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77章 歧路从头走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常书欣 书名:黑锅
    <---凤舞文学网--->

    小在咱们重案大队有六个组,在编人员次人。--凤-舞-文-学-网--加你“…我手下的兄弟,都是刑警中的刑警、精英中的精英nbsp;nbsp;“啊,凡能走进这儿来的,都是精英

    陆坚定队长在前迈着公鸭步子,背后跟着刚刚报到的简凡,简凡的边是俩个熟识的人,胡丽君和张杰,一报到队长带着简凡熟悉工作环境,说是熟悉还不如说是吹吹重案队的历史,说说办过多少大案,整个就是显摆的意思。

    简凡随着仁人的步子上了楼,一楼和二楼是工作间,标着各组的标识,组长有单独的办公室。队部就在二楼,三楼是小会议室和活动室,一进这儿就觉得这里人精力过剩的厉害,周一大早上就有人在三楼活动室嗨嗨嗷嗷打沙包,陆坚定看样也是和成一片,小李小赵王边打着招呼边笑着随意问着手头的案子,看几个见到的队友虽然恭敬。但并未觉得有多严肃。

    这个气氛,这个队长。倒是稍稍比秦高峰感觉强点,最起码不像秦队那么着黑着脸,永远是不不阳的腔调。

    参观了一圈。又往一楼下着,陆坚定吹了半晌都不见简凡插话问话,回头笑着道了句:“简凡,怎么样,这地方满意不?比你们一队那条件可好多了啊,来这儿的人,都是各大队的精英挑出来的。”

    “陆队,你走眼了吧?我不是精英呀?”简凡无辜一脸。说是自嘲。却是噎了陆坚定一句。胡丽君和张杰在背后扑哧声笑了。不过这可难不倒陆坚定,呵呵一笑一摆手不以为然说了句:“别担心,就不是精英,在这里也会变成精英。”

    “不能吧?”简凡正色的脸一下子笑了。回头指着张杰问陆坚定:“这也是个精英?”

    “哎,你说对了。”陆坚定开玩笑般地指摘道:“这是派出所和各大队都不敢要的精英,放我这儿来了,你别笑话他,你们俩都是督察处挂号的兄弟一对,哈哈,”

    一句玩笑,看样陆队长随和得紧,张杰和简凡熟检了,却是不介意这态度,胡丽君话不多。只是觉得有点可笑,平素里素面子的陆队长虽然随和,但也不是没脾气,今儿在简凡这儿可算得上客气之致了,要细细想来,八成也是被案子压得不得不清出这么一尊小菩萨来。

    领着参观了一图。又挨着办公室认了认人,一个重案大队,只有四个女人,除了胡丽君都是内勤人员。现在明白为啥陆坚定一直称胡丽君叫重案之花了,敢就四朵,都是花,还包括一位三十多岁体型和时继红差不多的花。

    一路走着又回到了一楼,陆队长接了个电话忙着往支队跑,敢又有什么公事了。安排着胡丽君和张杰带着简凡去办公室,自己匆匆忙忙走了。

    真正到了自己办公室的地方,倒把简凡看愣了。连着两大间办公室都是空的屋子只见桌椅案卷不见有人。桌上除了案卷还乱扔着网线的线头,八成这就是前专案组的办公现场了,只不过一没人,就没了人气,多少看得有点凌乱之感。草草一看,又进了一个单间。这单间倒是不错。窗明几净的、一桌一椅还有一个红色的书柜,桌上摆着台液晶电脑,联想牌子的。沿着门的另一侧还摆了俩个会客的沙。张杰拉着简凡到了办公桌后。一摁到了椅子上。诡笑着说道:“这是前专案组组长的座位,现在该你坐了啊。陆队长吩咐我们专门给你腾出来了。办公室还是我打扫的啊。”

    “呵呵,坐不习惯。谁坐这儿谁倒霉,吴镝就是前车之鉴。我还是算了啊。”

    简凡笑着起得来。回看着窗外,张杰倒不客气地坐上了,边坐边股摇摇,大赞组长椅子软乎,赞了半天才看得一直伫立的门口的胡丽君使着眼色,一回头才现简凡不知道看着窗外的什么愣,凑了上来,眼见之中正是楼后的车库和临时羁押所。薛建庭就是在那儿自杀的。简凡在摩娑着下巴不知道所想。回头看了胡丽君一眼。张杰劝了句:“简凡,别想了,薛建庭死了,不等于证据也死了。咱们能挖出枪来,照样能挖出作案人来,这案子呀,我想最终还得在咱们手里破了,哎,别装深沉呀?想什么呢?”

