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21章 真性有露白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常书欣 书名:黑锅
    <---凤舞文学网--->

    ……渊离处的大铁门咣当声响的时候,早按捺不住的简间里上坐起来。--凤舞文学网--

    脸皮倒是厚了几分,可真正到了这个时候。心里还是按捺不住有点怦怦直跳。警队虽不一定纯洁,但在处理不纯洁的警员上,可从来不手软,特别是给队里还来诸多不良影响的底层警员,比如,就像自己。在封闭的环境里枯坐了两天,简凡一直在揣摩着自己这次究竟何去何从。

    如果对卷铺盖回家有所准备的话,在下定这个决心的时候,总是心里觉得隐隐地还有未了之事。

    是什么!?是对一队、重案队这帮队友们的留恋?是对薛建庭一家唯余的那个呀呀学语的遗孤有点愧意?抑或是对警察这个威风凛凛的职业有所留恋?

    好像都有点,可好像都不是全部。

    等了很久。都没见有人进来,简凡起悄悄开了门,想看看是不是又有那个队里难兄难弟和自己一样被督察提留进来。一伸头出去,却愣神了。

    铁门开着。门外吊儿郎当地靠着位警察,也是贼头贼脑地看着,脸上挂着戏诸的笑容口看着简凡伸出头来了,嘿嘿地笑着:“喂,都这份上了,还摆谱呀?没人抬轿来接你

    是张杰,简凡也被逗笑了,俩人相视嘿嘿的傻笑着,会心地傻笑着。呲牙咧嘴开怀地傻笑着。笑了半天张杰脸一唬喊着:“走呀,还没住够啊。”

    “嗨,这怎么回事?不还得宣布处分决定吗?张杰你不是私自劫人来了吧?”简凡说笑着奔出来了。

    “拜托。大过年的,督察谁顾得管你呀?给你,”张杰不以为然地递过一张红头通知来。简凡接到手里一看。督察处的处理决定,大致是对于盛唐夜总会事件,涉案在逃的六人尚未抓获归案,涉嫌多种违纪行为的简凡同志暂时停职,由支队负责教育反省。事实查清之后再作另行处理。简凡边看边觉得有点哭笑不得,看看呵呵又傻笑上了。张杰正仔细注意着简凡的表变化,一看得这得八成以为神经有点不正常了,伸着手指晃晃:“喂喂,你不会精神压力过大?神经失常了吧?。

    “什么意思?。

    “这处分这么大,笑什么?副组长都撤了啊,就因为你并枪的事,陆队长着我们学习了三天条例

    “那又怎么样?”

    “这么背,还笑?。

    “哈哈,我是笑呀,人治就是比法制好一点啊,哈哈,这么大问题居然没有清退也没有开 哈哈”

    简凡说着却是又笑了,张杰看着笑得不自的简凡,叹着气道:“哎,不知深浅呀,挂这么个不上不下的处分晃悠着,随时都有可能被队里开了”不过也有好处啊,自从你来了,大会小会这反面典型,陆队再不提我了

    “我一停职,又轮到你了。哈哈,”想拉我垫背,没门简凡笑着,又把张杰说得噎了句,俩人下了楼底,看着仅仅一人一车,简凡有点怏怏不乐了,又是埋怨着:“哎,张杰这也太冷清了吧?就你一人来接我,其他人呢?,,对了。这俩天你们监控有什么现没有?时阿姨那心噢,不问了。我停职了,”

    迎着张杰怪怪的眼神,简凡省得自己不再是副组长了,悻悻摆着手,上了副驾,张杰边动车边说着:“没啥瞒你的,监控一无所获、齐树民不知下落、时继红和老严审了几天。没有新现。不过现在晋原分局失窃案专案组和口出文物走私专案已经并案。脸上有黑痣那家伙已经初步锁定了一个嫌疑人,叫孙仲文。云城人,还没有找到人,”详细案我也说不太清,我和肖成钢现在就负责监控兼月阁,妈的,省厅那帮人真蛋,一天三班倒折腾咱们,过年都没让我们休息。要不是陆队抽我来接你,现在还窝在那儿呢”

