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16章 当路狼与虎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常书欣 书名:黑锅
    <---凤舞文学网--->

    火黑了。--凤-舞-文-学-网--夜葳像一口大锅笼罩在城市的上空,对干正常学洲万天的结束,而对于夜生活,却是一天的开始。

    十七时。曾楠像往常一样换上了一职业装,监控里看着后门的厢货车进来。指挥着保安室的十几个人搬着成箱成筐的饮料、瓜果,除了红酒专门配送之外,这些廉价的东西进了稍一加工,能翻十倍几十倍的利润送给来这里寻欢作乐根本不问价格的男男女女。

    十八时三十分。唐大头和一众狐朋狗友赌了一下午,草草吃了晚饭,也指挥着保安分散到各个楼层驻守,在唐大头看来。这今生意靠的就是弟兄们的打拼,现在这年头太乱,吃霸王餐的、拿霸王钱的、开霸王条款的比比皆是。这行当里也不缺来霸王硬上弓的,不维持治安连资也未必保得住,那可怎么行?

    一切恰如平常一般的安稳,十九时以后,陆陆续续的客人开始进进出出盛唐那副美女广告下的厅门,有来这里猎艳的。当然也不缺来这里试图被艳猎的。自从男人和女人创造了这个世界。男男女女之间的烂事就一直充斥着这个世界。

    高雅到、伦理;低俗到了、**,都由此而来。

    丰九时四十分。从盛唐侧门踱步出来了一个着保安服的人,像是忙里偷闲出来抽只烟,闲步出停车场不远,看着一辆城市猎人的车灯闪了几闪,这位保安敲敲车窗,车窗应声缓缓摇下来。里面的人伸着头问:“在不在?”

    在保安一点头,塞进来一样东西。

    “等我电话。”车里人说着,递出手来。

    保安点点头,顺势接过了车里递出来的卷成筒状的纸币,迅塞进口袋里。又像无事人一样踱回了盛唐,和门厅的哥们打着招呼,恰似际逛归来一般进了大厅、沿着墙角向里走着,几分钟后回到了自己工作的位置:配电室。

    车里,人一走,车厢灯亮了。保安留下的一张草图,赫然已经到了连刃的手里。连刃指着图对着副驾上的齐援民解释着:“二哥,这儿一共三条主线路;一路照明、一路应急、一路动力,如果要进的话,只要切断一楼的照明,所有摄像就等于虚设了,切断一分钟,我们可以从门厅走到电梯口。直上十三楼管理区,这里没有监控但不敢保证唐大头就在这里。”

    齐援民一张白脸看不出紧张来,好像类似的事对于他仅仅是小菜一碟而已,这次收买盛唐内部的保安,说起来对于盛唐也不过是以牙还牙而已,思忖了片玄,问了句:“有其他办法吗?”

    “不好找。我们跟了十几天了,这家伙简直是个牲口,没有固定的女人、起居没有固定的时间,有时候半夜出来,有时候根本就不出来,要是守,不好守。”连刃解释着。这个牲口,指的自然是目标人物了:唐大头。

    齐援民一伸手,接过了草图,看着标着迪厅、灯、音乐茶座、舞厅、四一些字样的楼层,手指着十三层,声音冷了几分:“整八点,直上十三层。既然调虎离不了山、那就调虎归山”

    灯熄了。两辆车同时吼着动了,直驶向盛唐的停车场,下车的足有六七人,领头的看看时间,手指轻轻一挥,其中的一位,大摇大摆地进了门厅。外面的,四散到了停车场各个角落、静静地等着”

    整八时。一层二层瞬间陷入了黑暗,厅里嘘声、口哨声、男男女女的惊呼声和叫骂声比音乐的声音还大,直传到门厅之外,没人注意到停车场靠近门厅的位置,几个人影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消失在门厅之内,

    ,

    ,,

    “呦喝。停电啦?我靠,什么破地方,”

