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24章 本性从不改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常书欣 书名:黑锅
    <---凤舞文学网--->

    伍辰光找着钥匙开着办公室的门,背后跟着简凡,来的时候,简凡已经等在这儿了,倒不是简凡准时,而是领导太不准时了,说是下午三点,过了差不多半个小时才来。--凤舞文学网--

    “说说,这些天都干什么了?”伍辰光大咧咧椅子上一坐,示意着简凡闭上门。此时再看简凡倒没有普通小警员见着领导那种唯唯喏喏的表了,很简短,也很简单地说了句:“没干什么,吃饭,睡觉,认真反省思想上的错误,”

    “得得,说的跟真的似的。”伍辰光打断了,拉开了抽屉,简凡的眼界一亮,那是密封的档案袋,倒不是有多重要,而是简凡一眼认出来了,这是督察没收自己证件装的那个袋,八成随着人转回支队来

    。

    看这样,没事了!?简凡心里怪怪地想着。

    不过好像事还没完,伍辰光一拍档案扔桌上了,眼里含威看着已经站到自己面前的简凡。语气严厉地叱了句:“检查写完了吗?”就你这事,要在支队全体干警大会上做公开检讨。”

    “啊!?”简凡眦眉苦脸,不知道真的假的,吓了一跳,要站几百人台上念检讨,还不如回家呢。

    “啊什么啊?”功是功、过走过,不要以为你有点小功劳就能掩盖你的无组织无纪律,不要以为支队不敢处分你。”伍辰光敲着桌子叫嚣着,一惯的作态。叫嚣了几句看着简凡眼光膘着其他地方,不正视自己也不低头,简直是对这些教育视若不见,伍辰光停下来了,又回到头一个话题上:“检查呢?”

    “没写。”

    “没写?为什么不写?”

    “处分都没下来让我怎么写?”

    “停职本就是处分,这么大的处分还不算呀?”

    “就是啊,处分是停职又不是写检查?”

    “你根本没有认识自己错误的严重。”

    “我认识到了,耍让我走人,我何必写;要查实了没事,我更不

    “你

    伍辰光拍案而起。指着简凡,手一扬就要做扇耳光状。当小队长的时候就有这毛病。三句不对火上来就不管不顾了,当了支队长,好多年没有这么着了。一扬手的瞬间,无视支队长的简凡突然眼睛正视着伍辰光,不闪不避。眼睛犀利得让伍辰光的手微微抖了抖,停下了。

    那是在抓捕一线长年百练成钢的干警才会有的那种睥睨一切的目光,伍辰光心里微微动了动,一年的击场和外勤看来没有白费,这子已经不像以前那种蔫不拉叽的得了。

    冷光一闪又回复了原状,像在嘲弄、像在不屑。简凡没有畏惧也没有退缩。

    “呵呵,哈哈”

    伍辰光笑着坐回了椅子上,自嘲似地笑了良久,笑着说着:“简凡,我看你不是写不写检查的问题,你是压根就不认自己做错了,是吗?”

    “这一点,我服从领导的意见。”简凡不疼不痒地回了句。

    哈哈,看来是我错了,明明是匹千里马,却让我当驴子使唤了。”伍辰光笑了笑。盯着简凡,盯着那双没有畏惧的眼神,评价了句:小子,虽然你一直就不让人省心,不过呢,有种”,就是不知道,你被挫了这么一家伙,种还在不在?”

    “您别激我,我只干我认为对的事。”简凡说着。

    “好,直入正题”伍辰光的眼神瞬间也变了,从严厉变成了凝重,看来今天的检查和严厉仅仅是幌子,简凡暗道着自己想的估计没错。

    果不其然,就听得伍辰光解释着:“你干得不错,把几个案子的方向都调到了齐氏兄弟的上,而且我没有理由再怀疑这个方向的正确,可你也给我带来了一个难题,现在,这是一个僵局”齐树民、李三柱一时找不到下落;陈水路新村恢复的嫌疑人描蓦暂时不能当第一证据使用;根据乔小波的描述,你和胡丽君一组恢复的这个侧面像,初步认定叫孙仲文。但这个人已经十年没有下落了,很可能已经隐姓埋名;这十几天,几个组都盯着齐援民和雾月阁作深入查证,可查来查去,这个人历史清白。经营合法,根本没有什么把柄落下,甚至连偷税漏税的小毛病都没有。几个专案组的压力很知,”

