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11章 联袂好作戏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常书欣 书名:黑锅
    <---凤舞文学网--->

    一个人”如果真有什么事瞒着。--凤-舞-文-学-网--怕是不容易对付,

    胡丽君单手摩安在下巴部位,盯着监视屏,像是自言自语说了句。

    一听这话。简凡的眼神也不由自主地被吸引到监视屏上,询问室的大空桌子边,刚刚被带回来的乔小波抚手而坐,头一会儿垂着、一会儿左右顾盼,眼神很慌乱,屏幕上能清晰地看到偶而喉结还在动着,在他边不远,就站着威猛有加的肖成钢。

    看了几眼乔小波,简凡又侧目贼头贼脑看了一眼胡丽君,因为票的事,胡丽君莫名其妙了一通火,回了一队也不理会简凡,搞得简凡好不郁闷,看来这关系好,也不一定能报了票哦”不过此时嫌疑人一来,胡丽君一脸正色,慢慢就进入状态了,知道胡丽君见多识广,简凡弱弱地问了句:“胡姐,何以见得?”

    “嫌疑人分几类,一种是死猪不怕开水烫的,知道自己罪责深重,干脆死扛,对付这种人没有完整的证据链,定不了罪的;第二种是挤牙膏类型的。你没有实打实的目击和证据,照样是抵死了不说;第三种呢,装傻充愣型的,你问什么,他什么都说,可基本都是胡说”,简凡,你是嫌自己活得不自在吧?”

    胡丽君笑着回过匕,不过看简凡的眼神没有那么和善了,反倒像张杰、肖成钢一般的幸灾乐祸的眼神,笑着玩味地说了句:“我就怕对付两种人,一种是蔫不拉叽一句话憋不出来的、一种走进门看样就胆战心惊不堪一击的人。这种人不是无辜清白的,就是大勇若怯、大智若愚的人;不管是哪一种,都不是那么简单拿得下来的”我看乔小波有点蔫,不那么好开口

    “咦,胡姐,这还没开始,你怎么先到打起退堂鼓来了?”简凡哑然失笑了?

    “你一没有证据,二没有目击,我就奇怪你怎么问他?我提醒一句啊,不许动手啊,别以为我不知道队里这帮人怎么问讯的,再出点什么事,谁也负不起这个责胡丽君提醒道。

    “谁动手了?我要让他心甘愿地说出来?。

    “吹吧,不怕大话闪了舌头呀?”

    “大餐能闪了舌头,大话绝对闪不了?。

    “简凡。我欣赏你的自信,可别这种自信到最后成了自以为是啊,你以下的这几个,可都是只会用拳头说话的啊呵呵,我就不相信。你这嘴皮子能利过来头

    这句话说得头也未回。半晌不见回音,再回头的时候,门开着,早不知道什么时候简凡蹑手蹑脚已经跑了,”

    不长的走廊里。问询室的门轻轻开了一条缝,简凡在打着手势,手势的意思是,开始!

    问询室里。比较冷,乍见得乔小波的膀子蓦地耸了耸,不为别的,是几声叱喝的声音响起,或许是勾起了曾经在分局的那么点经历,寒意从脊粱直爬到肩膀。

    外面的声音越来越大,先是呼里隆冬几个人打闹的声音,接着是劈劈吧吧几声脆响,那是电击器、俗称电棍放电的声音。夹杂着一个人的惨叫,声音。听得越来越清,也越来越瘪人。乔小波有点坐不住了,连人带车糊里糊涂被带到这个不知名的地方,车被扣在前院,自己被带进了两道铁门被扔在这儿已经半个小时没人管了,边就站了一个。虎视眈眈的警察,个子足有一米八、一瞪自己的时候那眼神怎么看也有点不怀好意。站了半个小时,愣是没说一句话。

    这越不说话,越让乔小波的心里打鼓。几次想出声询问,不过被边这位虎视眈眈的恶警一盯,所有的话都咽回去了。

    漫长的等待无外乎一种最难熬的煎熬,耳边充斥着“咚咚”。的闷响,像拳击沙袋的声音、啪啪啪的脆响,像扇耳光的声音,自始至终,一个破锣嗓子的惨叫、呻吟和两个人的叱喝一直不停歇,像是在追问什么,处在这种环境里,让乔小波越来越觉得凉意甚重,这是刑讯,丫的,乔小波心里暗骂着,十几年了,警察这问讯方式就没啥长进。

