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22章 往昔已不再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常书欣 书名:黑锅
    <---凤舞文学网--->

    妈一一想我了吧我就知道你想我。--凤舞文学网--故意不回宗考驻方犯,嘿嘿,省得你回家了,你一大早又得赶着我来上班”什么什么??让我把杨红杏带回去?妈,你开什么玩笑?咱家那么大地方,我就带回去怎么住呀?我倒愿意,人家愿意不?”哈哈”这样吧妈。您别急,回头我给你带回个比杨红杏还漂亮的让你瞧瞧?,属相?哟哟,这老黄历我哪知道,噢,不能带属羊的啊?属马的也不好”哎妈你什么时候学会这个了?”,什么?我说的?啊!?我都糊涂成那样了,她那话能听呀?上回回械林还说到村里给我找一媳妇呢?,哈哈”妈,我不是不找媳妇,你说我现在一找对象,那着急的不是我,你们不又得东凑西借往回买媳妇。急啥,我都这备远了您还管这么长呀?”那好,就这样,得空我就回去”

    新年的阳光,和着温馨、牵福洋溢在一张伤迹斑驳的脸上,一个有家没脸回的人,正从电话里的家长里短中感受来自几百公里之外家里的温馨。

    是简凡,又在胡诌八扯逗老妈,不知道咋地,向来严厉的老妈年岁越大,人越磨叽,也越唠叨,从对象唠叨到工作、从工作唠叨到单位的人际关系、回头话一转,又唠叨到房子,基本是一个中心,两个基本点,媳妇为中心;房子和工作为基本点。这是新时代压在都市人民头的三座大山,不提还不行。想想以前,简凡到更怀念老妈苕帚疙瘩、鸡毛掸子的教育说话方式,疼是疼了点,不过绝对是干脆利索,没有这么拖泥带水。

    笑着把电话揣进兜里,一想起老妈在乌龙看杨红杏、梁舞云和胡丽君仁人那眼神,简凡就想笑,八成是看过来看过去,随便娶一个都满意。可偏偏这位怕是那一个都当不成她的儿媳妇了。娘俩这眼光,自小到大从来就没有统一过。

    不仅眼光不统一,思想也没统一过,电话里,几次简凡都试探着老妈。说上句咱辞了工作挣钱咋样?玩笑的口吻,不过每一次都招来老妈一顿骂。搞得简凡心里七上八下连这茬也不敢再提了。

    生活总是有这样那样不尽如人意的地方,不过呢,生活同样也处处充斥着温馨和美满,看你怎么去现了。比如简凡现在就觉得非常舒服且惬意之至,一停职好子又来了,舒舒服服自斟自饮自作自吃了一天,到了三号该上班的时候,照样遛达了一个上午,下午才到这里:省警校。

    这里可比那一个警队都幽雅,亭台回廊好大的一个小花园,花园后耸立着一幢白楼。简凡暗揣摩着,楼层登记了问着地方直上了五层,像刘姥姥初进大观园一般,左看右看,看着这个特殊的警事部门。这地儿有点特殊,白楼里汇聚了省里警事类的科研单位,个个人不多门面都不大,可来头一个比一个吓人,有就直接就直属于省厅某全部门,要是搬集去,比一个地级市公安局长的级别都大,不说别的,从上楼遇到的一群警察的肩上就看得见,来来往往男的多、女的少;警官多、警员少。亏得自己穿着便装,要是把那曾经引以为豪的警员制服穿上,八成这里要把你当外星人看了。

    五层,标着“警察心理健康咨询中心”标识的房间,楼东头,简凡循着张杰的交待到了这里,轻叩响了门。

    “请进,”

    屋里一声莺莺细语,标准的普通话,简凡推门而入,霎时怔了怔。

    美女,又见美女。绝对是学者型的,无框的眼镜后面闪烁着忽灵灵的大眼,正写着什么,停笔抬头一问,恰恰一缕短飘过额前,这美女顺手指成兰花,轻轻一拢,端得是仪态万分,到算不上有多美,不过揉合了浓浓的书卷气,就显示庄静雅淑得紧了。

    “您找哪位?”那美女皱皱眉,眼前是位状如嫌疑人打扮的。91读免费提供

    “噢,警员咖劲简凡,奉命报到。”简凡一惊,省过神来了。

    “是你呀?呵呵”别拘束,请坐那美女笑着,让了座,笑着解释道:“不是报到,是省厅今年启动的一个特殊心理咨询项目,恭喜你,你将是接受心理辅导的第一批警员。”