    “越清白越说明问题。”简凡被几条线索一引,接了句。

    “说得对,这年头连个城实人都难找,要是诚实商人,鬼才相

    。

    伍辰光评价着。似乎和简凡不再是上下级,而是一双队友在相互交流着。看看简凡的眼骨碌转着,八成走动心了,伍辰光趁打铁道:“这就是僵局,暗的里的,我们找不着;明面上,我们动不了,现在投入的警力已经有八十多人,除了抓捕,支队不可能放下所有的案子来专攻这一家”而且就即使那样做,也未必能在限期内把这几个案子拿下,我准备把你放出去,怎么,有意见吗?”

    伍辰光把玩着档案袋,似乎是一种惑,而简凡自打证件被缴,同样也觉得心里空落落的,或许在制度内生活的久了,都会有这种感觉。--凤舞文学网--

    没说话,简凡没说话,看着档案袋,再看着拿着档案袋的伍辰光,嘴角撇撇,没出音来。

    “看来你小子也没多大出息嘛,咱行里话说得对啊,枪响之后,变不成大丈夫就得成小懦夫,是不是被这几个武装匪徒吓住了”对了对了,我想起来了,把你小子吓得连心理咨询都不去了啊,没关系,简凡,我伍辰光对你仁至义尽,这事一完,我把你调到乌龙县养老去,怎么样?”伍辰光刺激着简凡,看着简凡眼光里尽是不屑,这得有点让人生气,不过非常之事,倒也需要这号向来不安生的非常之人。

    “支队长,我在你眼里根本不算什么将,所有你激将也白激。这个案子是我办的,你不说我也想办完”一想把薛建庭一家灭门的人来,我就恨不得亲手宰了他,我不管什么限期,抓不住凶手跟他没完没了。”简凡瞬间吐了句,字正腔圆铿锵有力。

    伍辰毛里动了动,不过口气静了下来,一撕档案袋,一个薄薄的证件。往桌了一扔:“好啊,去吧,陈水路新村杀人案现场,就凭你哭得那个难受劲,我就知道你小子放不下这件事。”

    “光这个不行。

    “你还想要什么?”

    “给我个组长名头、给我人、给我枪、给我车、给我经费,我最快的时间把这个案拿下来。”

    “没有。”

    “没有?”

    “是啊,什么都没有,而且你还在停职期间。”

    伍辰光眼角微微的笑着,侧目看着开始吃惊的简凡,简凡原以为这一次有机会重整旗鼓了,却不料还是被摆了一道,敢就派了个证件

    。

    “喂”支队长。您这可是违反规定的啊,停职期间让我办什么案?就让我办。我光一个干人,我怎么办?你这玩我吗?”简凡气咻咻地说着。

    “是吗?”伍辰光笑了,笑着指指简凡手里的证件道:“我怎么看你也不像个循规蹈矩的人啊?在一队绕过秦高峰能把人拉走,在重案队。又绕过陆坚定,又把产、拉走了”呵呵”其实在你眼里。队长和我这个支队长。差不多就是个摆设吧?有这个还不够吗?”

    “您什么意思?”简凡愣声问了句。

    “我的意思就是,自己想办法”就你现在这得。背了一股事,我就想抬你也没法抬不是,往下是干警们看着,往上是领导们盯着,你让我怎么办?”怎么样,难住了。”伍辰光隐隐晦晦说着。

    “哼”切”小菜一碟。我自己想办法。”简凡不多说了,证件塞回了口袋里。看看伍辰光,有点不放心地说了句:“支队长,这可你说的啊。别秋后不认账了啊。”

    “你自便。我可什么都没说。”伍辰光大事已定,正自鸣着得意,随意地翻翻文件。心颇好,再看简凡愣,笑着解释着:“有些事,虽然不能成文。可电话关照一下还是没问题的吧?除了你,其他人嘛,我还是指挥得动的。”

