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13章 水落石未出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常书欣 书名:黑锅
    <---凤舞文学网--->

    ※川杳晨,冬的清泣个及短夜长的季节里。--凤舞文学网--依然办虹燃片,凛冽的北风呼啸着。环顾皆是寒意顿生的萧杀之气。

    一辆警车像幽灵一样驶出了五一路胡同,行驶在几乎没有行人的大街上,这个昼短夜长的季节,清晨和黑夜并没有什么区别,在大街上还开着大灯,像在走夜路。

    车里,坐着一队的几个参案队员,驾车的是肖成钢、副驾上坐着胡丽君,简凡和张杰坐在后座,再往后的囚笼里,坐着乔小波。

    这是往看守所送交。距离传讯回一队已经过去了三十个小时,齐波毫无意外地非常配合。根据他的供诉,史静婷已经恢复出了涉案嫌疑人的第一张肖像,而且从乔小波的家里起获了保存十四只之久的信封,晋原分局出的时继红一眼便认出来当年的这些东西。

    案。由此又向纵深推进了一步,只不过比推测更让人心跳,简凡所在的这个专案组在两个多月的工作中,虽然成效颇大,但众人对于简凡这个、、多人协作的作案模式还是尚存疑虑,不过依照乔小波的交待,当天当控制他的人就有三人,再加上盗窃碍手已经先行一步的那位,至少要有四名;事实案比推测要更诡异和令人难以置信几分。

    一个。白天两个黑夜,这个案子的始作俑者简凡却是利用这个难得的时间里,天天泡在食堂里,给在预审,在被审的人做饭。在唉声叹气地做饭。连案的进展都懒得参与了。一共做了四顿正餐、两次加餐,每一次简凡都亲手捧着送进特询室,亲自端给乔小波,这个五尺汉子,不知道是怀念着妻儿还是感动着这一箕一食、被这些前同事们客气感动着,每一次总要抹抹不争气的泪。

    感动,有时候很简单,一饭一食、一句暖心的话而已。

    车缓缓地、静静的行驶在大街上,五一路、长风街直驶向北郊离一队最远的第一看守所。一路上简凡几次回头,借着微弱的光线看看乔小波,很安静,脸上没有恐惧、也没有悲呛,更没有像其他嫌疑人那样的后事未卜狐疑难定,而是一种像回家一样的安静,人像雕塑一般动也未动。几次简凡想安慰句什么,却什么也没有说得出来。

    不过最起码,他放下心里的包袱了,简凡心里忽然这样暗暗开始安慰着自己。

    路不算远,行驶了半个时,看守所的大门洞开之后,车直接驶进了大院里,张杰经常送交嫌疑人,手续办得熟,奔着下车去办羁押手续,简凡开了后厢的车门,叫了一声乔师傅,乔小波抱着仅有一件冬衣窝着子下了车。很知趣,很懂行,也很让简凡有点不舒服地蹲在车

    。

    “乔师傅,家里你放心,姓子那儿我们去过了,她不怪你,毕竟走过去的错误了”简凡说着,有点语结,不知道这究竟说什么的好。

    “谢谢”那天出去了,不嫌弃的话,请你到我们家做客。对了,我还不知道你叫什么呢?”乔小波故作轻松地说了句。

    “我叫简凡,简单的简,平凡的凡。”简凡回了句。

    “简凡!?,,呵呵。好名字,人还是活简单点好。看我这辈子活得多叫可笑,前半截当警察抓嫌疑人;后半截又当嫌疑人被警察抓,早知道如此,何必当初呢!?”乔小波摇着头,讪笑着,貌似轻松,却又似无奈。

    “乔”胡丽君喊了句上来了,远远地张杰办完了手续也来了,胡丽君无言的拍拍肩膀,像鼓励队友:“放心,嫂子有事我们帮衬着呢,冲你这回的表现。我还把你当队友,今儿走得太早。时继红和老严还准备来送送你没赶上”