    张杰边着牢边说着,有点忿忿不已,到了督察处值班室领着私人物品,还待再说的时候,张杰却是插不上嘴了,简凡早迫不及待地拔上电话了。--凤-舞-文-学-网--

    费胖子正如所料,早溜了,大上午打电话的时候还没起。哼哼叽叽说得简凡不耐烦地挂了电话。一挂马上又拔回了家里,张杰听着倒有点可笑,关督察处几天,被简凡向家理解释成了执行特殊任务;回不了家的原因呢。是工作太忙,难为简凡说得这么绘声绘色,直把自己扮成位废寝忘家的好同志;温馨了片刻一转眼又腻歪上了,先是什么姐姐、后是什么妹妹,话里暧昧的紧,直听得张杰要酸倒牙根。

    电话打完了,车也停了,简凡如释负重的再回头一看,张杰一副不怀好意的眼光盯着自己,再看看处的位置已经到了平安小区自己家里。愣声问:“咋啦?。

    “你酸不酸呀?那蒋什么姐姐,还有什么妹妹”,哎我说锅锅,我一直担心关得你疯了,敢没疯,憋得厉害,了啊。”张杰猛地雷了句。损了简凡一句,哈哈大笑着。简凡跟着笑着不置可否,不过却是指指窗外:“你懂个呀?”哟。干嘛直接把我扔家里

    “那咋?你还准备上班呀?哎对了,陆队长可说了啊,从明天起,每天下午十五时准时到省警校心理咨询处报到,知道在那儿吗?学校白楼五层,专门汀了席位啊从法国回来的警察和犯罪心理学专家。

    “又干什么?。

    “开过枪的、伤过人的。都要接受心理评估,这是市局的新规定。

    以防你有自杀倾向了、暴力倾向了、虐待倾向了。以后哥们跟你出任务得防着点,省得你不高兴给我一家伙。”

    “得得”知道了,我不回家,带我去个地方

    哪儿?”

    “医院。市武警医院

    “噢,不能太久啊,我还得换肖成钢的班呢?”

    ,”

    俩个人吵吵嚷嚷一刻不停,简凡的嘴碎、张杰的嘴多。到也不寂寞,到了武警医院把简凡扔下。先自驾着车归队了,看来这俩天是真忙。

    一路和黑蛋、孙二勇通着电话,问着人在什么地方。91读免费提供直上了住院部三层,浓烈的药味让简凡这闻惯了美食的鼻子有点不适,家里没事、蒋姐和家人在一起。当然也没什么事;杨红杏知道自己出来了,心事也了了。此刻让简凡最揪心的,莫过了脑袋被开瓢的那位了:唐大头。

    循着门牌的标识,轻轻推开了3田的病房,伸着脑袋看看,笑了。

    脑袋上了网兜,缠着绷带的唐大头正吃着苹果。偶而吸吸鼻子。对着面前的女人傻笑,笑着偶而还说句流氓小话,那女人正是菲菲。唐大头的相好。这俩人的关系要从法律的角度讲,说个非法同居差不多;要从世俗的角度讲,说个什么姘妇姘夫倒很正点,不过现在看着一脸恬静的菲菲和病体未愈的唐大头,倒像俩口子那么温有加。

    俩个人不知道咬着耳朵在说什么话,说得菲菲有点脸红的捂着嘴笑,都没有现简凡悄悄地推门而入了。唐大头不经意一回头看着简凡站在门口,“呀。地一声,一伸脖子,不料咚地撞上了沿,跟着又呲牙咧嘴的叫苦不迭。跟着是大眼瞪小眼看着简凡,像见着外星人一般。

    “哟哟哟我又不是来抓你的,把你吓成这样?”简凡嘻笑着迎上来了,唐大头无恙,那总算心里最后一块大石头落地了。菲菲笑着给让了座,简凡看着头柜上堆着一堆水果和营养品,这才省得来得急了,啥也没带,不好意思地笑笑道:“唐哥,我今儿可是着急看来,啥也没给你带啊,改天来补上。”

    “客气啥,兄弟们送的这些,吃不了还不都糟塌了。一会儿走的时候提上点,柜子里还有一大堆呢!?”唐大头揉揉脑袋,撇着嘴,依然一副大咧咧的语气,偶而嘴角抽搐着,吓了简凡一跳,不无担心地问着:,“唐哥这伤?”