    “知道了。”简凡心领袖会,转便走。

    领导都是白眼狼,向来秋后不认账。但不到秋后的时候,有些便利还是没问题的。这话里的暗示简凡已经听得明白了,不过是领导欺上不瞒下的伎俩而已。

    “等等”伍辰光看得简凡手搭上门了,出声制止着。简凡一回头,就见得支队长背靠着椅子,颇有几分长者之风地说道:小心点,学会保护自己。有些人。可用不可信;而有些人,可信而不可用。朋友和敌人,你要分得清楚”你可以告诉我,也可以不告诉我,但我需要看到一个好的结果。谁也信不过的时候,就相信自己”

    谢谢”这一点我深有体会。”

    简凡觉得心暗暗一动。抬步闭上了门。

    伍辰光伸展着臂膀,有点喜上眉梢,一伸膀子,门嗒声开了,伸进个脑袋来,却是去而复返的简凡,一下子吓了伍辰光一跳,一瞪眼又要作,不料简凡不以为然地笑着说:“支队长,您今儿纯粹就是装腔作势吓唬我”我进门就看到你烟酒过度、焦虑过盛、中气不足,别我没事你有事了帆…”

    伍辰光瞪眼越瞪越大。就着手里的文件一砸一据:“滚!”

    门,嘭声闭上了”

    ,,

    “张如…请请

    郜主任殷勤地把省厅几位迎下车来,三女一男,都着警阶比自己高不止一点的警服。上午下的通知,还以为得几天功夫,没成想下午就来先行接洽了。郜主任从市局接到了这些人,边走边忙着给支队长打电话下来迎接。

    “这儿条件不错的嘛。”张英兰抬眼看看支队蓝白相间的楼层。十几阶大理石台阶上的门厅威武不凡,倒还真有几分气派。

    “刚建成五年。原来的可离现在差远了。几位请”您几位也不先打个招呼,支队长还不知道呢,马上就下来。”部主任边说边请着。

    “别搞这一啊。我们是来调研,可不是来影响你们正常工作来了。”张处长笑着客气道。

    一行人说说笑笑听着都主任的介绍,里面眼尖的景文秀突然看得台阶飞奔下来一个人,一惊一细看,指着那人,跟着张处说着:“张处,您看,,那不是那简凡吗?”

    小景,你去叫住他,我还有话问他。”张处长说了句,景文秀循着简凡走去的方向跟过去了。这边的刚上台阶,伍辰光笑吟吟迎了

    “嗨、嗨,,简凡、简儿、”

    背后有人叫着。简凡快奔到了重案队的楼前,一回头没认出来了,伸着脖子细细瞧着。警服摆摆,高跟鞋得儿得儿一大会才瞧清了,想了半天才想起来了,这人叫什么来着?对对”景什么”

    “景”景什么秀来着?”简丹一下卡住了。

    “景文秀”你可真可以,连我名字都能忘了。我都没忘了你的名字?”景文秀剜了眼。

    “那是因为我的名字太好记、太简单了”干什么?怎么追上我了?”简凡戏德了句。

    “别开玩笑啊。见了长官要敬礼,你怎么一点礼貌都没有?”景文秀脸拉下来了。严肃了。

    “我不归你管。你当谁的官?你人不大,谱到不切”简凡说着,心里有事。扔下景文秀掉头就走,不理会了。

    “嗨”张处找你。这次我们来支队主要就是找几个特例,你算第一个。”

    “你们简直吃饱了撑的,干嘛盯着我,告诉你啊,上三楼。找一个。脑袋秃顶的,叫陈十环。当过武警,专业就是枪毙人。我和他比差远了。”

    简凡快步回队里,到办公室拿东西,景文秀见得这家伙根本不理会,快跑了几步拦到了简凡面前,指摘着说着:“张处说你的心理有毛病”