    正思忖着。声音放大了,却是一个人喊着,妈的,让你小子嘴硬,吊门框上吊你几个小时,吊得你爹妈都不认识了”另一个声音在叱喝着,别动,他妈找死是不是,知道这什么地方吗,刑警队,钢筋铁骨也让你小子脱层皮,让他妈你嘴硬”

    劈里叭拉几声加外重,夹杂着一个人的哀号。

    乔小波再也坐不住了,腾地站起来,不料旁边守着的警察眼一瞪、一指椅子。冷声道:“坐下,急什么急”还没轮到你过堂呢?”

    这语气不像人类的音,倒像机器的声音、短促而不带任何感彩,乔小波一脸惨然,缓缓地坐回到了座位上,有点心惊冉跳地声问了句:“警”警察同志,是不是抓错人了。我是说我”

    “哦,我们经常抓错人。”那警察脸上没有什么表,几分不屑地噎了句说着:“那你就得想想,为什么错到你上了,怎么就不错抓到别人上呀?。

    “我真的什么都不没干。”乔小波语重心长,苦着脸,一百分的诚意说道。

    “哦,什么都没干!?。那警察侧头看着?乔小波见有转机,赶紧地点头称是,不料那警察话锋一转,脸一拉眼瞪着:“来我们这的人,都说这句话

    一句噎得乔小波张口结舌了,瞪着眼愣摸着半晌没再说上话来,过去秀才遇到兵有理说不清,现在是谁遇到警察这理也没地儿讲,正惴摩着究竟什么事摊自己头上了的时候,门“哗”声开了,进来一位叱目瞪眼的警察,一挥手,带到特询室

    站的肖成钢也一挥手,跟我走,不容分说地走在前面,乔小波老老实实跟在背后。网出了门吓得怔了一怔,斜对面的门框上,吊着一个满手满脸是血的人,嘴唇翕动着,眼半闭着无力地看着走廊里的人,顿让乔小波已经积郁了不少的寒意全化作恐惧,没来由地脚底软、两颤,”

    “看什么看”,进去

    嘭声厚重的特询室门一开,那恶警一指里面,乔”?下趋进了门,门又嘭得一声,关卜了乃

    隔着两间闭着的门里,简凡正背靠着门挡着胡丽君,胡丽君一指仙人指路正指着简凡叱喝着:“让开,一队的案子我不插手,这个人你们可不能乱动手”没证没据,出了事,谁负责?让开”

    “别”胡姐,等一分钟成不”简凡拦着门,不迭地解释着。--凤-舞-文-学-网--这一句两句说不清楚,胡丽君却怕是早听到了门外刑讯的声音,只不过对于这种司空见惯的事,现在自己是重案队的人。对这些事也不好说什么。再见到乔小波被肖成钢、郭元从问询室直带进特询室的时候,这才急了。

    “你给我让开”胡丽君一拉,简凡被拉了一个踉跄,被拽开了几步,看着胡丽君手搭上了门锁,简凡从侧面一把揽住了胡丽君的腰。跟着形一动,迅捷无比的又挡在面前,胡丽君这倒顾不上出门看了,紧张地要挣脱,外面呼里隆咚在闹、里面悉悉索索也在闹,急之下。被搂着的胡丽君甩手要扇耳光的时候,手被简凡顺势一把握着,跟看见简凡神神秘秘手指撮在嘴上“嘘。的一声。

    “放开,这是在单位胡丽君挣扎着,被简凡拦腰抱着,脸对脸近在咫尺,全有点乏力,要是在大街上来这么个温存倒尚可接受,可这货选得偏偏不是地方,门外就是一队的队友们,要让大家伙看着,这脸倒不用要了。

    “改天咱们再干这个啊,今天还干正事呢”你看”。简凡嘻笑着孰无几分正色,看到特询室画面上有人了,放开了胡丽君,门拉开了,侧目往外一看。张杰正往下解门框上吊着的那位,却是王明,放开了手镝,两人却是相视坏笑着。蹑手蹑脚过来了监控室。