    脑震”妈的,脑袋里跟钻了几只苍蝇样,不时地嗡嗡嗡乱吼。真他妈背啊,要让枪伤着,好歹脸上有光;这让酒瓶子干了一家了呀?”唐大头解释着自己的伤痛,倒也形象。

    “刚放出来。”简凡舒着气,倒真放心了,这么着骂骂咧咧,八成没什么大问题。

    “看看,”菲菲我告诉你什么来着唐大头一听不知道又了什么神经,神色很凝重,跟菲菲说着:“我都说了,大原雷子里就俩好人,一个是我姐夫。一个是简凡,记住我说的啊,将来我要有个三长两短,就找简凡,谁信不过,这哥们我信得过”那晚上要不是他出手撂倒俩,我唐大头这辈子米面是吃到头了简凡,跟你称兄道弟我怕

    菲菲在嗔怪唐大头不该说这些话,简凡被唐大头这番话也说得直撇嘴巴,倒不觉得自己对这个人有多大恩惠,连人家脑袋上的伤也是拜自己所赐,这番话实在有点受之有愧了。

    俩个人攀谈了几句,说着说着就说到了那天晚上的事。简凡说着自己没找着人就上十三层找人去了,而唐大头也有点深悔。直说自己就怕出事,大门不出、二门不迈,结果还是被人家给摘到老窝里了,深为懊悔之,说起那几位的凶悍来,倒说得心有余悸。不过简凡听出来是曾楠打电话把唐大头调到了十三楼,这眉头就微微皱起来了,瞅着空问了句:“唐哥,曾楠把你拽里了,你不会恨她吧?。

    “火,”唐大头一副责怪的口气,不赞同了:“这什么话嘛?别说她一姑娘家,就我被枪着,我也没办法呀,这帮人是来真格的啊,一点都不玩虚的,看曾楠被打成什么样了?,妈的,别让我撞着,下回撞着

    “换着又怎么样?你斗不过他们,装备差远了。”简凡笑着插了句。

    唐大头蓦地也笑了,知道自己这混吃混喝收烂债的水平和这干亡命徒不在一个档次,嘿嘿笑着:“撞着我跑还不成?他们在大原惹了这么大事,我估计他们未必还敢呆在这儿。”

    “哎,谁可知道呢?,唐哥,那天晚上你一个劲找我,要说什么?。简凡道。

    “我姐夫找你。想跟你叙叙呗,他约了你两次。你不一直推脱有事么?那晚其实他要来和咱们坐坐,我也不知道有什么事?。唐大头吸溜着鼻子说着。

    “啊!?那晚上”,李一一山特总在场门”简凡吓了一跳。 “哟,那我也不知道了。他来得迟,应该没赶上吧?”

    “这”算了

    问了半晌。这个只顾着吃喝玩乐的唐大头,脑袋里还真不像简凡装着这么多弯弯绕,坐了足有一个小时,看看时间快到中午了,安慰了一番,简凡先自出了医院。

    路过门房的瞬间,突然间简凡眼睛扫到了一个躲避着自己的人,一扫之下,马上又装做无事人一般踱出了住院部,放眼四处看看,果如自己所料,住院部大门外的停车台阶之上,停着一辆熟悉的车。

    车是民用牌照,重案队的。

    人是熟悉的人,是重案队的,这应该是口飞文物专案组留得俩个暗桩,门房里守了一个。车里肯定还窝着一个。

    简凡笑着摇摇头。走了。

    有人监护着总比没人监护着强,简凡这样安慰了自己一句,不过还是觉得唐大头把文物走私车的消息给了自己,回头就卷到了这个案子里,究竟是福是祸,还真是无法逆料了。

    正步行着出了医院的大门,一辆白色的现代打着喇叭行进到了简凡的侧,简凡下意识地让着路,赶紧地上了台阶。不过那车跟着缓下来,车窗摇开了,戴着金边眼镜,笑吟吟的李威在喊着:“小凡

