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81章一言解难愁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常书欣 书名:黑锅
    <---凤舞文学网--->

    胡丽君像大多数时候一样草草对付地吃了午饭,快步回了重案队办公室。--凤舞文学网--对于一个单女人。除了工作以外的生活差不多都是这么凑和着过的。个人世界的渐近空白之后,更多地把精力和时间投入到了工作中。在外人眼里看着或许是一种敬业,但在理解和了解的人心里,恐怕工作也不过是聊作慰籍的方式而已。

    不管怎么说,却掩不住胡丽君的优秀,在重案队这个男尊崇的世界里能立足本就说明了问题。偌大的办公室大中午只余一人,桌子上摞着厚厚的几摞卷宗。都是这几年涉及文物走私案件的副卷。时间跨度长达十年。胡丽君像每开始一件大案一样,正仔仔细细的贴着两面活动版,这种直观的方式可以让参案人员坐在这里随时都可以强化对案件、对嫌疑人的记忆。只见得一版已经满满地贴上了照片,每一副照片都有或详或不详的标注,齐援民、齐树民、连刃、李三柱,以及在狱中的郑本胜、已经死亡的陈久文,薛建庭都在其中,这可以看作是调查组的侦破思路。

    而另一版却是十四只来各个专案组调查过的嫌疑人,李威和王为民为,包括肖副局长、杨公威、伍支队长一干内部人员,新增加的里面,又多了三个人,都是此次薛建庭预审事故正在接受审查的三个看守。看似黑白泾渭分明,不过让人又觉得有所混淆。每一个案子都是嫌疑人由少至多慢慢累积,但开局就有如此众多的嫌疑人的案子也实为罕见,何况还包括着涉案的是自己的顶头上司,就更难得一见了。

    这个案子,此时怕是处在一个很微妙的境地里,在私底下和陆坚定通气的时候知悉,这个案子其实已经从省厅压到了市局、由市局梁局长直接指挥,伍支队长虽然布置得轻松之置,可胡丽君知道没有那么轻松,据说此次预审事故梁局长就此事专门向上一级做了汇报,回头就大雷霆,在指示彻查预审事故的时候动用的是特警支队和督察处,直接绕过了刑侦部门。而作为刑侦部门领导的伍支队长和肖副局长;在无法取信于上的时候,这境的就相当地尴尬了。唯一消除尴尬的途径就是把这个案子查得水落石出。对上对下有所交待。

    于是才有了重新启用问题警员简凡一事,毕竟他和临时调查组在这个悬了十四只的案子上先迈出了一步。

    对于案子本,同样也牵涉的相当微妙,流失的文物要是一直雪藏着也罢。偏偏还公然出现在国外拍卖会上,偏偏还让省厅外事办得到了讯息,一查之下还偏偏是从晋原分局盗走的赃物,这不啻于在警察的脸上甩了一记响亮的耳光。时间过得这么久了,而省厅的督导却是年年不断,一次比一次严厉其主旨也就在于此。事关到一件两件价值不菲的文物事可事关全市、全省数万警察的尊严,这事就不小了,那怕就追不回赃物,也得把作案者绳之以法,这恐怕已经成了知悉此案的人共同的想法。

    一个关键是物,另一个关键就是人了,曾国伟失踪十四只,一位警察在任上凭白无故失踪,十四只没有定论,于公于私都是无法交待的,何况从内部传来了消息胡丽君隐隐听说,曾国伟的遗孤十几年来不间断地上访、申诉。

    支队、市局、省厅都接到过类似的申诉信,甚至于一度把申诉信写到了公安部,据说四只前吴镝被请出来侦破此案,就有此中的缘由所在。

    有认识的、有不认识的、有听说过的、有没有听说过的,胡丽君眼前是神态各异的嫌疑人照片心里,却郁结着和这个案子相关的千头万绪,但最终都淹没在这些线索中没有头绪。

    开局,感觉很难。

    胡丽君细细做好了专案组的第一份活动版,刚刚坐下来片刻。--凤舞文学网--便听得楼道里杂乱的脚步声和七嘴八舌的讨论声,大队伍回来了,胡丽君蓦地笑了,张杰在喊着谁想睡觉去值班室不过没人接话音,郭元和肖成钢好似吃得不怎么尽兴,俩人正埋怨简凡的厨艺大幅下降,简凡不知道小声说了句什么,引得一干人哈哈大笑,一个大粗嗓门的声音特别刺耳,一听就是时继红。