    费胖子坐到副驾上充大,伸着大脑袋看着盛唐底两层一片漆黑,外面的霓虹灯只剩一半还亮着。嘴里顺口骂了句。刚刚指挥着停车的保安笑着邀道:“老板,您放心,这就是负荷大了停一下下,常有的事,过三分钟,明儿我们盛唐的名倒过来挂。”

    “哟,拽的嘛。”费胖子笑着,今儿冲这儿来了,倒也不介意停这么一会儿。和简凡俩人拍因下了车,简凡把钥匙一扔,费胖子接到手里,指指盛唐让简凡看,简凡也诧异了下:“难得啊,这么大派头,居然还有动力不足的时候,,费胖,那你还去不去。”

    “废话不是,刀山火海都不惧,何惧停个小电,,嗨,这位哥们说了,不过三分钟。只要不停妞,他停啥都不在乎”费胖子吸着鼻子,笑着。--凤舞文学网--引的保安也哈哈笑着,颇以为然也。

    “来来”费胖,我跟你说个事。”简凡怕外人笑话,揽着费仕青的膀子拉过一边。看了一眼乱哄哄的门厅,再看看志在必得的费仕青,想想说什么。又没说出来,话锋一转委婉上了:“没进去之前,哥得给你讲个益智故事,你得听听。”

    “不要给讲色狼、色鬼的典故啊。”费胖子道,简凡经常下个逗人玩。

    “不不不”绝对不是,现在我有新词了。”简凡嘿嘿地笑着,逗着费仕青道:“说有一男一女在森林里碰见了只老虎,在老虎利牙威之下俩人迫不的已脱光了衣服,结果呢,老虎没扑女的,把男的刷地一下子扑倒了,你说,这是为啥呢?”

    “嘻嘻哈哈,”费胖子笑得前附后仰,指着简凡不屑地道:“这也太小儿科了。绕人呢是吧,还不就是只母老虎。专挑男的扑?”

    “不对。”简凡摇摇头。

    “嗯!?那要不是只公老虎,和男的玩背背。”费胖子一听没猜着,又说了句。一看简凡摇头,费胖子仰头思考了片刻,洗然大悟道:“我知道了,它是先扑了那男的,再上那女的对吧?是只虎?”

    费胖子说着嘿嘿笑着,当年但凡宿舍里哥们出类似的脑筋急转弯,肯定要带上点流氓味道,而且不能以常理度之,连猜了三次把可能猜遍了,简凡摇着头失望地说:“哎费胖子,你现在脑子里见长、智商下降,这是很危险地”我讲得是个推理故事,不是流氓小段

    “那”什么意思?”费仕青霎时被吸引住了。

    “听话听音啊,这样推理啊,一男一女被迫脱光了,那男的一看女,呦,起生理反应了。脐下那棍家伙翘起来你想啊,这个时候老虎一看能不火大吗,立马扑将上来,往死了咬,边咬还边说,我靠,你竖根小棍棍就想当武松吓唬我呀?哈哈,”

    简凡说了谜底,自顾自大笑着。

    笑了几声僵住了,只见得费仕青两眼迷茫,一头雾水不解的样子,傻愣愣地盯着自己,这下简凡倒怔了,拽着费仕青问:“没听懂呀?”

    “这,这那里可笑啦?”费仕青还真没听懂。

    “哎”简凡拍拍费仕青的膀子,教育道:“益智故事,这是教育你呢,玩要适可而止。别以为你裤裆里竖根小棍棍就能当武松啊,而且也别乱往起翘啊,这的儿可是宰你不商量,别到时候疼。”

    一格费胖子的肩膀,一楼二楼的灯刷声全亮,吓了费胖子一跳,简凡一说一转,看着迷糊在门厅里四下张望着找自己,先迎了上去。费仕青消化了若干秒,才省的这是简凡拐着弯教育自己呢,不过一想再一摸口袋里**的票子。英雄虎胆霎时壮了不少,不屑地说着:“切,吓唬谁呢,摸虎壮胆、虎强,咱今儿要当回爷们,”什么样的虎都不怕,包括白虎