    “我不装深沉,你也别自作多啊,我正想中午吃什么呢。”简凡回过头来,笑了笑,对于这番壮志可嘉的话倒没有应和。--凤-舞-文-学-网--一说到案子,笑着点评了句:“张杰,人家说三不见舌目相看,我都多少天没见你了,怎么就没见你智商有长进呀?这案子能在咱们手里撂了?”

    “嗯?骂我是不是?什么意思?”张杰一愣。

    “呵呵”四的人呢?”

    “暂调回市局了。吴镝都被捋了,他们还在这儿丢人现眼呀?”

    “预审处的人呢?”

    “也回市局了。正在突审那三个读职的看守。”

    “省厅督导呢?”

    “走了呗。”

    “你不说时阿姨和严叔还在吗?人呢?”

    “那俩人你还不知道,你不在他们就不来。哎,打电话。就说中午请客。立马就来。”

    “得了啊,你省省”我问你啊张杰,原来咱们老弱病残队伍好歹还有几个人,陆队说是负责这个案子,一个人都没有,怎么干?谁干?“…你干呀?”

    简凡无奈地说了句,这一次怕是比上次要更难了几分。上周五震动一过,不但支队、连卓局都人心惶惶。这个案子毫无例外地要搁浅了,陆队长费了好大劲把自己调进重案队负责这个案子,八成也是太监娶回个老婆,摆设。

    “还有我。”

    张杰一愣,胡丽君接着说了句,看着简凡,笑吟吟地说道:“现在支队对预审事故的准确原因正在详查,调查对象包括预审处、专案组以及看守中所有接触到薛建庭的人,在调查结果出来之前,我们可以暂时只做一些

    这项工作由你来负责,人手不够的话我可以向陆队长申请调人

    不料话一说完,简凡却是笑着摇摇头不作表态,看来这其中有陆队长的原因,估计还有支队长在背后使劲,看来支队长仍然没有死心,还是把自己调进了专案组。没准还想把自己往那个双面卧底的方向培养,只不过到现在都没有看到一点点可能

    半晌无语,讪坐到了曾经的组长位置,胡丽君看着简凡的表奇怪,诧异了句:“有什么意见?”

    “这个调查。你们觉得会有结果吗?”张杰,你说呢胡姐,那你觉得呢?”简凡征询俩人,俩个都呶呶嘴,摇摇头,不知道表示没有、还是表示自己无从知道。俩人没说话。简凡自言自语道:“我觉得有准确结果的可能不大,不过是传了一个口讯而已,预审、书记员、看守甚至于专案组其他人,都可能办到这件事,就即便是调查清了结果,那时间也不会短吧?。

    ,“什么意思?”胡丽君坐下来了,狐疑地问:“你是说这条线索可以对我们没有什么作用?要在看守所我们到不好查,在支队内部。这个。还是容易查的。主要嫌疑我们盯在临时羁押的几个看守上,说不定其中就有我们要找的内线。”

    “没用。”简凡摇摇头说道:“即便查出来,没准也是收了点钱传了人口信而已。如果有重大干系,是不会留下的,现在我觉得甚至于郑本胜对于这个案子都不再起什么作用了

    “哟”张杰惊叫了一声,一听这话来劲了,瞪着眼惊讶地看着简丹:,“组长,一听您这口音。是不是有办法了。”

    “嗯,有!”简凡怪怪地点点头。胡丽君一惊。还当真是简凡有奇思妙想了,心一紧看着这俩人,却见简凡正色告诉张杰:“把齐援民、连刃带着保镖、司机都逮回来。严刑拷打,一定会有线索现。呵呵,张杰。这事你去干怎么样?”

    正竖着耳朵听的张杰被戏得直翻翻白眼,知道简凡又在戏弄自己了。胡丽君却是安排着张杰去拿案卷。张杰竖着中指骂了简凡一句。悻悻的出去了。

    就剩下俩人了,简凡眼骨绿绿转转”心思还是没有到了案子上。把张杰支走感觉是胡丽君想说什么话,一想起她要说什么,简凡就觉得心里有点紧张。悄悄一瞥,却见得胡丽君稍稍有点不自然地看着自己的翘着二郎腿的脚尖,像在斟酌着该说什么话似的。

    这几次一见胡丽君就让简凡觉得有点不太自然,看来泡妞忌上说不吃窝边草还是相当有道理滴,低头不见抬头见,当时只顾着高兴了,现在自己有了女朋友。方觉得这让俩个即将成为同事的人有多么尴尬。从胡丽君有几分故作姿态的眼神里简凡也看得出在躲躲闪闪,最起码俩人回不到以前那么随随便便就当是朋友、同事的那种关系上了。