    “你才有毛病呢?”简凡针锋相对。

    “砸,别不信呀,这是为你好”你现在有强迫心理症候特征,有可能对你正常的生活、工作、学习造成影响,张处要找你谈谈。你还不知道吧。就是因为你的原因,张处才改变了当初的想法,把我们全撒到各基层单位里。”景文秀语飞快的解释着。

    “关我什么事。烦不烦”简凡侧要走,又被拦住了。

    “你有病。心理疾病,真的,张处的眼光很准的。”

    “我没病

    “有病,心理疾病。”

    “你才有病……神经病。”

    “哟,敢骂人,

    俩人像拌嘴一样争执不下。正争执着,大办公室里谁喊了声,简凡来了,跟着梁舞云和一干四的、时继红、严世杰,还有几位重案队的内勤也听得吵闹声音,都从办公室里伸脑袋来了,不过都不知道什么况,诧异地看着一位不认识的警督和穿着便装的简凡对恃在楼道

    。

    简凡一看。转要出楼里,不过景文秀到不客气,又是几步抢在前头,拦在面前。得意地看着简凡。

    女人一到人多的时候就了,景文秀暗想着,他脸皮再厚也不系干和自卢讨不典川。自从上次一见之后,张处念念不忘这个让她暂时无法下定论的小警,而景文秀回头再把他的个人资料细细看过之后,如果从心理学的角度来说,这么个跌字起伏的经历,倒是一个。绝好的素材。

    不过她想错了,这个素材的脸皮不是一般地厚,几乎厚得过的想像。

    对恃了几秒钟。简凡看得楼道里人多了,脸色一苦,景文秀还以为他要妥协,脸上一喜。

    却不料这货双手无奈地直拍大腿,嘴里叫喊着:“呀呀呀”你不要纠缠我好不好”说什么有病了、有病了、怀孕了、怀孕了,怀孕了就怀孕了吧,你纠缠我干什么?”

    “你景文秀一听这话变味了,霎时脸红得通透,张口结舌地直指简凡,气得说不上话来。一干队里的男男女女霎时听傻了、听愣了,不知道究竟是有病了还是怀孕了。特别是粱舞云,皱着眉头,不怀好意的盯着这个景文秀,却是不知道什么来路。

    “我什么我,我都说过了,我不喜欢你,干嘛纠缠着”警督了不起呀,警督我也看不上你”简凡叫着,边叫边往门口撤,趁着景文秀被气得头昏眼花的功夫,就着门一溜烟跑了。

    “流氓,,流氓后面的气得花容失色,在跳脚大骂着。

    骂了半晌却是白骂了,斯人已跑远了,再回头的时候,景文秀傻眼了,刚刚被气得形象已经全无,一个楼道里的人都看泼妇骂街的眼神一般看着自己,上楼的停下来站着看、下楼着就站在楼梯上等着看。一二十人的眼光齐刷刷的向自己。

    “看什么看”没见过怀孕美女呀?”

    气忿忿地说了句,蹬蹬蹬怒气冲冲地走着,似乎耍用高跟鞋在这个。可恶的地方戳上几个洞。走了不远,就听得背后哄哄哈哈地笑着,气愕脸有点变形的景文秀恨恨地想着:有你好看的,走着瞧,姑不让你脱了这警服,就跟你的姓,,

    ,

    从支队出来,不多久简凡又出现在南宫古董一条街上,沿着闹市挤挤嚷嚷的人群,又一次看到了雾月阁的泥金大招牌,路过的时候,只见得里面安然无恙,两个店员正殷勤地迎来送往,像没事人一样。

    草草看了一眼。简凡便四下搜寻着目标。自己正是安监控点那天出的事,而监控点安在什么地方到不知道,自己这帮队友也是贼得很。看了半天都没找着监视点在什么地方。想了想,干脆站到了雾月阁的门口。

    果然有效,手机应声就响,一接就是肖成钢一句:“十三点方向,楼顶,进活动中心亮证件”

