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83章顺藤瓜强扭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常书欣 书名:黑锅
    <---凤舞文学网--->

    沿着南宫两公里店铺林古、摊贩遍地的长街卜。--凤舞文学网--看卜妾咏姓万那么的繁华,到了街中心区域更是人头攒动,耳边响彻着各地的方言,那是在讨价还价的声音。偶而某个摊贩会聚着一堆人,估计又是那个摊主鼓着如簧之舌忽悠围观者,没准那位爷们头脑一,蹭蹭几张红色大钞就抽将出来,换回件看着实在呵碜的物件。或许是这个城市现代化的东西太过充斥的缘故吧,在这里古色古香的店铺、恢宏大气的红柱门廊、琳琅满目的各式古玩意就显得格外引人注目了。

    乱世的黄金、盛世的古董,诚不我欺也。

    街东区最大的古董经营店雾月阁前,今天却是有点扎眼,门口停着南宫派出所那辆警车。这个市场上的人都认识那辆车,平时市场里打架闹事。基本就是这辆车拉着一干民警或者协警来处理纠纷,前段时间大家眼看着十几位警察进了雾月阁把齐老板一干人都提留走了,有关于齐援民盗墓若干、夺宝多少和图宝害命的版本霎时流传遍了南宫一条街,没过一这个名声并不是那么显赫的齐老板差不多就能和东陵盗宝那位人物比肩了,不管怎么说吧,反正是拍手称快的居多,最起码同行走拍手称快了。

    不过世事总是难料,只过了一便见得齐老板又重新出现雾月阁的大廊门,还是那副处变不惊的得,直展着长长的指甲梳自己的大背头,当天还炫耀一般沿着街上的商户打了一圈招呼,故意在显摆一般,这个谣言自然是不攻自破了。

    今儿,警察又来了。不知道所为何事。

    大家纷纷直着脖子从摊点、从店铺里张望的时候,不一会儿便见得齐援民陪同着两位警察装束的人从店里走了出来。

    都是这条街上的熟人,一位是南宫派出所龚所长、一位是随行的民警。陪同出来的是齐援民和经常在店晃悠的那位,连刃。不过看那架势,明显不像是拘人来了,这倒让大家看得没啥兴致了。

    在众人眼光聚焦中心的四个人,却是如同老友般的客气之致,龚所长挟着公文包,客气中带着几分谦意地让着:“留步”留步,齐老板,我们也是公事公办啊,您多包涵”咱们南宫这条街上可从没安生过,偷抢拐骗啥事啥人都有,说谁有问题我都相信。要说雾月阁有问题,别人信不信。反正我是不信啊”

    龚所长话里带着几分谄媚,但凡对于这种关系足够硬、钱足够多的主,当警察特别是当基层警察的,却不愿意招惹,何况所里的经费、治安诸多事宜,还需要这号大户照顾着呢。龚所长这么恭维,齐援民却是长笑着拱手相辞,嘴里说着:“龚所长,咱们可多年交了啊,我是个什么人您最清楚的啊,,放心,只要您一句话,该查什么我绝无二话,,随时恭候大架光临

    俩个客着。连刃却是抢先一步,直给龚所长拉着车门,把这俩位上门的警察客气地送走了。

    警察一走,齐援民再环视店铺周遭的眼光的时候,眼中那份谄笑却是瞬间消失得无影无踪,又回复了几分睥睨同行的态势,即便是直视,眼里也含着几分不屑。特别是看到十多年仍然是铺着一层塑料纸摆地摊的同行,眼中的不屑之意尤为甚之。

    傲有傲的资本。这条街、这一行,好像还没人能撼动雾月阁的位

    。

    很悠闲地背着手转回店里,连刃快步跟着老板的虽子,齐援民随意地瞥了眼这个跟自己十几年的手下,随意地问了句:“查得怎么样了?”

    “查不出什么来呀?咱们属于四队的辖区,建庭出事属于郊区分局,可不知怎么的一大队找茬,一队辖区在五一路那块,离咱们这儿隔得可够远的了啊,大哥,不是谁故意给咱们找茬吧?”连刃长着一对小眼,不过瞪起来却是精光四

    “呵呵,这份家业,看着眼红的人多了。那俩个送大玉鸟的什么来路?”齐援民问着。

    “查不着。一队没咱们的熟人,,不过我听说,唐大头参与了。

    “着大头是谁?”

    “盛唐夜总会的,一放水的主。名气倒也不”

    “噢,咱们和这号人可没什么过节呀?”

    “那是”,不过我听说,这小子好像是李威的小舅子。--凤-舞-文-学-网--”

    “哪个李威?”