    迷糊笑着和简凡攀谈了几句,跟着又见得乌龙县的熟人黑蛋也在这儿,费仕青一看简凡的人头人面颇为熟悉,这到更放心了。四个人簇拥着直上七层则音乐吧。一介绍是唐哥的朋友,着白衣的服务生恭敬地把费胖子和简凡直请进了音乐间,围着一圈的深沙、矮茶几和装璜考究的音吧足有四十多平米。半面墙上的大屏幕和电子点歌台一摁开,霎时一屋俱是轻柔音乐,暧昧无比。

    费胖子和简凡网刚坐定,还和迷糊在攀谈着什么,门一开,清一水几位漂踏着音乐的节奏应声而入,长裤的俩位、毛裙的三位、长披肩的四位,短的一位,暧昧的灯光下几乎无法分清美丑,不过肯定也差不了。光看那个子呼悠悠一站,似乎迎着音乐的轻柔要来风摆柳腰,让人心旌跟着飘摇不已。没经过这阵势的简凡有心慌意乱,辞让着告诉小迷糊:“迷糊,照顾我这位兄弟就成了,我就免了,我和唐大头有事。”

    讪然的辞让间,五个,漂亮硼里到有仁扑哧笑了声,简凡糗得有点脸红,还以为笑自己是个雏,不过一看五个美女眼光都向费胖子,一惊一侧头,也被逗乐了,费胖子嘴微张着,牙轻咬着食指,一副猪哥样,眼睛直勾勾地盯着排头一位高个长的美女,正如痴如醉地看着。

    “嗨、嗨,”老费。醒醒简凡晃晃五指,晃醒了费仕青,费仕青倒不以为忤,呵呵的笑着,眼睛不离美女的左右,顾不上看简凡的脸色了,简凡笑着说:“老费,你就搁这儿玩,我办点事,一会回来找你啊,自个挑吧啊,我们还是别碍事了”走走,迷糊”

    简凡拉着小迷糊保安起来,费仕青拦也未拦,俩人网出门,背后跟着几位硼就出来了,一看只出来仁,一问三个硼都笑而不答,简凡心一沉,跟着嘿嘿笑了,暗忖了句:这货,挑了俩,敢想双飞”

    一念至此,不走了,嘬嘴“嘘”了声示意小迷糊别吭声,跟着把门开了道缝,耳朵凑上来听着。轻柔的音乐声中,就听得费胖子的早没有了先前的尴尬,在饶有介事地大声给俩位留下的妹妹讲故事:”说,有一天俩位美女进森林。在老虎利牙的威之下,俩位美女都脱了衣服,你们猜,接下来要生什么?

    一位说,被老虎吃了呗;另一位说,哇,胖哥哥,不要吓唬人家姑娘家家哦”简凡在门暗忖,错了。都错了。

    果不其然,费胖子哈哈大笑之后说着:“很简单嘛,被老虎上了呗。”

    简凡骤听此言,咬着嘴唇压摔着笑,里面的咯咯几声,俩美女在嗔怪费胖子说黄色小调。简凡又是暗道,错了,又错了。

    果不其然,费胖子又是哈哈笑着解释道:“我说被上了。是老虎扑上来了,不是你们理解那“上了。的意思哦

    又是一阵嘻笑和打闹的声音,这地儿就是唱唱跳跳带喝酒胡闹的地方,特别是这间里。你干啥都没人管你。简凡听得费胖子玩得高兴,轻轻掩上了门,站直的子,心里诡笑着骂了句:这个禽兽,居然刻窃和删改我的原创……

    和迷糊并肩走着,走到了这一层的顶头,位置较偏,迷糊推门而入的时候愣了下,房间里空空,茶几上唯余一包烟和一个果盘外加一瓶没开封的红酒,正是唐大头准备招待简凡用的。

    “人呢?”简凡奇怪的问,来之前还打电话通知的唐大头安排的。

    “刚才还在呢?”