    心里一喜,循着方向看看到青少年活动中心的高楼,二十几层的楼顶上藏个人,还真不到找。根本看不到人影。

    沿着方向走着,跨了街,绕过丁字路口,直上了楼层顶上,一看乐

    。

    肖成钢和张杰俩个。鼻子像红萝卜、脸蛋像猴股。大冬天站在高楼顶上估计这子好过不了,俩个人一个在架着望远镜观测着、一个畏畏缩缩捂着大衣靠着楼顶的墙沿晒太阳。

    十几天不见,这俩兄弟过得可比自己差远了。简凡张着大嘴、吐着舌头,看着这俩货。笑得前附后仰,这俩人倒也确实有点背,被派到这儿蹲坑就没挪过窝。不过看简凡这么着幸灾乐祸,都瞪着眼,不理会了。

    “哈哈,,来来,,坐坐,我说二位,想起跟着锅哥办案的好处了吧?哈哈简凡笑着损道,和张杰挤到了一起。

    “笑吧啊,笑的哥们不痛快了小心拿你出气啊,喝西北风喝了十几天了,正愁没地泄泄火呢?”张杰不不阳说着,不怀好意地瞪瞪简凡。

    “拿吃的了吗?”肖成钢一股坐到了简凡侧,扒拉着简凡的

    来

    “去去,”简凡推开了肖成钢,指挥着俩人说着:“同志们,这个监控点已经失去作用了,暂时撤了,你们俩跟我走,从现在开始,你们俩人归我指挥”

    肖成钢一听,二话不说,要去撤望远镜,张杰一把把肖成钢揪住了,看着简凡:“呀?你谁呀?”成钢你别信他,这小子别又假传命令,回头让咱们吃不了兜着走。”

    “哎哟,,你们看看。”简凡亮着自己的证件,拽着说着:“早撤了,没事,支队长已经授权我指挥你们俩货,不听指挥是吧。那你们窝在这儿冻冰棍吧?,,这方案还是我做的,笑话了,居然连我都不相信了。齐树民一出事,齐援民早有防备了,你们杵着吧”

    说活着故作姿态就要离开,张杰这才急了,一把拉住简凡,肖成钢一旁啼咕着:“走走走”这鬼地方真不是人呆的。”

    “别别别”这家伙满嘴瞎话,我都不敢信他,问问胡姐。”张杰说着要拔电话。

    “哎”别问胡姐,直接问支队长呀,来来,我给你拨通,你跟支队长说话,行不?”简凡说着,一把抢过了手机,要是和胡丽君说,一句就露馅。说着装模作样一拨电话,看着张杰:“张杰,我拨了啊,你跟支队长解 …”

    “算了算了”支队长不待见我,一听没准又骂我两句”得了。走,哎,这去哪儿呀?”张杰看简凡不像假的,这才信了,奇怪地

    着。

    “你说你们俩。多可怜,我才走了几天,来是没车送、走是没车接,餐风露宿、幕天席地,你看看冻得这小样”革命工作是要干滴,可革命也不能不要命了呀”简凡连损带挖苦,回头又是摸了张杰脸蛋一把,小子嗫。你想不想开个好车拉风去?锅哥给你配一个咋样?”摸完了张杰。又摸肖成钢,戏德地笑着,小子噪,是不是没钱花了,锅哥给你配辆新车,再俩月补助,咋样?

    “你说的啊,弄不上新车 我今儿骑上你回家。”张杰被撩得起火,恶狠狠地说着。

    “就是,锅哥说好了啊,我可早没钱了,今儿给不了钱。我吃你家去。”肖成钢也凑上来了。

    “走,钱马上就有、车马上就来了,咱们光光彩彩办这个案子”,我就看不惯你们勒紧裤带闹革命的得,跟自己过不去呢不是?”看我怎么干啊,你们学着点

    简凡前面走着。不知道是有成竹还是胡吹大气,不过总算把俩忽悠到自己股后跟着了”

    ------------------------------------------凤舞文学网--------------------------------------------

    凤舞文学网为众多读者免费提供各类小说,作品涵盖了玄幻小说、武侠小说、科幻小说、军事小说、恐怖小说、言等,并提供可电脑和手机阅读的TXT、CHM、UMD、JAR格式的电子书下载。

    http://www.fengwu.net

重要声明:小说《黑锅》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