    得,胡丽君看明白了,这是演戏吓唬人呢。

    进了门,王明赶紧地就着脸盆倒着水在洗脸,张杰正一旁偷笑着,洗了半晌对着镜子一看,王明叱着嘴这回可真骂上了:“喂喂,这给我抹得什么?怎么洗不下来

    “嘿嘿”一半西红柿酱、一半红药水,王明,你要是扮尸体,绝对能获奥斯卡死人奖潜力张杰坐沙上,笑得乐不可支。

    “这管用不?”王明擦着脸,脸上尚余了清晰可见的红色,有点,不太相信地说着:“现在进来的这些嫌疑人,上真家伙都未必撬得开人家的口,这吓唬俩下就管用呀?”哟,胡姐,您也来了。”

    “问他胡丽君脸色微红。像是怒意网消似地指指也在一旁窃笑着的简凡。

    “张杰,去”该你上场了,充分挥你胡搅蛮缠、蛮横无理加死皮赖脸的优点,一定要把他气到分不清好赖、说不清方向的水平”简凡没有搭话,却是指挥着张杰,张杰一声“好嘞,看我的。”说着拽得牛哄哄地直出了监控室。

    “哟,简凡 ”。胡丽君有点哑然失笑了,怪怪地问着:“敢网才你们几个嘀咕,就为事”怎么着,还搞了个预审方案?”

    “嗯,方案当然得有简凡点点头。

    王明也笑着接茬了:“方案就是扮个刑讯现场,张杰在里面鬼哭狼嚎”简凡,我可不欠你人,你们这吊了我一销子,这账怎么算吧?。

    “明儿我跟江师傅给你们弄一桌就行了,又不是真吊你了。几分钟而已

    “说好了啊,吃定了饿

    简凡和王明说得轻松无比。俱是开玩笑的口吻,胡丽君听得有点不太明白,插话道:“这到底什么个意思?就听听刑讯声音,就准备把人家吓住?”

    “这是第一步。胡姐,我问你个问题,什么样的恐惧最让人的害怕?。简凡神神秘秘道。

    “这,”死亡!?”胡丽君道。

    “错,都死了还知道什么害怕?”简凡道:“未知的恐惧最让人害怕

    “什么意思?。

    “这么说吧,呵呵,我看过一个死刑犯的独白,最害怕的不是上刑场的一刹那,枪一响嗝了,有啥可怕的,真正害怕的,是在临刑前的一个,晚上。他越想越害怕,能害怕到大小便失”乔小波现在还迷糊着不知道什么事犯了,也不知道这儿究竟是什么地方、更不知道我们将怎么对付他,越不知道的况下,他越担心、越担心就越害怕、越害怕就越影响他的思路和判断力”咱们先搞他化荤八素,趁他心理防线最薄弱的时候,一击而胜,”

    简凡侃侃谈着自创的这类荤素不忌的理论?胡丽君一听不以为然了,看着张杰贴着一脸胶布已经坐到了特询室里,孰无几分庄重严肃。和郭元俩一坐,一脸贴胶布特滑稽。嫌疑人旁边,肖成钢还像杵了根电线杆似地站着,场面全威武,只不过了解的人眼里看就有几份开玩笑的成份了,一看便笑的胡丽君指着张杰:“就凭他?”

    “哎,对喽,张杰能气得陆队长骂娘,就这赖皮得。用不了仁回合,能气得乔小波不知道自己姓甚名谁你们信不?”简凡倒替张杰说上话了。

    “我信,,张杰这小子脱了警服直接就能当痞子。”

    胡丽君没说话。王明倒插了句。这怕是对张杰最好的评价了。

    ,”

    “姓名

    “乔小波。”

    “

    “男”

    “民族

    “汉;。

    “份证号

    “,4,旧火火火火火”

    问了几句话,乔小波如实作答,非常配合,主审张杰刷刷写着份证号装模作样的递给一旁守着乔小波的肖成钢,很拽地说了句:“去。查查他的老底,看有没有杀人强 非法买卖枪支和毒品的前科

    肖成钢应声而出,乔小波听得心里直毛;不但为俩个主审的话毛,而且为俩个主审的长相毛,只见得这俩人,一个伤在左脸、一个伤有右脸,都是贴了半边胶贴几乎不可辨,乔小波甚至怀疑这伤是有意为之,怕自己认出体貌特征来。

    伤在右脸的郭元,看着有点畏缩的乔小波,第一次说话了,一拍桌子,虎吼道:“看什么?老实点。”