    女人不能乱上啊,你看这就插了一回,插得人多尴尬,简凡心里暗自懊悔,这尴尬得让自己单独面对的时候都不知道该说什么话。

    不知道是装得还是真的,简凡越看越觉得胡丽君反倒比自己还要放得开,悄悄瞥见的时候,胡丽君双手叉在前翘着二郎腿的样子,嘴角斜斜的翘着像是有几分得意似的,侧面看过来能看得了秀气的脸颊之上尚带着几分英气,刚刚懊悔的简凡脑子里顿时回忆起摸能壮英雄胆、相拥不觉长夜寒的那两个夜里。那景。到和羞答答的蒋姐是俩个。不同的风味。

    丫的,要这么想,倒也不后悔了。

    “简凡胡丽君蓦地开口了。吓得胡思乱想的简凡嗯得一声抬头看着,就见得胡丽君看着自己,笑着说道:“我是因为参加过郑本胜走私文物一案,陆队长才把我调到专案组里,暂时就我、你、张杰三个人,你如果对我有什么看法,觉得我们俩不能共事的话,我可以申请调离。不过理由得你来找,怎么样?。

    “没有,没有”绝对没有简凡赶紧口是心非地说了句。

    是吗?真没有?”胡丽着笑着问。

    “真没有简凡强调了句。

    “你,有女朋友了吧?”胡丽君话锋一转。突然问了句不相干的话,这一问简凡心里一揪,霎时想到周六仁人去自己家,都是干刑侦的,一个比一个眼贼。八成蒋姐挂在门口的围巾和外早落到了众人的眼里了。想到此处,默默地点点头。

    ,“祝福你们。”胡丽君笑着说了句,就像朋友间的祝福,话说得很淡然,就像一个普通朋友间的客,简凡听得讪讪应了句:“谢谢,”

    正说着,张杰风风火火地进来了。抱着一堆案卷和光磁资料,一样一样数着放到了简凡桌上,这是询问笔录、这是此筛选记录、这是查获现场的记录、这是薛建庭的死亡现场,还有刚刚拷贝来的资料,张杰特地强调说这是薛建庭的审讯录像,足足好几十个小时,可够看几天的了。

    俩人说着的时候,胡丽君起告辞要走,说着自己的办公室在二楼东边第二间,让张杰这俩天就跟着简凡,有事找她或者陆队长商量下,说完了就款款离掩门而去了,张杰倒没有注意到简凡看着胡丽君眼神滞的表,介绍完了资料,又是延着脸凑上来问:“组长,好长时间没尝你的手艺了啊,咋样,现在我又成了你手下了,不清我吃一顿贺贺呀?”

    正被加案搞得有点心烦的简凡对张杰可没那么客气,拍着桌子,指着门外:“滚。不叫你别进来。”

    连刮带推。把指要混吃的张杰轰好了出去,

    从上班看到午后、从午后看到下班,第一天就这么糊里糊涂过去了”

    又从上班看到下班,第二天又

    回一队看了看队友们,看了看江师傅和秦队长,知道简凡调进了重案队,都颇有点可惜,最可惜的莫过于食堂少了这么一位大师傅。本来想和秦队长坐坐谈谈,不过看着队长那副衰样简凡连谈的兴趣也没有了。

    重新回到了这个悬案里,对于简凡而言仍然是一头雾水,不过好在既然悬了十四只多了,谁也不在乎再多悬多长时候。出了这么大事,这案子现在倒没人追了。支队的重心工作是调查薛建庭的预审死亡事故原因,当天下午见到陆队长的时候隐隐听说支队在突审几名看守。八成把重点嫌疑对象确定在看守中,试图从泄密中找到线索。而设在重案队的专案组人员一打散,就有点形同虚设了,就陆坚定还挂了个组长的名,专职的就简凡和张杰俩人,胡丽君手头居然还有一个案子没有结,也顾不上这里。

    于是,埋在案卷、资料、音像堆里的简凡好似已经被人遗忘了。糊里糊涂直过了三天…”

    一直到周三下午,在三楼活动室和几个队友对练的张杰见得简凡风风火火跑进来了。网喊了声来练练,却见得简凡不容分说,上前拽着就走,一直把张杰拽回到了办公室,一进门,咚声关上门,把张杰摁到了椅子上,简凡自己却坐到了桌上。直盯着张杰好像根本不认识这货似的,口气很不善地异道:“张杰,你得老实给我交待一件事,否则的话,我向督察处举报你小子。”

    “啊!?想报复呀?谁怕谁呀?啥事?我告诉你啊,我什么地方都怕去,就不怕去督察处。我去的次数可比你多。”张杰擦着汗,这得倒和肖成钢是一个路数,四肢达。精精干干个子。是那种有点瘦,可浑都肌的主。

    “你听我说完再表意见啊”简凡正色说道,挪了挪股下的案卷,说活着看着张杰,很正经,不像平时开玩笑着样子。就听他说道:“咱们在临时调查组,前二十几天一无所获,即便是我用筛选的办法把薛建庭网进去了,但我当时确定不了;虽然我知道古董这条线索,可我也锁定不到雾月阁和齐氏兄弟上?“,是你直接把整个线索串到了一起,对吧?”