    “就过就是逮了二哥的那个。警察,不是”

    话嘎然而止了。是齐援民打了个手势,俩人仿佛是心知肚明一般都住嘴了,进了店往二楼上走着,推开了没有标识的木门,一间会客室,站在这里可以临窗看着街景的全貌,一张奉茶的红木桌上,还放着两杯清茶,是刚刚招待过派出所两位警察的,桌子中央静静地躺着一张盖着大红印章的通知。

    是一张限制离开本市的书面通知,通知抢劫文物案件侦结之前不得离境。齐援民手捻着那张盖着大原市公安局大印的通知。有点哑然失笑道:“呵呵钓了一辈子鱼,最后被人当鱼钓了。这帮警察比咱们还下三滥啊!?”

    齐老板像在自嘲。不过连刃看着就有几分担心了:“大哥,这,可等于把咱们圈起来了啊?这要有个闪失,可了也不得。”

    “该死的都死了。有什么大惊小怪的。”齐援民却是不以为然地收起了通知,一揉一扔,甩甩袖子又坐到了临窗的位置。面前就摆着一副茶盘,悠然地摁开了电水壶准备泡上一杯自斟自饮。偶而抬头看着连刃还是一副心神未定的样子,不耐烦地说着:“连刃啊,这事过了。你也跟着树民出国吧,老二一个人在外头没个人保着护着,我也不太放心,你去吧

    连刃喏了声掩门出来,看着大哥这副岿然不动的架势,倒也暗暗放心了几分。一一一你站在窗上看风景,作为风景被你看着的人,也同样在看着你

    临窗三十余米的位置,可以看到一个标着“3拾一本,概不还价”的旧书摊,白衣皓、髯长三寸,一派仙风道骨的摊主大上午就盘腿坐着闭目养神,这人的卖相可比书的卖相强了不少,据说旧书摊数这个摊挣钱,摊主们一谈起来把这原因都归于白毛这副颇有唬弄人的长相,就这样子,不用化妆直接上镜就能演张天师。

    摊的斜面就是雾月阁,警察的来去都落在眼中,旁边摊位上一位凑上来闲唠了句:“老白,看齐太监牛的那样?。

    “有什么可看的?看了十几年了,不都这样么?”叫白毛的老头同样是几分不屑,眼微微睁了道缝,入眼就能看着临窗而座的齐援民正擎着紫砂品茶,因为面白无须的缘故,这条街当面前叫齐援民是齐老板,背后一说都喊齐公公、齐太监。

    “要我说呀。蹦达不了几天了,薛建庭这个祸害一死,齐公公也就快了,就那店啊。这缺德不冒烟事,他干得不少。”

    “呵呵,老倔,咱们这一条街能有几样真货?还不都坑蒙拐骗,你什么时候有良知了?”

    “嘿,,老白,挤兑我是不?咱要骗也就是个养家糊口钱,能和人家比嘛?”我就觉得这老子迟早要翻船,警察三天两头上门,报丧的到了。”叫老倔的老头,几分不乐意的道。

    “未必呐。”白毛看了雾月阁宽阔的大门廊一眼,又闭上了眼养神,嘴里却是说道:“自古钱能通神。通个官差又有何难。”

    古轩、长街,熙熙攘攘的行人,淹没了俩人的闲谈,一个闭目养神,像是堪破世事的淡然;另一个却是悻悻然几分无奈,或许。也是堪破世事的无奈。

    不管是无奈和淡然,偶而出声依然如故:“明清古籍,3拾一本

    ,

    几公里之外的大原市刑侦支队,张杰驾着大股刨风风火火进了支队,停了车就奔着直上二楼,敲门直进了胡丽君的办公室,脸上颇有几分急色。

    哟,张杰。有事?”

    办公室里,胡丽君擦着一把程亮的佩枪,沿着排着一堆枪机零件。看着进时的张杰恬着脸笑着往桌边蹭过来,这架势胡丽君不问也知道了,边装着枪零件边笑着问:“是不是还卡在冯梅梅那儿?。

    万事开头难。可没想到这次走出乎意料地难,简副组长带着两辆车四个人两天轮番跑了七趟,一无所获,这几个手下早按捺不住牢满腹

    。

    嗯张杰扮了个苦脸,点点头,无奈地说着:“薛建庭难缠吧,他老丈母娘比薛建庭可难缠多了,那老婆更让人受不了,我们两天去了七次,今儿第八次了,到今儿还没说一句话,说急了,她就哭,抱着孩一起哭,哭得人那个揪心呀

    张杰嘴吧唧着。不知道走到自己的苦水,还是替死者的家属倒苦水,反正这面相苦得厉害,对付敢打敢杀的悍匪重案队倒不惧,可对着一把鼻涕一把泪的母子,可就没治了,说了半天,胡丽君早已擦完了枪,收枪入,好似还有几分幸灾乐祸地看着张杰问:“张杰,我负责指挥古董外围排查,帮不上兄弟你了啊,你自便吧。”

    “别别”张杰不迭地拦着胡丽君,恬着脸说明来意了:“嘿嘿”胡姐,俺们副组长让我来请你来了”嘿嘿。他说这事非您不

    胡丽君一听,心里蓦地一动,诧异了:“什么?请我?嘿哟这架子蛮大的啊,请我他不亲自来?”