    拍桌声吓了乔小波一跳,肩膀一耸,伤在左脸的张杰出声更恶了,又是一拍桌子:“知道哥们怎么受伤的吗?不怕告诉你,追逃,俩个。持枪逃犯都不在话下,就你,差远了。”

    右边话音一落,左边又是一拍桌子:“和警察作对,是没有好下场的,坦白从宽才走出路。”

    出路一说完,这边“嘭”声再拍一家伙,又是一句:“想和人具为敌,你的下场好不了。那是一条死路。”

    “嘭”又是一声,不是拍桌子,却是有人推门而入,肖成钢回来了,又站到了乔小波侧。

    三个。人连拍带说。把乔小波霎时搞懵了。看愣了,一人一句毫无间隙,不知道这是讯问还是诈人,只不过这等恶言恶色,倒让乔小波更是心下凛然。微微一顿之后,那个右脸带伤的又是问着:“老实交待,为什么进来的。”

    “啊!?”我”我怎么知道我为什么进来?”乔波又吓了一跳。紧张地说了句。

    “不知道为什么就进来了?你以为这好玩呀?说说,五一路连续生三起强案,是不是你干得?”左边的郭元,胡扯着。

    “啊!?”我”我”乔小波不知道该如何交待,傻眼了。

    “不会不会。”左边的张杰没听乔小波交待,倒先否定郭元的话了,乔波顿时对左边这位好感倍增,却不料这位话锋一转,嘴里却是说着:“不可能,你看他双眼无神、白面无须、脸成四形、脚步虚浮,犯强案,他根本没那功能呀!?”

    “啊”我”我。成,我没那功能。”乔小波咬咬牙,点头认了。没那功能总比犯案要强吧,这年头颠倒黑白的事忒多。还真容不得自己叫板。

    乔小波一点头服软。不料张杰紧追不舍。又是扣了一顶更大的帽子:“别以为你没那功能就逃得了啊,五一路耳朵胡同,两起强未遂杀人致命案,我们怀疑都是没那功能导致生理变态的人干的,你正好符合这条件

    乔小波一下子被气得肚子直收缩,还有这么不讲理的警察。无独有偶,右边的添油加醋在加着:“别以为你装上一副老实相就躲得过去啊,没证没据我们不会找上你的。说。到底干了没有”

    乔小波被彻底搞懵了,说愣了,三五句下来,屎尿盆子满天乱飞,被这俩个胡搅蛮缠的警察刮斥着,连自己也不知道在胡乱应承着什么

    半个小时过去了,乔小波坐立不安,从强说到杀人案、从杀人案又扯到贩毒案、从贩毒案又说着非法买卖枪支案,净是往自己上扯。一项比一项重的案子,搞得乔小波云里雾里,几次要起,都被侧守的肖成钢一把摁了下来。

    一个。小时过去了,俩警察的兴致却是更浓了几分,新词没有了,却又把几项罪名搬出来说,好像生怕乔小波罪轻了一般,几次乔小波想否定,旁边这位大个,又是示威一般捏捏拳面,指节“咯咯”直响,一想刚才外面那位的遭遇。又让乔小波强行抑制住了。

    ,

    “胡闹

    胡丽君回头剜了一眼正相视而笑的简凡和王明,这俩人像看戏一般看着张杰和郭元坐堂,要论审案子。俩人怕都是初学乍练,不过像这样咋里咋唬,一个倒比一个轻车熟路。看着不当回事的简凡,胡丽君叹了口气,摆着手:“简凡,让他们停下来吧,像这样搞,天亮也不会有结果。”

    “别别,胡姐,你看,快了简凡指着屏幕,笑着解释道。

    “什么快了。”胡丽君狐疑地问;

    “网进来的时候。问询室里没暖气,冻了他一个小时。又听了那么长时间刑讯,这回让他的恐惧和心虚装不出来了,是真有点心虚害怕;你看现在,几次想站起来都被成钢摁下了。心里不但恐惧、而且有了愤怒,以他当过警察的经历,肯定会想自己犯过什么案子。要有的话,就更心虚害怕了让这仁货把他刺激到极点,咱们再问正题。”简凡笑着释疑道。