    “恭喜!?,还心理辅导?”简凡一下子没听明白,好像不像张杰危言耸听的那样,心理什么评估不过关,直接判定成有自杀倾向的危险份子。

    “是这样,我大致介绍一下,这是今年省厅引入的警察心理健康实验项目,将对特勤、外勤以及反劫持等各项危险行动中开枪伤人、或者直接击毙嫌疑人的警员进行心理辅导”这个项目还在实验阶段,具体由省厅的张处长负责,第一批从市属的各大队中选取,所以我要恭喜喽”。--凤舞文学网--

    那美女侃侃而言,像是自我推销,不过这推销倒看得简凡直眨巴眼睛小嘴唇吧嗒着牙清嘴利、偶而习惯的扶扶眼镜框,说话的时候笔在拇指上打着转圈,如果不是这警服的话,倒和职场的女强人要有七八分相似之处。

    对了,警服,简凡膘着美女肩上的星星扛扛,暗暗咋舌,妈的,支队长不用混了,这小姑娘和他警衔平级的。

    “嗨、嗨、我说话你卑见了吗?”

    那美女猝然停下来,放大了声音问了句。简凡正悠哉悠哉的欣赏着,猛地被问,下意识地回了句:“听见了呀。

    “是吗?。那美女怪怪地一们白眼,刺激句: “把我刚才说的重复一遍

    “啊!?”

    简凡张口结舌,大嘻合不拢了,明显重复不出来,看着美女傻眼了,盯了片刻马上觉得这得颇有不妥,又嘿嘿笑着躲闪着这女人的眼光。

    又是一个强势的花瓶,简凡看着那只玩着笔的纤手,暗暗地下着定论,猛地省悟道这可不和基层队里那些姐们一样能胡开玩笑,这么强势的眼高于顶,那种优越感是天生的。

    “听好了啊,这是为你们好。”

    那美女看来有点介意被这么一位一脸伤的家伙当作意对象了,巩眼公威、语带教七地说着!“对干在执行任务中开讨有、二划人、特别是杀过人的警员,或多或少的会影响到正常的心理状态,比如,变得易怒、焦虑、暴躁,反映在正常的生活中有可能出现失眠、健忘或者常脾气,有可能导致你出现一些心理变异,比如怀疑你的行为正确、怀疑你的人生价值观取向,影响到你对正常事物的判断能力,甚至于展到自杀倾向”你有这些问题吗?”

    像医生吓唬病人一般,那美女罗列了一大堆,简凡一听此问,嘻笑着不知道是有意还是无意说了句:“哼哼哼哼”我都有,我急切地需要您的推到。”

    “什么!?”那美女呲目瞪眼。

    “噢,不对,引导,不对,导,不对不对,你看我现在多焦虑、多健忘,什么倒来着?”简凡侧着眼看着,斜眼忒忒摸着自己的脑袋没有个正形了。

    “辅导,心理健康辅导。看你这样就不健康。”美女叱道。不客气了。

    “那我要是健康,你们不连实验品都没了?”简凡顺口就来。

    “这是你们市局的统一安排,不过是完全自愿的啊,不愿意请走,对于不配合的警员,怎么能保证心理评估的正确?”那美女侧头剜了一眼。

    “谁那个说我不自愿了。”简凡眼睁着,突然觉得这种拌嘴扯淡的事好玩得紧,好像对于自己也有点久违了的感觉,笑吟吟看着那美女。

    不过得意这后可能忘了自己现在这副得根本不可能瞬间把那个美女电倒,右颊星星点点结痴有的毛经脱痴的地方,看着有点触目心惊,绝对和帅气无关,过气还差不多。

    “好吧,跟我来,”

    果不其然,那美女那美女说了句,“啪”声一合笔记本电脑,款款起来了。

    前面的美女如同骄傲的小母鸡昂,警姿拔,看得简凡心里直痒痒,简凡亦步亦趋地跟着美女后,目测着高、揣度着三围、欣赏着走姿,意着某件龌龊的事,心里却是暗想着,没想到支队长和陆队长这么知人善任,居然把自己打到这儿来了,莫非想让我来创造一段子佳人的美谈不成?

    “进来吧?”

    那美女敲门而入了一间办公室,标着心理咨询研究室的字样。里面应声的还是女声,一进门那美女直坐到侧面,正对面还有一个人。

    一看,简凡瞬间又傻眼了。也是一位警察,一位四五十岁的女警,解头,黑脸膛,面熟,一看就不是这个时代的人。不过再看,这个人才是今天的正主。

    耶!?省厅不能跟商一样,也搞美女招徕、大妈待客这一吧?简凡有点被捉弄的感觉,瞪了侧面无动于衷的那位一眼,那位美女呢,噢,根本无视这个底层的警员。

    “坐”居中的那位大妈神色倒也和霄。简凡看着房间的中央是一张偌大的软椅,讪讪坐下,正对着这位大妈。那位大妈劝慰着:“你可以随意坐,最好躺着让你全放松,千万不要紧张”如果紧张,我们的谈话就无法继续了。”

    “我不紧张。”简凡道。

    “不要有戒备、警惧的职业特征,更不要夹杂个人绪。”大妈说着。

    “我没绪。”简凡又说了句。

    “现在有了。”那位大妈笑着,很随意地说了句:“是不是不是小景接待你,而是我这么一位老太婆接受咨询让你很失望?失望后还有点上火?”