    “呼吧 …你那对讲。”

    “没用,唐哥上又没对讲。”

    俩人奇怪了几句正说着,对讲里话音到来了:迷糊、迷糊,迪厅几个打起来了,赶紧下来…

    “你去吧,我等会儿。”简凡拍着小迷糊道,小迷糊一听有事,急色匆匆地走了。简凡随意地一坐,拔电唐大头的手机,一接通了,刚听到了“喂”的一声,手机却是嘎然而止。

    再拔,就成了同样的声音:您拔打的用户暂时无法接通”

    时间,到回去那个老虎原创故事刚刚开讲的时候,一楼二楼陷入了黑暗一

    唐大头一听乱了,根本没在意,拔了个电话骂了一层的保安两句。

    曾楠呼叫着一楼保安。三两个人涌用配电室,进门一看,配电室值班的保安高平正在更换保险丝。解释了句:负荷过重,空气开关跳闸了,马上恢复电力,

    大厅里的黑暗中,几个人影淹没在乱嘈嘈的人群中,行进的标向很清楚,偏东一角的电梯还亮着指示灯,几个聚集到了电梯口上,趁着电力未复的时间稍等一会,门开了,…刀西装的人群讲了电梯。和来纹里寻欢作乐个个衣冠莹一…工人没有什么两样。

    电梯的指子显示着: 强 。

    夜总会向外永远是开放的,可这个管理层究竟是个什么样子,是永远不会对外开放的;明面上只知道掌舱人叫唐授清,所以取名盛唐;常的经营有两个正副经理负责。据说都是职业经理人,一男一女;但在盛唐内部又都知道,说话算数的有俩人,一个是唐大头,另一个则是副经理兼各楼层的领班曾楠,挂名的总经理周承文只管账务而不管常的经营,据说是幕后老板唐授清养的小白脸,这个人,等闲根本见不到。

    电梯门,开了,齐援民未动,两个手下几步上前守在楼口,连刃带一位循着标识直进监控室;地龙快跑了几步指指其中的一间门,意思是:在这里。

    齐援民像回自己家里一般。闲步走到了楼层的中间,门缝下隐隐透着灯光,非常满意手下今天几个兔起鹘落的动作,清一色的软底皮鞋,根本没有任何声响。

    站在标着经理室的门口。齐援民一动未动,几个手下分守四处,都没有动,接着听着监控室里几声闷响,咚咚有声,不知道是敲门撞墙还是敲人上了,一眨瞩夫。连刃的脑袋从监控室里伸出来,竖着大拇指,作了个。“进”的姿势。

    齐援民脸上微微地笑着。举手轻叩着门,笃,笃,笃非常有礼貌的三声。

    一楼二楼的电力刚刚恢复,负荷过大导致断电这种事倒偶尔也生过,曾楠看得一层二层的监控恢复,正安排着几个楼层的小领班向客人解释,听得敲门声响声,随手一拧,门开了。

    “你们是谁?”

    曾楠微微一怔。面前站着一个文质彬彬,面色有点苍白的高个子,像一个寻欢作乐的富家子弟。一左一右护着俩位,俩人的手斜斜的在怀里。曾楠眉头微蹙。瞬间作了一个准确的判断,腿猝然而动,长腿、高跟鞋幻化一条线影,直朝对面的人踢来”

    踢人、锁门,拉桌子顶门呼叫支援,这是脑子里一闪而过的想法。

    晚了,这个煞费苦心练就的“迎门一条鞭”腿仅仅让对面的人稍稍后退了几寸,跟看见这人手一捞。曾楠只觉脚脖子一紧,一股大力传来,没有制到人反被人制,呼里隆咚到栽回了房间里。

    “盛唐名不虚传啊 呵呵,女人都这么野。”

    出手的人笑着拍拍手。两个手下一左一右冲了上来,一上一下踢了几脚、摁着试图起的曾楠,手里抽着塑料扎带,蹭蹭几下,往曾楠的了几条扎带。曾楠的心里暗叫苦也,这种塑料带走电工扎电线用的绑带,绑人直勒进里,比绳子还结实几分。