    “什么时候才算极点。”胡丽君问。

    “马上就来…等着啊。”简凡神神秘秘说着,看看差不多了,起出了监控室。

    ,

    特询室里的门敲敲。肖成钢应声取了样证物盒关上门回来了,郭元和张杰相视了一眼,瞪着眼看着乔小波:“看看里面的东西,认识吗”

    肖成钢端着盒子放到乔小波眼前,张杰又追着:“拿手里,仔细看看,看清楚了,认识不认识的问题很大。”

    此时乔小波早被仁警察搞得糊里糊涂,下意识地把盒子里的钱包拿手里。看看里面几张卡,没什么江西,一包精致的铁盒装中华,看了一眼又放回去,摇摇头:“不认识。”

    “撒谎,你车里的东西你能不认识?”郭元瞪着眼问。

    “警官,你想栽赃给我,我认了,反正我什么都没干。

    乔小波撇着嘴,被俩个整毛了;

    “哦,这到算句话。那你承认是你的了。”张杰追问着。

    “我没说。”乔小波脸侧过一边;

    “那你可赖不掉了。钱包上都有指纹,你的;铁盒子上也有指纹,你的;那是。口强未遂杀人致死案的证物啊”就你不认,也没那么容易就甩掉了吧?”张杰坏笑着,重案队这整人的办法故伎重演?

    “你……我,我 ”乔小波乍听此言。这才省得糊里糊涂进了子,一声乍喝站起来,指着张杰骂道:“你们,你们太过份了吧,当警察不能这么黑吧?”

    终于还是按捺不住了,进了绵羊被刺激成呲牙的老狼了。

    “坐下“老实点。”肖成钢摁着肩膀,不料激起了更大的冲突,乔小波一挣脱一膀子顶得肖成钢倒退了两步,张杰却是火暴子,一拍桌子指着乔小波:“反了你了,还敢袭警,镝上”

    肖成钢掏着销子就扑了上来,不料乔小波双手乱舞,网被肖成钢控制住了,一矮一缩头就地打滚了,嘴里喊着,警察打人、打死人了”边喊边打滚。

    三个。人在耍无赖,不料这个人破罐破摔,倒把主动权在手里的仁人面面相觑,倒没想到这人比想像中还要无赖几分。

    门外,胡丽君快步走来,却见得简凡正瞅着门窗上看,网要出言制止,简凡“嘘”的一声,轻声说着:“给我几分钟

    说着推门而入,不容分说地把胡丽君留下外面。

    几分钟光景,又是一番不同的景像。乔小波满地打滚,嘴里兀自地大喊大叫,肖成钢愣在当地,郭元和张杰一个站着、一个坐着,脸上有点无计可施了。却见得简凡丝毫不觉有什么难,几步上前蹲下看着也在装腔作势打滚的乔小波侧,笑着问:“乔小波,还认识我吗?”你逗了警察十几年,我们才逗了你几个小时,你就吃不住劲了呵呵,这才刚开始呀?”

    这话管用,乔小波立马噤声了,一骨碌坐起来一看简凡,使劲地辨认了几次,没认出来,紧张地说道:“你谁呀?我不认识你,别想我,谁没当过警察似的,就拿这东西定我罪,太小儿科了吧?”

    看着一脸胶贴,伤在脸上,乔小波已经很辨认不出有过一面之缘的简凡了,简凡一听到笑了,指着乔小波说着:“看看,我说什么来着,乔师傅一点都不糊涂,就你们这种小伎俩,根本吓不住他”起来,起来”瞧您这灰”哦哟”

    敢白脸唱完了,红脸跟上了,简凡极尽殷勤之能,帮着乔小波拍拍上了灰,双手扶着恭敬地请到嫌疑人座上,看着尚自狐疑着的乔小波,笑着说道:“咱们见过面,您看您贵人多忘事啊,你忘了,十月六号,大恒出租车公司,俩个警察

    “是”是你”乔小波一惊。想起来了,狐疑地瞪着简凡。

    “对,是我。”简凡说着,靠着预审桌立着,看着灰头灰脸闹了一番的乔小波,先是恐惧,又是愤怒,一张脸烧得早没有那种畏畏缩缩的表,现在看上去俱是愤愤不平之间。

    现在生什么事都有可能,但他肯定冷静不下来了,果不其然,乔小波半晌憋了句,火非常之大,愤然说着:“交不了差,整我是吧?”