    乔小波不迭地谢着。一眨眼张杰奔上来了,这次预审这么顺利也让张杰有点意外,不由的跟着简凡也对乔小波非常客气了,握着手安慰道:“哥们,虚得咱就不说了啊,进号子里第一千万别说你当过警察啊,要犯人知道你是雷子,能把你往死里整;第二呢,别跟带头的叫板啊,你这长相一看就不是当恶人的料,挨顿揍就过去了,我跟管教打招呼了;再有啊,进了号子,别人问你犯什么事进来的,你就胡扯,把罪说得越重,别人尊重你,,啊,就这些,回头给家里给我们写信啊,,瞅空我们来看你,”

    张杰喋喋不休说着,乔小波不迭地谢着,直送进了第二层监区的门,乔小波一步三头的在管教的带领下消失了,门“砰”声闭上了,隔绝了外面的世界”,

    “哎张杰”你们这嫌疑人多大官呀?怎么连镝子没戴,违反规定啊。”

    四个人正傻愣着。门口经过的狱警认识张杰,随口说了句。

    “去去去,”张杰不耐烦地赶了句:“看看你们什么样。提留根棍子,放羊呐赶猪呐。--凤-舞-文-学-网--我们这是文明执法,嫌疑人怎么啦?人家有自觉自愿。”

    “切,等你那天住进来啊,有你小子好看的。”那狱警笑骂了句转走了。

    又完结了一件事。四人拍门上了车,天色刚刚亮开,三十个小时的连续预审和办案中间休息了不少,倒不觉得累,胡丽君和张杰都去过乔小波的家里了,这个前警察的子过得并不怎么样,哭哭啼啼的老婆和还上小学的女儿。一下子失去了家里这么个顶梁柱,怕是光景更好不了了。就一天胡话连篇的张杰也隐隐感觉到简凡的伤痛之处在哪里了。

    车驶了不久,胡丽君回头看了看闭眼小憩的简丹,打破了车上了沉闷:“很了不起啊。我是第一次见到没有手镝的押解;第一次见过嫌疑人把警察当亲人当朋友,一路说着感谢我们的话,也是每一次审案子根本没有劳心费神,这么顺利,张杰,你说是不是呀?”

    这是故意说的。故意引着简凡说话,张杰当然知意,应着话头就大惊小怪地说着:“那是,,咱锅锅是谁,嘎嘎,”现在说出来了吧,倒能理解了。可当时就打破我脑袋我也怀疑不到乔小波上了啊,厉害、厉害,从现在开始啊,我的偶像就是简凡啊。”

    “不对吧张杰。

    肖成钢无聊之下应了句:“前两天不说你的偶像是陈冠希么?”

    一说这话,三个扑哧扑哧都被逗笑了,简凡也笑了,张杰笑骂了句,回头凑上来问简凡:“哎,简凡,下步咱们怎么办?我就奇怪啊,难道这当厨子和警察就是不同,我们是顺藤摸瓜,你丫整个就是有幕没藤都能摸得着瓜,下个瓜在哪?是不是顺着肖像抓人呀?”

    “问胡姐。”简凡抬头示意了下。

    “呵呵,,上午陆队和咱们组并个碰头会,大致案给他汇报一下,再做决定暖 ”胡丽君说了句。

    “陆队和伍支的心思暂且不在这个上面,呵呵,文物大案的案值几千万。直追晋原分局的失窃案的案值和重要,有西瓜了,芝麻估计没人拣了。”简凡叹了句。

    ,

    口月飞号了。支队的元旦值班表已经刷刷地从传真吐出来放到了各大队、重案队的办公桌上。其实对于警察这个职业,假期只不过是挂个名而已,别人越放松的时候,也就是警察越紧张地时候,没办法呀,一到快过年时光景。偷抢拐骗的比平时格外多,细细想想嘛不难理解,不管谁也想趁着年前赚一把过个好年嘛。

    专案组大办公室里,四零五散的人员终于重新聚到了一起,四的探员们正用电脑重复着肖像描蓦,用不了多久全省的公安协查通报上就会出现这个人;郭元整理完原始口供后差不多最后到了办公室,老搭裆肖成钢、张杰早已在座,时继红、严世杰还是一副事事不关己的态度在闲聊着,胡丽君正整理着本案的涉案活动版,由一队史静暖成像的第一嫌疑人,现在已经赫然到了活动版的中央位置。91读免费提供

    案件,至此揭开了新的一页,这是肯定不会怀疑的了,要不众人也不会有这么高兴了。郭元一看简凡没在座,坐下诧异地问了句:“哟,简凡呢?”

