。就像对于薛建戊”最好办法样:被自杀 “你这不扯蛋么?齐树民个大活人都找不着,现在又想上找死人了。切第一句评价。

    “嗨、锅哥啥意思,没说找死人呀?”

    “简凡,你不是又想教唆我们去干什么吧?现在咱们这组和文物走私案并案处理。直接归支队长指挥啊。

    看来,此人曲高和寡了,几句话都是置疑的声音。张英兰心里一动。下意识地一冲动,哗声推开了门。

    屋里,四男一女,居中坐着的是自己诚只的简凡,五个人齐刷刷目光了过来。胡丽君眼尖,一眼看到了进门这位肩上的星星,腾声站了起来,敬了个礼。后面的仁拖拖拉拉,不过也看清了,都跟着敬礼了。会议中断了,踢踢踏踏的脚步声响,进来了五六个人,包括不认识的四名和认识的俩,伍辰光跟在人群之后,讪讪未言。部主任圆着场介绍着:“各位。这是省厅心理学专家张处长。明天开始要在咱们支队蹲点调研。今天顺路看看咱们重案队,大家欢迎。

    老一烈鼓掌,张英兰摆手示意着:“我是在门口听到这位警察的说话不自然地就进来了,打扰大家工作了啊,不过呢,我对你们刚才的讨论很有兴趣,可以,,可以旁听吗?”

    “请请,张处您请,大家坐都主任客着。众人各找椅子坐下的时候,伍辰光左顾右看着,心里揣揣有点不安生了,不知道省厅这几位又唱上那一出了。

    简凡还在愣。刚刚的脚步还以为是队里谁回来了。没成想冤家路窄又撞上了,跟着众人敬了礼又拍了巴掌,一坐下就瞥得省厅来的那位景文秀不怀好意的盯着自己,明目善睐的美目现在让简凡怎么看怎么像个死鱼眼,心里暗暗地跳了跳,不知道这小妞会不会记仇使坏,要是使坏让自己在这场合出洋相,那耳糗大了。

    “伍支,这个案子不涉密吧?”张英兰征询了伍辰光一句。

    “涉什么密呀?都成了公开的秘密了,就晋原分局那件案子呗伍辰光几分无奈的口气回道。

    “简凡,你们继续”。部主任这个滑头小声示意着。

    会被搅了。简凡眼骨碌绿转转,心里有点郁闷。装模作样的咳嗽了两声,朗声说道:“今天,我说的话说完了,下面,大家欢迎省厅领导和支队领导指导案,”

    说完了,带头啪啪啪鼓上掌了,鼓了几下,却现一干人的眼睛都盯着自己看,简凡很仲士的微笑了笑,放下手,掌毕了。

    故意在作怪。肖成钢和张杰咬着嘴唇直怕笑出声来,郭元和胡丽君也在暗笑着,这小子胆子越来越大了。伍支队长狠狠剜了简凡一眼,知道这小子又在搞怪。而省厅的这位兴致勃勃进来的就有点难堪了,基层和高层向来唱不到一个调上,只不过这样明目张胆戈 清界限的,这还算是头一遭,几个人不悦地看了简凡一眼,又齐齐把目光向张英兰。

    这里头怕是只有景文秀一个人幸灾乐祸,暗道着小子,等看到霉吧。

    “小伙子,你既然让我指导,那我就不客气了啊

    张英兰好像并未受到影响,笑着几分慈详、几分悦色地说上了:“听刚才你们谈话。你好像有点曲高和寡了,好像并没有人支持你呀?,先我表明一下我的立场啊,我是和简凡站在一起的啊,对于他刚才的这些观点,我表示支持

    这倒是个意外之喜,众人一怔之下都看着领导,特别是景文秀有点不解地看着自己领导,居然帮着外人说上话了,还没说下文,不料啪啪叭叭的掌声又响起来了,一看居然又是简凡一个人不合时宜地在鼓掌,这次怕是真心的,鼓掌鼓得兴高采烈地乐呵着嘴,景文秀扑哧一笑,倒觉得这人傻得可,喜怒皆在脸上。众人跟着哄哄哈哈都笑上了,又把简凡搞得讪讪缩回了手。

    “我没办过案子,可以我的权限和工作质。可以浏览到全省和全国大部分内网案件。对于犯罪心理我这次带来的几位都接触过一些,特别对于一些有代表的案例,我们也比较感兴趣,这么说吧,这个悬案我五年多前就研究过,我相信呀,伍支队长和我一样。这件悬案就像悬在心头的一块大石头,是不是,伍支?”张英兰侧目一问。伍辰光点点头,虽然有点无奈,可放心了。总算没有出个洋相,不过说到了案子,倒比出洋相更让他感到无奈。

    “还有一件事。这个案子的涉案人,曾国伟、李威、王为民、包括警队里的人,我都认识,我当时在市局的政治处工作。曾国伟这个人家学渊源。写得一手好毛笔字,经常被借调到市局搞宣传版面,如果你对他本人有什么不了解的地方,我还真帮得上忙哦,,怎么样,简凡,现在欢迎我们吗?”

    这么平易近人的几句,这个老太太顿时搏得了一干人包括简凡的掌

    。

    “好,我告诉你我知道的,看对你们有没有什么帮助,”老太太说着开口了,简凡此时倒再不敢再做怪了,用心地听着。很用心地听

    ------------------------------------------凤舞文学网--------------------------------------------

    凤舞文学网为众多读者免费提供各类小说,作品涵盖了玄幻小说、武侠小说、科幻小说、军事小说、恐怖小说、言等,并提供可电脑和手机阅读的TXT、CHM、UMD、JAR格式的电子书下载。

    http://www.fengwu.net

重要声明:小说《黑锅》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