    “错,你帮我、我帮你,“乔师傅,你现在就一平头百姓,历史还不干不净,你当过警察,你应该知道这今后果是什么?就没罪折腾你几宿都不成问题吧?何必呢?”你可真会逗警察玩啊,愣是骗了十几年。我也给你说个笑话不知道你当不当真,,比如呢,你放在前院的出租车咱就当作案工具予以罚没,啊。先把你这吃饭家伙收了;就刚才指纹我们可对你申请刑拘,再像十几年前那样审你几个月扣你一个黑锅,就没事出去也人不人、鬼不鬼了,有意思吗?”简凡劝着。

    没吱声,看来知道来意了,到安静了,乔小波保持着缄默,现在连辨白的话也不说了。

    “嗫,”人说三十而立、四十不惑,乔师傅您快到不惑之年了吧?您自己没想想,您的供词会给你惹上麻烦吗?”简凡站着不动声色,细说着:“门柱上有灯,值班室有灯,还有摩托车大灯,要走过来辆摩托车大晚上出局里,你连起码的警惕也没有?都不准备看一看,你就愣说什么都看不清,那能抵赖得过去吗?”是不是看清了,不敢说呀?”

    简凡一伸脖子,乔小波下意识地避避眼睛,刚刚一通火激得,现在连那种畏畏缩缩的衰样也装不出来了。只得硬扛着了,成了胡丽君说得那种,死扛。

    简凡像在自言自语:“哎,这十几年了,没完没了,您不觉得烦呀?知道为什么找上你吗?因为当年那个驾车的司机昨晚已经被重案队击伤,他交待了部分盗窃节,您走出租车司机,不会没有听广播的习惯吧?今儿早上文物走私案听到了吗?这和当年偷东西的是一拔人,一网打尽的时候不远了,您好歹也当过几天警察,非跟他们煮一锅里?”

    还没说话,乔小波的眼神稍稍松动了松动,脸上的肌抽搐了几下。

    简凡头一侧,连人都不看了:“哎,乔师傅你糊涂呀,当天那么大雨,盗窃现场连水迹都没留下,已经查明嫌疑人是在下雨前潜入到晋原分局办公楼的,您非说嫌疑人穿着雨衣出来,这不画蛇添足吗?下班时候就下雨了,楼里那个办公室会留下雨衣呢?要不,你给了嫌疑人一件雨衣,是同谋?”

    “不不不,绝对不是同谋”乔小波触电似地反应了一句,大概十几年前的心理影还在,那案子有多重,乔小波比谁都清楚。

    “就是同谋。”郭元接着说着。

    “越耍赖越是同谋。”张杰说道。

    “是你大开方便之门,放嫌疑人走了是不是?这罪可不比你杀人轻多少,那几件文物现在值多少钱知道不?一件就二百万欧元,一千多万人民币。就是从犯也得判个。无期死缓噪。”简凡正色说了句。

    “不不不”绝对不是同谋,我当时就不在现场”你们”

    乔小波和四个。人辨了一句,没说完倒真愣住了,下意识地捂着嘴,漏了;

    看来今天被搅得头昏脑胀,糊里糊涂跟着几个人说着,不漏才奇怪呢。

    一漏,这倒让特询室的几个人喜色一脸,坏坏地笑着相互看着。监控室里的胡丽君忍不住笑了,笑意灿烂一脸,赶紧地打开录制开关,看来这什么人有什么用,这四个人胡搅一通,还真把乔小波的心理打乱了。

    特询室,简凡挥挥手,郭元准备记录着,此时看着张口结舌的乔波又卡住了,简凡笑着道:“乔师傅。说呗,这都撂了,干脆就竹筒倒豆子倒完得了,省得心里压块大石头不得安生,当时您不在现场,在哪儿呢?”

    乔小波像被人揪着了痛处一般,撇了半天嘴,没开口,不知道是不准备开口,还是不知道怎么开口”

    ------------------------------------------凤舞文学网--------------------------------------------

    凤舞文学网为众多读者免费提供各类小说,作品涵盖了玄幻小说、武侠小说、科幻小说、军事小说、恐怖小说、言等,并提供可电脑和手机阅读的TXT、CHM、UMD、JAR格式的电子书下载。

    http://www.fengwu.net

重要声明:小说《黑锅》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