    “请咱们组长去了。今儿要年前最后一茬案分析会”,哎胡姐,咱们说好啊。元旦我是说啥也得放两天假啊,我得好好陪陪我家儿子。”张杰笑着应了声。话音网落,肖成钢却是不悦地对着:“想陪老婆早说,别找这些借口,,你这话好像欺负俺们这光棍汉似的,就该我们值班呀?”

    这几个小警是合不来、离不开,到一块肯定要拌几句嘴,众人正笑着,简凡推门而进,看着众人诧异地问了句:“咦!?笑什么呢?”

    “哎,锅哥回来了,正找你呢,张杰说他元旦不值班,回抱儿子。我说他抱老婆吧。他还不服气。”肖成钢笑着,两人肩扛闹着。

    “嗨、嗨、严肃点啊”张杰你老夫老妻了有什么陪的,像我和成钢这号网谈对象的才应该多休息两天,想抱儿子。你抱上儿子来值班呀,没人管你简凡一句轻松解决了张杰的问题。说得张杰直翻白眼。正要强辨几句,简凡坐到了会议位上敲敲桌子,得伍支队长那得差不多了。直入正题:“好,现在咱们做一个大致的推测和描蓦,我分配一下任务,尽快结案,小年肯定要错过了,那别拖到节完不了过不了年就难受喽,目前最新的嫌疑人,这个人

    简凡指着活动版中央的嫌疑人,侧面的画像,靠近眉骨的后脸上有颗明显的痣,这个体貌特征可够特殊了,非常易于辨认,本来以为简凡要说鼓劲的话。不过话一开口,却是挖凉挖凉一大盆凉水兜头浇来:这个人是我们最新的嫌疑人,不过我们别把眼光只盯到这个人上,试想一下,十四只对于中国的改革开放,什么地方都是苍海桑田,凭着一张肖像找人那无异于大海捞针,就即便是找到了,这执法成本大概也是咱们队里接受不了的大家也别高兴得太早了,乔小波虽然见财起意。但严格地说,他也是个受害者,也是无意中被幕后人当了一个棋子来用,”整件案子,到现在为止其实只是从一侧面证明了我们最初对比四个人、两路同时作案的推断,唯一一个最可能的嫌疑人薛建庭已死。剩余的嫌疑人还逍遥法外,凭心而论,从现在开始,我相信难度会系数值会继续上升,,就像一个人的考试啊,三十分考及格很容易、及格到优秀难度就大了、优秀到满分。那就是难上加难了,不知道大家上学时候考过满分没有,我念了这么多年书,就没考过满分,优秀也不多、及格不少、不及格更多,”

    把难度又简化成一个笑话,引得众人俱是会心一笑。张杰和肖成钢成傻笑着、胡丽君是会心知意地笑着、时继红和严世杰,却是慈的笑着,郭元呢,是理解地笑着。愈来愈觉得这个在一队混得貌不起眼的厨子。现在越来越像个警察了。

    “不过呢,我这次想考个满分。”简凡笑着解释道,好像并没有就着案了说事:“有个人有一天告诉我,生活里虽然不一定有完美,但也不能有过多的缺憾,我就属于缺憾过多的,而且我也不想给咱这职业生涯里再带进来什么缺憾难是肯定的,可我现在不是一个人是奋斗,所以我不觉得有什么难,想想咱们网开始的时候啊,一无所有、一无所获。最初是张杰灵机一动,想到了可能使用车辆流动作案的判断,现在证明是正确的;时阿姨和严叔,更不用说了啊,家里两老,等于两宝啊。审郑圣胜和找第二条线索,可多亏时阿姨和严叔;郭元和肖成钢也不用说了。要不是他们带队出警,不会有那把失枪的重见天这话怎么说来着,胡姐,,功劳都群众的,和领导无关啊,呵呵”