    一针见血,直刺要害,简凡刚刚躺下,一下子被戳到了心思,惊得一骨碌又坐起来,诧异地看着那位大妈,旁边坐着的小景美女,扑哧声笑了。

    瞬间,简凡想起这是谁来了。自己在招考的时候,也是在省警校的三幢楼里,面试的考官里正好有这一位。

    “你的行动对我的话已经做的诠释,这就是心理学一个小小的组成部分,从你的言谈举止,从你眼神的变化,可以捕捉到你的心理变化,比如刚才进门的时候,你看小景是一种很切的眼神,而看到我,眼神里的温度马上就降下来了,我说的对吗?”那位大妈笑吟吟地,黑脸虽然严肃,不过说话倒好听,声音里透着几分女人的磁

    “嘿嘿呵呵”对了一半,我吃惊的原因是因为我想起您是谁来了?”简凡掩饰似地说道。

    “那我是谁?”

    “我进警校队的时候面试考官,我记得您,不过我可不知道您的大名。”

    “我也记得你,毒年九月份,那批三百多接受心理测试的,分数是我打的,一共三个满分,你是其中之一。”

    此话一出,简凡脸上倒有了几分得色,那是活这么大唯一的一次满分,而且自己也不知道是怎么得来的。侧面坐着不知道是旁听还是助手的小景,倒有点诧异地看着这个一脸疤像个痞子的小警,似乎不太相信。俩人各有心思的时候就听得这位大妈也同样很自得地说着:“我一向眼光都很准,三个满分都表现出了他的特异之处,第一位叫冯浩然,电子工程学毕业,可惜的是警察只当了半年就辞职了,现在开了一家册公司,当老板了;第二位叫成作栋,医科大学毕业生。现在已经被保送到警官大学深造;第三位嘛,就是你,简凡,你的出奇之处要更甚于前两位,两次立功、两次处分、两次开枪击伤嫌疑人、参与了大原从去年到今年的几桩大案,所以我的研究对象第一个就选中了你。”

    这话里透着的赞赏,不过简凡听着一个辞职当了老板,一个被保送到警官大学深造,对比现在自己这人不人鬼不鬼的得,倒不觉得有什么自夸之处,看着大妈那一副期待的眼神,简凡猛爆雷语:“阿姨,你说了这半天,意思是咱们有缘份?”

    这次,侧坐着小景扑哧声被逗得笑得直趴到桌上。

    “你可以这样理解。”那位大妈笑着道:“我和所有的警察都有缘份,我研究了一辈子警察心理学,好,我们正式认识一下,我叫张英兰,这二六二为助寺。景文秀一一愿意接受我们的漆询吗”

    “等等等等”简凡没答应,看着这俩位客气之致,到不掉意轻心惺惺作态了,摆着手道:“我还没清楚,这是谁向谁咨询呀?”

    “当然是张处长给你咨询,给你做心理评估呀?”旁边的那位维护领导一句。简凡马上找着话头了,揪着这话头摇摇头说道:“那就不对了,张阿姨,您开过枪伤过人吗?”

    “呵吧没有,我一直就是内勤张英兰笑着。

    “那你呢?杀过人吗?”简凡头一侧,直盯上了景文秀。

    景文秀摇摇头。

    “那你总开过枪伤过人蚓”简凡怪怪地问。

    景文秀双手一摊,又摇摇头,耸耸肩,那意思仿佛在说,这怎么可能是我干的活。

    “这不就对了,您二位,没开过枪,没杀过人、也没伤过人,我想你们连嫌疑人没准都没见过几个”我有什么可向你们咨询的?咱们这是大师傅和杀猪佬,同行不同类嗫简凡斜眼说着,对于这种纯理论的说教有点逆反了。

    “嘿,,你这人怎么这样?就你们局长来也不能跟张处这么说话呀?。景文秀剜了眼,不悦地说了句。

    “是啊,那你让我们局长来不就成了,让我来干嘛,好容易停职了也不让休息呀?”简凡对了句。一对噎得景文秀话没说上来,拍案要起,不过被张处伸手制止了,笑着安抚了自己的助手,回头对着简凡说了句:“叛逆,是你们这一代人上最优秀的品质我很喜欢叛逆的年青人,我们之间来一次谈话怎么样?我根据谈话给你做心理评估,或者,咱们主客易位,我向你咨询,毕竟你是亲历过那些事,我们很想知道,这种在大部分普通人看来非常恐怖的事,对你个人心理会造成什么影响,这些经验对于我们而言将来非常珍贵的,而且有可能帮助到很多迫不得已开枪自卫伤人而对自己造成心理影的警员,怎么样?愿意帮助我们吗?”