    “嘿嘿,他不好意思来,两天没问出一句话来,现在连门都进不去了,他都不好意思见人,看着陆队都躲着走”哎胡姐,我告诉你,你别跟人说啊。刚才我们几个去薛建庭家里,那恶老太太厉害啊,正搁院子里洗脸呢,我们几个一进门,哗地一下子泼了一盆洗脸水,哈哈,我们躲得快,咱简副组长被泼了一脏水,回家换衣服去了”他要不是没治了。他能让我来请你来吗?”张杰幸灾乐祸的样子,现在倒不觉得苦了,敢泼了副组长一脏水,还是蛮大快人心的。

    “走吧,看看去,什么案子到简凡手里,都像胡闹”。

    胡丽君一听到有几分担心了,有点不悦地说了句,俩个人快步下了楼,直朝着嫌疑人的家里驶去

    ,

    ,

    车驶到了西郊临近铁西区的居民区里,记忆中前些年这里还是郊区菜农的菜地,不过现在已经林立着高高矮矮的独憧式民房,有的院子里还保留了古风貌,苹果树和葡萄架子隔着围墙就能看得见,这是老大原的建筑风格。一停车。胡丽君倒哑然失笑了,另一辆车几乎也同时到了,跳下车看样已经换上干净衣服的简凡正开着后车门,扶着一个材几乎和车门同宽的女人下车。

    是时继红,胡丽君下车忍俊不地悄声问着张杰:“喂,你们这是干什么?组团来跟老太太骂街?”

    “嗫”胡姐你猜对了,俺们简副组长说了,这老娘们的事,得找老娘们解决,她不是能骂吗?得找俩更厉害的压住她”否则”

    张杰没说完就奔着跑了,原因是看着胡丽君呲眉瞪眼伸着手要威,估计是被“老娘们”这话说得火起。

    这边人刚刚到齐。正准备进门的当会,却不料木制的大门洞开,胡丽君眼见着简凡立马后退几步,藏在时继红的后,跟着门里出来了裹着灰头巾的老妇人,五六十年岁的光景,一脸皱纹,两眼仇意、三帆”凳往门洞口一放,左腿往右腿上一搭,双手拍着大”,噢不,声音排山倒海而来:“我命苦呀,,大家都来评评理呀他叔他婶、他大哥他大妹子,都来评评理呀?这挨千刀的警察把我女婿死了,现在又来我个孤老婆子,,我们就孤儿寡母了我可怜的闺女呀,我那可怜的小孙儿呀,还让不让人活了呀,,我可怜的儿呀,你死了怎么也不把这帮挨千刀的都唤走,”

    声泪俱下的讨伐,胡丽君算是知道难著那里了。这么一嚎,左邻右室顿时奔出来一群大姑娘小媳妇和赋闲在家的老头老太太,抱着孩子的、手里还拿着鞋底的、两手还沾着面和面的,甚至于还有提着小凳子准备长时间围观的,林林总总差不多三二十人,而且人数看样还在增加。虽然没有人上前阻拦,可这声音实在惨人的厉害。不但让观者同、闻者落泪,而且听这口音,要招魂把一干警察大白天都唤走似的。

    四个勇猛无敌的重案队员此时如同缩头乌龟一般都躲在时继红的后,当其冲的简凡藏在正中,好像怕再挨一次似地结结实实地把自己藏到了时继红的后,胡丽君看着简凡,突然心里有点想笑的感觉。

    “时阿姨。就是她”简凡在上悄悄指摘着:“我们讲政策、律、讲事由什么都讲了,都白讲,人家啥也不懂呀?”