    一句装大不像大的话,引得众人又是一阵笑声,不过胡丽看到暗暗赞赏,这么着几句轻描淡写,淡化了个。人,把集体的凝聚力放到了第一位,水平怎么样尚且不论,这份襟就胡丽君觉得不比那个领导差,虽然现在还不算什么领导。

    “接下来的一个月,我准备分成三个阶段,第一个阶段十天时间,把网撒出去。把现在的人手能再的全用上,以我们现在的线索扩大拨索范围。这个我布置一下大家看看合理不合理啊”时阿姨、严叔,要劳您二位大驾了。再次提审郑本胜,现在不用唬也不用诈,就把这个,文物案照实了告诉他,把徐胜治被枪伤的得给他看看。主审两个方向,第一个是认不认识这个肖像里的人;第二个看他到底还隐瞒了什么事,特别是有关李三柱和齐树民的事…二位长辈,拜托了啊,有问题您别找我,吃饭找我就成,我管

    “没问题,,哈哈,这孩子,你要当了支队长,我不退休了,再干十年”时继红指着简凡笑着,严世杰也乐得接受了,这是俩人专业,自然是熟捻得紧,当然没什么难的了。… 一我刚才凡经知会了陆队队顾不上来开会,不油七口门意了对齐援民的监视居住”我、郭元、肖成钢、张杰,四个人分成两组,分别对齐援民的住所和经营场所进时监视,一举一动我们都要掌握,你们几个尽快找一个合适的监视点”听清楚了没有?怎么我一报菜名都没意见,一安排活干。都有意见了?”我给你们送饭总成了吧?”简凡看着四个队友,颇有不悦地了句牢

    “得令”一听送饭,张杰和肖成钢立马反应过来了。郭元笑着没接茬,这四个人因为吃聚得越来越紧了。

    “胡姐”还是咱们早上商量的。你负责协调排查,我们这只能是撒开网,能不能捞着鱼,就看你和北的准确消息了。”简凡瞥了眼胡丽君,征询道。

    “没问题”交给我吧,只要他在你设定的范围里,我有把握找得到。”胡丽君应了句。

    “好了,散会”元旦时候商量下,咱们到什么地方聚聚啊,,”

    “哎锅哥,你不回乌龙啦?”

    “算了,不回了。”

    “简凡,除了你家,俺们什么地方都不想去呀,大家说是不是呀?”

    “对,简凡家”

    会议,轻松地开始又轻松的结束了,有了这么一个核心,在很多事上很容易取得一致,比如,特别是在吃上。

    胡丽君跟着众人笑着起哄着,不过注意到简凡出了门,那脸上的一抹忧色却是掩饰不住地再现出来,趁着众人各忙其事的时候,敲敲顶东头的办公室门,听得应声推门而进,一进门又有点心里隐隐作痛,只见得这个向来阳光灿烂一脸的简凡,现在却也是一副忧国忧民的架势,手支着下巴在思考着什么,不管是什么。胡丽君知道,这个菜名菜谱的脑子,现在想得肯定不是吃。

    “胡姐,有事吗?”简凡问着。

    “这两天御心不太好?怎么什么时候都感觉怪怪得,其实对于乔小波,这也并非不是个好的结果。作为执法者,有时候不得不做一些违背个人感的事。”胡丽君闭上门,轻轻说道。

    “虽然我觉得好像是我毁了他的生活,可我担忧的不是这个。”简凡摇摇头。

    “你在担忧什么?”胡丽君低眉问了句,话很轻。

    “案越来越走向明了,我就不相信,你感觉不到那种担忧?”简凡斜眼向上,神秘地语气。

    “看来,我们有同样的担忧了。”胡丽君舒了口气。脸色还真慎

    了。

    “胡姐,在我们乌龙乡下,到了七八月份经常有人捉蝎子卖,这东西外人看来很危险,不但蝎子有毒、而且和蝎子有时候寄生一块的还会盘着条蛇,这就走过去说的那蛇蝎心肠”两样最黑最毒的东西一个窝里,别说捉了,新手看着就害怕。”简凡若有所思地说道。

    胡丽君眉毛挑挑,怪怪地问:“你想说什么?”