    挣扎了几下,只见得闭门的那位很潇洒,环视了一圈屋里的装饰,弯腰检起了丢在地上的步话器,挥挥手,俩位手下又把曾楠拖着扔至了沙上,就见得那人把玩了几下步话,笑吟吟地凑到曾楠面前,曾楠下意识躲躲。

    “您是曾副经理吧?有名的啊。刚才手下动粗,实在抱歉啊 别紧张,除了我手下这些兄弟,我本人对婊子不太感兴趣。”那人正是齐援民,很客气地说着这些。不料一句“婊子,惹恼了曾楠,刚刚还躲闪着的曾楠怒目而视,侧头“呸”得一声,齐援民猝不及防,直被啐到了脸上。

    齐援民一侧脸,跟着反手“啪、啪”正反俩个耳光,曾楠白嫩的脸顿显几道红印,嘴角殷殷流着血迹。齐援民无动于衷地擦擦脸上的唾沫,照着曾楠没头没脑直踹一脚,冷声骂着:“货!”

    感觉从未有此大辱的曾楠眦目咬牙,两眼冒火地瞪着齐援民,有点失去理智的愤怒。齐援民却是摸着曾楠的上遍寻不着,回头一看桌上的手机,一个精巧的女式手机,翻了机盖,擎到了曾楠面前玩味地说道:“我不认识你,也和你没仇,不过你要挡我的路,咱们就有仇了”给你两个选择,第一个是我把你录光了从这儿扔下去;第二个是把唐授淡叫来,你选那个

    这个威胁像家长里短一样随便说来,不过曾楠看着齐援民根本无动于衷的脸上和没有感的声音。配上那双不像人类的眼神,丝毫不怀疑这事他做得出来。 想也未想:“拔 皱西,火火火”

    ,,

    “楠楠,怎么啦?,叫我,我那有空,一会简凡来,我们俩有事呢?”噢,我知道了,你寂寞难耐了吧?哈哈,,别急着啊,一会我把小白脸给你送去,就看你的本事喽,,现在就让去?简凡在你那儿?,我靠,这小子什么时候也重色轻友了,好好,你等着,我马上就来

    此时的唐大头正在七层等着简凡,一听着简凡直接去了曾楠那儿。颇有点被轻视的不悦,掐了烟头。一步三摇,一路调戏着过往的小姐们,直进了电梯,上了十三层。

    这个时候没有意识到危险降临的唐大头,当然更无从知道,就在他刚刚离开的同一层,迷糊、简凡还带着一位大胖子,三个人正对着五个美女愣傻……

    出了电梯。晚上的十三层空的四无人声,隐隐约约的能听到楼层里的音乐,喊了声简凡没人应声,又喊了声曾楠,也没有应声,唐大头边走边暗自咒骂着这俩货。正咒着的时候电话铃声响了,唐大头一看是简凡,想也未响,边摁着电话边敲着经理室的门。

    “吧 …”声之后,声音嘎然而止。

    门开了,门里伸出来一支黑洞洞的枪管直指着唐大头的脑门,跟着出来一位眉毛颇浓,两眼着凶光的悍人,唐大头一愣神之间。手机已经被后面围上来的人夺了,几个人前后堵着把唐大头直推搡进屋里,一看被捆着蜷在沙上的曾楠,唐大头霎时火冒三丈。

    晚了,形未动,哎哟一声、唐大头只觉腿弯一疼,扑通一声不由自主地跪在屋子中央。

    ------------------------------------------凤舞文学网--------------------------------------------

    凤舞文学网为众多读者免费提供各类小说,作品涵盖了玄幻小说、武侠小说、科幻小说、军事小说、恐怖小说、言等,并提供可电脑和手机阅读的TXT、CHM、UMD、JAR格式的电子书下载。

    http://www.fengwu.net

重要声明:小说《黑锅》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