    简凡看看这俩位,迟疑了半天,想不出这话怎么说来,想了半天才说了句:“其实我也是冲这个来的,可我担心理论不一定能指导了实践,纸上谈兵和浴血奋战是俩个概念你们说那心理什么影,我到还真有过。”

    “说说看是什么?”张处这位大妈笑着引导着。

    “死人简凡脸色凝重,吐了两个字。

    看着俩人,特别是多看了景美女俩眼,郑重地说着:“六月份,铁路二院的劫运钞车案子。死的是银卫,中枪部位在脑部,天灵盖被掀了咦哟,我去了之后。现场还在清理,我的眼神别好,看得清清楚楚,脑浆迸了一地,血流了一摊,我们同事说,这东西看多了习惯了就没事,就和辣子豆腐脑,就和西红柿炖鱼一样,红的、白的,你把它想成别的就没事”可我怎么看,怎么都是触目心惊,我当时五内翻腾呃,呃

    简凡喉咙里呃,呃,呃声音,呕吐的声音响着格外清楚,喉咙里响着声的时候,还有意的盯着景文秀,一脸肃穆,咧着嘴的样子,看得景文秀不自觉的跟着呃声,急忙捂住了嘴,本来就听得毛骨怵然,再一看这声并茂,忍不住几声呃”呃,呃得比简凡还响。

    “这就是心理影,她听都听得出册影来,何况见到呢?”

    简凡回头看着正聆耳倾听的张处长,指着景文秀说到,现在简凡或并已经脱了那个见死人就呕的水平,可真说起来,还是心有余悸,看着俩人不悦之色颇浓,简凡自顾自若有所思地说着:

    “而当天见到的,何止上百人,鉴证的、验尸的、现场勘查的、封锁的那个人能没有心理影这个职业让我干了很多我不愿意干的事,也目睹了很多我不愿意图睹的事,不是我一个人,很多人都一样,和这些经常目睹的罪恶相比,开枪又算什么记忆最清的是,我们抓了一个嫌疑人,他有罪,我觉得我很聪明,我觉得我能挖出他隐藏的罪行来可他自杀了,我一直以为他是畏罪自杀,可当我见到他的妻子、他的儿子还有那个温馨家之后,我突然明白了他为什么自杀,这个恶迹累累的人同样有他善良的一面,他在保护着他的家人”可是,可是,可是在他死后我却做了一件让我后悔一辈子的事,我在她们家人上找到了线索,可把祸事也引到了他的家里,一家三口,只剩下了一个一岁多的孩子”我宁愿能回到从前、我宁愿我没有穿这警服、我宁愿当个混吃等死的警察,宁愿这个案子成了悬案死案永远都不要破,我都不愿意看到他们一家老小全部死于非命,,现在,我想留,可我怕自己担不起这个责任;我想走,可我又怕我放不下这个包袱,这就是我的心理影,你们能帮我解决吗?”

    薛建庭、冯梅梅一家的惨丰。历历在目,简凡缓缓着说着时候突然间被这个嫌疑人一家人的遭遇激得眼睛酸酸的,这或许是张英兰这位心理学专家的独到之处,有意无意间激起了一个小警内心深处的隐痛。

    简凡说完了,长舒了一口气,心理咨询的好处就在于此,那怕是倾吐几句也觉得舒服了几分。再看张处长戚然一脸没有说话,那位进门时候还有点傲、有点鄙夷的警花。同样在撇着嘴无言以对,处在基层的每个警员,目睹的亲历那么多的罪恶,谁又能没有心理影呢?

    俩个咨询的人无法再做咨询了,本来就想混俩天瞎扯闲聊打停职时光的简凡不经意被挑起了心事,说了这些也觉得无趣得紧,缓缓地站起来,轻轻地说了句:“我知道你们解决不了,我们和嫌疑人一样 只要没有脱下警服,就要永远生活在这种影中

    言毕,看着俩位无言的上级,摇摇头,轻轻地走了出去,轻轻地掩上了门

    ------------------------------------------凤舞文学网--------------------------------------------

    凤舞文学网为众多读者免费提供各类小说,作品涵盖了玄幻小说、武侠小说、科幻小说、军事小说、恐怖小说、言等,并提供可电脑和手机阅读的TXT、CHM、UMD、JAR格式的电子书下载。

    http://www.fengwu.net

重要声明:小说《黑锅》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