    “呵呵”很简单,如果你捉蝎子,得搬了石头,无所遁形之后,蛇蝎自然会分家,分了家各个击破,我们那儿就五岁娃娃都知道,俩筷夹蝎子,一夹一个准;稿头敲七寸,再毒的蛇,也得变成软蚯蚓”可是再他们没有分家时候,不能碰。”简凡神神叨叨地说着,不过此间的话怕是胡丽君已然领会于,眉宇间渐渐舒缓着,绽开了笑容,或者从话也明白了简凡今天的安排的是什么意思,为什么对于可能存在警匪一窝的事只字不提,还警告自己不要提。

    “你不会没明白吧?严格的说是你教我当警察的哦,要不是那天晚上你着我摸了个色胆包天,我现在,我,嘿嘿,口误口误,”简凡此时也笑着,椰愉地说着的时候。看着胡丽君站着正到自己眼睛直视的位置,糊里糊涂漏嘴了,赶紧地掩饰道。

    胡丽君脸上微微蕴怒,不过霎时脸色变了几变,又恢复正常了,女人的感觉怕是奇怪地紧,对于有过肌之亲而又不能相守的男人,那种恨交织着期待的感觉最为奇妙,简凡一口误,胡丽君反倒近了一步,语带不屑地一句:“你胆子也未见的长多大嘛!?不过就一次而已,我还没纠缠你,你就这么疏远”我要是纠缠,你是不是要吓得生活不能自理呀!?”

    “咦!?你,小看我?”简凡食指一指,一被女人这么数落,又无形中激起雄心志来了。

    “哼,,呵呵,,那我晚上想请某个人共进晚餐,不知道那个人来不来呀,接受不接受邀请?”胡丽君炫耀似地前,睥睨着简凡,像在挑逗。

    据科学调查证明,百分之九十五的男人都喜欢会主动挑逗的女人;可惜的是,简凡不属于剩下的那百分之五。想也没想,脱口而出:“来就来,”

    “哈哈”哦对了,我不是请你呀,别自作多啊。”胡丽君掩嘴而笑,笑着看着简凡糗色上脸。流云水袖般潇洒转,开了门径自而走,还不忘回头,摆摆手再见。

    妈的”简凡重重拍了前额一家伙,这咋地啦,刚刚还用脑子思考着的吗,怎么让她一搅和,又开始用下半思考了,网想什么来着,又给忘了

    正思忖着,却听得楼道里肖成钢喊着:“锅哥、锅哥,来了、来了”,快出来,”

    说活着嘭声门开,简凡一听这“来。字,有点气不打一处来,呲眉瞪眼看着肖成钢:“来来,你来找死呀?”

    “我靠,你也不是个啥领导,这谱越来越大了”门房,有人找。”肖成钢喊了句。

    “谁呀?”简凡不理会,摸摸脸上的伤,起来了。

    “美女、帅哥。俩个答案。你猜。”肖成钢开着玩笑。

    “哟,美女。”简凡猜道。

    “错了,再猜。”肖成钢笑了。

    “那不用猜了,没兴趣了。”简凡摇着头。失望了,不是蒋姐。肯定不是,要是的话,电话早来了。

    “你再猜还是错的,信不?而且也不一定没有兴趣,你信不?”肖成钢又乐了。

    “什么意思,还有不男不女的?”简凡傻愣了下。

    “笨蛋,一个美女、领了一个帅哥来找你来了呗。”肖成钢捉弄了一番,笑着跑开了。

    简凡出了重案队,加快了步子,往门房走去,一看,霎时乐了,霎时什么忧烦都云开雾散了, ,

    ------------------------------------------凤舞文学网--------------------------------------------

    凤舞文学网为众多读者免费提供各类小说,作品涵盖了玄幻小说、武侠小说、科幻小说、军事小说、恐怖小说、言等,并提供可电脑和手机阅读的TXT、CHM、UMD、JAR格式的电子书下载。

    http://www.fengwu.net

重要声明:小说《黑锅》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