    “就是,时阿姨,这可咋办?第一天我们门还能进来,这到好,门都不让进了。”郭元侧头悄声说着。

    “咦”我靠,比简凡还厉害,,啊哟肖成钢笑着评价,看笑话一般。一说这话被简凡踢了一脚。张杰却是和胡丽君站得近,大拇指一挑指着问:“胡姐,咋办?看你们的了。”

    胡丽君指指张杰,又气又好笑,半晌说不上话来。不料此时却见得简凡、肖成钢和郭元仁人,一个推背、俩人挟胳膊,架人般地把时继红往前推,时继红摇着胖子一挣脱,回头撵鸡赶狗一般把仁人赶过一边,嘴里念叨着:”去去,,这么点小事都办不了,真不知道你们能干什么?”

    就见得这位时阿姨大咧咧往门前一站,双手叉在腰部,顿时一副睥睨之态,雷霆一句:“闹闹闹,,闹什么闹,,这么大年岁了,有什么可闹得?让左邻右室看着好看呀?”谁怎么你了,政府给你赔了十二万,就你那遭殃女婿在,还不是吃喝赌,能给你这么多钱吗?啊,,说不定你那到霉女婿在,连你闰女都不要了,我看你孤老婆子咋办,”

    时继红的大嗓门可比老太太要高多了,几乎是吼将出来的一的惊得背后掠阵的几位小警心中一凛,被这气势吓得顿时到退了几步,连房子左右围攻的声音也顿时都被她一个人压了下去,不仅压了下来,而且一句惊得老太太哭声霎时一停,对恃上了。

    不过老太太眼看着左右邻居都是一副看笑话的态势,颇是有点难为。有道是骂街一嚎、声势绝不能要嚎就得嚎到底,嚎出个输赢来,否则便失了几分气势,让人笑话。

    于是刚一停顿。又开始故伎重演地骂着:“啊啊呀呀”我不活了,我命苦呀,他叔他婶、他大哥他大妹子,都来评评理呀,谁欺负我个孤老婆子。让他出门栽死、车辘辘辗死、吃喝噎死、全家都死,下辈子不得好死”,我可怜的儿呀,我可怜的闺女呀,我那可怜的孙儿呀,”老天不长眼呐

    几句霎时给上门的警察找了若干种死法,听得几位面面相觑。

    不过恶人自人恶人磨法,声音未歇,只见得时阿姨来了个伸头动,嘴里喊着:“呸,”呸你们老不要脸的,骂谁呢?警察都死了,你就好过呀?警察都死了。让你女婿想欺负谁就欺负谁是吧?”

    一句噎了恶老太一下,时继红转环视围观的看客们,放大声音喊着:“薛建庭的事大家知道了吧,是畏罪自杀。就即使自杀了,政府还赔了十几万。摸摸心头问问,这事办得可以了吧?谁不是拖家带口混碗饭呀。警察就都不是人啦”你们听听。这骂得像人话吗?让警察死绝呢?死绝了有大家的好呀今天我就脱了这警服不当警察,我陪你骂上三天三夜,谁要是躲着,谁是小妈养的”

    亦正亦邪,最后一句却是冲着门口的老太说的,此时人心看样是对半倒,指指点点的声音里有支持老太太的,也有支持警察一部分的,估计走了解薛建庭是个什么人的邻居。不过更多的心思却不在于谁对谁错,怕要都想看一看,究竟谁更厉害一些。

    这倒好,僵住了。哭坐在门口挡着大门的,还是拍着大腿缠杂不清的叫嚣着,伫立的门口指着门里大声对恃着的时继红比执行个什么重要任务还来劲。俩人倒有将遇良才、骂遇对手之感,围观的呵呵笑着指摘着,只余下了一干有点尴尬的小警们掠阵于几步之外,胡丽君颇具棘手,几次看简凡。简凡却是乐呵呵地隔岸观火一般像在欣赏,直气得胡丽君剜了几眼。

    对恃的声音越来越大,终于还是惊动了屋里的人。一位抱着小孩,双眼里几分凄楚的女人出来了,到了门口拉着老太太喊着回家,老太太估计正愁没有台阶下来,几番扭捏,架不住女儿又把哭闹小孙放到了自己怀里,这到顾不上吵了,抱着小孙,被女儿扶着先自回屋了

    众人正犯愁不知道该怎么办的时候,院子里那位女人轻声喊了句:“你们进来吧

    是薛建庭的老婆,几个人霎时心落进肚子里了,简凡和张杰一左一右搀着时继红。一副伺立左右的样子,这一次,终于进来了),如知后事如何,请登陆旧。章节更多,支持作

    ------------------------------------------凤舞文学网--------------------------------------------

    凤舞文学网为众多读者免费提供各类小说,作品涵盖了玄幻小说、武侠小说、科幻小说、军事小说、恐怖小说、言等,并提供可电脑和手机阅读的TXT、CHM、UMD、JAR格式的电子书下载。

    http://www.fengwu.net

重要声明:小说《黑锅》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