    正心事重重的简凡一下子站定了,奇怪地看看了这辆车。是劝业大厦见过的那位载着李总,不知道这里是不期而遇还是有意为之。

    “上来呀。愣着干什么?。李威笑着又喊了句,车几乎停到了简凡的侧。

    “你们怎么知道我出来了?又怎么知道我在这儿?不会是巧合吧?。简凡没动,声音里没有那么客气了,看着李威的眼光也没有那么友善了。

    “我了解你一如你了解我,上来吧。”李威笑着打了个哑谜,简凡想了想,上了车。李威笑着回来说道:“我还知道,你又被停职了”不过呢,你运气不错,看来伍辰光对你寄予的希望很大,所以要费尽心思保着你这么个不起眼的小人物

    “李总。我有几个疑问,不知道你愿不愿意告诉我?”简凡没有理会这茬,直接问上了。

    “说

    “口出文物走私案,这个确切消息来自于你。对吧?是你让唐大头警示我的,对吧。”简凡道。

    是啊,没错。我跟齐家兄弟几年了,对他们差不多了如指掌了。告诉别人,没人敢动他们。而且上下一通知一汇报,八成战机就失了”所以我要告诉你,你得感谢我,这么个不世之功,有些警察两辈子都遇不到李威笑着道。

    “你对警务很了解,这事一出,队里肯定要追究线索的来源,我想重案队监控唐大头,你不会不知吧?”简凡再问。

    知道李威淡淡说了句。

    “那你对齐氏兄弟这么了解,对这今后果也应该最了解了,你就任凭唐大头被摆在那儿当饵呀?明知道要生什么,也不警示他呀?还任凭他被齐树民绑走?唐大头一直把你当恩人,是不是在你眼里,他压根就一烂人。死活都不重要呀?”我们是不是在你眼里,都是一个工具呀?”简凡质问着。这次事里怕是最有火气的地方就在这里。李威应该知道、曾楠也知道、曾楠一知道那么支队长肯定知道,来来回回就瞒着一个唐大头当了个冤大头,最让人郁闷的是,自己还把这个大脑袋砸了一瓶子。

    “这个,”砸,简凡。我不知道你会因为这事这么大火,其实呢”我一直把你当朋友看一惯于教诲的李威有点无言以对了,回头看看怒容一脸的简凡,一下子还没想通简凡怎么会因为唐大头而这么大火。

    请停一下车简凡拍着司机的座位客气了句,那位把车停到了街边,简凡想了想说了句:“李总,我很反感这种为达到目的不管别人死活的作法,您虽然脱了警服了,可和伍支队长那一没什么两样,,我不觉得我们是朋友,如果选一个朋友的话,我觉得我认识的人里面,除了唐大头,都算不上是朋友。”

    说着嗒声开门要下车,李威伸手拦了下,几分急色地说着:“凡,别耍小孩子脾气,我今天是来和你商量下一步怎么走,而且给你安排好了后路,即便是你将来被清退了,我也给你提供一个优越的环境,强过现在一百倍

    “谢了。”简凡大开了车门,不屑地说着: “我活得好,我有自己的活法,你瞎什么心呀。”

    下了车,还意犹未竟地伸进脑袋又补充了句:“我也有自己的想法,干嘛要听你的?”

    这回可真的是拽了,拽得大摇大摆地上了人行道,瞧也不瞧后那辆车一眼,昂着走着,渐渐地消失在来来往往的人群里。

    “李总,这小子可够拽了啊。重案队里以前可没这路货色。有点不识好歹。”司机的声音,透着几分戏读。

    “呵呵有个,我越来越喜欢这小子了李威的声音,透着几分赞许。

    ------------------------------------------凤舞文学网--------------------------------------------

    凤舞文学网为众多读者免费提供各类小说,作品涵盖了玄幻小说、武侠小说、科幻小说、军事小说、恐怖小说、言等,并提供可电脑和手机阅读的TXT、CHM、UMD、JAR格式的电子书下载。

    http://www.fengwu.net

重要声明:小说《黑锅》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