    就这么一个团队,谁能不能带得了,胡丽君觉得自己肯定带不了,最起码就指挥不了时继红和严世杰这俩时刻准备挂职冉退的老同志。

    门“嘭”声开了,冒冒失失的张杰进门看得胡丽君在,愣了下,跟着看到了活动版,惊讶了句:“哇,,胡姐,没回家呀?。

    “咦!?肖成钢一眼看到了和先前来过的办公室不同,指着活动版讶声说着:“这咋光贴男的,没贴个女的?”

    一言惹得后进来的郭元伸手扇了下刮斥着:“这是嫌疑人,你以为海报广告呀?。

    “我知道,我不是觉得有点单调么?要是这案子里有个美女杀手多刺激。”肖成钢抚着脑袋。呵呵傻笑着坐下来了。一干人鱼贯而入,严世杰笑着赞了句还是年轻人有工作,时继红摇着胖子直接和胡丽君坐到了一起,专案组就这么俩女人,俩人到也谈得来。

    一进门就恢复原状了,胜旨椅背伸展懒腰在桌卜准备小憩下的,办有嘴旧”一住吧唧吧唧一直喋喋不休说话的。胡丽君知道,这绝对不是提前上班来了,怕是吃完了撑得休息会、睡会,笑着示意着通知了句下午三点陆队长要安排下一阶段工作的话。默默出去了。

    出了门,向左是上二楼回重案队自己办公室;向右是简副组长的办公室,稍一思忖便向右迈了几步,轻轻敲门之后,门哗地一拉,简凡怔在门口。

    “哟,胡姐,有事啊?”

    “有点小事,下午三点。陆队长召集开咋。案分析会,把下阶段的任务布置一下

    “嗯,知道了

    “你休息一会吧。”

    “嗯,,哎”。

    简凡网要请胡丽君进门。却不料胡丽君已经转而走,把简凡要请的姿势僵在了原地,再一伸脖子,却只能看到背影,听到清脆的高跟鞋的声音。刻板的话、刻板的表,让简凡觉得心里颇有点不太对味,傻傻地看着那个背影消失在楼梯的拐角,简凡才悻悻缩回头来。

    心里有点不是滋味:丫的,这脱了衣服不觉得尴尬,怎么穿上衣服了反而觉得尴尬的厉害!?

    ,,

    “嗨、嗨”、精神点。张杰,去去,洗把脸去”成钢,去叫简儿,”

    不到三点陆坚定挟着记录本就进来了,一见东倒西歪的专案组成员,颇不高兴地喊了一遍,挨着催促了遍,过了好大一会一干睡意未消的人才重新坐定,一坐定陆队又是先自鼓动上了:“同志们啊,这个案子现在进行到这里,可以说。基本都是在座各位的功劳,虽然没有评功,呵呵”可大家心里都知道怎么回事,我私下给你们透个底啊,一听说临时调查组重新组建专案组,不要说重案队,就其他大队也想人有往进挤”为啥,眼摆着大原第一悬案就要在你们手里告破啊,我是一概回绝了

    陆坚定这么鼓励,下头笑得吃吃有声,来专案组呢,有不由已的、有非得已的,就没有自觉自愿的,甚至于连陆坚定也未必就是自愿的,这么着一胡吹大气,底下这几位当然不信了。就别人信,时继红和严世杰也肯定不信,俩人俱是被陆坚定这个小伎俩逗得直笑。