    “没错,想请教我,你得改改态度。

    张杰歪着脑袋,牛哄哄地说道。

    “那我问你啊,齐树民和齐援民不是亲兄弟。而是本家兄弟,从我们掌握得齐树民并不多的档案里,根本反映不出他还有这么个本家兄弟;就齐援民现在的资料也反映不出和齐树民有所联系你这么一串,一下子就确定了正确的方向,少走了很多弯路,我问你,你把他们俩是怎么着串到一起的?”简凡问道,两眼里疑惑很重。

    一句话问得张杰眼神有点游离,晒吧着嘴,吐着舌头傻笑着吐了句:“推测,光你会推测道。”

    “撒谎。”简凡伸,张杰侧头一避,呵呵笑着。就听简凡椰愉地说了句:“上一次你还说是胡丽君说的,现在又成推测了?胡丽君仅仅接触过齐援民的案子,凭着档案她根本联系不到齐树民,四只前的郑圣胜文物走私案的时候,齐树民已经是外籍了,根本不在嫌疑范围。”

    “你”你个鸟人记真好。这都记得。”张杰悻悻损了句。

    “别废话,说,怎么回事?”、别告诉我你能推测出来啊,就你这水平,推测个流动炮车还差不多,是不是有人在背后给你支招了?那个人是谁?”简凡指着张杰的鼻子,几乎戳将上来了。眼睛瞪着,就吓唬嫌疑人。

    “没有,我就是无意中查出来的。”张杰打开简凡的手。

    “好,不说是吧。”简凡收回手指。叉在前。仿佛有点气愤似地说道:“我找陆队长,把事前因后果一说,我看你怎么解释要不我找支队长说说去,重案队出了你这么一号文武双全的人物,支队长怕是要高兴坏了”不说是吧,别后悔啊。告诉你,我怀疑你有串通外人的泄密行为,现在我就举报你小子…”

    简凡说着。掏着手机要拔号,看样要给督察处打电话,这下张杰毛了,拽着简凡直摁着简凡的手机,干脆一把夺了过来,恬着脸笑着:“哥哎、哥哎。你是老大,怕了你了,,那么快让老大你找到线索。我没功劳也有苦劳吧?我说我说,我说还不行?”

    “说。”简凡斩钉截铁一个字。张杰不以为然地说了句:“搞这么复杂干什么?很简单嘛,有个知人给我指的路呗,安全起见,这个,人我不能告诉你”

    “不告诉我也知道。”

    简凡看得张杰妥协了,这倒笑上了,笑着说道:“我在督察处关着的时候我一直觉得有点蹊跷,我们的调查进程峰回路转太快了,快的别说让外人,让我都觉得有点不可能。你一说胡丽君点拔的我居然还相信了,今天一看齐援民的询问笔录我才想明白,我既然猜到了你有问题,我就猜到了那人是谁,你相信吗?”

    “诈我?”张杰翻着眼。不相信。

    哼…哼,呵”简凡笑了几声,翻着一份案卷。指着一个名字。瞪了张杰一眼道了句:“是他,对吗?”

    只见得张杰一看那名字,目瞪口呆,张口结舌。看着似笑非笑的简凡,半晌才憋出一句来:“妈了个壁的。这你都猜出来了!?陆队说得对,你小子不是人精,是鬼投胎的。”

    “鬼投胎的也比你背后捣鬼的强。我一直把你当兄弟啊,这些事都不告诉我?”简凡挤兑了句。

    “好吧,我告诉你”,不过只限于我们俩知道啊”

    张杰说着,看简凡点头应了,这才揭了一件让简凡也觉得有点不可思异的事

    ------------------------------------------凤舞文学网--------------------------------------------

    凤舞文学网为众多读者免费提供各类小说,作品涵盖了玄幻小说、武侠小说、科幻小说、军事小说、恐怖小说、言等,并提供可电脑和手机阅读的TXT、CHM、UMD、JAR格式的电子书下载。

    http://www.fengwu.net

重要声明:小说《黑锅》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