    “你们还别笑啊”,咱不说别,就说这小子”。陆坚定拍拍桌上随的记录本,没有领导自己就是最大的领导了,自然不用翻页故作用心聆记领导讲话的样子,指指旁坐着简凡鼓着腮帮子乐得说道:“我一年前认识他的时候。还在一队大食堂系着围裙做饭,现在你看,升职了,都独立办案了”这一年多能数上来的奇案,差不多都是重案队和一队联合办的,啊”金伯利金店的抢劫和枪杀案、经侦支队现的伪钞案、麻醉抢劫案,还有前段时候铁路二院的运钞车抢劫案”现在一说起小简凡来,可都以为就是重案队的探长啊”呵呵”有这么员将在,我就不怕这个案子拿不下来。”

    此时简凡才对陆坚定的为人处事多了一份了解,早知道陆坚定有份能耐就是挑人,但凡各大队、派出所有冒尖的人才,铁定逃不过陆坚定的眼神,想方设法也得捞回重案队来,不过处过几次之后,简凡对这个外行管理内行的队长倒也并不反感,最起码在用人不疑上,陆队甚至比支队长还要强几分。

    比如现在一吹,八成就是往简凡脸上抹光,使劲给捏高帽。只不过这么一吹,把下面坐得几位吹得颇没有面子,看来陆坚定平时在队里并不是搞得一言堂,话音网落张杰接着话头怏怏不乐地白了句:“陆队,你把简凡说这么厉害,那你不让他一个干得了,要我们干嘛?”

    “哎”就是呀?好像我就吃白饭呀?”肖成钢一愣,跟着张杰附合。

    郭元看样也并不畏惧陆队长,附合群众言:“对呀,陆队,你是让我搞个人崇拜呀,耍崇拜也不能崇拜他呀?这是我们一队大师

    “嗨,都说什么呢?说什么呢?”简凡一听,叫嚣上了:“谁让你们来啦?有本事别干,告诉你们,就你们仁纯粹摆设,没有你们,我和时阿姨和产叔,照样破得了案。”

    “我靠,活还没开工就拽大啦?”

    “就是,要不我们背着队长去抓人,你上那找失枪去?”

    “这子整个一白眼狼。”

    “不行,兄弟们以后不能跟着他干了

    简凡一叫嚣,顿时招来了一堆报复,仁人一人一句吵吵上了,时继红和严世杰在作壁上观。陆坚定一看网这会成吵架现场了,不迭地拍拍桌子叫嚣了几句,这才清了场,指着下面出言不逊的仁个货色对着简凡说道:“简副组长,你在这个下属眼里威信可是有点问题啊你得拿出点领导的派头来,镇住他们。”

    “陆队长,本来他们对我没意见,不过被您说得有意见了”这大小事都是怕不公平,要捏高帽,您得都给戴上才成。”简凡笑着回

    。

    陆坚定笑过之后,却是不以为忤。注人团结一点,倒也不是什么坏事。正色一坐回到了正题上,翻着记录本说上了:“其实今天这个会就是个统一思想、提高认识、尽快开展工作的动员会啊,支队支队指示我们。尽快对晋原分局失窃的侦破搞出一个可行的方案来,前段时间俩个在座的副组长互通了一下掌握的资料,大致搞一个简单方案,接下来让胡组长讲讲,大家讨论一下看可行怎么样。”

    众人的眼光齐齐投向胡丽君,只见得胡丽君款款起,抚着后的活动段版指摘道:“我这个方案是建立在你们前临时调查组的思路上的啊,大家不要怪我刻窃成果,实在是我觉得对于古董线索摸排想法很意外,也很大胆,而且除此之外,我们现在找不出更好的线索”

    众人一听,脸上善意和得意的表俱有,这到暗暗肯定了调查组的思路是正确的,就听得胡丽君侃侃而谈上了,大致指向仍然和前调查组的方向契合,从古董的线索摸查到了文物走私、浮出水面的齐氏兄弟自然成了重嫌疑人,吴镝指挥的专案组在一周内到也没有白干,把齐援民、齐树民兄弟俩的底子摸了个遍,粗粗一算,以大原雾月阁、云城墨月轩为的两个古董经营店。旗下有员工二十余人,外围有案底的十余人、有前科的重大嫌疑人六人”失枪,就在齐援民的外围人员手里显现出来,根据常规的刑侦思维。把这个嫌疑人群体包抄起来,细细摸排下去,肯定会有所现,,依着这个方向查找之后再转向内部排查,和现时特警支队、督察正在办的泄密案相比对,应该也能找到内部的嫌疑人。

    没有能瞒得过所有人眼睛的嫌疑。没有能永远隐藏下去的罪恶。胡丽君侃侃而谈之后,用这一句做的结尾,这个方案听得参案一干人多多少少去了点担心。陆坚定一看众人听得入神,都上心了,这倒暗暗高兴上了,一俟胡丽君说完,便要来个扬民主、畅所言。

    “怎么样?老严。”时继红侧头问严世杰,严世杰难得地笑笑,评价道:“听着很鼓舞人心啊。如果支队下决心彻查此案的话,这倒是个好路子,不过就工作量大了点。”

    陆坚定一听,满不在乎地说道:“放心老严,这次支队的下了狠心要查个水落石出,要不在咱们支队内部出了这预审事故,再加上以前的案子打底,到了今年年底考核。伍支队长怕是都没法交待”别愁人手,到时候你们需要多少人手,我就从各队给你调多少人手,一句话,管够。”

    “哎,陆队,一人配辆车成不?”张杰恬着脸提意见了。

    “就是就是,,我们还开着一队的破长安之星呢,那车一上六十麦就打摆肖成钢又附合上了。

    俩人这么一搅和,郭元捂着嘴偷笑。陆坚定又是气不自胜,指指这俩货,想说什么,又是有无语了。无奈之下还是说了句:“好好,,解决,你俩小子穿一条裤挤兑队长是不?说好喽啊,什么都查不出来,油钱从工资里扣啊

    一句把这俩搅场的压了下去。回头再看一旁坐着半晌无语的简凡,笑着问上了:“简凡,你呢?说说,你不说可不成啊,下面可都看着你呢?”

    确实如此,这个雷组长有点举足轻重了,即便不够重,上一次力排众议确定古董的这个线索也让他的份量在众的心目中重了起来,陆队长的话音一落,一下子安静了。都看着简凡,这才觉半天了,一惯于嘴里闲不住的简组长,不知道什么时候开始沉默是金了。

    “我觉得呀,”简凡开口了,眼光环视了众人一眼,斟酌着说道:“犯罪,就像一门有创造的艺术,特别是这个案子,能把自己隐藏在洲匕的线索中,简直是不可思异的啊,最起码在我看到过的案例中,很少有能达到这个水平的。组织和实施这例案子的,我觉得呀,简直是一个艺术家,犯罪艺术家

    话音未落,陆坚定的眼睛已经瞪着牛眼大愣住了,不知道这货是不是神经有点错乱了,诧异的瞪着正色说邪话的简凡,下面呵呵吃吃笑着,知道前临时组长又要大厥词了,郭元比较捉狭,就着话头往下说道:“对,组长说得对,那奔还是行为艺术呢小姐们还是色艺术家呢。哈哈,”

    哈哈,,笑到了一片,连胡丽君也忍不住支着肘看着这一干调查组的笑意一脸,笑得最厉害的时继红差点从椅上摔下来,连平时不芶言笑的严世杰也乐了,或许能呆在这儿的原因就是因为和这一干年轻人在一起,再严肃的案子,也是轻松致。脸被说得有点黑的陆坚定却是笑不出来,知道这个临时调查组的组成奇特,却也想不到能奇特到这种程度,开会就像开玩笑一般。

    “同志们呐,,别笑啊副组长还没说完呢

    会议室乱哄哄地,简凡拍着桌子示意安静,说是别笑,可自己也是笑意一脸,敢这话还没有说完,还要继续说下去

    ------------------------------------------凤舞文学网--------------------------------------------

    凤舞文学网为众多读者免费提供各类小说,作品涵盖了玄幻小说、武侠小说、科幻小说、军事小说、恐怖小说、言等,并提供可电脑和手机阅读的TXT、CHM、UMD、JAR格式的电子书下载。

    http://www.fengwu.net

重要声明:小说《黑锅》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